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许黎明 http://blog.cz001.com.cn/?26466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救(小说)

热度 11已有 410 次阅读2017-3-19 21:2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救(小说)

 

                             1

 

我没有想到,我能跨进这所著名高等学府的大门。我的家族里最有学问的一个叔公就毕业于此,因为家庭地主成份,他被清扫出革命知识分子队伍,在老家接受贫下中农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监督改造,在我小的时候,在他最后郁郁而终前,多次听他描述过对母校的眷恋﹑赞美和他自己求学于此的骄傲。

这个学校实验室的一台我们工厂多年前生产的液压实验设备出了故障,工厂老总说:“老李,这是多年前的老型号了,工厂除了你,估计没人能弄,你去一趟吧,对了,你明年就退休了,还从没出过差吧?”我说:“是。”他说:“那修好后再给你两天假,在北京玩两天吧。”

我因为家庭出生成份,初中毕业就断了求学的路途,进了这家工厂,干了一辈子装配工,练就了一手好钳工手艺。我电话联系了学校实验室的王主任,他大概讲了一下故障情况,我准备好备件,傍晚坐卧铺进京,早上就来到了学校。好像是北京正开什么两三个会,一路上出验了5次身份证,装备件的包被打开查了三次。

只用了两个小时,我就修好了故障设备,王主任请我在学校的一个有四层楼的美食城里的一个餐馆吃了饭,我很惊讶,以为学校食堂还是那种端着盆排着队打饭的呢。吃完饭,他安排我在学校内的宾馆住下,说等他们用两天,证明完全没问题再让我回去。

我晚上在火车上没睡好,进了宾馆房间就上床睡了三个小时,起床后出门,在学校走走看看。

学校很大,象一个大公园,我去找一个叔公讲过的学校里的湖,他说在湖边,在傍晚的霞光里读书,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事。

学校里学生很多,朝气蓬勃,在我身边成群结队,来来往往。大概从我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老地主的孙子时,从叔公对世界的绝望眼神中,我就学会了卑微。身份的定格不仅仅剥夺了我当时产生梦想的能力,还剥夺了我择偶的选择力。我从女儿打小表现出的如她母亲一般的愚钝,就知道:我即使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摆脱卑微的梦想,也不可能在她身上实现了!

我问了一个学生,翻过一个土坡,来到湖边,湖四周是连片的草坪,零星散布着一些看起来有年头的大树和凉亭,湖边都是石头驳岸,湖中间也有一座凉亭,一条跨水的廊桥与岸上相连,三三两两的学生散落在凉亭里和草坪上,有读书的,也有相互嬉戏的。我从一个在凉亭读书的学生身上,似乎看见了我叔公年轻时的背影。

我站在湖边的一棵大树下,点燃一支烟,我身旁来了两个女学生,一个穿着一件红色的套衫,斜挎着一个棕色的小包,她跨上了石头驳岸的沿口,摆出姿势,让另一个穿蓝色的套衫女生用手机为她拍照,拍了几张后,下来,穿蓝色的套衫女生把手机交给她,又掏出自己的手机,交给穿红色的套衫的女生, 穿蓝色的套衫女生站上驳岸的沿口后,:“把你的包借我用。”

“不要吧。”

“借一下嘛。”

我看着穿红色的套衫的女生犹犹豫豫地解下自己的挎包,递了过去。

穿蓝色的套衫女生将包包套在脖子上,似乎脸上多了一层红光和兴奋,她展开双臂,单腿立在驳岸的沿口上,一条腿向后伸展,身体前倾,包包垂在胸前,让穿红色的套衫为她拍照。她慢慢向上抬起,变换着姿势,这时,我发现她的腿似乎软了一下,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向湖里仰倒了下去,溅起一团水花。穿红色套衫的女生发出的“啊”的一长声叫唤。我甩掉烟头,奔向驳岸边,那女生已从水里翻转,向岸边划拉,那水面到驳岸沿口也就30多公分高,我跪倒在驳岸沿口上,伸出双手,抓住她两肩的衣服,把她沿驳岸,一下拉了上来,驳岸沿口的水泥把我的两腿迎面骨咯得很痛。

