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余姚后人 http://blog.cz001.com.cn/?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屠岸先生,故乡人民永远怀念您!

热度 14已有 1261 次阅读2017-12-17 04:45 |系统分类:杂谈


2017年12月16日下午5时,著名诗人、翻译家、出版家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先生,在京逝世,享年94岁。

屠老跟常州来来往往二十余年,我与已故作家陈肃先生是最早的牵线人。笔者先后在常州日报发表两篇访问屠岸的散记,这儿重这两篇人物专访,以表示对屠老的悼念。愿屠岸先生一路走好!

 

       诗歌,应当关注人类的共同命运

                ——访老诗人、原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屠岸      
                                      李寿生
     

早就听说老诗人、翻译家屠岸先生生活俭朴,笔耕勤奋,然未亲见总难有直观的感受。去年底有机会去北京造访,亲眼目睹了屠老的家居,才知朋友所言不虚,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屠岸住在北京和平里一幢普通民宅的府院,10平方米左右的一间客厅,靠墙竖着两个堆满了书的书架,还有一张普通居民家都绝少见到的双层钢丝床,下层是床铺。墙上与地上没有任何装饰,宛如校园里局促的学生宿舍。面对此情此景,有谁能相信,这就是曾因翻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而蜚声文坛的作家、诗人、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的家么?

屠老今年已逾古稀,1936年离开常州,迄今已有50余年了。因是故乡来人,屠老试着用常州方言与我们交谈。他确实在外已久,几句蹩脚的常州话,逗得大家都乐了。

然而,漫长的岁月并未能阻隔他对故乡的深情。1989年本报举办“毗陵缘”征文,他接到征文通知时,正重病缠身,卧床不起,但仍支撑起病躯给本报写来一信,表示歉意。去年本市四家单位举办“环球杯”散文大赛,陈肃同志去信约稿,屠老二话没说,不久就寄来那篇荣获特等奖的《魂魄长留觅渡桥》,文章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发表后他却来信谦称此文“稍欠文采”,此次去京见面又是“文采不够”云云,屠老谦逊精神于此可见一斑。听说《环球杯》散文大赛要结集出版,为精益求精,他又反复斟酌、修改,于前不久给本报寄来修改稿。一位大作家对于一篇怀念故乡的文字如此重视,其严谨的治学态度确实令我辈感动不已。

《魂魄长留觅渡桥》一文,内容主要是怀念他儿时的老师余宗英。屠岸以为恩师生前孤独一人,家中已无亲人,没想到文章发表以后,市政协常委余纪畴先生给本报来电,言他就是余宗英的堂弟,并称余宗英还有一位同胞弟弟,现在台湾《中国时报》任总编辑,他就是台湾新闻界的要人、武进同乡会的名流余纪忠先生。余纪畴看到屠文后,非常感奋,当即把文章剪下寄给余纪忠。屠岸得知此事后,也很激动,当即致函余先生,谦云由于时间久远,一些细节可能不很翔实,敬请斧正。一封信文字不长,屠老的谦虚为人却跃然纸上。

屠岸是个诗人,话题自然离不开诗歌。前几年重病在身,一度搁笔,近年身体稍有康复,又奋笔疾书,一部外国童话的译著已经杀青。提起现代诗即朦胧诗,我们以为屠老那么大年纪,观点肯定很传统,对朦胧诗不会感兴趣,想不到他却是朦胧诗的热情支持者。他说:“新诗从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到今天已有14年了。前十年是朦胧诗打头炮的时期。朦胧诗打破了诗坛长期以来的沉闷气氛,它对于中国新诗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文革’中及‘文革’以前的诗歌,大都粉饰现实,与真实的现实,与真实的群众生活相背离,实际上是一种伪现实主义。朦胧诗则一反常态,反映现实比较全面,比较真实,既有爱也有恨。当然也有一些作品使读者如坠五里雾中,但它不是主流。”

