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徐永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369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关于诗词的若干问题

热度 13已有 608 次阅读2018-1-10 09:48 |系统分类:杂谈

关于诗词的若干问题

 

——与李寿生同志商榷

 

 

日前因童方云兄用微信发给了我他写的纪念周恩来总理的诗,引起了我的同感,也写了一首诗纪念,并以《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42周年——诗二首》贴上了我的博客。在题目之后我写了一个“按”,其中有“昨晚童方云兄作诗一首用微信发给了我,读后深有感触,和诗一首,以纪念这位中国光辉史册上的伟人”之句。李寿生同志在读了我的诗后,提出了如下意见:

 

 两首诗内容都不错,情深意切。但不能算作唱和。和诗必须同韵。七律的难点在于平仄和颌联颈联的对仗。毛主席出席陈毅追悼会时,张茜感谢主席对陈毅的关心,尤其是写诗的指点(毛给陈写过一封长信,报上发表过)毛说:"陈毅大而化之,写诗不讲平仄。"由此可见,平仄在旧体诗词中的重要。其实平仄和对仗也不难攻克。童方云经过刘源春几次指点,不少诗作已经合律。不过此首算不得七律。

 

徐老的诗文,逻辑思维较强,形象思维差些。文学作品的特征是形象大于思想。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

 

对于寿生兄的批评,我表示感谢。但也由此引发了我对诗词写作的一些思考,愿意在这里写出来与李兄和网友们讨论。

首先我要说明,我的专业是理工科,文学水平仅仅是高中,因此这里写的在专家们眼里,可能不值一哂,但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学习机会,所以仍然愿意与大家讨论这个问题。

首先,关于什么是和诗。李兄说:“和诗必须同韵”,我认为这个结论是不正确的。和诗,在我的理解是对同一题材所作诗的唱和,当然可以同韵,但也不一定要同韵。古代文人相聚,就同一题材写诗,就叫做“唱和”;或者两人就同一题材写诗,也叫唱和。例如毛泽东诗词中,1949年4月29日写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61年11月17日写的《七律·和郭沫若同志》都与原诗不同韵,而这两首正是标准的七律。至于同韵诗,作者有时常常在标题后加上“步韵”两字,当然也可不加。

其次是关于诗的平仄问题。这个问题在龙网上已有多次讨论,无非是两派:一派是坚决要求遵循律诗的平仄规律,否则不能叫做“律诗”,龙网上以刘源春为代表。另一派是认为七律也可以有时不遵守平仄规律,要视诗词的意境;为求符合平仄而伤诗词意境,不可取。龙网上以匡启键为代表。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匡派。毛泽东说:“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这是正确的,也是刘源春兄坚持的原则。但如果作者并不标明是律诗,而采用了五言七言的形式,我看也未尝不可,大不必要将之视为异端。古代将不入律的诗归于“打油诗”,说明此问题是“古已有之”,今人又何必苛求。写诗本来是一种感情表达,因平仄问题而抑制甚至歪曲自己的情感,岂不是舍本逐末?另外,由于我国地区广大,语言复杂,发音各异,判断平仄有时的确很困难,我想这也是打油诗多于真正律诗的重要原因。

词是用来唱的,诗是要吟诵的,所以声音十分重要。讲究平仄,无非是要听来悦耳。如果考虑到各地发音的差异和时代影响,一味追求古音古韵,又有何必要和好处呢?

第三,诗是要形象思维的,对此我完全赞同。但对形象思维的理解,各人也许不同。李兄举例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是形象思维,意思偶之于形象之中,诚然是高明手段,但是,诗也未必只有这一种表达方式。我在写纪念周恩来总理这首诗时,脑子里出现了周恩来总理的光辉一生,然后加以概括成8句诗。我感到这也是在形象思维。脑子里没有周恩来总理的光辉形象,我就写不出这首诗。这个写作过程,算不算形象思维呢?

总之,我认为:写诗的目的是用精炼的诗句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能做到这一点,就得到了写诗的真谛。其它的事情,都要为这一点服务。这就是我的看法。

以上意见,恭请李兄与网友批评指正,谢谢!

