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琅琊书院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2758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诗词大家谢应芳情系奔牛(又见奔牛一)

热度 8已有 1182 次阅读2017-5-15 09:35 |系统分类:读书

诗词大家谢应芳情系奔牛(又见奔牛一)-----王伟庆      发表《中吴》第十一期

    “中吴要辅”的常州拥有“诗国”的美誉,而处“三吴襟带之邦,百越舟车之会”的奔牛引多少王侯将相,文人骚客流连忘返,纷纷吟哦,梁武帝、乾隆、米芾、苏东坡、陆游等也不吝笔墨,怡情古镇。此外,我们奔牛也涌现出一批优秀诗人,元末明初的谢应芳堪为“诗国常州”的杰出代表,而出其左右者只有数百年后写出“江山代有才人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的赵翼、以及唐荆川、洪亮吉等。

试想,当陆游伫立奔牛天禧桥,极目东向,遥望运河之水感叹“苏常熟、天下足”时的情愫。话说《陆游重修奔牛闸记》,南宋时奔牛的漕运贡赋竟占天下十分之七,时下的奔牛交通发达,商贾云集,号“西邑巨镇”,规模为沿江百镇之首!奔牛的人民历经创桑(蒙古人、太平天国的屠镇、日军的焚烧),蹒跚着自己的脚步,呓语着自己纯净的梦。数十年来,笔者在图书馆,在田野,在熙熙的人群中搜寻那依稀的历史,津津乐道于那点点碎片,妄想慰藉古镇那疲惫的心灵。

谢应芳其人

谢应芳(1295~1392)元末明初大儒,诗词大家、理学家、教育家。字子兰,号龟巢,古武进安善乡(奔牛),今罗溪谢庄人。自幼钻研理学,青年中年隐居奔牛白鹤溪,名其室为"龟巢",号“龟巢老人”。著有《龟巢稿》、《毗陵志续》、《思贤集》等。

元末群雄而起,战乱主要祸及长江流域、谢应芳便避难东吴十年。朱元璋削平群雄,建立明王朝后,江南渐渐安定,谢应芳返回故乡奔牛,后迁武进芳茂山(横山)隐居,勤读写作,老而不倦。明朝建都金陵,朝中高官与在野缙绅们路过常州,必定要去"龟巢拜访龟巢老人。不管来的人官阶多高、名声多大,谢应芳都平等相待,决不低下阿谀,而且议论必及民生、言谈必论向善。

                     谢应芳与奔牛

读先贤的诗,我们可以看到,诗人追寻那“闲云野鹤”般的生活,静则赏梅画竹、钓鱼下棋,动则登山戏水、饮酒吟诗。诗人把避战乱当作旅行,这种浪漫的情怀回报了他九十七岁的高寿!

 白鹤溪的位置相传是古代丁令威成仙化鹤的地方;史书记载白鹤溪在奔牛东;从《武进阳湖合志》孟渎图看,白鹤溪在奔牛镇东两里处。(附图1

"龟巢"的位置:诗人的寓居应该就坐落在今天奔牛高中往南大约1.5公里的白鹤溪边。此处水路发达,南可往太滆,西可经奔牛张墅桥直达道教圣地茅山。根据诗中线索,笔者为此数度实地田野考察,确认无误,碰巧的是,笔者在"龟巢"与诗人授书“王孝子祠”间的小河边发现了一块残存的石刻,依稀的文字,疑似在缅怀诗人的功德,这也许是诗人在召唤一向低缓的奔牛人什么似的!(附图2)

 

为什么是奔牛?

