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胡军生 http://blog.cz001.com.cn/?22059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套牢》第二章 书生意气(5)

热度 7已有 495 次阅读2018-2-11 09:40 |系统分类:杂谈

  钱东平犯的错误跟梅自起当年犯的错误几乎一模一样。
  四月底,全地区要在上林县召开“全地区工业化城镇化工作现场会议”。金书记的讲稿中在引用现代企业制度16字特征时,写成了“产权清晰,责权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在南林地委办,连科长一般也不用亲自写稿,只要把副科长以下几个人写的各部分汇总一下把把关就行了。当然,科长把关后,还要办公室副主任把关;副主任把关后,还要办公室主任把关;办公室主任把关后,再交秘书长把关;秘书长把关后,最后再交到用稿的书记或副书记那里。一级一级签过字后,特别是最后副书记、书记签过字后,就算定稿可以付印了。

  这次的讲稿仍然分三部分,钱东平、华明辉、杨成永一人一部分。出错的那部分是杨成永写的。统稿的人依次是综合科长王洁龙、地委办副主任陈华显、地委办主任梅自起、地委秘书长贾优文。钱东平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无缘见到别人写的那部分是对还是错是好还是坏。还是当定稿打印装订好后,钱东平才发现杨成永那部分错了两个关键字,那就是现代企业制度16字特征的第二句“权责明确”写成了“责权明确”。

  本来,责权和权责似乎也没什么大区别,但钱东平就是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其实也难怪钱东平,钱东平是学院派出身,深知古人校稿不叫校稿而叫校雠,“雠”就是仇人,必欲除之而后快。何况现代企业制度的16字特征是中央说的,而且又不是什么冷僻的学问,堂堂地委书记如果在讲稿中讲错了还成何体统?所以,钱东平就此问题去提醒杨成永。杨成永说都印好了算了吧,反正也差不多。

  钱东平又去找与自己比较投缘的梅自起。梅自起说:“东平啊,算了吧,我原来吃过这种亏啊,你就不要那么当真啦。你想想,我如果认真看稿子,也不至于看不出来那个小错误啊,可这么多年来我早就腻了也伤心了,所以才没看出来。‘随大溜,不挨揍’,‘济民利物非吾事,自有周公孔圣人’,我看就不要改了吧。退一步讲,改也要让杨成永自己主动提出来,你可千万不要出头啊!你现在正处于调动的关键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于是,听从了梅自起善意的劝说,钱东平也就没有再坚持。

  可是,接下来钱东平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那是开会的前一天晚上,上林县蓝天宾馆里。地委书记金殿试自己认为稿子还有修改的余地,召集写作班子面授机宜,决定连夜改动稿子,把他新的想法充实到讲稿中去,然后重新翻印出来。讲完自己的意见后,金殿试象征性地征询他们的意见:“你们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动吗?”

  地委书记当面发问,这对任何一个秘书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表现自己的机会。如果回答得精当得体,无疑会给领导一个良好的印象,今后的提拔重用也就不会太遥远了。地委办副主任陈华显服务了两任地委书记,但从来都是幕后英雄,像这样的殊荣还从未出现过。但是,陈华显也好,王洁龙也好,都知道这仅仅是领导惺惺作态的例行一问,除非自己真有高见,否则最好封嘴大吉。所以,陈华显回答说:“文稿经金书记这么一点拨,简直已经化腐朽为神奇了,再改真的很难了。如果非要改改的话,那就改改问题部分吧,问题说得似乎太多了些。金书记您也知道,您来了以后这些问题都已解决得差不多了。”

  金殿试说:“呵,小陈啊,可不能这么说哦,问题的解决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那是得益于地委的正确领导啊。不过呢,你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那就再划掉一两个问题吧。哎,你们这几位小同志还有什么高见啊?有就大胆地说出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嘛!”金殿试称“小同志”是因为他真的对几位小青年叫不出名字,“衙门深似海”,地委书记叫不出办公室人员的名字在南林地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梅自起当时不在场,王洁龙、杨成永、华明辉的嘴巴都动了几动,但最终却都只说了这样六个字:“没有啦,金书记!”

