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琅琊书院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2758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8-02-15

热度 1已有 1534 次阅读2018-2-15 13:23 |系统分类:杂谈

      


     帝王美食——奔牛大麦粥

                                                                                                                                                                  发表于《中吴》

炎炎夏日,何以清凉?客来奔牛,若是地道人家,一定会在餐前饭后端上一碗清稀薄黄的“汤料”,捧碗轻饮,顿感满口润滑,一股凉爽侵袭腹中,个中舒坦不以言语,此为何物?史说美名“饘粥消长夏”,落个草根名字“大麦粥”。

有个暑天,笔者我做客奔牛镇机关食堂,见旁边桌几置了两只大脸盆,里面盛满了淡棕色的大麦粥,饭菜还没见少,就见你一勺,他一碗,少倾就抢没了,只听一位曼妙身材的女士飘来一句话:“夏天啥都不想吃,就一碗大麦粥可以了!”

                   

                      大麦粥的地域    

当真说来,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有那份福分享受大麦粥的。我们感知着时光的脉搏,正史野闻,探寻“吴文化”的华章留韵。凡有桃花必有人家,大麦粥的传统领地就在东晋“南琅琊郡”的兰陵地区,也就是今常州之西,丹阳之东,以老奔牛区为核心的历史区域,当然最东南可至邹区乡和北港乡,不过这两个地方就不叫大麦粥,名曰“糊粥”。

有人说“丹阳人是吃大麦粥的命”,这于今天看来倒是美誉。奔牛也好,丹阳也罢,只是很长时间来,我们常州人总觉得“大麦粥”过于小众了,似乎没人愿花些许时间来说说,吝啬到连一个字都舍不得。最难风雨故人心,奔牛人民倒是一直把“大麦粥”当作自己的宠儿,低缓地发酵在古镇的祥和里,娴静的奇闻美谈传诵在藤悬蔓挂的屋檐下,始终没有半丝离开之意。

 

                     大麦粥缘分中吴    

六朝烟尘息,千年象教尊。历史可以遗失,但不能遗忘。东晋永嘉南渡,王、谢、袁、萧等士族在我中吴大地侨置“南琅琊郡”,促进了南北经济、文化的交融,大麦、元麦、小麦等也一起纷纷过江,来我兰陵落户。本来吾地“饭稻羹鱼”,渡来了北人的饮食习惯,先进的生产方式,于是乎奔牛地区就有了个谚语“稻秀黄狼麦秀鬼”。当每年春夏粮食青黄不济时,或常常不期而遇的水灾,百姓也只好用“麦粉”将就少许大米熬个稀粥,这就是今天我们奔牛人碗里的“大麦粥”。靠天吃饭,朴素不现华彩,风情不见骚意,大麦粥见证的却是我中吴文明的沧桑。

 

                      大麦粥与梁武帝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生于江南,长于江南,终年八十六岁的梁武帝萧衍,在六朝历史上是最受后人敬仰的一代帝王,享有“诗人皇帝”和“佛教皇帝”的美誉。豆腐、豆斋

饼、大麦粥是他桌上最爱,每日必用。《梁书~武帝下》载:服内

不复尝米,惟资大麦,日止三溢……。《梁书~昭明太子列传》载:

太子朝侍疾故应强加饘粥,及使我恒尔悬心。梁武帝爱喝大麦

粥还与他厉行节俭之风有关系,于是乎官府民间“粥行其道”,特别是孟河、奔牛、吕城一带的“齐梁故里”。

 史书与地方志记载,梁武帝自小生活在南兰陵,结交盛广,好诗文,常居奔牛“皇舅房”萧思话儿子萧惠开宅。此宅座落于奔牛镇西首“伯牙渎”畔,原奔牛高中,今常州航空技校内,后来武帝在此建“能仁寺”。武帝常往来奔牛,伯牙桥畔遇见至交陈文表,卓识长谈,同榻而卧,后在原地赐建“陈氏书楼” (奔牛八景)。武帝与古邑奔牛源远流长,奔牛今天仍有萧家塘、萧氏墓葬群,数户萧氏人家安居西街琴渎。古镇人民爱喝大麦粥,抒的是对武帝的绵绵情怀,行的是淡泊生活的自然崇尚。

 

                大麦粥的药理    

大自然是天然药库,药补不如食补。大麦粥能填饱肚子不在话下,其药用的价值也不可小歧。江南春夏之际人易“多湿”,而“湿乃百病之源”,大麦粥为“碱性”,有除湿中和抗氧化功效,“医药饘粥,多猛济活”。《本草纲目》载:大麦甘味,性温,主消渴,除热毒,益气调,滋补虚劳…….