1、          自奔牛建制以来,特别是北宋设闸,到南宋时经此的漕运贡赋竟占天下十分之七(陆游重修奔牛闸记),此时的奔牛为“西邑巨镇”,交通商业发达,为沿江两百镇之冠!诗人选择与出生地一陌之隔的奔牛居住理所当然。

2、          从行政上来看,奔牛彼时管辖范围大,几乎包括南兰陵,西夏墅、罗溪、邹区都属于奔牛。而谢庄、邱庄距奔牛很近,当时有点身份的人选择住奔牛完全合乎逻辑。有诗为证,谢应芳家世诗:东谢庄,西谢庄,奔牛东西十里强。十五年前我听说诗人的后人谢建红先生经常从奔牛步行去谢庄,为此,笔者当时也实地考察了一番,出虹桥,过机场路,走乡间小路,十五分钟到谢庄。

3、          从人文上讲,时下奔牛人文荟萃,王侯将相,文人墨客纷纷经此地往返,如苏东坡、陆游等毫不吝啬地把他们墨宝留在此。诗人谢应芳情怀浪漫,好客交友,选择奔牛就很逻辑了。再如,民国中医大家谢观(谢利恒)最初就悬壶奔牛,然后走到上海,诗人后人谢稚柳走到常州再上海。罗溪谢庄诗人后代对“人文奔牛”情有独钟,今天的谢建红,谢建伟也选择了奔牛。

4、          诗人乐水,笔者读了他近三百首诗,有一半涉及“水、溪、湖、河、鱼、雨、船等”。奔牛水路四通八达,方便客来客往,而谢庄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智者乐水”,诗人的青年中年及部分老年时代基本寓居奔牛,直到明朝稳固,七十岁以后才搬去横山桥。年纪大了,“仁者乐山”嘛,这是生活习性使然。

5、          接待方便。美名远播,来拜访诗人的客肯定少不了,那茅屋是无法招待客人,或安排远道客人下榻的,当然偶尔两个人的农家乐还是可以的 。当时奔牛镇在运河边上有个高档会所,叫“星月池”,环境优美,有梅有竹,奔牛老“八景”之一。试想,来拜访诗人的客人放当下不少是厅级以上,有的甚至是副国级的,或是教授级的人物,诗人选择离“星月池”只有十五分钟的水路,还真是独具匠心。笔者在其诗中领略了他的好客。

6、          诗人敬仰李白、杜甫,好诗好酒。当时奔牛出产的酴醾酒很受诗人喜爱,每每以此酒飨客,升腾了情调情趣。时下有说“不喝奔牛酒,枉在江湖走”。为此笔者走访了三十几个村庄,终于在一鱼塘边找到了一株酴醾花!

7、          在今奔牛高中南边的大场村,古有“王孝子祠”,乃谢应芳教子侄与琅琊王氏读书处。

 

            谢应芳诗词艺术特点

谢应芳诗词,内容丰富,艺术独到,诗、词、曲俱佳。元代中国的曲已被关汉卿、王实莆等推到鼎盛,而处元代后期的谢应芳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了发展,诗人推崇唐代的诗词,所以其作品体现了散曲与词的艺术特点。词作语言的散曲化多用散文化的句式来写词,在语义上,句与句之间联系较紧,意义也比较连贯,诙谐机趣、通俗流利,反映了当时社会现实,表达了元明朝代更替之际普通老百姓的心理感受,这些应该是艺术创作中一种不自觉的行为,其次,还与作家艺术追求有关。因此,谢应芳诗词具有较高的艺术与历史价值,是中国元末明初的典型与标杆,更是我们常州诗坛的瑰宝。

 

             谢应芳相关奔牛的诗词欣赏

      (一)登金牛台(1(古风)

六龙城西吕城东,奔牛古堰卧两虹。(2

谁筑高台水中沚,野有蔓草牛无踪。

河边青苔生白骨,刀创箭瘢犹未没。

问知八十一年前,战死当时皆义卒。

铁马遁去刘将军,大家牵羊走燕云。(3

二百山河献明主,北驼南象今纷纷。

登临且喜得佳客,鞠育青青已堪摘。

浮云世事勿复论,一醉西风真上策。

注解1、金牛台:奔牛天禧桥西侧20米。古时,人们为思念和期望传说中的金牛复归,特筑台寄情,故名金牛台。

2、六龙城指兰陵、常州。

3、刘将军,指公元1275年秋元军攻破常州屠城,宋军都统刘师勇突围来奔牛,元军攻打奔牛,战斗惨烈,死伤无辜。后元军押宋帝经奔牛去北方。

经考,此诗为谢应芳62岁时在奔牛为接待回家养老的官员所作,不谈是否,完了喝酒去。

 

