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蓉湖古谷夫 http://blog.cz001.com.cn/?17100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从梁敢雄《〈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说起——“文化自信”需要文化功力加文化引领

热度 5已有 168 次阅读2017-5-18 10:50 |系统分类:杂谈

从梁敢雄《〈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说起

——“文化自信”需要文化功力加文化引领

 

因黄州奚世亮后裔来常州寻根问祖成功,本人开始关注起历史积淀十分深厚的黄州;因关注黄州悠久的历史及灿烂的文化,自然而然地关注起东坡赤壁、定惠院及奚世亮墓。于是查阅百度地图,搜索《黄州府志》,邮购《黄州掌故》。最终因网络“结识”黄州著名学者梁敢雄前辈,从新浪“llggxx的博客”查到《明代黄州抗倭(日)英烈奚世亮轶事完整版》,可谓受益匪浅;又见得梁先生撰文《〈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发出呼吁,可谓见地颇深。


毫无疑问,梁先生热爱黄州的山山水水及一草一木,熟知黄州的历史地理和人文掌故,长期探究黄州的历史演变和人文渊源,深入探研黄州的文物古迹与史志著作,如果没有数十年功底,则提不出如此之真知灼见来的。

 

一、“正讹纠谬”需要过硬的文化功力

“正讹纠谬”,这是个永恒的主题,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是,要具体落实,必须以过硬的文化功力和充裕的社会实力为前提。


对至今尚存的历代《黄州府志》正讹纠谬,首先必须有热爱黄州山水与文化的高度热情,其次必须洞悉黄州的历史地理及其文化渊源,三是要有扎实的国学功底,并在此基础上熟读各种《府志》文本,四是具有一定的钻研能力,具有发现问题的慧眼。具备上述条件,作为一个现实生活中社会人,即具备了着手“正讹纠谬”的可能。


然而,仅有上述条件恐怕还是不行的,它必须要有一帮人、一批人,必须形成社会团体,必须有强力的经济支撑,必须有社会团体乃至政府强有力的支持,这样,才能形成充足的社会实力。


遗憾的是,本人对于黄州的历史颇不熟悉,对于黄州的社会现状不甚了解,因此,很难对梁敢雄前辈所列旧志中的“讹”“谬”作出具体的评价,但是,总体而言,总觉得所列举的事实或推理较为恰当,所呼吁的“《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是正确的,积极的。


粗粗浏览网络,觉得梁敢雄前辈校正《黄州府志》的呼吁,似乎难以一呼百应。从其发表的一些文章看,似乎对黄州历史地理的研究体现出较高水平,其所列举的十余个例子,应是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但再列举众多,乃至穷其所极,恐怕难以打包票。从少量的跟帖称“作者系文革前的北大高材生”,对照“百度百科”人物介绍,似乎具有调侃的意味。在此情况下,要取得史志界的学术团体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并真正形成切实可行的“社会实力”,恐怕为时尚早。

 

二、“正讹纠谬”需要注意的另一方面

每个社会,都有其特定的社会形态;每个时代,均有其独特的文化形式。在封建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以后,我们“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并推行“简化汉字”,以3500字为常用字。因此,提倡“正讹纠谬”,既要关注旧志中历史事实或地理知识乃至文字表达的失误,更要在今文中正确使用现代汉语的基本语言规范。阅读梁前辈《〈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全文,似觉其文本本身在这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失误,同样需要“校勘”,以“正讹纠谬”。


仅以此文为例,现将有关问题粗略罗列如下:


1、异体字或繁体字。畄【留】、跡【迹】(6)、復【复】(5)、櫛【栉】、舘【馆】、換【换】、榮【荣】、並【并】、陸【陆】、犖【荦】(3)、棲【栖】。合计约20字,无论是单个字数还是同一字重复数,字数显得稍多。


