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清凉黄昏的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2070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在研究中感受家谱蕴含的正能量

热度 11已有 541 次阅读2017-5-18 17:12 |个人分类:偶思杂感|系统分类:文学

在研究中感受 家谱 蕴含的正能量


2016年重修的《郑氏宗谱(赐逸堂)》一套十四本,分成两叠摊在书房的地板上,以便随时可以翻阅。谱上好些地方做了标记或者说明,有的干脆把字写到封面,一看就知道这本里面的哪些内容在哪几页,这样查起来就方便省时了。

除了这套新家谱,又把民国年间的旧谱借来。这是从玉祁借的,女儿的工作单位离那儿不算太远,让她去拿。五一之前细细查看新旧谱到底有哪些不同,做了笔记、列出表格,再把旧谱上有关内容重新拍照。自己觉得对两者的区别基本明了,然后归还旧谱。

除了持续研究自己家族的家谱,还在时不时追寻其他姓氏的宗谱。有的是有目的地寻找,仿佛要去挖掘地下的矿藏,几次三番去查看拍照。有的则是顺带看到,得来全不费功夫。前者如《北渠吴氏族谱》,查阅的内容一次比一次细致加深,后者如《许氏宗谱(永思堂)》,恰在家谱馆的架上看见,信手一翻翻见许定于的大名,不胜欣喜,随即掏出手机。

以上只是略举几例说明我对家谱的兴趣,往往会陶醉于家谱之中……

 

                 


若说我对家谱的追寻和兴趣,开始于进行郑鄤研究之时,且认识朱炳国会长之后。

和朱会长的认识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我在龙博写过一首打油诗记述这个经过:

青果巷打油诗6 : 周有光故居巧遇朱炳国会长

边城相邀走一趟,院中巧遇朱会长。

处长拿出取暖器,我仍冷得哆嗦样。

回家数日患肺炎,打针吃药一阵忙。

研究文章再四发,此日毕竟是吉祥。

2011113日,妙生约边城老师,去周有光故居参加周老106岁寿辰庆典,边城老师约我同往。在院中忽见徐永林教授及章晓郁处长亦到,叙谈间,章处长与妙生介绍我认识朱炳国会长。

会后与徐教授一同去章处长家。章处见我冷得发抖样,拿出取暖器。而我并不感觉到冷,但是老打哆嗦。回家隔数日后,患肺炎,打针近10天而愈。从此冬天十分注意保暖,预防感冒。

认识朱会长后,蒙他对郑鄤研究的关注与支持,《谱牒文化》 成为我发表郑鄤研究文章的起点,后又扩展至《名人博览》 《中吴》等书刊。徐教授曾说,今天你收获很大,此言不虚。

后来我成为谱牒文化研究会的会员,亦是吴文化研究会的会员。从《谱牒文化》和《中吴》杂志中,可以获取许多有益的营养。很少外出的我,有机会总会到家谱馆和吴文化的办公室去坐坐,交流看法、寻找资料、感受氛围。感受到的是家谱的氛围、历史的氛围,这种氛围既古老又现代,既深厚又轻松。偶尔会遇到一二文史爱好者,从交谈中听出他们与我有相似的感觉。

这是因为家谱中蕴涵着对于个人、家族以及对社会有益的正能量。


     

     图:朱炳国会长在家谱馆


若说家谱中蕴涵的正能量,对我个人来说最直接的体现莫过于促进了我的郑鄤研究工作,使我的专著《郑鄤传》显得首尾完整。如果没有家谱的浮现,我不可能写出横林郑氏家族的起点,也不会知道郑鄤墓地至今尚存,更不会知道郑鄤还有扇面墨迹留存人世。

所以,修谱的潮流带动《郑氏宗谱》的浮现与重修,对我来说具有很大的意义,说它蕴含着正能量恰如其分。

如果具体分析家谱中蕴含的正能量,以我自身的体验把它概括为以下几点:

第一,家谱可以对正史和地方志起到补充的作用。

例如郑鄤是明末历史人物,但《明史》没有为其立传,只是在温体仁和黄道周的传记中提及。常州的地方志光绪《武进阳湖县志》也没有为郑鄤立传,只是在他父亲的传记末尾提到几句。但是家谱中保留了不少关于郑鄤及其父亲郑振先的内容,这无疑对于研究他们的事迹起到不小的补充作用。

第二,家谱对野史笔记起到一定的勘误作用。

清初一些记述到郑鄤的野史笔记,对郑鄤的母亲吴安人,及其堂母舅吴宗达的关系有错误之处,最典型的是计六奇撰写的《明季北略》。它把吴安人写作郑鄤的继母,把吴安人写作吴宗达之妹。通过家谱内容,可以确定郑鄤为吴安人亲生长子,吴安人与吴宗达是堂房的姐弟关系。

第三,通过不同家谱之间的印证比较,可以发现新的线索。

例如郑鄤称其岳父星莪公或周星莪,当然必是其字或号,而非名。而有的学者在文章中称郑鄤岳父名周诗雅。我对此总感疑问,因为周诗雅的官职与郑鄤所写他岳父的情况不符合。后偶然发现吴之光老先生写的《常州<山桥周氏宗谱>爱莲堂续修序》,里面写到“明士英公,字星莪,万历二十年进士,官浙江义乌县令”。再查阅《山桥周氏宗谱》,从其内容确定郑鄤岳父名周士英,因为他的吏部官职与家族地址山桥,与郑鄤记述完全吻合。

