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暮耕老牛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13848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哀哉,我的好兄弟

热度 4已有 294 次阅读2017-11-13 10:04 |系统分类:杂谈

 

今天上午正在华泾宁国寺受邀参加该寺牌楼落成暨观音殿全堂圣像开光法会仪式,正准备拍摄开溜的仪式,突然接到马胜利的来电,告之杨忠泽先生已于上午九时二十分去世,不禁悲痛万分。昨日接到郭广明电话,知忠泽大限已近,匆忙赶到医院时,只见忠泽已处昏迷状态。握着他干瘦的手,看着他已经脱相的面容,不禁老泪纵横。虽然已经知道他将远离我们而去,但现在听到噩耗,泪水仍然无法禁止地流了下来。

 

马胜利委托我写篇卜告,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他还让找些照片,以便从中找出能够作为遗像的照片来。昨天从医院回来,我就开始整理忠泽的照片,从2011年他退休后参加知青活动开始,直到今年春上他请我们到顺风酒家吃他孙女的百日宴,一张张照片都把我带入那些逝去的岁月,让我哀痛不已。

 

我是于2011年“五一”前回沪定居的。那年秋天,我首次参加团里组织的知青旅游活动,去胶东一游。忠泽也在此行中,而且他也是第一次参加。在此次旅游的路途中,忠泽高歌一曲《母亲》,唱得声情并茂,让我结识了他。后来得知他竟然是当初先期赴黑龙江考察,回来后于瑞金剧场向静安区66届初高三毕业生做动员报告的一行人之一,是我等走上“屯垦戊边”道路的领路人。也许是第一次参加知青活动,也许是见到了众多的老朋友,忠泽那次是格外的兴奋,打着队旗,唱着歌儿,与人合影,充满了活力,深深地感染了我。从那时起,我俩成了好朋友、好兄弟。

 

 

 

 

 

 

 

从胶东回来,我们俩承担了2012年新春团拜会的策划工作,他积极,主动,思考主题辞,设想演出节目,落实各种具体事宜,忙得不亦乐乎,浑身都是活力,看不出已经年愈花甲的模样。从那以后,每年迎新团拜会都是他最最开心的时候,也是他最最忙碌的时候,但从未听到过他有一句怨言。他事必躬亲,哪怕是安装背景这样的事情,他都爬高落低的亲自去做。节目演出的连接词,他每每亲自书写,然后发给我,让我帮他修改,直到演出前还在那里做最后的改定。演出的音响,他也亲自去做,与场地的师傅联系,做到尽可能的完美。那年主持人蔡大哥刚开完刀,难以出场,他就勇敢地顶了上去,保证了演出的成功。2014年新春团拜会在浦东的地质博物馆举行,因为春节里放假,吃饭成了问题,知青自己组织了伙食团,忠泽积极参与其中。为了让知青吃得好,他连夜斩排骨,直把虎口磨去了一大块的皮,第二天还是乐呵呵的为大家服务。直到今年春节,我才看到了他的倦意,不料竟这么快就离去了!

 

 

 

 

 

 

 

 

 

 

 

 

 

2013年末,“太太乐”公司联系上海知青俱乐部,希望能与俱乐部合作组织知青参观“太太乐”公司。俱乐部把此具体工作交给了我们,忠泽不辞辛苦,多次奔跑,终于将最难处理的资金出口问题解决了。随后他又利用自己曾在锦江车队工作过的老关系,以最低的价格落实了工业游有关的用车问题,保证了近三千名知青参加的活动热烈和有序的进行。以后廊下农业游、北戴河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还有接待来上海参加上海书展活动的梁晓声老师,他都是怀着满腔的热忱去做的。

 

 

 

 

 

 

 

 

 

 

 

2008年纪念下乡三十周年的活动时,忠泽还在上班,所以没能去成,但那片土地,那里的人始终在他的心头缠绕。当2013年我们组织去北戴河进行纪念活动时,他的兴奋劲是无法形容的,在旅馆的大堂里,在游船上,在老龙头的城墙上,总能看到他欢笑的面容,不时找这个拍照,就是与那个留影,一直沉浸在欢乐之中。更可贵的是他为聚会而不惜余力的操劳,从演出到后勤,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为了2018年夏天回农场的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他的心早就痒了。离开农场四十年了,他多想回去看看那一片我们奉献青春的土地呀!去看看当年关心他成长的高指导员。记得那天给高指导员打电话时他哽咽的语调。他邀请高指导员来沪治病,不料他自己却先高指导员走了!

 

 

 

 

 

他曾告诉我要把身体养好,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踏上那片朝思暮想的土地。于是他积极谋划演出节目的框架,演出的节目内容,演出的背景设置;当他得知文艺组讨论时对他的设想给以很高的评价,并决定以他设想的框架进行构建时,他的笑声从电话那头就传了过来,哪知他那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病入膏肓了呀!

想起9月份我连小赵朋友聚会,请忠泽在顺风酒店订餐,他一口应允,安排得妥妥当当。我们有宴请都是找忠泽的,今年我就找过两次,一次是桂未柔夫妇从澳大利亚归来,一次是我们学校退休教师聚会,都是忠泽帮我一手操办。我们团有多次人得到过忠泽的帮助呀!今后就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了。

 

 

 

 

 

 

 

 

 

我一直想去看望他,联谊会的许多同志都想去看望他,但他委婉地拒绝了,他说他要把身体养养好,要以最好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憔悴的样子,他不想让我们担心!忠泽是个完美主义者,他的心中充满着理想,充满着美好,只想着为别人做事,怎可让大家为他的病情操心呢?我们也在等待着,希望他仅仅是得了一般的毛病,养养就会好的,不久又会看到一个充满活力的杨忠泽。但我们错了,我们等来的却是病床上昏迷的忠泽,等来的是他驾鹤西去的噩耗!

 

呜呼,我的好兄弟!你可知我的心在流血,你可知我的心在抽搐!你不是说只要“吃得下,走得动,拉得出,睡得着”就没事的吗?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呢?你走了,再遇新春团拜会的事宜我去和谁商量?以后有话再找谁去掏心窝子?痛,无尽的痛!

哀哉,我的好兄弟!


3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江南一片云 2017-11-14 08:50
珍惜
回复 江南一片云 2017-11-14 08:48
一路走好,活着珍唉
回复 sskmadh 2017-11-13 20:41
泉水涓涓: 看上去年龄不是太大,身体还算硬朗,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亲爱的战友,一路走好!
刚刚过完66周岁生日,就是对自己太自信,又不敢面对事实,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我们都要保重啊!
回复 寒山孤松 2017-11-13 15:50
一路走好!
回复 一笑天 2017-11-13 12:53
一路走好!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1-13 10:11
看上去年龄不是太大,身体还算硬朗,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亲爱的战友,一路走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1-24 06: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