          (二) 金牛台送客(古风) 

 

清明雨晴花正开,折花送客金牛台。

 

金牛遗迹不复见,但见野马尘埃去复来。(1

 

台前鹤溪贯洮水 ,濒湖绿野半如席。(2

 

台后群山依大江,齐梁故里迷榛棘。(3

 

登高望远驱散离 ,超然如在昆仑邱。

 

为问堰头杨柳树,颇尝见有此客不? 4

 

注解1、金牛台在元军攻打奔牛时被毁;尘埃最初是随着马的运动方向走的,但此时风一吹,尘埃又回来了,科学。可见诗人观察细致,那时的奔牛可没有柏油马路。

 

     2、向南眺望,白鹤溪蜿蜒金坛的长荡湖,诗人仿佛看到一丘芦苇,这种超视距的想象可见诗人的浪漫情怀。

 

     3、向北眺望,诗人仿佛见到了常州孟河的小黄山,而齐梁故里由于战争淹没在乱草从中。亦诗、亦画、亦史,让人赞叹!

 

     4、可见当时古堰“天禧闸”两边种了不少杨柳树,因为热闹,奔牛天禧桥畔的柳树似乎也见多识广!

 

         

(三)丹阳天倪及其弟刚中奔牛心远羽士1避兵洞庭山(七言律诗 押先韵)

洞庭林屋聚群山,问讯曾逢卖橘船。(2)

湖上白鱼多满尺,山中朱果不论钱。

仙家犬吠云连屋,泽国龙吟月满天。

辟谷有方烦寄我,吾将多与世人传(3

注解1羽士即道士。

2洞庭山,在今天无锡市梁溪区,与洞庭湖没有关系。

  3、诙谐幽默,体现诗人逃亡路上的乐观心情。

此篇描写了诗人为避战乱,带了一帮奔牛周边的道士好友坐船逃亡无锡洞

庭时的所见。

(四)避雨( 五言律诗 押东韵)

 系马庱亭东(1),邮亭似鹤笼

长河飞白雨,    高树洒清风。

州界才相接,    乡音便不同(2

野人来问字,    错认是扬雄(3

注解1、庱(cheng)亭,又名吴亭,在今奔牛九里与丹阳吕城交界处,为 三国时东吴孙权曾射虎于此而建。亭东,经笔者实地考察,在今天李仁贤的工厂位置,此乃“卧虎臧龙”之地。

 2、奔牛九里与吕城隔条田埂语言就有差异。为此,笔者数度探访,比对,发现:吕城人讲话口音多降调,奔牛这边用平调。由此可见,这点细小口音变化没有逃过诗人的耳朵。

 3扬雄,西汉学者。

 

(五)陈伯大先辈偕邾中义陈容斋张子毅见过酒边以茶瓜留客迟分韵得茶字(七言律诗 押麻韵)1)  

白鹤溪清水见莎,溪头茅屋野人家。

柴门净扫迎来客,薄酒留迟当啜茶。

林响西风桐陨叶,雨晴南亩稻吹花。

北窗几个青青竹,题遍新诗日未斜。(2

注解1、根据诗中传递信息推理,这个陈大伯最可能是奔牛人,地方上的人通常讲辈分,年纪比诗人大的也不会远行,数个好友,相约去附近农家乐也是可能的;能让诗人叫声陈大伯的人肯定在奔牛不一般,德高望重是必须的。为此,笔者走街串巷普查奔牛老街“陈姓”。自梁武帝赐奔牛“陈氏书楼”,陈文表就在奔牛教书育人,至宋元,陈氏已是奔牛镇上第一世家,现奔牛西街和中街煤球弄一带的陈姓就是这支。明清时陈姓分支又向东迁移,奔牛叶家码头上堂的陈巷和下堂的陈家村都是陈文标的后人,有名的如陈园园。