北宋苏东坡来奔牛指导抗旱工作,就爱上了“奔牛大麦粥”,“东来留月井无水,仰看古堰横奔牛…….”。第二年诗人回到杭州后又适逢杭城干旱,流行病起,于是诗人把在奔牛的经验用到了浙江,“多作饘粥药剂,遣使挟医分坊治病,活者甚众。”公元1101年,诗人船行仪征,瘴毒大作,六月十五日从镇江出发奔牛,常州大儒钱世雄来奔牛迎接,晚泊亚可码头,往奔牛中街就医,喝大麦粥,第二天出发常州。要说大麦粥的功勋,除了充饥、药用外,更是减肥、美容之秘诀,君不见奔牛走出旷世美女陈园园。

 

               大麦粥的制作    

大麦粥没有远去,一直徜徉在常郡这方土地,古朴的做法,透彻着科学与艺术。

第一步:淘少许粳米,放锅中煮,水要多,可至锅的八成。

第二步:用碗盛冷水,最好是井水,因为井水含碱量高,这是古法,然后放入三克左右的石碱或小苏打。

第三步:取三十克左右的大麦粉,或元麦粉次之,或小麦粉再次之,置入冷水碗中,用筷子轻搅至全部溶解。

第四步:锅水沸腾,则将碗中面糊倒入锅中,边倒边搅拌,再沸后开锅煮三分钟,一锅清香淡雅的大麦粥就是你的了。

 

                   大麦粥的伴侣   

雅致的生活,萝卜做出肉味。奔牛地区的大麦粥的吃法一点都不单调,走出“清汤寡水”,奔牛人民不同季节烹制出丰富多彩的大麦粥。“乌江豆大麦粥”最是清凉;“赖块(面疙瘩)大麦粥”, 劳动力吃了不容易饿;五六月份有“北瓜(南瓜)大麦粥”;八九月份的“山芋大麦粥”等等,放今天都是“高大上”的美食。

这还不算,与大麦粥一起的小菜也颇有奔牛地方风味。奔牛萝卜干,香脆可口,名扬海外;奔牛大青豆炒雪里红(雪菜);奔牛酱板豆等等。顶好是大麦粥与奔牛传统小菜一起享用,那才叫地道的“奔牛大麦粥”。有次笔者和女儿一起探访深巷老宅,在万缘桥东见到不少九十多岁的长者乡邻,碗中装的均是“古法美食”,令人遐思向往。

 

                   大麦粥的粉丝   

古邑奔牛可不简单,引多少王侯将相,文人骚客留恋往返,就一碗“大麦粥”都让人惦记着。

近代中国杰出爱国实业家刘国钧老先生特别钟情“奔牛大麦粥”,特赋人生诗一首“日食三餐元麦糊,夜卧一张竹编席,一生学费钱八百,半世事业万人功”(刘大坪供稿)。刘国钧少年来奔牛,在古镇生活创业了二十多个春秋,大麦粥毫无疑问成了老先生的主食。上世纪七十年代,国老来奔牛探望好友邵山涛先生,就提出要喝碗“奔牛大麦粥”。

宋代大诗人王炎在武进告老还乡时诗曰:卒岁一布衾,终朝一饘粥;此外何所求,吾生无不足。

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在运河边一古镇爱上“大麦粥”,有说故事在丹阳,但我更觉得是发生在奔牛,因为清乾时丹阳的建制已不再是镇。史书、地方志多处记载乾隆与古邑奔牛的往事,笔者儿时也常听老人讲的故事:秀水紫竹、叶家营盘射箭、万缘桥下圣旨、琅琊墩歇凉亭、大麦粥等等。“甚好、甚好!”乾隆美滋滋地边喝着大麦粥,边欣赏运河两岸桑榆风光,不知不觉船行至西仓桥了。岁月无情,文化有痕,只是奔牛人一贯低调,不愿提起,但奔牛人民一直在传承与发展,坚守着自己的传统。

 

                    大麦粥与奔牛歇后语    

文章不靠传说,醒着的生活才觉得有意思,大麦粥与奔牛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漫漫历史长河形成了不少奔牛地方特有的与大麦粥有关的方言俗语和歇后语,列举一些与大家分享。

1、         “你大麦粥吃醉老咧”。意解:本该清醒做对的事却做错了。老人常用这话批评年轻人。

2、         “大麦粥翻了茅草棵了”。意解:做事莽撞,乱投投。

3、         “大麦粥嗒嗒酱板豆”。意解:对清淡美好生活的满足。

4、         “唉,种田种到则大麦粥都吃不连牵”。意解:农田收成不理想。

5、         “早饭大麦粥,昼饭粥麦大,夜饭还是大(它)。” 意解:平静、一层不变的生活。

6、         “你是吃大麦粥长大的吧!” 意解:身材苗条。

 

遗失不可怕,遗忘才是悲哀。我们抚摸着历史尘埃,行走在深巷古宅,搜寻旧迹遗珍,探寻依稀月痕……古邑的空气极其温柔,微风轻送,有麦香,最是那奔牛大麦粥,饿了要她,身材局促了想她,小毛小病也找她,独步江南,深藏秀阁,帝王也没忘了她。

来奔牛,喝碗大麦粥,健康美丽伴你行!

 

   作者:李开明 王伟庆 于常州市前后北岸64号  2018.2月

   文博指导:陶峰

   民俗指导:何中权  屠国荣

 

参考书目:《梁武帝萧衍考略》中国社科院

                《明永乐常州府志》

《晋陵月色》薛焕炳 

《刘国钧研究》王亮伟

《梁书》 《武阳合志》 《與地志》

               南齐书》   《新唐书》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2-15 15:59
科学养生的大麦粥。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8-16 23: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