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王婉荔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19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油酥滓的故事

热度 9已有 512 次阅读2017-5-17 21:16 |系统分类:情感

那天是农历的二月二,所谓“龙抬头”的日子,大家都去吃猪头肉。可是,我对这个节日没什么兴趣。况且,前一天下了一场春雪,不大不小。街路上积雪未净,出行不便,我就一直窝在家里看书。七点多钟的时候,朋友来电话约去喝咖啡,并没有什么兴致,仍旧看书。九点多钟的时候,再接到电话,约去吃烧烤。此时,翻开的书页,恰好是那首一直钟爱的唐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坦率天真又满含洁白的欢喜。我掀开窗帘向外看,积雪在黄晕的路灯照射下散发出温柔的光芒――正是适合小酌的景语,于是,一跃而起,披上外套出门。

        出租车寥寥无几,等了快十分钟才拼到一辆。走进烧烤店的时候,烤炉上的肉已在滋滋作响。握手寒喧之后,心情更加清爽,算上我,同座四个人。主客虽是上级领导,但因为曾住在一条巷子里,让我觉得如邻家大哥般自然亲切。何况他还拥有自然的性情,丰富的阅历和广博的学识。同这样的人交流,即使只喝一小杯烧酒,也会品出万千滋味。
        
        果然,觥筹交错间,分享到不少的趣闻轶事。此时,烤炉上的酸菜焦黄干香,邻家大哥边用筷子翻拣边啧啧品尝。座中最小的老弟忽然说:“我猜您肯定喜欢吃一种东西。
”       哦,是什么?”
“        油嗍子。”
“        哈哈,确实。你真聪明!可你知道这三个字怎么写吗?”

        这个可真叫不准,也许是油嗍子,也许是油梭子吧。”

“      不对。这东西可是我给正名的,正确的写法应该是‘油酥滓’。油就是豆油的油,指它的加工过程是把肥肉里的油提炼出去;酥呢,是酥糖的酥,指它的风味和口感;而滓,就是这种东西的形态――油渣滓嘛!”

      我们听了连连点头,确实有道理。

      邻家大哥继续说:“其实,前几年我讲市场经济理论的时候,讲到南方北方的差距是,就常常用它做例子。”
我在心里暗暗称奇,这种东北最普通最上不了台面的食品居然成为市场经济理论的佐证,倒真是闻所未闻。

“      因我喜欢吃这东西,所以想吃的时候会让饭店厨师按我的提示做好端上桌来吃。有一次,我在南方的一家饭店刚提出要吃这东西,饭店老板马上让人端上桌。我很奇怪,问他们怎么会有?老板乐了,让我去看他汽车的后备箱,一袋一袋的都是这油酥滓。但更让我吃惊的是口袋上印着三个字――脱脂肉!南方人精明,哪里都找得到商机,我们北方人却只能把它当作食物。”他的话音未落,我们都已经笑开了。确实如此啊!虽然我是七零后,但对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印象颇深,母亲买肉专挑肥肉买,因为可以多炼出点猪油炒菜,而油酥滓也成了不能放弃的美味。我还记得母亲常常把不多的油酥滓分放在几个小碟子里,我们兄妹吃得津津有味。而在物质极为丰富的今天,炒菜时的瘦肉都只是用来借味,很少吃掉,更难有机会去吃油酥滓了。故事如果只到这里,就也罢了。邻家大哥的语调忽然变得深沉:

“       我每次回老父亲家,都能吃到油酥滓!刚开始,我边吃边想,唉啊,得全吃掉,要不就得扔掉,现在谁还吃它啊!可慢慢地就觉得不对劲,怎么每次都能吃到?而且只见到油酥滓,没看到猪油呢?后来,我才知道,那根本不是炼油剩下的没人吃的油酥滓,而是老父亲特意做给我吃的。”

       听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孟郊的《游子吟》直入心底“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千年前的这位母亲永远用她手中那枚针缝补着我们的思念。而这位老父亲在听到儿子归来的讯息时,是怎样从容地起火架锅,又在锅底加入一勺开水,然后便注视着那些切成薄片的猪肉一点点地褪去润泽光亮的外衣,卷缩成干香的油酥滓。再然后,他静静地坐在一边,注视着儿子美美地品尝。就这样,他将积聚了一段时日的对儿子的宠爱不着痕迹地慢慢放空。这经过熔炼的油酥滓看似不美,但因为不曾附着时代的气息和烙印而演化成为一首动人心意的诗歌。其实爱,永远是人生的内核,所有的告白都只是表象。真爱,没来不需要被提示、被强调、被传承,它以各种形式深深根植在有情天地之间,生命不绝,繁盛不息。

       那个夜晚,吃到的烤肉是什么滋味,我早已忘却,这个关于油酥滓的故事却常常想起,因为那里,珍藏着一种洁白的情意。
7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常州小城 2017-5-27 09:44
“脂油渣”拌青菜做馅心,美味
回复 敬天爱人01 2017-5-20 09:59
常州人叫“脂油渣”,小佬玩的游戏“轧(ga)脂油渣”。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5-18 15:35
油酥滓是不是这样写,我不 知道,但油酥滓不是猪油渣,可能象网油之类的。
回复 伤不起的天 2017-5-18 13:54
油酥滓,冬天烧白菜,好吃佬
回复 baihoo 2017-5-18 10:56
这个故事讲得好。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7-5-18 09:53
点赞!
回复 涤生侯 2017-5-18 09:45
一片洁白的情意。
回复 一笑天 2017-5-18 09:16
就是猪油渣吧,我家年年杀年猪,都会做
回复 秋来 2017-5-17 21:26
我会做这个的呢。我这叫滋油渣。会放在馄饨馅里,或者炒大青菜,霜打过的青菜,很香很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8-21 01: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