     2、品茶赏竹,谈诗论画,夕阳西下,陈大伯也该回奔牛了。

 

 

(六)二月归田舍(七言律诗 押元韵)

十年为客不窥园,数日还家独闭门。

儿女牵衣拂尘土,亲朋折简问寒暄。

江南花柳青春好,淮上风烟白昼昏。

闻道贼渠今磔死,雨窗欢喜倒清樽。

注解诗人避战在外十年,回到久别的“龟巢”,闭门接地气,享受着家的浓浓亲情,数里之外谢庄邱庄的亲朋也纷纷来人来信问候,此时诗人已七十有五,在那个时代堪称古来稀。

 

(七)黄宗礼(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星槎池馆(1)东床客,冰玉襟怀我所知。

百榼葡萄春滟滟,一栏芍药昼迟迟。

门前送却催租吏(2),枕上还吟梦草诗。

只恐绣帏人起早,又催京兆画蛾眉。

注解:1“星月池”,奔牛老“八景”之一,环境优美,有梅有竹,是奔牛接待贵客的高档会所。

 

2、诗人不但好客,也好面子,长期租客房以招待远道访客。

 

 

8)南乡子 过王景逸溪居(1)  

四野接平芜。

一曲清溪似画图。

燕子日长溪馆静,菰蒲。

风洒轩窗暑气无。

林叟话樵苏。

相送东桥日已晡。(2)

啼鸟不知人禁酒,葫芦。

教我提来那处沽。

注解1、在奔牛琅琊墩后王芦渎官沟旁。“芦渎”奔牛“五渎”之一,至今唯一保护尚好的“渎”,古桥,老石驳岸还在。数十年前此溪一年四季有水流向运河。王振先、王超一、王钟渝就是这小溪旁的。

     2、东桥,奔牛地名,在王景逸溪居与诗人的白鹤溪的“龟巢”之间。

 

先贤谢应芳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他的诗词,而是常州的底蕴,奔牛的文脉。英贤辈出绵百代,不绝来者正擎旗。奔牛人民正意气风发,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为“诗国常州”谱写美丽诗篇!

说明:系列计二十期,八十五万字

                 常州琅琊书院    常州民盟奔牛支部  2017 .

图中左圈为“白鹤溪”。

图中右圈为“芦渎官沟”

图(二)为笔者在田野探访时的发现。

发现地点:谢应芳隐居奔牛白鹤溪的"龟巢"附近,距离古“王孝子祠”遗址几十米的小河边。“王孝子祠”乃谢应芳教子侄与琅琊王氏读书处。

发现时间2016年十月。

提取时间2016年十二月。

品相及考此石刻为两快中的一块,为残刻。雨水荡涤,文字模糊。从年代、形制、包浆、依稀的文字内容及发现地点来判断此石刻出于明朝是没问题的,为后人缅怀谢应芳而置于王孝子祠的门柱石。

 

   参考文献

 

《万有文库》   王云五

《资治通鉴》   司马光

《陆放翁诗集》 陆游

《欧北诗抄》   赵翼

《咸淳毗陵志》

《钦定四库全书》

《中吴與地》 薛焕炳、张戬伟

《中吴遗韵》 戴源、方国强、陈建共

《中吴》总第五期

《龟巢稿》、《毗陵志续》、《思贤集》 谢应芳

《续毗陵诗录》 羊牧之

《全宋诗》

 

 图(一)          

 

 

 图(二)为笔者在田野探访时的发现。

 

 

 

 

 

 

 

 

 