展望中国的新诗,屠老满怀信心地说:“1989年以后,诗坛沉默了几年。小平南巡讲话以后,诗界又开始活跃了。诗歌的走向向现实生活的深层次发展。诗歌不仅应当关心中国的命运,还要关心全人类的命运。当今人类世界,人口膨胀,环境污染,核武器威胁,诗人们不能不担忧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只有把诗的命运与人类的共同命运结合在一起,中国的诗坛才能呼唤出新的史诗,呼唤出震撼人心的作品。”

最后闻说家乡的报纸《常州日报》1993年扩版,屠老兴奋地说:“这很好,常州经济条件不错,报纸应办得更大更丰富更精彩一些。”当我们约请屠老为家乡报撰稿时,他满口答应:“尽管外面文债很多,我一有作品就要优先考虑家乡的报纸。”送我们出门时,屠老说:“常州是个出诗人的地方,赵翼、黄仲则、洪亮吉、张惠言,清代不少大诗人都来自常州。常州文坛应当有所作为。”

(原载《常州日报》1993年2月13日) 

 

开发名胜古迹“宜放眼量”

——屠岸回常访古琐记

李寿生


6月12日至16日,著名诗人、翻译家、原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屠岸先生偕其内弟、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章世鸿先生来常探亲访友。屠老离常已整整半个世纪,对家乡的一草一木,自然怀有特殊的感情。短短的几天里,老诗人除了在市散文学会和常州小姐培训班发表文采飞扬的讲演外,还兴致勃勃地游览了天宁寺、文笔塔、舣舟亭、两当轩、古淹城、篦箕巷、藤花旧馆、秋白纪念馆、亚细亚影城等名胜古迹。作为一个深谙东西方文化的老学者,屠岸对家乡的旅游资源开发及文化建设发表了许多高见,更给人启示良多。

诗人一到常州,不顾旅途劳顿,当天下午就驱车直奔淹城。屠岸与章世鸿先生精神抖擞地游览了里罗城、外罗城、淹君殿、头墩、肚墩、脚墩。他边走边问,边看边记,对陈列室里的出土文物独木舟与诸多陶器尤感兴趣,最后应纪念馆负责人之邀,在留言簿上欣然命笔:“淹城留宝地,万古犹芳香。”屠老说:“到常州不游淹城,如同去苏州不游虎丘一样遗憾。淹城是常州的一块宝地,它的历史比虎丘悠久,气魄也比虎丘宏伟,但吸引力却远不如虎丘。淹城,应当很好地加以开发与综合利用,使其成为常州旅游业的一颗明珠。”

屠岸不仅以他的诗歌与翻译惠特曼、莎士比亚的名著蜚声文坛,对瞿秋白研究也很关注。1985年,秋白就义五十周年研讨会曾邀请过他,因重病缠身未能如愿。此次回常,秋白纪念馆不能不去,在各陈列室,屠老看得相当认真仔细,他称赞秋白纪念馆的图片编排与文字介绍真实具体,繁简得当,中心突出,明了扼要。在售书柜前,屠老掏钱买了一本王观泉的《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瞿秋白传》,他动容地说:“每当我想起秋白在罗汉岭英勇就义的情景,就止不住热泪盈眶。我是搞翻译的,秋白同志生前翻译的普希金的诗和《国际歌》,迄今为止国内翻译界无人超越他。秋白的人品文品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与清代大诗人黄仲则,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两座丰碑,也是常州的骄傲。藤花旧馆与两当轩,当是屠岸回乡访古的重点。在藤花旧馆,看到一代诗人、书法家、词家、散文家的终老地仍为寻常百姓的民宅,屠老不胜惋惜。翌日,他对笔者说:蒲圻赤壁与黄州赤壁为何争得不可开交,焦点是在争夺这处热门的旅游资源。人们都知道,黄州赤壁并非赤壁大战的古战场,缘由苏轼的一篇文章《赤壁赋》,由于东坡文章千古,遂使黄州赤壁以假乱真,成为胜景。苏东坡为何多次来常并选择常州作为他的归宿,这说明常州人民理解他,识人才,愿这个传统美德今天能发扬光大。谈到两当轩,屠岸说:黄仲则一生颠沛流离,文名却千古流芳,两当轩不仅在国内,在东南亚也声名远播。修复并开放这两处古迹,对于提高常州的知名度,乃至发展外向型经济,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弊。

