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胡军生 http://blog.cz001.com.cn/?22059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套牢》第二章 书生意气(3)

热度 9已有 699 次阅读2018-2-9 09:25 |系统分类:杂谈

  梅自起是第一副秘书长、地委办公室主任。梅自起当地委办主任已经
五年了。本来他是早就有机会下去弄个书记县长干干的,可上一任地委书
记程明光一直没舍得放他下去,因为梅自起用起来很顺手。后来,程明光
忽然被一纸调令调到了自治区党委任第一副秘书长,梅自起的地委办主任
只能继续干下去了。
  梅自起作为办公室主任是正职,作为副秘书长又只是副职。何况秘书
长虽然是地委秘书长,但地委办的工作他要想干预地委办主任也只能服从。
梅自起跟贾优文的关系一直有些疙疙瘩瘩的,开展起工作来当然也是束手
束脚的。原来的地委书记程明光对梅自起比较赏识,有大老板罩着,贾优
文也不好意思太过分,当年梅自起的生存空间还是不小的。可程明光走后,
新任地委书记金殿试跟贾优文关系比较密切,贾优文就有些得寸进尺了,
大到人事安排小到买一个扫把,梅自起几乎都做不了什么主。
  外界很多人认为机关干部的工作很轻松,说什么“一杯茶,一支烟,
一张报纸看半天”。其实不然。原来或许普遍存在的那种现象,现在确实
好多了,起码,作为司令部的党委办公室和政府办公室是很规范的,工作
也是很辛苦的。梅自起曾形容地委办公室的工作说:“两眼一睁,忙到熄
灯。”“怠慢了老子,冷落了妻子,耽误了孩子,累坏了身子。”作为全
地区第二号处级领导(一号是行署秘书长),梅自起是对得起这个称号的,
工作水平固然没得说,而且还大胆认真负责。“马骑上等马,牛用中等牛,
人使下等人”,这样的道理梅自起并不是不懂,可他就是不屑于去做,所以,
当于得水跟自己提出要调钱东平进地委办时,梅自起是很高兴的,虽然颇
感为难,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马上向贾秘书长报告了。梅自起性子很直,
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根直肠通屁眼。”这样的人在高校容易成为一个好
学者,在机关里却未必能成为一个好领导。这不,程书记走后,他和贾优
文的关系就越来越僵了。
  贾梅不和的根子在于二人个性上的差异。贾优文喜欢张扬,而梅自起
比较内敛。梅自起很有些看不惯贾优文的作风。二人不和的导火索则是一
次工作中的摩擦。
  要说如今机关里最难办的事,大概就要算是如何处理正副职之间的关
系了。有人说:“穿衣要穿布,吃饭要吃素,上班要走路,当官要当副。”
好像当副职责任不大乐趣不小似的。其实不然,“一家不知一家,和尚不
知道家”,副职可有一肚子难念的经哪。比如单就副职向正职请示汇报这
件事来说吧:如果副职事事都向正职请示汇报,那还要你这个副职干什么
呢?如果副职事事都不向正职请示汇报,那还要他这个正职干什么呢?可
见,什么事必须请示汇报什么事不必请示汇报,端的是令人费神也。有人
支招说:副职对正职,关键是要把握好工作关系和感情关系的平衡,既要
把对正职工作上的服从融合到感情上的尊重上,又要把感情上的尊重融合
到工作的服从上,在服从中体现出“诚”,在尊重中体现出“礼”。首先
是思考问题应换位。副职要经常主动反思自己的意见是否正确以及提建议
的时机是否对头。其次是履行职责要到位。副职并不是“附职”,决不能
做唯唯诺诺的“庸人”和躲躲闪闪的“滑人”。再次是主动配合去补位。
  俗话说:“互相补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大家垮台。”副职对正职一
定要帮忙不添乱、补台不拆台,时刻要做到与正职目标同向、决策合拍、
工作合力、思路默契,同时要善于为正职拾遗补漏,正职落下了的能拣着,
正职疏忽了的能想着,必要时还要敢于挺身而出唱“黑脸”,为正职遮风
挡雨,为正职出面解决问题提供一个缓冲的机会。最后是要找准坐标不越
位。副职要时刻牢记自己的“配角”地位,甘当绿叶扶红花,到位而不越位,
主动而不妄动,该请示的要请示,该拍板的就拍板,该反馈的不截留。
尽管性子直爽,但好歹也已当了好几年办公室主任了,梅自起对这些 
道理并不是不懂。可是,懂又能怎么样呢?正像两句古语说的那样:“瓦
罐不离井沿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只要你当着副职,要想不跟正职闹点