7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22 17:03
花间一壶酒: 我今年春天把谢应芳文集大略看了,发现不少有趣的事情。至于诗词之类,也明显带有元朝的时代痕迹,颇有研究价值。常州专注于研究谢应芳的人不多,这是一个很大的 ...
是这样的,前辈。谢应芳的诗词具有唐诗、宋词、元曲的特点,其文化价值一直被低估,这与奔牛与罗溪的文人与政府有关系。
回复 花间一壶酒 2017-5-22 10:29
我今年春天把谢应芳文集大略看了,发现不少有趣的事情。至于诗词之类,也明显带有元朝的时代痕迹,颇有研究价值。常州专注于研究谢应芳的人不多,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尤其是在元代,还能坚守儒家思想价值体系,不但难能可贵,而且对保存中华传统文化意义非凡。有机会面谈。
回复 望海潮 2017-5-22 08:09
琅琊书院: 笔者据史料和实地考察,先贤谢应芳很可能在邹区和北港交界的有一个故名“施桥浜”的方也有讲坛。希望你去看看! ...
施桥浜在我外婆家旁边,是北港和邹区界河。元代时候属于怀北乡地界。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22 07:21
望海潮: 刚又看了下原文是乡塾而不是私塾。而那俞希鲁既然能见到那几十个学生是从乡塾里出来。说明这乡塾必然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这个乡塾自然在现在北港粮管所附近的白 ...
笔者据史料和实地考察,先贤谢应芳很可能在邹区和北港交界的有一个故名“施桥浜”的方也有讲坛。希望你去看看!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22 07:21
望海潮: 刚又看了下原文是乡塾而不是私塾。而那俞希鲁既然能见到那几十个学生是从乡塾里出来。说明这乡塾必然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这个乡塾自然在现在北港粮管所附近的白 ...
笔者据史料和实地考察,先贤谢应芳很可能在邹区和北港交界的有一个故名“施桥浜”的方也有讲坛。希望你去看看!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22 07:16
望海潮: 刚又看了下原文是乡塾而不是私塾。而那俞希鲁既然能见到那几十个学生是从乡塾里出来。说明这乡塾必然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这个乡塾自然在现在北港粮管所附近的白 ...
谢谢史料

一、标题:情系奔牛,而非说祖籍奔牛。
二、陈大伯肯定是奔牛人,在其另一篇中又提“奔牛陈大伯”;
三、《奔牛镇志》,先贤座坛奔牛“王孝子祠”,今奔牛高中南数百米。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22 07:08
花间一壶酒: 谢应芳祖籍在南通,后来迁居到魏村附近,并成为当地一大家族。元兵渡江,谢家舍不得家园毁弃,于是组织族内壮丁守住里门,结果被元兵一击而败,未转移的女眷等被 ...
很好,有共鸣,有研究、有进步!
回复 花间一壶酒 2017-5-21 13:04
谢应芳祖籍在南通,后来迁居到魏村附近,并成为当地一大家族。元兵渡江,谢家舍不得家园毁弃,于是组织族内壮丁守住里门,结果被元兵一击而败,未转移的女眷等被元兵虏获,装船运至奔牛运河西向镇江方向,此时谢应芳的一个婶母挣脱束缚投河自杀。后来家人打捞尸体不着,幸亏当时有个人躲在运河南岸草丛里,看到婶母自杀处,于是经其指点,方捞出尸体,其家族墓群亦在魏村和孟河之间。之后谢应芳便隐居白鹤溪畔。我曾经寻找龟巢旧址而不得,但根据谢应芳诗文,龟巢似应在邹区和金坛之间,可以南入滆湖、北通运河、西至长荡湖,距离常州城不会超过15公里,而离奔牛更近。谢应芳到常州,乘舟必入运河东行,只是不清楚是沿白鹤溪至邹区、北港北入运河呢还是龟巢至运河有一条直北方向入运河的河流。我很怀疑龟巢就在邹区鹤溪村委附近,这个地点似乎最为适中。
回复 望海潮 2017-5-20 00:49
刚又看了下原文是乡塾而不是私塾。而那俞希鲁既然能见到那几十个学生是从乡塾里出来。说明这乡塾必然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这个乡塾自然在现在北港粮管所附近的白鹤溪边。元朝时候这里属于怀北乡。结合谢应芳在白鹤溪边隐居并且设帐授徒。这龟巢也有可能在北港啊
回复 望海潮 2017-5-18 22:27
往年余舟過毗陵之洞子河見童冠數十人出自鄉塾
沿河而東拱手肩隨鴈行以進秩秩然無敢越序者心
甚異之風颿迅速欲艤舟訪其師而不可後遇其鄉友
詢之曰此吾謝君子蘭也
回复 望海潮 2017-5-18 22:25
琅琊书院: 谢谢前辈,还有比作者自己的语言更可靠的史料吗?我不会以否定别人以证明自己,我肯定了谢应芳与罗溪、邹区及横山桥的关系,文中也有涉及!对白鹤溪的理解还可以 ...
谢应芳在常州史志中并没有写明是奔牛人,或者你说的安善乡人。这是你根据他的文学作品中透露的地名做出的推导。

