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胡军生 http://blog.cz001.com.cn/?22059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套牢》第十章 高枕有忧(2)

热度 6已有 389 次阅读2018-4-13 09:37 |系统分类:杂谈

  红颜到底是不是祸水呢?北宋以前,有话语权的人都认为是;北宋
以降,为这个问题争吵的人多了去了,有的认为是有的认为不是,至今已
经争吵了一千多年。
  红颜祸水,曲出《飞燕外传》,是形容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的。而“红
颜祸水”作为一种观念,其萌芽则要上溯到更早的先秦时代:《诗经》
中有“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和“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左传》昭
公二十八年经载叔向之母警告叔向不要娶申公巫臣的漂亮女儿,理由根据
便是什么“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试想:连女人
自己都认为漂亮女人是不祥之物,男人们还能不这样认为吗?所以,叔向
之母的观点在先秦时代是具有普遍性的。先秦以降,“红颜祸水”论一直
阴魂不散,比如唐李商隐便把北齐后主高纬的荒淫误国责任依旧推到了女
人头上:“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
师入晋阳。”(《北齐》二首其一)而且,一些不争气的读书人也往往把
自己的功名蹭蹬归咎于女人,比如关汉卿杂剧《钱大君智宠谢天香》中柳
泳的开场白便是什么“本图平步上青云,直为红颜滞此身”,王实甫杂剧《西
厢记》中张君瑞的独白中便有什么“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
  既然,“红颜”已被认定是“祸水”了,那么,她们想不“薄命”都
没办法了。中国历史上被视为“祸水”的“红颜”,大都没有好下场。还
有更多的“红颜”,尽管不是“祸水”,却也照样摆脱不了“薄命”的命运,
历代以来的后宫怨女三千就属于这种情况。关于后宫生活的寂寞无助,唐
人有诗为证:“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白居易《后宫词》)
“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李商隐《宫辞》)“却恨含情
掩秋扇,空悬明月待君王。”(王昌龄《西宫秋怨》)“泪痕不学君恩断,
拭却千行更万行。”(刘皂《长门怨》)比皇宫大内低一等的侯王府邸的
妻妾们的命运,古代有一首流传甚广的《吴人嫁女辞》说得很到家:“种
花莫种官道旁,嫁女莫嫁诸侯王;种花官道人取将,嫁女侯王不久长。”
短短三字“不久长”,不知道出了几多辛酸。至于民间的大家闺秀小家碧
玉们,境况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诗经》中有“女也不爽,士贰其行”(意
谓女子并没做什么错事而男子却已另有新欢了),汉乐府中有“男儿爱后妇,
女子重前夫”,南朝乐府中有“玉颜随年变,丈夫多好新”,唐朝女诗人
鱼玄机用“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来赠邻女,宋朝才女朱淑贞《断肠诗》
中有“恨王孙,一直去了;罹冤家,言去难留”之句,元散曲中有“从别后,
音信绝,薄情种害煞人也”,直到清代,还有个叫艳雪的女人在哀叹“美
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那么,“红颜”的“薄命”是谁造成的呢?或者说,“红颜”究竟该
怨恨谁呢?欧阳修《再和明妃曲》中称:“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东风当
自嗟。”意思是说怪就怪自己吧。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不妨以欧
阳修所举王昭君的例子来分析一下吧。昭君是如何出塞的呢?千百年来,
人们大都误认为匈奴在毛延寿的挑唆下大兵压境强索昭君,汉元帝才出于
无奈被迫让美。殊不知事实并非如此:毛延寿在正史中并无记载,其人其
事是后人根据晋葛洪《西京杂记》中的有关记载而附会出来的,而且,当
时汉元帝也并不是出于无奈才让昭君出塞的,因为西汉经过文景之治,到
汉武帝时国力已空前强盛,汉朝曾三次派卫青、霍去病率兵大规模反击匈
奴,匈奴受到沉重打击而一蹶不振,主力被迫西迁。后来,匈奴贵族内部
又发生了分裂,呼韩邪单于投降了汉朝,自愿称臣,接着,为了与汉朝搞
好关系,又主动前来长安向元帝恳求和亲。也就是说,当时的形势是汉朝
强盛而匈奴衰落,如果汉元帝真的想留下王昭君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而“君无戏言”也并不是真正的障碍,真正的障碍正是汉元帝的“江山情
重美人轻”情结。元人马致远的《汉宫秋》杂剧中,有一段汉元帝和王昭
君河梁相送时的唱词:“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不
思量,自难忘,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听起来是多
么的无奈,何等的凄凉!然而,很遗憾,这个河梁相送的场面,却仅仅是
后世一个落魄文人的想象。而就在昭君出塞的同时,在远离东方的西欧,
发生了一件颇令中国男人们汗颜的事:斯巴达和特洛伊正在为争夺一个绝
世美女海伦而打得不可开交;那边正在往家里抢,这边却正在往门外送,
你说这汉元帝够不够脓包?其次,如果挣破“江山情重美人轻”的情结,
拿出“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勇气,又何必在此假惺惺地“泪滴千行”呢?
何况,彼时彼地,就是留下美人也不会丢了江山呢?
  应该说,“红颜”之所以能成“祸水”,不应该只怪罪“红颜”,甚
至可以说男人应负主要责任,因为妺喜、妲己、褒姒等“红颜”虽然很成
问题,但掌一国权秉的毕竟还是夏桀、殷纣、周幽这些男人们,如果除了
好色之外便不再做其他荒唐事,又何至于身死人手为天下笑呢?所以,
“红颜”开始站起来为自己辩解了:“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无有一个是男儿。”(五代•花蕊夫人《述亡国诗》)
而且,有些开明的男人们也开始站起来为“红颜”们抱不平了:“西施若
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西施》)“吴王事事堪亡国,未必西
施胜六宫。”(《吴宫怀古》)这分别是晚唐罗隐和陆龟蒙在为西施辩护;
“今日不关妃妾事,始知辜负马嵬人。”(《立春日作》)这是晚唐韦庄
为在马嵬坡被勒死的杨贵妃叫屈;“骊山举火因褒姒,蜀道蒙尘为太真。
能使明妃嫁胡虏,画师应是汉忠臣。”(《读史》)这是明人杨一清在从
反面为褒姒和杨贵妃喊冤;“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圆
圆曲》)这是清人吴伟业在挖苦吴三桂。而清人袁枚的《明皇与贵妃》诗,
则把矛头直接戳向了始乱终弃的唐玄宗:“到底君王负前盟,江山情重美
人轻。玉环领略夫妻味,从此人间不再生!”
  回顾一下历史,我们便会发现“红颜”们的处境其实是很尴尬的:当
大男人们“不爱江山爱美人”时,“红颜”们便会被斥为“祸水”;而当
大男人们“江山情重美人轻”时,“红颜”们又不可避免地会“薄命”。
看来,当“红颜”真是难哪!
  老实说,宁元一和钮慧根,尤其是宁元一,深享齐人之福,浅患寡人之疾,
在私生活上还算说得过去,跟当下的大多数老板相比,实在还算不上太荒
唐。不过,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偶然性和必然性的有机结合体。有时候,
麻烦不在于多少,只在于大小。最终,宁元一和钮慧根两个人却都阴差阳
错地因为女人的问题,把自己累得疲于奔命不可开交,驴鸣猪叫鸡飞狗跳。