落水得女生可能呛了几口水,脸色煞白,瘫坐在地上,穿红色的套衫的女生奔向前来,从她脖子上取下了挎包,两面翻看了一下,带着哭腔说“包包坏了。”我看到那棕色的包包上有几道深深的划痕,那应该是我把落水女生沿驳岸拉上来时,她的前胸压着包包在驳岸的石块上划出来的。

我很尴尬,象一个无心把老师钢笔一脚踩坏的学生。几个旁边的人围拢过来,我一抬头,看到了实验室的王主任。

他问:“李师傅,怎么啦?”

“这个小姑娘拍照掉水里,我把她拉上来了。”

“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王主任对那两个女生训斥道,“赶紧谢谢李师傅,回去换衣服。”两个女生谁也没看我,人群中的两个女生把落水的女生搀起扶走了,另一个也捧着包包走了,我看到了一脸的怨恨。

王主任说晚上有事,不能陪我吃晚饭,让我自己去中午的餐馆吃,账记在实验室就可以了。我本来想向他解释一下包包的事,最后忍住没说。

 

                         2

吃过晚饭,回到宾馆的房间,我已经无心再出门了。我弄不清轻易救起一个落水的小姑娘和无意损坏另一个小姑娘一个包包之间的利害关系,那个包包一定是一个心爱的定情物件,我的无心之错难道会损害她的爱情吗?

我百无聊赖,打开电视,看一个过去的爱国的女青年把手雷藏在裤裆里去杀日本鬼子的故事。有人敲房间的门,我打开门,门口站着那个落水的小姑娘。

下午在学校往湖边走的时候,或者在看两个小姑娘互相拍照的时候,我或许是有过那么一个念头:我的女儿要是能在这个学校读书,那是我怎样的荣耀啊!

我请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心里充满忐忑,我不知道如何来接受她的登门示谢。

她说:“我能叫你李叔叔吗?”

我说:“可以,可以。”

“谢谢李叔叔把我从湖里拉上来。”

“没关系,没关系。”电视上正播着一个汉奸和一个女人在床上调笑的片段,我随手用遥控器关了电视。我眼前出现了那个有几道划痕的包包,心想着:我在这样的感谢面前,是不是受之有愧?

小姑娘有一会没说话,她两掌合着,紧紧夹在两腿间,两眼盯着自己的脚尖。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想说:不好意思,把你的那个同学的包包划坏了,可这不明摆着是自揽过错?我有点不好意思是真的,可要说我错了,算哪一码么。以我的生活经验,她这个状态跟那个包包一定有关系,看她要干什么吧!我再转头看她时,一下有点不知所措:两条长长的泪正挂在她脸颊上。

想起她当时要借包包的情况,我已经确定:她来,不是为了向我说感谢,而是为了说包包的!

“你的同学要你赔她包包是吗?”我来揭盖子吧。

“我家里穷,我赔不起,”她边点头应承我的问话,边回答我。

 这个我理解,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能考上这样的著名高等学府,很努力了,但完全有可能,每个月千把元生活费家里都要给得结结巴巴,一个几百上千的好包包,是难以承担的。

“那个包包,很贵,要好几百块吧?”我带着某种长辈式的关爱,看着这个比女儿小不了两三岁的孩子。

“那是一个名牌包,要一万两千块。”

我象被人在头上猛敲了一掌,愣住了。她要敲诈我?还是她的那个同学敲诈她?一个小不点的装不下一只兔子的包包要一万两千块?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估计我的脸色阴沉,很不好看。

她从座椅上站起来,对着我,噗地一下跪下了,低着头。我一动不动地坐着。

“李叔叔,我没有骗您,”她的话语里带着哽咽,“这个包包确实是这个价钱,您可以去打听啊。”

我换了一个角度问她:“你的同学用一个包包就一万两千块,家里很有钱啊,她会在乎要你赔?让她家里再买一个好了!”