又如郑振先在他的书信和诗作中多次提到吴氏家族中的吴采于、亲于、上于等人,对古人以字查名一般比较有难度,但通过查阅《北渠吴氏族谱》,就可以把这些人的字与名,一个一个都对上号。

第四,细读家谱可以窥见一个家族的兴衰变化,也能够实实在在体会到家族成员为振兴家族所做出的努力与奋斗。而这种努力与奋斗,又往往与国家的兴衰联系在一起。而重修家谱,在古代被视作具有振奋家族精神的举动。

横林郑氏从明代初期定居常武,经过数代积累,郑振先率先成为进士,而后郑振光、郑鄤相继登科,郑氏从此成为横林望族。崇祯十二年郑鄤含冤去世,明亡之后郑鄤族弟郑郊抗清捐躯,清兵过横林时纵火焚烧郑氏房屋,经历两次劫难,郑氏由兴入衰。

康熙二十一年的一天,年已六十九岁的郑祁与族侄郑兢谈到家族的衰微和人心的涣散,随即引起郑兢的共鸣。叔侄二人,郑兢的父亲碎尸西市,郑祁的兄长喋血长杆,他们对亲人的遭遇有着切肤之痛,对家族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如何才能重振家门、唤起人心,郑祁提出唯有修谱而已。

郑兢踊跃响应郑祁的提议,他说事在今日、刻不容缓,郑祁听了十分欣喜。一年以后,郑兢已编成了比较完备的宗谱,郑祁为之写了《横林郑氏家乘引》,并号召宗族中人出资助刊,郑兢自己则写了《郑氏续修宗谱小引》。他们二人的努力,得到后代续修宗谱者的肯定与赞扬。

自郑祁、郑兢之后二百余年,郑氏家族再次奋起,清末民初出现了两个代表人物。

一是移居常州郡城的郑鸿瑞,光绪年间以举人大挑一等到河南省任知县,他在河南多年甚有政绩,口碑极佳。鸿瑞在民国年间曾任安徽省财政厅长,但三年后辞官归里,移居苏州。鸿瑞与韩国钧(曾任江苏省长)为同年举人,民国十二年鸿瑞去世后,韩国钧写“士敬(注:郑鸿瑞的字)同年弟赞”以表悼念。

另一位是横林南园地的郑国栋,他是晚清秀才,文才出众,民国期间曾任湖北省教育厅秘书。国栋与江南大儒钱名山多有交往,重刻郑鄤的著作《峚阳草堂集》功不可没。国栋尤其重视子女教育,主张科教兴国,几个子女毕业于清华等名校,解放后在高校担任教授,且有一女定居美国,该女曾有意向在横林镇捐建一图书馆,但未能实现愿望。八十年代的《横林镇志》把郑国栋列为横林名人。


     

     图:家谱馆中一角


民国本的《郑氏宗谱》我家本来是有的,66年的时候,家母主动上交了。

直至2009年我开始研究郑鄤,方始想到家谱之事。但事情总须机缘巧合方能奏功。到了2014年初夏忽然接到电话,问我是否横林郑氏,他听我提到郑鄤,当即确定我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族中人员。

2016年家谱续修完成,从此我也有了一套《郑氏宗谱》 。

在我看来,家谱岂止承载家族的历史,更是一种特殊的国史与地方史。十多年前兴起的民间修谱潮流,也可看作是对这种史料的抢救。因为不修新谱,旧谱一般不易浮出水面。

我今既得新谱,又有旧谱的部分摄影图片,亦即电子文档。我把这些都视作珍宝,他日当传之后世。

 

10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zheng998ld 2017-5-22 08:20
敬天爱人01: 仁寿堂丁氏一眿,自清道光年间从靖江迁移武进。保存的最后一部家谱,在文革期作为“四旧”被毁。
再要找到不太容易了。可惜的。
回复 来福 2017-5-20 10:03
传承,家谱有功。
回复 敬天爱人01 2017-5-20 08:58
仁寿堂丁氏一眿,自清道光年间从靖江迁移武进。保存的最后一部家谱,在文革期作为“四旧”被毁。
回复 常州小城 2017-5-20 05:37
代代相传
回复 zheng998ld 2017-5-19 16:48
fangcd07: 想不通的是,家谱在WG时期为什么归属于“四旧”之列。
对于家谱,旧是肯定的。但是为什么归入 四 旧,就不得而知了。
回复 fangcd07 2017-5-19 15:28
想不通的是,家谱在WG时期为什么归属于“四旧”之列。
回复 zheng998ld 2017-5-19 10:32
泉水涓涓: 我曾参加我们族的家谱编写,感触颇深。
是啊,不读家谱只知道父母的辛劳,读家谱而知道祖先一代一代相传的辛劳。
回复 文笔轩gxq 2017-5-19 08:40
欣赏,点赞!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5-19 08:32
我曾参加我们族的家谱编写,感触颇深。
回复 一笑天 2017-5-19 08:11
一代传一代哟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7-5-19 05:21
贊尝!同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0-21 21: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