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胡军生 http://blog.cz001.com.cn/?22059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套牢》第三章 怆然涕下(1)

热度 8已有 780 次阅读2018-2-12 08:49 |系统分类:杂谈

  明人李贽在他的《焚书•党籍碑》中说过几句著名的话,大意是这样的:人人都知道小人能够祸国殃民,却不知道君子也能够祸国殃民。小人祸国殃民还可以解救,因为人们都知道他是小人而对他就有了提防和抵制;君子祸国殃民却是谁都拿他没办法,因为君子是出于公心无私无畏,所以才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

  地委书记金殿试就是“君子而误国”那样的人。

  在一次领导干部大会上,金殿试曾经这样说过:“官职不是一顶乌纱帽,而是一件工作服。书记也罢,专员也好,都不仅仅是个诱人的职位,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履行职责搞好服务,一要有德二要有能;只有德而没有能,可以算是一个好人却不能算是一个好官。做得到笃公的,却未必也能做得到务实,而如果干的不是实事,则干了也等于没干或者说还不如不干。一个称职的领导干部,不仅要具有为人民服务的热情,还要具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领;不仅要具有老黄牛的精神,还要具有千里马的能力;不仅要做到勤政廉政,还要做到惠政善政;不仅要做到干净,还要做到干事,而且干事又决不仅仅意味着想干事肯干事敢干事,还应该包括会干事干成事不出事。”

  可是,知人易知己难,这些恰恰是金殿试从来就未能做到的。应该说,金殿试是个勤政廉政的地委书记。金殿试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打牌。金殿试的爱好似乎就是工作。只要没有特别的应酬,金殿试都是提前半小时上班推迟半小时下班。于是,全地区的干部群众都说金殿试是一个勤政廉政的领导。可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金殿试的能力却不够,尤其是作风不实,好高骛远,急功近利,“胸中无数点子多,情况不明决心大”,往往是“张三死了没埋,李四埋了没死”,把该干的没干好,不该干的干糟了,结果往往弄得问题成堆乃至怨声载道。中组部提出的合格的领导干部的四项标准,“政治上靠得住,发展上有本事,作风上过得硬,人民群众信得过”,金殿试符合的主要也就是第一条和后两条了。

  金殿试当了地委书记后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号召全地区机关干部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跟群众打成一片,而跟群众打成一片的有效载体就是下去帮助群众冬修水利。南林地区的广大干群都知道西部地区农民的等靠要 思想是比较严重的,而这种等靠要思想又在极大程度上是被政府惯出来的。当然,确切地说,是被金殿试这样的领导干部给惯出来的。按道理,农民种地工人做工都是本分之事,原不需谁来帮忙,要帮忙也要帮点实在的才对。可是,金书记偏偏号召广大机关干部下来帮农民冬修水利。

  当时,许多单位的车不够,好多干部还是骑自己的摩托车去的。要说起来,那农活也确实不算轻,冬天的水渠正是干涸的时候,尘土已经在渠道底部堆积了二三十公分厚,要想把这些淤泥尘土都清理上岸,确实也不容易,可真够这些机关干部们喝一壶的。果然,半个小时不到,不少机关干部便主观上厌倦了客观上疲劳了:主观上厌倦,是因为心理上不平衡,书记专员在沟下撅着腚拼命挖土,沟上农民蹲在地上袖手作壁上观;客观上疲劳,是因为这些机关干部虽然不是五谷不分但确实是四体不勤,这可比跑步和打太极拳累多了。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然不远处来了一帮拿着铁锨的农妇,边走边嚷嚷:“哎呀,这些粗活怎么能让你们干部们干呢?包给我们算啦!”于是,真的有些单位“破财消灾”,把自己的“责任田”包给那些农妇去干了。当然,当天晚上,“干部进门,鸡鸭没魂”,南林市区的许多饭店都爆满了,干部们(当然主要是领导干部才有资格)开始慰劳自己啦。