  比如奔牛古堰,金牛台等,然后再结合他居住的龟巢在白鹤溪,而恰好奔牛也有白鹤溪。于是你得出结论龟巢在奔牛。但你没有想过谢应芳只是活动范围包括奔牛一带,并不一定就是奔牛人,因为他在其他地方一样可以写有关谢应芳的诗词作品。

   举例,同样在谢应芳的辩惑编中有段序言是他的朋友【嘉顺镇江志】的编撰者俞希鲁写的。他提到了某次坐船经过毗陵洞子河时候,看到几十个学童出了乡塾沿河向东行走。结果后来知道原来是谢应芳的弟子。洞子河就是今天经过西林北港和新闸的童子河,而东西向的白鹤溪和南北向的洞子河唯一的交汇点就在北港粮管所门口。只有在这个交汇的坐标点,才能满足俞希鲁行进在洞子河又能看到谢应芳的学生沿着河往东走(当然这条河是白鹤溪)这个条件,毕竟他的私塾或者他的家是在白鹤溪边的。

不要认为也许私塾在奔牛,学生是从奔牛走过来的。因为一则北港离开奔牛很远,尤其是靠两腿行走的古代。二则当时行走的学生有几十个人,古代私塾规模都很小,如果有几十个人的学生同路,说明这个私塾距离交汇点非常近。

这样一分析,基本可以得出结论谢应芳是北港人,而不是奔牛人。北港当时是怀北乡,而不是安善乡。北港白鹤溪边有东西陈祠堂村。说不定这里也有个陈大伯。

但我不会说谢应芳就是北港人,理由同样是没有记载,这些都是分析。分析可以得出线索。但不能轻易做出结论。结论要有排他性,但你的文章中没有排他性的记载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18 07:45
陈平: 精神可嘉
感谢!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18 07:39
望海潮: 没有史料记载谢应芳居住在奔牛。你说龟巢在奔牛没有确实的证据。因为白鹤溪有两条,一条向南到滆湖,一条向东经过邹区到北港。 ...
前辈,对白鹤溪的理解还可以更全面,从老卜弋河口村经奔牛张墅桥姜墅镇去金坛茅山的这条河也叫“鹤溪”河,还有人叫“茅山河”、姜墅今有鹤溪桥鹤溪中学,有机会我们一起田野考察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18 07:32
望海潮: 没有史料记载谢应芳居住在奔牛。你说龟巢在奔牛没有确实的证据。因为白鹤溪有两条,一条向南到滆湖,一条向东经过邹区到北港。 ...
谢谢前辈,还有比作者自己的语言更可靠的史料吗?我不会以否定别人以证明自己,我肯定了谢应芳与罗溪、邹区及横山桥的关系,文中也有涉及!对白鹤溪的理解还可以更全面,从老卜弋河口村经奔牛张墅桥姜墅镇去金坛茅山的这条河也叫“鹤溪”河,还有人叫“茅山河”、姜墅今有鹤溪桥鹤溪中学,有机会我们一起田野考察
回复 陈平 2017-5-17 19:01
精神可嘉
回复 望海潮 2017-5-17 00:26
没有史料记载谢应芳居住在奔牛。你说龟巢在奔牛没有确实的证据。因为白鹤溪有两条,一条向南到滆湖,一条向东经过邹区到北港。
回复 琅琊书院 2017-5-15 10:01
今转龙城博客,望分享并斧正!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0-21 21: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