2、错别字。传存【传承】傍【旁】、诏【绍】、字【自】、藉【籍】。全文姑且以7000字计算,若按万分之三的要求对照,可达万分之七点几。


3、标点符号。标点符号不仅为西风东渐的成果,洋为中用的产物,而且更具有中国特色,可是,若要用好,并非易事。现就有关问题简要说明之。


感叹号一般用于感叹句或祈使句,文中近十个感叹号中,表示此类句子的恐不多;省略号仅用三个点,破折号同样不伦不类;引号末尾标点内外无定规,顿号无并列关系;句子当断不断,牵牵连连,如“却未经校勘盲目照抄以讹传讹”。


上述情形,同样影响着社会主义的文化大繁荣,绝不能忽视。

 

三、“文化自信”需要文化功力加文化引领

由前分析可知,对于旧史志“未经校勘,盲目照抄,以讹传讹”是缺乏文化功力的表现,而对于“新文化”不能正确运用,不古不今,同样是缺乏文化功力的体现;只有两者结合起来,才能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爱好于史志阅读研究的人士本身文化功力不足;另一方面,作为专业的文化团体、舆论喉舌同样文化功力十分有限。例如,梁先生发表于“黄州新闻网”的此文,由“责任编辑康丽丽”专职负责,可见,作为“舆论喉舌”的代表人物,其文化功力不过如此而已。即使换用“宝丽丽”“贝丽丽”也同样如此。因为更有甚者,作为黄州市委和政府的一把手既没有如此的功力,更无法进行文化引领,必然造成上述情况的出现,可以说是十分正常的。今天的文化普及,给广大贫苦百姓带来了福音,可是,以3500字为基础的“贫民文化”,决定着中国的各级领导决非是文化精英或代表人物,同样体现出“中国特色”。再退一万步而言,即使旧文化功底何等了得的旧时期,常州人赵翼所撰《廿二史札记》,同样历数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史志专家种种失误,更何况今人!

 

《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

添加时间 : 2016-8-16 16:58:12

作者 : 梁敢雄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传存【传承】地方史的黄州府、县志(以下凡称府志或县志均指《黄州府志》或《黄冈县志》)是古人畄【留】给我们的珍贵文化遗产。感谢市方志办与档案馆作了一件大好事,2009年搜集印行了明清共五种官修府志中的四种,为开发历史文化名城资源、考察黄冈古史、古跡【迹】如考证宋城与苏轼遗址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无庸讳言,同其他旧籍一样,府志中讹误衍脱处不少。鉴于当前人们在考证黄州历史古迹中大量抄引《府志》条文而无力校订,故旧志存在的不少讹误照样流传开来,甚至因采用未经校勘有问题的府志记载而得出十分荒谬的结论(见下文首举的新例)《府志》的讹误有三种类型,兹列举各类型的几个实例,以证明对现存明清《黄州府志》作全面的校勘、正讹纠谬、去伪存真已成为迫切需要!最晚印行的光绪十年(1884)《府志》迄今有130多年了,人们对《府志》的研究也该有长足的进步!出新版《府志》不能只是从技术上改进为横排、简体字加标点那么简单!即令对府志收录的古文作点文字上疏通、纠正了其中少量“手民之误”, 也仅能消除一些今人阅读上的障碍而已。府志再出新版本,必须认真校勘、全面正讹纠谬才有价值否则只能说明130多年来后人仍无一点进步,仍只会沿袭旧版的谬误,继续贻误后人。

 

    一、由于缺乏校注而导致方志工作者得出荒谬结论之教训

 

