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余姚后人 http://blog.cz001.com.cn/?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寻找失联半个世纪的副指导员

热度 11已有 357 次阅读2017-10-4 17:10 |系统分类:杂谈


寻找失联半个世纪的副指导员

李寿生


步入老年,最热门的活动之一,莫过于同学聚会,战友聚会,同事聚会。1964年至1969年,我在27军79师警卫连当过5年兵,当年的连长指导员都是解放战争入伍的老兵,副连长副指导员1955年入伍,共和国实行义务兵役制的第一批军人。难忘2002年4月,在老指导员刘汉文的牵头下,退役在苏锡常镇和扬州、连云港的战友在常州首次聚会,分别了33年的战友重逢,场景十分感人,握手时, 人人手心里都捏出一汪汗水。从此,战友的联谊会一发而不可收,至2013年,以AA制的形式,先后搞了12次聚会常州、无锡、苏州、杭州、南通、扬州、镇江、盐城、泰兴、东台,人越聚越多,地点越聚越广聚会旅游一色联谊与交流齐飞,不亦乐乎然而,每次欢聚,战友们心头总有一丝遗憾,连长、副连长和指导员都见面了,当年的副指导员谷占松怎么联系不上?怎么会踏遍铁鞋无觅处?记忆中的谷副指导员,中等个,圆脸大眼,伟岸正直器宇轩昂。对工作一丝不苟,对战士亲如兄弟。苏北灌南灌云一带口音,如将“吃饭”说成“彻饭”,“占领”读成“见领”。谷占松哪里人氏,有人说是灌南人,有人说是灌云人。2011年春天的南通聚会,当年的机枪班长、后擢升炮团政委、转业后担任靖江市委副书记的刘银松出了个好点子:“不管灌南灌云,托人到两县军转办打听一下,也许会有下落。”退休后,我曾在常州高新区报帮忙好几年,结识了一位魏村籍的副刊作者殷红坚,退休前曾任灌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于是几次电联,请他在两县军转办查。由于时隔久远,记忆模糊,郭谷不分,我报过去的名字竟是郭占松,也许是《沙家浜》里的郭指导员给人印象太深。殷副部长亲临该县军转办找人,又请灌南县军转办的朋友联系灌云县同行,得到的回复均是“查无此人”。山重水复,好不容易接上的线又断了。搜肠刮肚,辗转难眠,我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谷占松的蛛丝蚂迹。一个记忆突然闯入我的脑海。2002年4月,指导员刘汉文来常,给我看过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记了全连战友的通讯地址作为有心人,当时我将此复印了下来,并请朋友帮助打印。上面肯定有副指战员的地址,于是,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这份纸张发黄了的通讯录“谷占松 灌云 四队 中四大队”赫然入目。好记性不及懒笔头呐!谷占松不是郭占松,怪不得两县军转办在电脑上都查不出。1976年前,农村实行人民公社体制,小队、大队、公社,队为基础,三级所有。面对这行简缩的文字,琢磨了半天,这个刘指导员有点稀里糊涂,怎能将生产小队——四队放在中四大队前面,怎会没有公社?看了这个令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地址,我想到常州民间文艺工作者协会主席、诗人马士勇是灌云人,何不问问他。没想到马先生是个灌云的活地图,他说:“四队现在是个镇名,在灌云很有名气。就在我家河对面,小时候,我经常游过河去,到四队集体大田里去偷瓜。那时,偷瓜不算嘛!

马诗人不愧为热心人。他给我献上一计:现在农村村委一级的电话,百度里都可以找到。于是我在百度里输入“灌云县 四队镇 中四村委”。神奇的网络马上跳出中四村委的风土人情的介绍及其村委电话。我惊喜不已,立即拨通了中四村委的电话。当我说明来意,村委干部马上告知谷占松儿媳的电话。也许是她听不懂我的常州普通话,也许是社会上诈骗电话太多,马上挂断了手机。此刻,我只能再次向殷红坚先生求援,殷副部长不愧为是地方县官,他以县委干部的名义将当地村委和谷的家人呵斥了一通,马上获得了谷占松父子手机号码,并和他们通了电话,告知我的来历。幸福的一刻终于来临,我拨通了失联长达半个世纪的老首长的手机,尽管谷的乡音浓重,通话有些吃力,但副指导员真真切切地被我找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微信群将喜讯插上翅膀,全连的老战友沸腾了,当晚,谷副指导员的手机被打爆了。八十高龄的老首长一连几个晚上都久久难以入睡。