  金殿试当了地委书记后烧的第二把火是决定把地区糖厂转让给一个姓赖的老板。他这个决定实际上是一个推翻了原来的决定的决定。

  地区糖厂早就是一团糟了,原来一直靠财政补贴过日子,后来承包给了厂长,可结果仍然不行,“一等人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承包人包盈不包亏,上下其手地转移资产,进一步把厂子掏空了。十五大召开后, 好多地方的国有企业都关停并转了,南林地委行署也很动了一番脑子:关停不行,工人会闹事;并也不行,地区糖厂是全地区规模最大的糖厂,没谁能够吃下它,而且,以它120%的负债率,也没谁愿意吃它;于是,就只有“转”这一途径了。可是转给谁呢?倒是有几个个体老板前来洽谈,不过基本上都是心怀鬼胎的狼外婆。“狼外婆”们提出的要求很多,其中有两条要求是属于共性的:一条是债务核销,至于债务如何核销,是地区财政负担还是国家埋单,他们不管;第二条是裁撤冗员,原有职工的70%要跟更名后的新法人实体脱离劳资关系,补偿费由地区财政负担。对第一条地委行署咬咬牙也可以认,毕竟挖疮没有不疼的,但第二条地委行署却无论如何不敢答应,“改革是动力,发展是目的,稳定是前提”,没有稳定还发展个屁啊?两千多工人天天上门闹,哪个吃得消啊?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大老板赖德成找上门来了,说只要地区负担原来的债务就行了,厂里的固定资产值多少钱他付多少钱,而且负责接收原厂的所有员工。地委行署领导大喜过望,跟赖老板的谈判很快就进入了实质阶段。可是,后来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赖老板虽然不是狼外婆,但却是狼外婆的妈妈——比狼外婆还狼外婆,他的胆子比狼外婆还要大,也比狼外婆更狡猾,单是在平乡市,他一个人就搞掂了四家国有企业(酒厂、糖厂、水泥厂、金矿)。两广话中的“搞掂”这两个字的意思很奇妙,既可以理解成搞好,也可以理解成搞垮。当然,这里的搞掂是搞垮的意思。赖老板从来没考虑过安心搞生产,只是要卖设备:反正工厂已经是我自己的了,我开我卖关你什么事啊?当然,有关部门还是要打点一下的,逮鹰不撒豆怎么行呢?于是,赖老板小钱买个不开口,有关部门乐得个闷声发大财, 皆大欢喜。欠几个地直部门的上千万元,八年过去了,局长们也都换了两三茬了,至今还挂在哪里。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地委书记金殿试、地委秘书长贾优文等领导痛心疾首,地委委员会议决定还是要再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决不能就这样转让给赖老板。

  可是,金殿试来后力排众议,决定还是要转让给赖老板。他在地委委员会议上慷慨陈辞:“同志们啊,毛泽东同志说得好:‘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别的地方都在讲靓女先嫁呢,我们这个包袱为什么还不肯甩出去呢?再也不能拖了,再拖下去整个地区财政都会被它拖垮的。赖德成这个人是不怎么样,可我们不能因人废言啊。他原来赖是体制转轨之初制度漏洞较多。可现在呢,制度漏洞是越来越少了,法制也越来越健全了,只要我们在技术层面上多注意些,他就不敢赖也不能赖了。何况,资本主义发展初期资本家对工人那么苛刻,现在不也好多了吗?可见,随着社会的
文明进步,人也会越来越文明进步的。赖德成应该也会收敛多了。古人不是讲吗:‘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俗话不是说吗:‘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赖德成今天已经身家千万了,他何必再为俩小钱铤而走险呢?退一步讲,我们不转让给赖德成又能转给谁呢?总不能就这样无限期地拖下去吧?”就这样,地区糖厂最终还是让赖德成收购了。

  指望赖德成来为地区作贡献,当然只能是与虎谋皮,后来的结果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可是,金殿试一向两袖清风,而且当年决定把地区糖厂转让给赖德成时金殿试确实是初来乍到,不可能跟赖德成有什么瓜葛,办了坏事却是出于公心,倒是谁也说不出什么。