五十余年前,屠岸离开常州去上海求学,1937年,当他听说日本强盗烧毁了故乡的文笔塔,气愤难当,当即疾书诗一首:“文笔塔尖露彩云,巍然七级出风尘,可怜佛阁遭兵燹,菩萨安能保自身。”今天,屠老看到文笔塔被整修一新,格外高兴。虽已70高龄,且已走得很累,但他仍然坚持要登临塔顶,饱览龙城胜景,以重温少年旧梦。下塔后,他不用照相机,而是用手中的笔,精心描摹文笔塔的雄姿,留作永恒的纪念。

亚细亚影城,近年来声誉鹊起。百闻不如一见,屠老在笔者陪同下,先后参观了红白蓝黄各厅、蓝桥、维也那、室内泳池和保龄球场,并在黄厅观看了超大银幕影片,面对迷宫般的影城,屠老感叹不已,连连称赞市委市府很有魄力。走出黄厅时,屠老对我说:“我到过美国,参观过华盛顿的肯尼迪艺术中心,那是世界第一流的娱乐城。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亚细亚可以和它媲美。”

短短的几天里,屠岸的足迹遍及常州的大街小巷。他为天宁寺、文笔塔的修复和亚细亚的落成感到振奋,同时也为两当轩、藤花旧馆的默默无闻感到遗憾,更为篦箕巷仿古建筑群的冷落与中山纪念堂里古迹全无感到惋惜。他对家乡人文景观的开发和文化建设可谓牵肠挂肚。告别常州时,他对记者说:搞文化建设和旅游开发要有远大的目光。名胜古迹,不仅能使人陶冶情操,增长知识,激发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同时也给一个城市带来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历史文化名城绍兴市,其经济发展相当一部分得益于它的名胜古迹。因此,一个城市的决策者,不能重经济而轻文化,眼睛老盯住眼前利益,今年投入多少,明后年产出多少,“风物长宜放眼量”嘛!

屠岸先生离常已有十天了,他那语重心长的建议,高屋建瓴的宏论,仍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原载《常州日报》1993年6月26日) 

 

   


  屠岸先生1992年回故乡在瞿秋白纪念馆留影。左起李寿生、屠岸、章世鸿(屠内弟、人民日报驻上海记者站原站长)、赵庚林(瞿秋白纪念馆老馆长)。


  屠岸先生(右一)2002年回常州时在他的母校觅渡桥小学作报告。中为时任钟楼区副区长吴嘉润,左一为李寿生。


    2011年,屠岸先生与常州友人在双桂坊合影。左起:沈向阳、李寿生、屠岸、季全保。


  2011年,屠岸先生在觅渡桥学小学留影。



   

2014年,屠岸先生为李寿生人物散记《昨夜星辰》题写书名。

13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荷边垂柳 2017-12-18 10:45
文人相照
回复 涤生侯 2017-12-18 08:44
愿屠岸先生一路走好。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17 08:12
连连称赞市委市府很有魄力。
更为篦箕巷仿古建筑群的冷落与中山纪念堂里古迹全无感到惋惜。
一个城市的决策者,不能重经济而轻文化,眼睛老盯住眼前利益,今年投入多少,明后年产出多少,“风物长宜放眼量”嘛!
记住屠先生的谆谆教诲。
回复 小小茉莉 2017-12-17 07:48
屠岸先生一路走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5-22 19: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