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jzhang422 http://blog.cz001.com.cn/?29254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祖宅忆旧》

热度 11已有 473 次阅读2017-4-20 14:14 |系统分类:杂谈

      父母已去世多年。母亲昔日不顾病痛、残年老泪下给我留下了一本回忆录、随想录和残缺日记。细读那些故事,故乡的流水云烟依稀,童年的亲情魂牵梦系,仿佛带我回到民国那个乡间的小镇。

(1)

       父亲1919年,母亲1921年相继出生在常州武进南夏墅小镇。镇上人口不多,钱氏族大势大,有很大的钱氏祠堂坐落在东街。门口有一对石狮,院内古木参天,桂花飘香。厅堂里摆着许多本族祖先的灵牌,祠堂还拥有房地产。每年秋天祭祖吃祠堂时,族长辈分高者正坐中间位置。吃祠堂时女人是不可以去的。每逢婚丧祭祖,族里一定出面主持。抓到强盗连夜解是族里的规矩。解放后祠堂旧址改成了乡政府。东街往西即时家村朱明桥,街中心狮子桥并行开有茶馆。往东去即南夏墅小学校长、名绅钱伯显家并直通武宜公路。 

        母亲家宅面西朝河边。一条青石板小路,北通狮子桥东街头,南去南夏墅小学和顺龙桥,中间还有磨坊、乡民卖猪的猪廊屋和桑田。南边河栏有小码头专供洗衣洗菜淘米,北边河栏有货运大码头。往来船只均靠码头两边。街上人用水都要去母亲家门前的大小码头。家门前小路从早晨到中午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附近村落都来赶集,路边摆满商摊,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街边河道水清鱼多,每日黄昏总有小船往来撒网下钩,第二天拂晓起钩抓鱼, 随即上市叫卖。

        母亲家境虽然落魄,房子却是祖传业盛时留下的三进屋。沿街一字排开门板,内有落地花门六扇。进门便有大客厅,大大小小共有十三间加两个客厅之多,仍显大户风范。有一年私盐贩子(实际上是强盗)坐船打劫到了南夏墅,外祖父急叫家人从小天井爬梯子上了房顶,拿了被子和尿盆在那里睡了一夜,留他一人在下面看护,所幸一夜相安无事。19371129日武进县沦陷,日本人来后烧杀抢夺,镇上的房子半数烧了。她家的房子沿街那片被烧掉一大半,仅剩下三间半。日军在南湾朱倬汉家设了司令部为了便于监视,1938年下半年在河面架起一座木桥,按了个炮楼(距她家不足百米之遥)。行人路过都要向他们鞠躬。今天的桥已成水泥桥。                           

       八十年代母亲姐弟等回乡扫墓,沿河小街寻找旧宅已全无踪影,转到后街民工借住旧房内发现小屋内天花板有两片透光明瓦,就是旧宅仅剩遗迹。            

(2)

       父亲家在东街中心朝东,距母亲家不远。他家本是武进县北门外厚余镇外姓人,祖父年轻时来南夏墅当伙计,并与南夏墅人结婚、生子。祖父是个老实的小业主,在狮子桥东街角租屋,开了爿小五金店,生意很好。三个儿子均培养到无锡师范高中毕业。他家省吃俭用、节衣缩食,靠着夫妻俩起早摸黑磨豆腐做粉皮,借着多年积蓄及老大常年寄回家的钱居然在当地最大的地主钱伯显家对面造起了一栋新楼房。五排大门进去,一个大天井两边起座,正房大厅左右厢房;一个大屏风转入楼梯口,楼梯上去直通阳台排三大间,供三房儿媳住。楼下后面又有 一大间接小天井,然后是厨房大灶间及柴草屋,后门外是他家大桑园。可惜扫尾工作尚未结束,连大门都来不及按上,日本人就打过来了。那时祖父只有四十七岁,为了看住房子不肯逃难,说老了,要死也可以了。抗战胜利后雇了一百多人工,在外墙雕琢人头图案,总算完工。一直到解放后被评为地主,房子没收,仅留柴屋和楼上一间给他。那房子先后被用作合作社、卫生院和皮鞋厂。祖父过世后,文革期间乡里来人到上海,动员儿子俩将房子捐出来,后来又落实政策将房子归还。因家乡无人疏于管理,不但房屋破旧,连出口通道都保不住了。直至最后仅以两叁千元被卖掉。

古镇沧桑,陈年往事,仅供后人怀旧。

         

20174 

 

 

 


厂房处为母亲家旧址,远处是狮子桥。




小五金店旧址




原木桥旧址




10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浮云游子意 2017-8-26 13:11
现在反思土改政策,当时的做法过左了,许多人家的家业是靠勤劳节俭发起来的,甚至是几代人的努力,土改时,一律没收充公,还打成地主富农,有点冤了。且唯成分论,不知害苦了多少个家庭,很多人的青春年华被毁了,读书就业参军婚姻受阻无望。到邓小平时代摘帽,沉重的政治包袱已压了快30年了。
回复 蒋锷初 2017-4-22 10:25
从照片可见南夏墅老街整顿较好,比湖塘桥老街有市面!
回复 蒋锷初 2017-4-22 09:58
南夏墅是武南重镇,人物多故事多,文中记述都符合当年社会的真实情景,读来宛如昔日乡景重现!
回复 蒋锷初 2017-4-22 09:45
敬天爱人01: 据当时土改有关政策,乡镇所在地的“市房”(从事商务和生活的住房),并未纳入“没收”的范畴。
根据土改政策,地主户在镇上的房屋也在被没收范围之内。例如当年湖塘桥执行土改政策较好,但有一名中医陈乾初因田产很多被评为地主,在镇上的住宅被没收一半,起先用作镇办公室,后来分配给一户军属王老二作住家。
回复 刘源春 2017-4-21 12:24
精神遗产!
回复 敬天爱人01 2017-4-21 09:19
据当时土改有关政策,乡镇所在地的“市房”(从事商务和生活的住房),并未纳入“没收”的范畴。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4-20 16:31
大多祖宅都成了记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2-19 04: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