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清凉黄昏的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2070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在郑鄤墓地的遐想

热度 5已有 359 次阅读2018-3-30 13:31 |个人分类:郑鄤研究|系统分类:杂谈| 郑鄤, 墓地, 遐想

在郑鄤墓地的遐想

328日天气晴好,儿子开车我们又来到了郑鄤墓地。墓地西侧一片油菜盛开,绿色的茎、黄色的花显出勃勃生机。前年春天我们来时,正逢濛濛细雨,撑着雨伞。此情此景真是大不相同,站在墓前遐想,生出许多感慨。


 

         

郑鄤怎么会和猪扯上关系呢?

清代的袁枚在《子不语》书中写了一篇《猪道人即郑鄤》 。按照袁枚的写法,郑鄤的前世是猪道人,猪道人的前世是“宰官”。宰官做了负心事,下辈子就投胎为猪,听经忏悔,愿死后碎割赎罪。由于众僧没有听从湛一法师的嘱咐,所以报应就落到下一辈子的郑鄤身上,受到了凌迟极刑,仍是被碎割。

我觉得袁枚的故事是在宣扬因果报应的思想,劝人不要做负心事,否则是会遭报应的。即使今生不报,可能来世再报,或者隔了一世仍然要报。

但是我又有疑问,袁枚为什么选郑鄤来说事呢?他是不是对郑鄤有成见,有意编个故事丑化一下,但是看《猪道人即郑鄤》的最后一句,觉得袁枚还是蛮同情郑鄤的。最后一句他是这样写的:


崇祯间,某村翰林郑鄤素行端方,在东林党籍中,为其舅吴某诬其杖母事,凌迟处死,天下冤之。其时湛一业已圆寂,众方服其通因果也。


你看,他说“郑鄤素行端方”,可见他认为郑鄤的人品是好的。他又说“天下冤之”,可见他是同情郑鄤的。

对于袁枚写猪道人的动机,后人只能猜测了……

 

冥冥之中巧合的是,郑鄤墓地附近就是养猪场的猪舍。走向墓地之前,一股臭味冲鼻而来,以前来的时候都是如此,因为猪舍就在小路的西侧。

可是今天我们路过时,没有闻到一丝不好的气味,空气依然那样清新。我瞥了一眼路边的猪舍,里面忽然传出小孩的哭声,真的大惑不解!

莫非猪舍移到别处去了,该不会是冥冥之中又在预示着什么吧?

       

 

横林的族弟和我说到郑鄤墓时颇有些感慨。他说几年前重修郑鄤墓时大家都很起劲,现在却很少有人关注了。

我说这也很正常。那时宗族里不少人对重修郑鄤墓十分重视,大家主动出资。可是现在人家的想法变了,注意力集中到浦江郑义门、江南第一家去了,这也无可厚非。而我们作为郑鄤的直系后裔,做到不忘祖先,关注与保护墓地就可以了。

他赞同我的说法。他们住在横林,每年清明前都会前去祭祀,平时也会去看看种在墓地的两棵小松树长得怎样。而我住在市区,行动也不大方便,大概隔一年去一次。

 

郑鄤墓地最热闹的一次是2015年的326日。那天宗亲会组织近百人去浦江参加义门的祭祖活动,上午先到重修的郑鄤墓地瞻仰,然后到横林吃饭,饭后出发去浦江。

宗亲会秘书长预先关照我准备一份资料,届时向各位宗亲简单介绍郑鄤的生平。可是后来这份资料没有用上,因为宗亲们绕着墓地转一圈就离开,我根本来不及说话。

但是我写的《重修先太史峚阳公墓记》起到了作用,有的宗亲去看了这篇《记》,因为它已经刻到郑鄤墓侧面的黑色大理石碑上。

那次人数众多,鞭炮鸣响,烟雾缭绕。我感觉不太适应。

        

        

除了郑鄤的直系后裔、郑氏的宗亲关注郑鄤墓之外,常武地区关注的还有人在。譬如武进的记者张军曾经在武进新闻网上写文章呼吁保护郑鄤墓,后来这篇文章又在常州日报刊载。

我也曾听说,有时候附近有颁发新修宗谱的活动之际,会有文史研究者、文史爱好者前去郑鄤墓地看看。

到郑鄤墓地去过的、最高级别的学者是旅美的ying zhang女士,她是美国某个大学历史系的副教授。那年暑假她去苏州途经常州住了一晚,约我见面交流。根据她的提议,我女儿开车带她去郑鄤墓地看了看。她研究的方向是明末清初的思想史,有一篇文章专门写郑鄤案的传闻,刊登在台湾的杂志《思想史.5》上。

 

我觉得郑鄤墓地还是冷清一点比较好,因为郑鄤本人极喜欢清静的境界。

 

郑鄤墓地早在明末1636年就已经存在,但是墓碑直到1936年才竖立起来,期间相隔整整300年。我想这不是巧合,立碑者一定是抓住300年这个时间节点。

“明太史郑峚阳先生之墓”十个大字,由江南大儒钱名山先生书写。墓碑左侧写着“四十九世孙(注:从郑玄算起)公立”,其实有一个人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就是郑鄤的第九世孙郑国栋。

国栋是晚清秀才,民国时的湖北教育厅秘书,那时候的横林名人。国栋对于先祖郑鄤,他有两个愿望,一是重刊《峚阳草堂集》,二是建立郑鄤的专祠。

国栋的第一个愿望实现了,第二个愿望未能实现,他希望“后起有人,尚祈有以成之”。

以我的愚见,建立专祠是不大可能了,留在本地的郑鄤后裔中鲜有财力雄厚者,而且此举也不一定符合时代潮流。

如果按照现代的流行做法,该是对郑鄤墓申请文物保护。这个希望看来也十分渺茫。因为郑鄤虽然曾经闻名一时,但说不上英雄业绩。更因为他是一个十分倒霉的人,不了解他的人,至今对他的人格抱有怀疑……

 

对于先祖郑鄤,我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郑鄤研究进行到底”。这是我和瑞升记者、徐霞客研究会的刘副会长在常州见面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有友人说,近百年来未有一本专门写郑鄤的书。他接着说,你研究郑鄤任重道远啊!

我没有读过文史专业,研究郑鄤只是误闯一块园地,希望做些抛砖引玉的工作。2015年《郑鄤传》出来了,捐赠几大图书馆,蒙厚爱归入“专著”一类,上架与保存。但自己明白,我只是草根写书。

所谓进行到底,就是把我的余生都用来做这件事情。现在写《郑鄤研究》,以后还想点校《峚阳草堂集》。这类事情是不入主流的,感兴趣的人少而又少,但我乐此不彼,因为这不仅仅是为了对先祖的崇敬,而且是我对生存方式的一种选择。

我像个独行侠在人生路上默默前行。不,有不少的人在关注、帮助我,尤其是我的同胞,伴我一路同行。

当然,我还有一个愿望,希望郑鄤的后裔中出一个历史学者,研究的方向是明代史……

  

在郑鄤墓地,用手机测定经纬度,惊奇地发现,它竟然在东经120度线上,也是巧合。

4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zheng998ld 2018-3-31 11:09
涤生侯: 问好。
谢谢小侯管理员
回复 涤生侯 2018-3-31 09:12
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7-23 13: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