摩擦,那简直不可思议。
  两人初次闹摩擦源于两句话。那两句话是这样的:“去年我地区共实
现GDP539亿元,其中工业总产值243亿元。”那是年初地委全委(扩大)
会议上金书记的工作报告中的两句话。定稿的前十天,梅自起刚好参加自
治区党委办公厅组织的全区党委办公室主任考察团去了西藏。等梅自起回
来时,稿子已经定了,而且已经印刷装订完毕,几百份稿子一大摞摞在那
里,就等后天开会用了。梅自起回来看了稿子后,认为那两句话非改不可,
否则广大干部群众一定会认为地委没水平。
  梅自起跑到贾优文办公室汇报说:“GDP是一二三产增加值之和,不
是一二三产总产值之和。工业总产值和GDP在概念上是交叉关系,不是从
属关系。有的以二产为支柱产业的城市,工业总产值比GDP还大。‘GDP
里面,其中工业总产值多少多少’这样的说法,在如今县级乡级政府的工
作报告中确实多得是。不过,作为地委一级的报告,这样说是很不妥的。
我知道秘书长工作忙才对这个小纰漏没有留意,我是完全理解的。不过,
幸好后天才开会,修改还来得及,您看是否修改一下?”贾优文说:“当
然要改啦!自起啊,你看我这一段忙昏头了,幸亏你回来得及时,不然可
真是闹了笑话。我代表地委感谢你,我本人向你检讨。”
  一听贾优文这么说,梅自起就知道坏啦:“人家代表地委感谢我?
我是谁啊?人家才能代表地委啊,地委闹不闹笑话关我什么事啊?大风
吹倒梧桐树,自有他人说短长,干卿底事啊?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啊,GDP
和工业总产值谁从属于谁,除了统计局的人知道还有几个知道啊?你较
这个真不是傻瓜是什么?全国2800多个县的县长书记,知道GDP是英文
‘Gross Domestic Product’缩写的连10个都不到,可人家不是照样在
当县长当书记吗?在中国向来就是无能的让你晋爵有能的让你进步,你
难道脑子进水啦?地委难道由于你分得清GDP和工业总产值就会让你去
当秘书长吗?”
  梅自起的自怨自艾是有道理的:从那以后,贾优文就对梅自起心存
芥蒂了。当然也不能全怪贾优文:那么多人返工,先把书钉起下来,把
错了的页码拿下来,再把修改后的页码附上去然后再重新装订。为什么
要这么啰嗦呢?个个心中都会明白:这是因为梅主任发现了错误,看来
梅主任的水平比贾秘书长还高。让谁是贾优文,心里也不会好受啊。
在机关里就是这么怪:有时候因为你对了,所以你就错了。梅自
起就是这样:因为自己对了,所以自己错了;对是对在坚持原则性上,
错是错在没有发挥灵活性上。自那以后梅自起的生存空间就越来越狭
窄了,只因为他违背了机关的游戏规则。机关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残
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州官可以放火的理由很简单,
就因为人家是州官;百姓不许点灯的理由也很简单,就因为你只是百姓。
领导永远是对的,部下永远是错的;当部下跟领导一致时,错了也是
对了;当部下跟领导不一致时,对了也是错了;可惜,当梅自起明白
这些道理时已经晚了,贾优文已经不再叫他“自起”了,而是开始叫
他“梅主任”了。
 

6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大主教抱娇娃 2018-2-10 08:49
如若说书生气, 我觉得敬爱的秋白先生为一代宗师,这书生气;永垂不朽。

胡先生您说是不是?






                                                 大主教---的语音。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2-9 12:29
如履薄冰呀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2-9 10:00
办公室主任和秘书长都不是好差使。
回复 涤生侯 2018-2-9 09:48
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有句电影台词这般描述。
回复 西江月 2018-2-9 09:36
互相补台,好戏连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2-24 00: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