    2009年版弘治《府志》所收罗玘的《復【复】苏公跡【迹】记》是一份存在严重问题的文献。其中提到“明年按地櫛【栉】验院、寺、坂皆復【复】。遂亭其院亭其寺”云云。若据此作出了明代黄州知府芦濬依次重修了定惠院、乾明寺、黄泥坂等胜(,)为荒谬结论!(见黄州东坡文化研究会编的《东坡文化论丛》第一辑P108)但是弘治《府志》卷4定惠院条却曰“庚申得故址因筑亭而彰其胜”;芦濬在《古黄遗迹集》(见南京图书舘【馆】藏明弘治刻本)记定惠院亦云:“岁久地失,守土者率耆民寻复之。筑亭以彰胜,概扁其名曰坡仙遗迹。”足见芦知府只是在寻找到了定惠院旧址后,修了一个题匾名坡仙遗迹的亭子罢了,并没有修复定惠院与乾明寺! 1965年上海古籍书店据天一阁藏本影印的《黄州府志》,已在录该文之页傍【旁】注明:原文缺叶,是据上图所藏罗圭峰文集补入的。然而我市2009年照排本却将这一重要校注删掉了!使读者误认为此即弘治《府志》所收入的罗玘文。然而明万历《黄冈县志》卷九与光绪《府志•艺文门》所收罗玘復【复】苏公旧跡【迹】记》,即可发现两志所载文从“遂亭其院曰”起至“唯古之真是不可变”止,这一整段共56个字全删掉了,更換【换】为“遂度胜而亭焉”六个字!删改后的记载才与上引《古黄遗迹集》和《府志》定惠院条中记载相一致。今天引用或重印罗玘的《復【复】苏公旧跡【迹】记》,不能以1965年据罗圭峰文集补入的文稿为据,而应以明万历《黄冈县志》所收《復【复】苏公旧跡【迹】记》为准!因为该文显然直接转录于明代本地未缺叶的弘治《府志》。

 

    由此可见,再版旧府志必须全面认真校勘,否则很可能承讹沿误导致使用者造成更大的失误!

 

    二、《府志》中三类谬误举例

 

    容易发生的手民之误---衍、漏、讹问题

 

    如弘治《府志》卷七谈洪武时筑城称“本朝甲辰年指挥【荣】于此展筑”,甲辰二字显然有误!因为明洪武共三十一年中【并】无甲辰年,可据同书多处记载互校,修正为戊申年即洪武元年。

 

      康熙与乾隆《府志》均称“洗墨池在县治西(,)苏文忠洗墨处”,其西字显然为东字所讹据二《志》所谓“雪堂在城东南,…子瞻尝于雪堂前手植一梅,至嘉靖后始枯”,以及万历《黄冈县志》言“雪堂老梅,在城东南百步”等等多项条文互校,应将“西南”订正为“东南”

 

    ⒊乾隆《志》卷七黄州宋知州表中有“陈轼:元祐间任”,其卷八名宦目中有“陈轼元祐间知黄州”。乾隆《志》两次提到的陈轼任职年号元祐显然是元丰所讹误因为陈轼(,)黄州,元丰3年春主动与苏轼交往,当年离职。元丰七年(1084)逝世,苏轼在黄州还作有《祭陈君式文》。陈轼怎么可能晚至元祐间(1086-1094)知黄州呢?

 

    ㈡《府志》承讹沿误的问题

 

    旧志对某些明显荒谬的古跡【迹】传说如 樊哙墓在县西北”、“刘宋谢晦墓在县西”等曾据史实作过驳正。但对于所引据的某些文献的版本本身存在的讹误,却未经校(,)目照(,)讹传讹。例如:

 

    ⒈民居非居民  明清府、县志介诏黄州宋城时无不征引的张耒《明道杂志》,称“城中居民才十二三,余皆积水荒田”。州城居民才十二三人,几无人(,)与后文无法衔接可见文中的居民二字明显是民居二字误倒必须校正其实早在南宋庆元时刻本《续明道杂志》(见《学海类编》本第70册)中已非“居民” 而是“民居”。可是现今发表的许多文章引用《府志》中张耒这段话仍在不断重复旧谬!