 

 

 

 

 

7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葛维亚 2018-2-2 18:59
徐教授的诗如果作为近体诗七律看待,全诗平仄不合规范,又不对仗。作为律诗,许老一诗的首联、颈联、尾联的对句韵部均为上平十一真(古韵)或九文(今韵),颔联的对句韵部却为下平七阳(古韵)或十唐(今韵),未能一韵到底。如果也用七律作为对童老律诗的唱和,建议修改一下即可,并非难事。徐教授的诗并未注明为七律,如果作为古体诗看待, 平仄、韵律等均可不必硬搬近体诗的格律要求。我个人认为,古体诗和近体诗既然同属于古诗范畴,唱和也未必不可。
回复 陈平 2018-1-11 19:25
沈从文是初中生。
回复 徐永林 2018-1-11 14:20
谢谢寿生兄的回复。
你对我提出了批评,又因“道不同不相为谋”关闭了微信联系渠道,而我又感到对你的批评不得不答,就写篇文章贴上我自己的博客,有何“不厚道”之说?
我文前已说明,我学的是理工,文学只是高中水平。我文中的意见,只代表我这一类人的意见,不是真理,只是讨论。
有的同志在古典诗词上造诣较深,我很敬佩,如刘源春兄。但因此而对不如自己的人就横加指责,以显自己的博学,实不可取。例如,童方云兄的诗并未冠以“七律”,而李兄说他跟刘源春学习了大有长进,而又批评他这首诗不合律。一付教训人的口气,实在在损你的形象。
写诗本来是个人表达自己的情感,至于表达的艺术水平高低,他人当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一定要公开指出来以示自己的“高明”,是否感到可笑。
博客是自己发表自己看法的地方,别人愿不愿看,看了要不要跟贴表达自己的意见,完全自由。就我而言,除非是重大原则问题或直接涉及我的问题,我一般是不予置评的。自己的看法,留在自己肚子里就是。
以上供李兄三思。
回复 瘦比黄花 2018-1-10 23:08
理性、谦逊。为您点赞。
回复 李寿生 2018-1-10 22:18
匡启键: 古诗有古体诗和近体诗之分。古体诗称古诗、古风等,它写作比较自由一些,比如压韵(也可以叫押韵),可以压平声韵,也可以压仄声韵,可以句句压,也可以隔句压; ...
赞同老匡高论!请各位移步鄙人的博客《答徐永林先生》。
回复 匡启键 2018-1-10 20:42
古诗有古体诗和近体诗之分。古体诗称古诗、古风等,它写作比较自由一些,比如压韵(也可以叫押韵),可以压平声韵,也可以压仄声韵,可以句句压,也可以隔句压; 可以一韵到底,也可以中间换韵。佝李白的诗豪迈奔放,有的一首诗就有若干个韵。一气呵成,非常精彩。诗的平仄也不讲究,没有固定的要求; 对仗也不讲究,可以完全不对仗。但近体诗,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七律七绝五律五绝等,这个清规戒律就多了,但为了准确表达自己的意境,也可以有个别的地方允许有点突破(当然也不能太过,如果只讲突破不讲格律那就不像近体诗了,这也不行了)现在很多网友自己写自己,多写七古(七言古诗)等,完全可以不受格律的限制,可以放开来写,只要写得像古体诗就行了。另外 ,好多网友在博客上写了自娱 自乐,我们大可不必用过严格的格律诗的要求来限制他们。当然,他们如果 能多多学习,提升一下自己的古体诗或近体诗的写作水平,那就更好了。
回复 匡启键 2018-1-10 20:27
最近 ,我比较忙,因为将近年关,手里有很多事待处理完毕,也没有时间上博。今天有人让我来看徐老的此文,我认真看了一下,觉得:关于和诗的问题,李寿生先生说的有道理,但徐老说的也可以认为是有道理的。
按严格的要求是,和诗,是有一定的规矩的,有步韵、依韵、从韵几种,步韵(又称次韵),即用其原韵原字,且先后次序都须相同,这个比较难一些;从韵,即用原诗韵的字而不必顺其次序; 还有一种叫依韵(亦称同韵),和诗与被和诗同属一韵,但不必用其原字,这就宽松了一些。总之,和诗,都 要求按被和诗的用韵来处理压韵问题。但这只是一种规定,事实中,突破的也有。比如毛泽东和柳亚子先生的七律,就不是用的柳亚子原诗的韵。毛主席和柳亚子先生的七律是:“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而柳亚子呈毛主席的原诗是:“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很显然,毛泽东的和诗用的韵就不是柳先生的原韵。难道是毛泽东不懂和诗的要求吗?这种说法显然不是。这样的大家、大诗人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依然这样做了,这就是毛泽东一贯注重内容而不完全受格律一套形式束缚的一种突破。现在看来只要确实写出意境写出自己真实的情感,来一点形式上突破也未尝不可。这只是我的浅见,不对的地方,可以讨论。
回复 sskmadh 2018-1-10 19:46
如不讲平仄韵律,那就不标“律”“绝”即可。
回复 来福 2018-1-10 19:06
诗言志,字达情;一笔一画皆由因,何必古今无变更。
回复 林捷欢欢 2018-1-10 17:41
自我欣赏就好了!管它平平仄仄仄仄平!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8-1-10 11:51
赞同!
回复 一笑天 2018-1-10 10:57
一说到诗,龙博上的诗人太多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5-22 19: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