“她家里也很穷,”她回答的声音很低。

“这不是太奇怪了,她家里很穷。买一个包包一万两千块?”

“包包是别人送给她的。”

“哦,”对这样的解释,我已经很不耐烦再探究下去了,带着某种斥责的语调:“你掉到湖里,我把你救上来,那个包包弄坏了是我的责任了是吧?”

“李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没有您的责任,我谢谢您救我,但我一定要赔她,这个包包,是她……是她陪了一个老板三个晚上才换来的,”她捂着脸,轻轻哭出声来。

“我想向您借钱,赔她这个包包,我毕业后挣上钱会还您。”

我没回答她,站起来,走到窗前。窗外的校园灯火阑珊,是一个五彩的世界,我想这大约不是我叔公眷恋和赞美的那个母校了!

我转回头,却吓了一跳:小姑娘脱去了全部衣服,双手交叉抱着两肩站着,把一对并不丰满的乳房挤压突在胸前,房间的顶灯并不太亮,但她私处的黑色三角却有幽暗润泽的光亮。

我的慌乱显而易见,“你……你要干什么?”

“李叔叔,您是个好人,我愿意陪您,总比我去陪那些坏人强。”

我转过身去:“你快把衣服穿起来,我……答应你!”

 

                    3

 我在北京哪也没玩,就陪着两个女学生去了一个什么专卖店,买了一个一万两千块的包包,当着她同学的面,落水的那个小姑娘给我写了一张带有身份证号码的借条。

我悄悄向小姑娘问了一些关于包包的知识,去夜市,花三百元买了一个一样牌子差不多样子的包包,装上那张一万两千块的发票,回家送给了女儿!

那张借条,一下火车,我就撕碎了,用力撒向夜空。

 

                                     2017 03 19

8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钟爱西北 2017-3-21 15:22
很赞!学习!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7-3-21 09:03
一个小包包的传奇!
回复 许黎明 2017-3-20 21:16
天地同流: 许先生好!大作认真读了。印象是:拯救与毁灭的双重变奏。

简单说两句:“我”的卑微假如是被“强迫”的,读者可以允许我的以后的作为;但是,“善行”(救)得已 ...
同流兄好!谢谢您的垂青。
要作者对自己的作品做解读,是为难的事。以下的说辞是以读者身份说的,不是作者:卑微感总是自我生成的,强迫永远是外因。对小姑娘和自己的女儿给予不同的包包,其实是小说人物的对“荣耀”认同的意旨交换,金钱价值与伤害无关,做到极致的例证是:赵氏孤儿。
敏感三角区可以唤醒“男性”,也可以唤醒“父爱”!
回复 天地同流 2017-3-20 19:41
许先生好!大作认真读了。印象是:拯救与毁灭的双重变奏。

简单说两句:“我”的卑微假如是被“强迫”的,读者可以允许我的以后的作为;但是,“善行”(救)得已善行的根据(为什么)是什么?人性吗?既然如此,他对亲生闺女的伤害是读者无法原谅的;读者会问,亲情难道不是人性(新的毁灭让人无法卒读,难道它是对旧毁灭的报复)?看来,敏感“三角区”的目睹,真的唤醒了什么?!

许先生不在乎虚饰!故有上面的读后感。其实,认真地话,是可以有话题的。比如,陪睡三夜的理由(虚荣的满足)。只是,现下反对认真。
回复 择木而栖 2017-3-20 17:24
许先生好。两个叠合的叙事背景,以及发生在"著名高等学府"中的让人诧异的社会性故事,除了最后"撒向夜空"的碎片,似乎没有给二度创作留下多少空间。/您驾驭文字的能力和叙事功力,令人印象深刻。
回复 草木樨 2017-3-20 10:25
深邃……佳文。
回复 荷边垂柳 2017-3-20 10:10
小说
回复 西江月 2017-3-20 08:19
被包,原来就是买包。
回复 岁月情 2017-3-20 06:37
拜读。分享。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3-26 09: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