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望海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12330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逝去的大园,我家乡北港街道一座两城两河的乡村园林,和三城三河的淹城何其相似

热度 11已有 364 次阅读2017-11-30 20:39 |系统分类:杂谈

      淹城是常州最著名的名胜古迹,其三城三河的筑城形制在中国绝无仅有。其实在钟楼区北港街道原先还有个两“城”两河的景点,当然这个两城两河并不是什么古城,而是一座美丽但不见于史册的乡村园林——大园,其位于北港,西林,邹区三地交界处的北港港顶牌楼村

       牌楼村原先名叫闸头(因村西有个石筑小水坝而得名,清代乾隆年间朝廷旌表节妇在祠堂前立了一座牌坊,而后才改名为牌楼村)。明朝正德年间我王氏先祖敬启公是个秀才,在东岱西设帐教书,有次杖策郊游来到闸头。当时此一带清流环绕,岛屿棋布,却并无人烟,而周边林木葳蕤,蒹葭苍苍,景色十分秀丽。敬启公颇具魏晋风度,因为贪游误了时辰,他干脆一领青衫,一支竹笛,就在野外安坐了一宿。那夜波光月影,清辉满地,悠扬笛声穿林渡水袅袅不绝。闸头之行让早有菊隐东篱打算的敬启公一下喜欢上了这林泉胜境。几天后他带着妻子到此筑室卜居,世代繁衍生息,终成闸头王氏一脉。 

       王氏一族定居闸头后,借景天然地貌,植梅种桃数十本,佐以草亭一二,造了两座乡邑文人雅集的园林,以看花饮酒,论文赋诗。一曰小园,是村西下草沟中的一个小岛,即闸头水坝所在地,面积不过两三亩。一曰大园,在村东南漕河,面积大约30亩,正是敬起公露宿的两城两河之处。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500年寒暑相易牌楼村景物早不复从前。唯有大园小园的地形没有大的改变。家父上了年纪总是喜欢闲话少时家乡的风物,而大园美景是他永恒的话题。在他絮叨中,我脑海里不禁经常浮现过去的大园美景图

       大园是一座葫芦状环岛,入口前有八棵挺拔的松树,一条窄窄的土坝沟通岛内外。土坝尽头是一道吱呀而开的竹门,门两侧长长的竹篱笆沿河伸展,下有蔷薇缘杆而上,条蔓纤结,远观倒似绿色的城墙。几朵不甘寂寞的小花从孔洞内侧身而出,在风中探头探脑。


       大岛内外两面临河。河面菱角浮萍交杂伴生,不时有凫鸟拍波,游鱼唼藻。河畔野藤绕树,蒹葭掩岸,而岗上叶菜成畦,瓜豆挂枝。环岛中央乔松翠竹掩映着一座高大的古墓。墓前碑一块,炉一件,案一方。绕墓而行,一间草庐临水起势,倒影一泓幽碧。这是孝子结庐守墓的居所。草庐的土墙上布满蜂孔,门外散落着数棵凤仙花和薄荷草。庐后一叶小舟斜横水面,随波荡漾。数丈外几张损角的石桌和石凳淹没在蔓草之间。

       大岛内有十几亩的水面,里面包裹着方圆一亩的小岛。小岛上老树槎桠,浓荫覆地。日落时分,倦鸟归巢,本来寂静的大园一片喧闹,随着月上柳梢才逐渐沉寂。入眠的白鹭站立枝头,隔水而望宛若含苞待放的玉兰。不久周遭虫鸣响起,应和着河中水声,反而让夜色更加静谧

       大园之美在于她的景致变幻不定,四时分野鲜明。春日夹岸桃红,落英满径。夏日隔堤柳绿,鸣蝉争树。秋日稻谷飘香,芦花飞絮。冬日雪压残枝,霜冷长河。乃至晨起的杨柳堆烟,午后的竹影拂风,黄昏的斜阳照晚,无论春夏秋冬,云开雪霁,随着节令更迭,时辰变换,大园各有不一样的风姿。

       很可惜,到了解放后,大园遭到了第一次摧残,古墓被铲平,篱笆被推倒,石桌石凳被搬走,这里分了自留地,成了纯粹的菜园子,只剩下地形没有改变。而到了新世纪,开发建设风起云涌,牌楼村也要进行拆迁。大园终于走到了她生命的尽头,河道被填平,树木被砍断,所有的美丽都黯然而去

       如今的大园所在地成了常州美吉特建材市场,昔日那个花繁树茂,环水滢然的乡村园林已经弥散于历史的尘烟。现在王氏子孙回家时再也找不到一点故乡的场景,而随着老人们逐渐离去,能唤醒他们尘封记忆以及儿时片段的或许只剩下几张照片和我今天的这个帖子了。


        清风徐来,清辉洒落,大园之夜月色如水,虫鸣唧唧,枝叶沙沙,花树篱笆影影绰绰,只是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







 


这是2005年的照片。因为相机没有广角,所以这照片是三张照片拼出来的大园全景图。外层岛屿和内层岛清晰可见。外层环岛已经有点塌陷了。原来是很完整的一个环。几十年前是一个很美的园林。可惜后来就只剩下地形了


 

这张照片是2006年的常州影像地图册上的。  是不是有点像武进的淹城?箭头所指就是大园,也就是外层的环岛。深绿色的是河流,浅色的是岛屿。但是那环岛中的小岛因为上面长满了绿色的树木,所以照片上看上去的有点模糊,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的一个深色的圆点   


 

大园之冬,一池寒水

 

大园之夏,环岛内岛是不是和淹城的外城内城很相似?当时马上要拆迁了,河里的水都没有了



 


很可惜,2006年,牌楼村被拆迁,大园被推土机推成了平地,美丽不再

很后悔10年前自己为什么不向市政府写信,要求保留下这个乡村小园林。当时还是老王市长在位。如果自己懂电脑,会上化龙巷,会写帖子,或许大园能保留下来,不会留下永远的遗憾。现在只能对着这照片回想当年的大园美景了
7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蒋锷初 2017-12-3 21:40
从第一张照片里可看出这是一处美丽富庶的江南水乡,但好景不再,可惜啊!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1 14:27
太可惜了。顽童打破古董。
回复 望海潮 2017-12-1 10:15
一介过客QY: 与其说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不如说扼杀在可怕的无知里!可惜!
确实如此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7-12-1 09:45
与其说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不如说扼杀在可怕的无知里!可惜!
回复 changzhuhuiqiu 2017-12-1 09:31
哦,原来牌楼王家村还有这么美丽的故事。可惜,都被城市化覆盖了。
回复 西江月 2017-12-1 08:58
这里是常州网:)
回复 望海潮 2017-12-1 08:52
涤生侯: 被遗忘的角落。
谢谢回复,可以被拆了
回复 涤生侯 2017-12-1 08:50
被遗忘的角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4-20 01: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