  金殿试当了地委书记后烧的第三把火是狠抓外向型经济,前提就是号 召大家展开解放思想大讨论。金殿试在大会上讲:“建国以来我们国家都经过三次思想大解放了,可西部地区还这么落后,起码比东部地区落后二十年。落后的原因在哪里呢?原因当然很多,但我认为最关键的还是思想不解放。”不久,全地区为期三个月的思想解放大讨论开始了,广播、电视、报纸、网络、墙壁上都是。《南林日报》还专门发表社论说:“思想通,样样通。思想如果不解放,发展永远没希望。投资环境也是生产力,谁破坏投资环境谁就是在破坏生产力。没有缰绳的马会乱跑,但缰绳太多的马却又跑不快;筑不好巢固然引不来凤凰,但筑得再漂亮的巢如果里面有霉味凤凰仍然会飞走。人人都是投资环境,个个都是投资形象。破坏投资环境就是在砸地方的饭碗,谁敢砸大家的饭碗,我们就先砸了他的饭碗。”

  可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一个人也未见处理,投资环境涛声依旧,机关干部不作为乱作为现象依然故我,以至于南林地区有个企业家痛心疾首地说:“不来服务就是最好的服务。”

  金殿试号召全地区开展思想解放大讨论,应该说初衷是好的,效果之所以不理想,当然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用自治区党委政研室主任胡东东的话说,就是西部地区的病根不仅在于思想解放不解放,还在于思想端正不端正。区位、交通、资源、基础、政策、环境、人才、资金八要素,缺了哪一样也是招不来商的。即以软环境来说,不仅要求具备温馨和谐的人文环境和公平公正的法制环境,而且还要具备重商亲商的服务环境和诚实守信的社会环境。为什么要解放思想以及怎样才算解放思想,干部们尤其是领导干部们个个心中是雪亮的,可就是“理论一大套,行动不对号”,知而不为,只说不练。之所以如此,是由于个人私心太重,官本位意识太浓,想吹灭蜡烛却又怕烧了自己的胡子,想革故鼎新却又怕革掉自己的利益,以至于多好的经都被歪嘴和尚念歪了。所以,包子好吃不在褶上,思想解放不在嘴上,与其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当务之急不仅要有革命的理论,而且要有革命的行动,不但要向陈腐观念告别,而且要向私心杂念宣战。

  或许,金殿试后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吧,以至于原计划为期三个月的思想解放大讨论,只进行了一个多月就草草收场不了了之。当然,作为体现思想解放大讨论的重要载体的招商引资活动,最终也并未因金殿试寄予厚望就硕果累累,相反,圈了一些地,撂下了几个半拉子工程,监狱里进去了几个干部,外商却只来了两个又跑了。其中一个外商临走前还留下了两句在南林地区后来成了名言的话:“招商招商,来了就伤。”

  耳闻目睹本地区最高领导所作所为的钱东平,又是迷惘又是伤心:领导怎么可以这样当呢?金殿试有德无才,常启全心胸狭窄,充其量只能算是次品;贾优文有才无德,是个搞腐败和搞发展都有一手的“两手干部”,甚至可以说是个危险品;张专员和梅自起倒是德才兼备的正品,可惜一个是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官,一个仅是个人微言轻的下官小吏;既无才又无德的废品干部,更不知道有多少,杨成永虽然与自己儒林一脉,但几年机关泡下来已被严重异化,煮豆燃萁相煎何急。伯乐不常有,母伯乐更不常有:从睢姗姗顺利调入到自己一波三折蹭蹬至今,现在钱东平算是彻底看透了,四面楚歌身心俱疲,心都碎成了饺子馅儿。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回平乡,解释不清;留南林,任人宰割。是留不成,走不能,退不得,进不来,前后维谷,进退失据矣。看来,不如回高校搞学问算了。学问虽然是狗屁,但自己在机关却连狗屁都不是,每日里耳闻目睹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在发生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真是心灵的煎熬啊!

8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2-12 15:45
文章写得太有趣了
回复 溧阳小蒋 2018-2-12 14:55
有些段子,得多高的情商才能想出来呢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2-12 10:21
关键要学会混日子。
回复 涤生侯 2018-2-12 09:54
心都碎成了饺子馅儿。
回复 一笑天 2018-2-12 09:50
新官上任大把火,果然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6-23 18: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