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暮耕老牛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13848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牛人牛事(连载十八)

热度 7已有 1120 次阅读2015-12-21 09:23 |系统分类:生活

边疆在召唤

1968年6月18日,毛主席、周总理批示组建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兵团以原东北农垦总局为基础,在黑龙江边境地区执行“屯垦戍边”的任务,面对日益紧张的边境局势。组建中的兵团到各地去招兵买马,也来到了上海。

早在1965年秋,东北局鉴于中苏边境日趋紧张的局势,就建议中央成立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66年3月,沈阳军区所属1万多名复员官兵分批到达黑龙江边境29个农牧场,组建了农一师和农二师。“文革”开始后,为巩固边防,中央于1968年6月18日发出了由毛主席批示的“中发[1968]98号”文件,正式建立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我们静安区的66届初高中毕业生集中于瑞金剧场,召开动员大会,由三位先期去农场考查的育才中学同学做现身说法。坐在台上的除了那三位同学,还有农场代表,静安区的有关领导。当然,最吸引我们的自然是台上那面写着“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跃进”的大旗。“沈阳军区”这有多大的磁场啊,前些日子刚刚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啊!

是的,前些日子部队来招兵,去向就是沈阳军区。那些天里,我们身边的许多同学都穿上军装,戴上了红星帽徽,把我们这些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参军的人羡慕的要死。受革命英雄主义思想的影响,我们从小就把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了男孩的第一理想,总想如先辈一样为国建功立业,在保卫祖国的最前线贡献满腔的热血。虽然参军没有成功,现在有了“屯垦戍边”的机会,同样可以保家卫国,谁不热血沸腾呢?

  好友王金年(右)参军前和我的合影。

从我们小时候起,就看过许多有关边疆建设农村建设的电影和报道。有一部由赵丹等导演、祝希娟主演的电影《青山恋》,说的是上海知青在林场的事迹,那句“侬,阿拉好来西”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口头语;表现新疆建设兵团的记录片《军垦战歌》的主题曲:“人人都说江南好,我说边疆赛江南”,是大家十分喜欢的唱的。而那部反映东北军垦生活的《老兵新传》,更让我们对边疆充满的憧憬。还有的同学读过钟涛反映十万官兵进驻北大荒艰苦创业的长篇小说《大甸风云》,更加渴望去边疆贡献自己的青春。所以有了这样的机会,大家的热情十分高涨,纷纷报名要求去兵团。


由于是去祖国的边疆,面对的是日益猖獗的苏修,所以成为一名建设兵团的战士也要过五关斩六将,很不容易的。首先必须要过政审关,家庭出身有问题的一概不要,于是有人就写血书,坚决要求去,表明自己的心是红的,是忠于祖国忠于党的。

我们学校被批准了18个人,除了一人是逍遥派,其他都是我们组织的,10个初中的7个高中的。高中中许多都做过我们的辅导员。对方组织一个也没有,可能是出身不好的原因。

就在我们准备最后的消息时,我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对方突然发动了武斗,许多人拿着从长椅上拆下来的三角铁,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我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上去把抓住了其中一个人挥舞的三角铁,将他拦了下来。谁知后边一人一角铁敲在我的后脑勺上,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同学们把我送到石门一路上的地段医院,缝了三针,并打了破伤风针,随后送回了家。

家里人一见这种情况,一方面让我躺下,另一方面赶快给我增加营养。二阿姐去菜场买来猪肝做成汤,每天给我吃。她们本来就不同意我去东北,这下就找到理由了,二阿姐和继母专程去了区里,把我的名字从已经批准的名单中拿了下来。继母因为在与阿爸结婚时,阿爷特别交代过她,必须善待我的,她怕放我去东北阿爷会责怪她,所以特别积极地去撤除我的名字。她还说,你一直在南方长大的,去东北不适应的,不要去了。

家中唯有阿爸没有反对,我原本以为这是他思想进步,不拖我后腿。现在想来,他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更不能因为阻止我去边疆而增加“罪名”。

听说她们把我名字拿了下来,我非常不高兴,怎么可以违背我的意愿擅自去撤呢?于是我就在家里大闹,不肯吃专门给我准备的猪肝汤,把头上缠着的绷带一圈圈地拉下来,又闹着要去区里把名字再添上去。经不住我闹,她们只好随我去了区里。这样,我的名字又重新出现在了赴黑龙江兵团的名单里。

不久,去兵团的通知下来了,并附有一张购物的单子,我们就结伴去相应的商店购买下乡必需的用品:被单、被面、脸盆,等等,终日在大街小巷里转,尽可能用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再后来,军装发下来了,我们就和没能赶上与我们一起去东北的同学拍照合影,学校、外滩、人民广场,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

赴黑龙江已经是既成事实,家里也开始为我做各种准备,特意给我添了两条新裤子。一直在市里忙工作的大阿姐也特意回了家,复旦的表姐也赶了回来,他们想法让我把东西准备得更完备,毕竟到了黑龙江是家里照顾不到的。她们也忙着和我合影,虽然动员时说是有探亲假的,但谁又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呢。

现在想来,我们那时真不懂事。儿行千里母担忧,家里人的心情我们一点也没有体会到,只是一味沉浸于将去边疆“屯垦戍边”的喜悦中;更没有去观察阿爸的反常之处,去体味他五味俱全的苦楚心理。如果我能细心点,就一定观察到一些蛛丝马迹。凭着我在他们商店劳动过的一段时间的经历,一定可以帮助他渡过难关,至少可以让他受伤的心灵得到一丝的安慰。然而,我没有做到,没有在他最难的关口给予他应有的慰藉……这是我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

5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岁月情 2015-12-25 11:24
分享
回复 哑巴 2015-12-21 13:47
好好活下去,老人会原谅你的
回复 远人v 2015-12-21 09:49
这世上很多事是不能两全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9-25 14: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