 

    ⒉竹楼之西而非东为赤壁  【陆】《入蜀记》中游黄州之记,黄州诸府县志争相引据,然而均沿袭了所据《入蜀记》版本中存在的讹误。此误是指放翁游竹楼后称“楼下稍东即赤壁矶,亦茅冈尔,略无草木。”[1]113然而赤壁矶古今地理位置未变,它在黄州宋城之西端是不容争辩的客观事实,不论怎么说从竹楼往东绝对去不了赤壁矶,只有往西才能去赤壁矶!因此必须将上引文中的东字校正为西字后再引用

 

    ⒊坡里坊应为坡仙坊  乾隆《志》卷16所收【荦】《黄州宋贤祠记》(,)言修东坡故迹(,)首浚洗墨池(,)曰:“始从坡里坊求池之旧址,甃砌剔壤,水泓然”。此文转引自【荦】《西陂类稿》。然而其中“坡里坊”实为坡仙坊所讹!因为黄州历代府县志均未记载“坡里坊”,弘治府志卷7所录坊表中则有“坡仙坊在府东”之记光绪府志卷5指出坡仙坊在府城隍庙(老水利局址)西南。此地正在府署之东,与弘治《志》所言坡仙坊方位一致!黄州通判【荦】即据此坊寻得洗墨池和东坡故居之址,在该址上修筑了宋贤祠。

 

    ㈢由志书编者的失误造成的谬误 

 

    ⒈斩巫驿岂能在黄州  清代诸《府志》古迹门中有“斩巫驿相传在临皋亭右”之说。黄州刺史左震斩杀招摇撞骗的女巫的史实本发生唐肃宗时。当时黄州尚在旧州城即今新洲城,早于晚唐黄州迁今治近百年斩巫驿岂能在宋代的黄州临皋亭旁?

 

    马正卿未为黄州守  弘治《志》介诏【绍】雪堂称“故人马正卿为守,以故营地数十亩与之”。弘治《志》及以后诸府志介【绍】宋代黄州郡守时均列入了元丰时任职的马正卿这是一大谬误!因为马正卿字【自】早在苏轼任职凤翔时起就一直追随,苏轼在黄州时所作的《东坡八首》中的第八首即云“马生本穷士,从我二十年。日夜望我贵,求分买山钱。我今反累君⑦。”[2]62只因马正卿出面与徐君猷太守商量,才把故营荒地划拨给苏轼开垦!诸朝《府志》中关于马正卿元丰间为守的说法实属误记。

 

    瑞庆堂存在多处纠谬  兹仅指出该堂建者与堂名两种谬误如下:

 

    弘治《府志》卷4载“瑞庆堂:宋王元之许端夫建。”荒谬之至!许端夫是南宋人,著有《齐安集》与《齐安拾遗》,均载于《宋史•艺文志》。王元之是北宋初人,怎么可能为南宋“许端夫建”瑞庆堂呢?⒉ 不过作为路过黄州的游客陆游以及受陆游记影响的范成大,均将堂名误颠倒为庆瑞堂。乾隆《府志》从之误倒竟将弘治《志》中的“瑞庆堂”改成“庆瑞堂”。 光绪《府志》则同一词条中瑞庆、庆瑞两名并存而莫衷一是!其实《嘉庆重修一统志》卷340棲【栖】霞楼词条中引陆游《日记》时就已作出了校正:把庆瑞堂改回为瑞庆堂了。

 

    以上是笔者多年来使用《黄州府志》时发现诸多问题中较突出的几例,此类讹误还有很多!市方志办当年首次把明清几朝《府志》搜集、重刊出来,对志中的谬误来不及校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又过了近20年,听说有人拟在09年重刊本基础上再出一套横排简体标点本《黄州府志》仅对府志中所录古文作了少量疏通。但如上文所列举府志谬误的十个例子,恐怕就不是对《府志》所收古文加以疏通所能解决的!如果上举三大类谬误均无从校(,)根本不打算作全面校勘,就匆忙出横排标点新版,对府志的研究者来说似无太大价值。反而会使旧版存在的谬误流传更广,误显出黄冈后人对重要地方史《黄州府志》的研究许多年来竟然没有一点进展!

