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亦戾师叔 http://blog.cz001.com.cn/?20594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的知青生涯【17】 陈平

热度 1已有 259 次阅读2018-1-13 17:46 |系统分类:文学

我的知青生涯

——献给中国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

陈平

17】

查罪犯陶某某……犯偷越国境罪,经……判处有期徒刑8年,具体“罪行”有拍照啦,恶毒攻击啦……被云南边防……押送……啦,等等。罪证确凿,不判刑,似乎不足平民愤。虽然我还没弄清这事的来龙去脉,也很清楚他与那位刚被毙掉的原解放军大校蔡铁根反革命案毫无瓜葛,因为凭他的资格与水平,根本涉及不了这种大案。

但我知道,他完了,陶大头这次完了。回过头看看那幢连排别墅,屋顶仍被夕阳的余辉胧罩着,可别墅的小主人,这位平常脑子里总充满各种奇想,但手段又不太高明的老同学,这次可真的给挂了,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他爷爷所在的繁华香港,也不是去参加有可能会让自己当个师长,旅长,实现梦寐以求的将军梦的缅共武装,而是关进戒备森严,失去自由的监狱里,从此除了与世隔绝,就是老实改造,境遇必然比在农村插队还……我叹口气这么想。

啊,小老虎,伲知怎么还在这里啊,一声熟悉的大喊打断了我的回忆,回头一看,是杜金寿也挑了点稻草,从山坳里的小路上慢慢地走过来。狼,我刚才听到了狼的嗥叫声,回到现实中的我,立刻举起手中的扁担,指着前面一片模糊的荒冢土丘对他说。

老杜一听神情也蛮紧张,但迟疑了几秒钟,他就认真地对我说,茅山过去是有狼群出没,尤其是在我们小时候,哎呀,经常有人被狼吃掉。可解放后。特别是大炼钢铁以后,山里的林木越来越少,也就很少有狼出现了,伲知不要紧张,从这里出去没多远就有人烟了,我知一起走,真遇到点啥,我知力量也大了,我一听便挑起稻草担子,跟在老杜的后面走出这片树林,但心里仍很纳闷,明明是……怎么?

老杜却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立刻笑着说,你刚才听到的嗥嚎声啊,弄不好,还就是山里野狗正在交配时的叫声呢,我一听,紧张心情顿时无存,息刹,这些野狗活的倒也蛮潇洒啊,居然能在这种地方寻欢作乐,还吓人一跳,息刹。老杜一听,忍不住呵呵呵地大笑起来。估计到王甲的路途还远,我趁机就向老杜追问起王金川的后来情况,老杜笑笑说,他知啊,故事还蛮多的哩。于是接着说,解放后,王春富,王伯川调到县城去当干部,王晓明当了乡长,我当了王甲高级社长,我们多次动员王金川,叫他也出来参加工作当干部,但他总以我知没有文化,当官一蓬烟,种田万万年地这么说。我明白,在我知王甲,无论撒网打鱼,还是罱泥摇船耕田打秧,谁也干不过王金川,况且他还有杀猪宰牛羊的手艺,事实上他也离不开他的那些女人哦。啊?他不是有老婆孩子,老大运堂已在部队当兵?难道他……我一听兴致盎然,就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可老杜仅说他的事啊,你以后也会知道的便嘎然而止。

回到王甲己是午后,一进村里,就看见下放干部董世德迎面走过来,哟,小老虎,侬挑草回来啦,他用一口上海笑着对我说。

自从来到王甲继续插队后,因为父母常叫我小名,所以不久,村里的所有人,包括干部们见到我都叫我小老虎,久之,我的大名陈平基本无人知道了。

知道这位模样海派的老董,是50年代上海交大的本科毕业生,他与另一位也是从戚机厂下放的技术干部陈敬尧一起,住我家对面的一间老房子里。得知有两位部属企业的技术人员下放到登冠,公社农机厂革委会主任,造反派组织头头胡司令可说喜出望外。他想,这些带薪下放的技术人才,既不要厂里发工资,又能帮助工厂提高技术水准,真乃一举两得啊,所以立刻动用他的权力影响,将他俩挖到厂里,身处劣境的他俩当然也很乐意,常言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搞技术的人,最不愿意荒废的就是自己的专业。