在老连长老指导员步入八旬高龄以后,1963年入伍的老班长吴玉林先后两次在泰兴口岸镇接待战友聚会,按照老领导的嘱托,他成了第二代战友联谊会的领导核心。在老吴的精心联络和安排下,战友们决定委派部分代表去连云港灌云县探望老首长。在战友联谊活动12次告一段落后,又一波战友联谊的新高潮被掀动了。

9月8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天高云淡,日丽花香,迎着满天霞光,战友们从四面八方向连云港进发,向灌云县进发,向四队镇进发。87岁高龄的老连长李栓不顾年事已高,执意前往,请儿子小车从扬州风驰电掣上高速;长期在上海政法系统工作的老班长宋广裕,去虹桥机场搭乘飞机扶摇直上千里;老班长、后来出任80师保卫科长、转业后在泰州市口岸船舶工业公司干得有声有色的吴玉林,带着刚刚出炉的黄桥烧饼,天蒙蒙亮就借车从江边口岸出发,11点不到就到了目的地。安徽老战友、后任警卫连副连长的江贤宏,怕路途遥远耽搁大家行程,7日晚提前一天就到了连城登壹宾馆。1959年入伍的警卫连元老郑松如,2002年4月第一次战友聚会,他从连云港乘坐十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常州,感动了所有老战友。今天一早就到朝阳东路上的登壹宾馆恭候大家。我和其他战友分别从常州苏州盐城乘坐大巴,苏州的三位老战友年龄均在75岁以上,上年8点在苏州南门乘坐头班车,一路上用微信给大家拍下所到之处的标志性建筑,报告到了何。整整颠簸7个小时,下午3点最后一批到达连云港

马不停,下午3点,全体战友从连城登壹宾馆出发,分别乘坐老连长和吴玉林的小车,外租一辆面包车,向灌云四队镇进发,一小时左右,战友们便来到谷副指导员所住的四队镇街西社区

1937年出生的谷占松,今年已80周岁。1955年入伍后,由于他出色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1961年提干,被授于少尉军衔,1963年擢升中尉,1964年秋天我入伍,他已是师部警卫连副指导员。因工作需要,1967年他调任炮团指导员。1972年军队一大批干部复员,他是其中之一。时值文革,中央提倡能上能下,能官能民。复员后,他回到老家灌云县四队镇担任街道支部书记,1973年上半年被被调到圩丰乡农机站任保管员。1980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党中央拨乱反正,给这批数以万计的复员干部改办转业。于是,谷占松被提拔为四队镇食品站站长。党叫干啥就干啥,做革命的齿轮和锣丝钉,是那个年代共产党员的座右铭。在四队镇食品站站长的位上,他竞竞业业,任劳任怨,一干就是20年,直至2000年退休。期间,他的老部下,有的提升为师团级领导,有的转业后担任了县长局长处长,以及一些国营大企业的厂长、总经理。

谷副指导员住在四队镇街西社区一间普通的民宅,平房两间,前后三进,后面是卧室和厨房。中间是一处偌大的院子,约有14米长,7米宽,园子里满目青翠,花木成荫。靠墙的竹架子上,爬满了南瓜藤,挂满了结霜的长柄小南瓜,煞是可爱。不知是哪位战友,采下一条南瓜,作为纪念品回去收藏。。今年80周岁的谷指导员,比记忆中的他瘦了许多,人老会缩,一些岁月如,在他黑黝黝的脸庞上刻满皱纹。仍嗓门很大,足。十余位战友来到谷家,他和家人早已在门口等候。大家约定,见面后不自报家门,让指导员一个个辨认。分别毕竟半个世纪了,当年头乌发的小伙子已被白发苍苍的老头所替代。他眯着眼认了半晌,只叫出了老连长李栓和吴玉林、宋广裕、蒋进兴、刘训才的名字,其他都模糊了。于是战友们一个个自报家门,与老首长热烈握手、拥抱,大家在院子里坐定以后,谷的家人捧出了一盆盆桃子、苹果、梨子,摆满了一桌,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特别诱人的是那一大盘灌云地产桃子。一只只个大皮薄,芳香四溢,晶莹圆润,像碧玉雕成。当我将寻找谷指导员的故事向大家简要汇报后,1961年入伍1966年提干后任苏州军分区宣传干事的的老战友郁万聪我一:建议给李寿生荣立一等功,奖品寿桃一只。他拿起一只红白相间的大桃子塞到我的手里战友们笑逐颜开。长寿当然是最高奖品,我毫不犹豫地将桃子削去表皮,三下五除二吞下去。尽管我有糖尿病,不能吃太甜的水果。接下来,你一言,我一语,战友们情意绵绵。有的回忆部队战斗,有的畅叙地方收获。战友们有的从师团级岗位上转业,有从普通一兵退伍回乡。回到地方,有的当上了县长局长厂长,有的还是寻常工人和农民。每次相聚时,战友们从来不喊师长团长局长厂长,仍以当年连队职务相称,老连长、老排长、老班长叫得热热乎乎。