 

    再说《府志》记载的黄州城的诸多名胜古迹,如贡院、文庙、河东书院、雪堂书院、竹楼、天一楼、箭道、落星台、柯山等等,现在99%以上的黄冈市人不知其遗址何处?如果新出版《黄州府志》不尽可能地注出其今址何处(至于如何加注,那只是技术问题),那么在这套最权威的地方史料中,上述古迹所在地就因失注而失传了,岂不太令人遗憾了吗?

 

     

      征引文献:

      [1]陆游:入蜀记  见《宋人长江游记》 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2]丁永淮等编《苏东坡黄州作品全编》 武汉出版社1996年版

      [3]苏东坡全集  见《四部精要》卷19 上海古藉【籍】出版社版

      [4]许端夫:瑞庆堂记 引自中华书局2003年版《方舆胜览》卷50

 

    (作者系黄冈师院老教师)

(责任编辑:康丽丽)

 

3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来福 2017-5-19 09:15
学习。有理之论。
回复 沙净天 2017-5-18 20:42
我有同感
    今日,奚老师写的《从梁敢雄《〈黄州府志〉亟待校勘正讹纠谬》说起
——“文化自信”需要文化功力加文化引领》博文,我很有同感。
    一些正式的、需要对历史负责的文字,尤其需要规范,来不得半点疏忽和马虎的。我最近因为看过宜兴潘氏乐寿堂族谱,又无意中看到介绍上海豫园里的诗文对联的文章。其中提到一篇《乐寿堂歌为潘泰鸿寿》,后面还特意写了一段话:
(董其昌作。董为明代有名的书画家,万历十七年进士,官至太常寺正卿兼侍读学士,加太子太保。诗标题中的“潘泰鸿”,是指豫园园主潘允端。潘考中进士时董才8岁,董作为晚辈到豫园为潘祝寿,就以意为元气之始的“泰鸿”一词来尊称潘允端。)
说潘泰鸿就是豫园园主潘允端,根据在哪里?董其昌以晚辈身份去给潘允端祝寿,因而尊称其为“泰鸿”也实在太勉强了。这是画蛇添足式的臆断和胡解,因为他不了解潘允端家族。也实在难怪,他们没有看到过这个家族的族谱。
其实“泰鸿”不是潘允端,而是潘允端的四子:名云凤,字伯朋,号泰鸿。看看几个人的生卒吧:潘允端生于1526年,卒于1601年;董其昌生于1555年,卒于1636年;而潘泰鸿生于1561年,卒于1633年。董其昌与潘泰鸿才是同代人。
潘允端的儿子泰鸿和他的侄子(允征长子云章)与董其昌还是儿女亲家:潘泰鸿的次女嫁了董其昌的儿子董祖常;潘云章的长女嫁董其昌的另一个儿子董祖和,二个世家大族关系非同一般呢。董其昌写篇乐寿堂歌给他的亲家翁潘泰鸿祝寿也是常理,何况乐寿堂不仅是豫园的,还是这个潘氏家族族谱的堂号。
    在网上查了一下,最早加上面一段话的,是2004/2/20 14:07:22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上海园林志->--第八篇园林文苑->--第一章园林楹联、诗词选录,后来不少人都引用了这段话,可见其影响不小。                        
另外,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编著的《上海名园志》(p14页),关于豫园易主时说:“明末崇祯年间,潘家园林终于落入外姓之手,为潘允端孙女婿、通政司参议张肇林所买”,其实张肇林不是潘允端的孙女婿,而是堂兄弟潘允征的孙女婿。同页提到的:“潘家后裔潘复”,让人以为潘复是这个家族的,看他们家族字辈,就知道其实不是的。
    这些问题是不应该在地方志一类的文章中出现的,但是现在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且我现在投书无门,不知道那个部门会受理改正。可悲乎。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5-18 15:12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8-17 19: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