可一走进该厂的唯一“车间”里一看,哦哟,这也算是工厂啊?草鸡毛吧!连台象样的机床都没有呢。不过让连火车龙头都能设计出来的机械专家去修理农具,这还不是三个指头捏个田螺区区小事?所以不久胡司令领导的公社农机厂,不仅能修理大农具还会造出几只小农机产品,当然前提须要有足够的材料供应,可登冠公社,包括整个金坛县就是个穷地方,除了能积极闹派性外还就不能满足他们要求,所以他俩的工作并不忙。没事我就与他俩去海阔天空,彼此相处地很投机。从老董翻给我看的照片上,从他家住在离上海外滩不远的金陵路上,再从房子高大洋气宽蔽,红漆地板,窗户高大落地,还有他漂亮老婆的高雅气质等方面估计他曾经显赫过。

不久弄清这位海派实足的老董,还就是上海大资本家的公子,与他同居一屋的江阴身世也非同凡响。

这位面孔白皙,轮廓如雕塑,身材高大,走路雄赳赳,气昂昂,说话慢条斯理,总是喜欢戴副黑粗框眼镜的中年人陈敬尧,居然出身于中国海军世家,祖父是清朝北洋海军管带,父亲是国民党海军铁甲舰舰长,从小就受到家庭熏陶的他,大学没毕业就被国民党政府送到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深造,在他从海军学院轮机专业毕业,随新购兵舰从英国返回的海上,就得到大陆被解放的消息,军舰停靠在香港不久,该舰便宣布起义,作为起义军官的陈敬尧,不久便转业到常州戚机厂工作,因为他的全家人都住在江阴。

明明是两位技术上的精英人士,却与“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城市无业居民,还有那些被打倒的老干部,以及无法解决就业问题的知识青年一样,也被下放到偏僻贫穷农村,实在令人不得其解,不过一想到目前正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花的时代,心中也就明白了,尽管他俩对自已的情况守口如瓶,但从他俩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情绪让我清楚,他俩的经历非常复杂。但老董抽的香烟仍是大前门,而且经常是当月的,加上他的一副海派打扮与举止,让那位也在农机厂工作的常州男知青何济平羡慕地五体投地,除了在衣装与行为上尽量模仿老董外,看见我他也阿拉阿拉地讲起口洋泾帮上海话来,阿拉阿拉格屁啊,何济平,你不就是个常州技校没毕业的下放知青嘛,装什么假上海人啊,听我一说,何济平朝我挤眉弄眼地笑笑,转身走了。

何济平这家伙啊,一会与常州女知青,我的同学小张谈恋爱,一会又与那位刚来的上海女知青小刘勾勾搭搭,什么东西,简直就是个流氓,听一起到大队滩田里劳动的常州男知青,平常戴副高度近视眼镜的秦礼平嘀嘀咕咕,我就想,阿大不要说阿二了物,你秦瞎子不也勾引个丹阳女孩子,现在也公开同居了嘛。事实上像他俩这样的男知青,周围并不多的。联想起老董与老陈他俩,目前确实是很苦恼的,人到中年却夫妻分居,事业中断技术荒废,看不到希望,从常来对我父亲倾诉时的精神状况看出,他俩对国家与自己的前途非常担忧,陈敬尧还说,斯大林晚年常会犯大错误,难道……父亲听了只是笑笑,不作任何表态,了解到他俩真实情况后,父亲也没流露特别关心的态度。

因为刚被新县委任命为公社下放办主任的他,要面对本公社下放人员的家庭有数百家,知青的人数更多了,情况最糟的,是那位在紫阳大队劳动的原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生,后来打成右派并被开除公职的中年人。他与妻子离了婚并患了肝炎还被下放劳动,不了解他真实情况的农民经常骂他罚他,有病不让他看,开除公职就无经济来源,所以他只能自生自灭,经过父亲的帮助他的情况才稍有好转,不久便办了病退回城重新安排。此时的父亲既要照顾病危的我母亲,又在帮公社办社队企业,所以工作很忙,其实老董和老陈他俩根本不知道,父亲已为他俩在到处申诉,经过亲自交涉,老董很快就被调到戚机厂铜陵分厂,老陈回到江阴老家安排工作。下放人员中类似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那些比他俩人情况更糟的,父亲也在一一理顺,尽量能还其本来的面目。

老董和老陈他俩走后不久,大队通知我去参排演革命样板戏,弄清也能像参加民兵训练那样可以记工分,所以我就去了。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5-25 15: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