曾经担任过师政委王世延(后任民航部和北京卫戍区负责人)的警卫员的战友宋广裕,退伍后曾到复旦大学攻读过法律专业,写得一手好文章,退休后迷上了书法和太极。他从上海带来两幅标好的书法作品。一幅赠给谷指导员,一幅请苏州战友转交给九十高龄的刘汉文指导员。他的行书,录唐人李煜词二首,师法二王,笔走龙蛇,自成一格。字里行间,充盈着离别情、战友谊。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晚,谷占松一家在四队镇一家最好的饭店,招待分别了50年的战友们。谷指导员早已戒烟戒洒,以茶代酒。他的三儿子、二女婿,代表他们的父亲,用当地盛产的好酒,向父亲的战友们一杯杯敬酒、一个个干杯,“感情浅,添一添;感情深,一口闷!”觥筹交错之际,淮海大地壮士威猛性格豪爽表达得淋漓尽致。

9日上午,战友们陪同连长和谷指导员,凭海临风,走马观花,游览了连云港胜景花果山、跨海大桥,海滨公园,远眺了连岛长堤、田湾核电站。中午,此次战友联谊会的核心人物老班长吴玉林,在连云港海名威大酒店自费宴请老首长和老战友,席间,说不尽的军旅事,道不完的离别情。“同样的战友,同样的场景,这辈子不可能在连云港重复。人生七十古来稀。愿我们的战友情谊像花果山那样红花满山,像连岛的长堤那样!”老班长的祝酒词,道出了战友们的共同心声!



   
 
  原七十九师警卫连部分老战友在灌云县四队镇谷家大院合影。前排左起:郑松如、吴玉林、谷占松、李栓、蒋进兴。后排左起:李寿生、郁万聪、徐守康、宋广裕、刘训才、黄志才、江贤宏。


  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八十七岁高龄的老连长李栓,和他当年的黄金搭档副指导员谷占松在亲切交谈。


  峰回路转,笔者正在向战友们讲述寻找谷副指导员的故事。


  战友们争相与谷占松副指导员合影。


  博主正在品尝一等功奖品—长寿寿桃。


  战友们拿出心爱的老照片与谷副指导员分享。


  老战友宋广裕赠送给谷占松老首长的书法作品《李煜词二首》,笔走龙蛇。


  老照片:1963年的谷占松中尉。


  分别了50年的连首长—副指导员谷占松近影。


  秋天的国家地质公园花果山风景如画,老战友兴致勃勃地在此游览。


    八十七岁的老连长、离休老干部李栓(中)精神矍烁,风采不减当年。左为郁万聪,右为宋广裕。

   
  笔者与盐城三位战友在连云港新景点跨海大桥留影。左起:刘训才、黄志才、徐守康、李寿生。


  老照片: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战友们一个个虎虎生威,英姿勃勃。

 

8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敬天爱人01 2017-10-6 09:08
浓浓战友情!
回复 李寿生 2017-10-5 21:10
感谢各位网友鼓励!过去的农村,家家种瓜,故有“偷瓜不算贼,尽捡大佬拨”之民谚。
回复 也有人说 2017-10-5 16:53
哈哈!原来马士勇从小就是偷瓜不算“贼”啊!
回复 六塘一柳 2017-10-5 15:26
我们入伍时的独立二师,当年也归27军代管。战友情谊,终生不忘!恭祝康乐!
回复 霁云 2017-10-5 11:11
李老师,中秋节快乐!
回复 来福 2017-10-5 09:58
当兵的人,情真意实。
回复 荷边垂柳 2017-10-5 09:03
我也是二个兜的。五年多军龄。向你们学习,致敬!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0-5 08:20
战友情,情深似海。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回复 悠悠菊香 2017-10-5 08:16
难忘战友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0-24 12: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