4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兰陵布衣 2018-4-15 15:23
拜读,始终佩服写小说的人,尤其还写当代现实题材的。
回复 大主教抱娇娃 2018-4-14 07:00
李敖说,男人有二个嗜好,政治 与女人的什么来的?[ 没听清楚],而我们觉得; 首当其冲是政治,它能积累资金,爬高位?男儿么?大多时事是上位-----如今的风流与风骚,他们蛛连的臂合,可歌可泣,遍地开花,还有一点称雄的特色,山不在高,温暖如春。

男欢女爱 ,世代相传; 涌进商场,情场,足以让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即刻倾斜, ‘’真茄‘’实货的效能?今晨突变冷,没汗出,不必捏,而此时此刻,高枕无忧,倒也无妨。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4-13 16:02
一休哥: 胡先生的连载读到现在,不由想约这位传奇美女。八级大狂风,坐下谈人生。
不怕被我吓死的尽管放马过来吧
回复 一休哥 2018-4-13 15:00
珍珠传奇: 内忧外患当前只能依靠沉醉温柔乡来麻痹自己,这些不过找了个借口
胡先生的连载读到现在,不由想约这位传奇美女。八级大狂风,坐下谈人生。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4-13 14:10
当红颜真的很难。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4-13 10:43
内忧外患当前只能依靠沉醉温柔乡来麻痹自己,这些不过找了个借口
回复 竹青 2018-4-13 09:58
“红颜”之所以能成“祸水”,不应该只怪罪“红颜”,甚至可以说男人应负主要责任
终于听到了句公道话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8-15 13: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