  这时候,可真应了鬼使神差这四个字了,钱东平早把梅自起的叮咛忘到爪哇国去了,心中只有说出来引起金书记注意的念头,至于说出来后有没有不良后果根本想都没空想,脱口而出道:“金书记,确实有一个地方似乎还要改动一下。”金殿试望着他说:“哦,哪个地方啊?”陈华显一干人的眼睛也都齐刷刷地向钱东平望来,眼光里有惊谔,有鄙视,有愤怒,还有一些
叫不出名字的成分在里面。钱东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心里道:“坏了,我可决不能说啊,就说自己看错了,其实早已经改过来了。”钱东平就嗫嗫嚅嚅地说:“哦,不好意思金书记,我忘了,其实早就改正过来了。”

  金殿试久历官场,眼光是何等的毒辣啊,他知道钱东平一定是有什么顾忌,他再次催促道:“小伙子啊,有就说嘛,怕什么?我们共产党人最讲认真二字,作为地委书记,从谏如流闻过则喜的度量我总还是有的啊!”完了,将军将到深宫里来了。到了这时候,钱东平只能把眼一闭把心一横:“砍头不过碗大个疤,说就说吧!”于是,就结结巴巴地把那个错漏说了出来。

  钱东平一说完,金殿试马上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就是就是,要不怎么叫习焉不察熟视无睹呢?市场经济的有关知识,应该说我们都是非常熟悉的了,可越是熟悉的地方越容易出问题啊,要不怎么全国每年都有那么多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呢?”陈华显马上向金殿试作检讨:“金书记,是我工作有失误,我向您作检讨,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金殿试摆摆手:“久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文字工作那么辛苦那么复杂,谁还能不出点小错?没关系,不用作什么检讨啦。要说作检讨,我这个地委书记也是要作的,有时候工作不够细致,对细节注意不够。小陈啊,看来
我们今后都要继续加强学习啊!”

  从金殿试房间出来后,在电梯里面,王洁龙首先发难:“你在领导面前出这风头有什么意思啊?综合科在金书记心中的形象算是完了,以前那么辛苦还有个毛用?”陈华显也不冷不热地帮腔说:“钱主席啊,今天的事件当然你是坚持了原则,不过有时候也要发挥灵活性啊,团体形象任何时候都是要维护的哦。”钱东平万念俱灰,一副低头认罪的样子,连连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没想到让大家这么没面子。”杨成永接口:“我们有面子没面子有什么关系?我们算个毛啊?金书记都没面子啦!”

  “出头的椽子先烂,肥壮的猪羊先宰”。从那以后,钱东平就烂起来了,任人宰割起来了。开水都是他打报纸都是他夹,地板都是他拖桌子都是他擦。这个也还罢了,先到为君,后到为臣,二十年的媳妇熬成婆,有钱的王八大三辈儿啊,何况,自己目前还只是一个候诏待选的编外人员呢?钱东平不怪别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在南林地区的官场生态环境中,谁如果敢让领导下不了台,领导就会让谁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小人物就是虫子,起得越早越容易被鸟吃,哪怕你是为了维护原则也不行。在南林地区,如果主人不硬,再强壮的狗都不敢乱咬人。“坚持原则性,发挥灵活性”“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呸,很多人在实际生活中的排序恰恰是颠倒过来的,比如吧,“说什么都不重要,谁说的才重要”“开大会解决小问题,开小会解决大问题,不开会解决根本问题”“首先自己要行,其次要有人说你行,最关键的是说你行的人要行”,这些也早已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钱东平上面既没人而且又逆了龙鳞,同僚们不怪他才怪呢。从那以后,杨成永对他变本加厉,称呼由“钱领导”进一步改成了“钱东平”。王洁龙也把他晾在了一边,有什么事也不安排他去做了。陈华显对他视而不见。甚至,连梅自起也不敢跟他讲话了。
 

7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2-11 16:40
 “出头的椽子先烂,肥壮的猪羊先宰”。长点记性。
回复 一笑天 2018-2-11 15:25
官场套路都是一套一套的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2-11 11:39
这下麻烦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2-24 00: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