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故园纪事——农事之香

热度 10已有 166 次阅读2017-8-10 08:39 |系统分类:杂谈

农事之香

 

初春三月的田野,是紫云英的天下,洋洋洒洒的紫花尽盖了葡地的翠叶,像染匠泼翻了紫靛缸。待柳青桃艳,秧籽下田,云英次第尽蕊,就要开犁了。

紫云英俗名红花草,是稻田必须的绿肥,嫩了无效,老了难沤烂,惊蛰蛙鸣最好。春分蓄水满田,清明披了蓑衣,戴了斗笠,斜风细雨中把式们齐下田“呔、呔”地一手挽牛缰一手扶犁梢地翻开沉睡一冬的泥,一犁盖一犁如黑浪。而听话的老牛不用牵缰,绳子挽角上自顾自地走。半晌累了会停蹄回望,把式们知道它累了,让它松了肩在田埂吃些青草。而地间油菜花儿也黄流金地香流蜜!

至谷雨,紫云英沤一田黑水,再两犁两耖,一声鞭炮开了秧门,便是弯腰季节,男人起秧担秧,女人一字排开,于镜田里插秧如倒退行走,常发起欢来赶趟把手脚慢的关中间“坐轿子”,收工时姑娘们会因一句玩笑打起泥仗,嘻嘻哈哈泥香满身。

立夏时,秧苗立根,云英烂尽,便是施肥耘草的季节,女人们大可以边耘边唱着山歌,昏昏欲睡在紫云英的沤香中。

初夏小满,秧苗抽穗灌浆,也是治虫之时,六六粉、二零三类农药是要钱买的,工具也有限,于是点野灯灭蛾是最环保的方式,各家分了任务,田埂上一溜支上三根棍,吊上盆罐,盛上水,水中飘盏油灯,引蛾子奋不顾身,次晨跌满半盆,盏盏野灯时明时暗,与星空呼应,荷香稻花香争氤,与境也仙!。

三夏“双抢”是最紧张的时候,割稻栽秧都是顶了星出戴了月归,中午稍许休息,如山的稻捆久了会生芽,队里有人力脱谷机两台,一是木架一是铁架,姑娘们五人一组,从早翁翁踩到半夜,那是极其缠人的事,她们用力踩着入团当女民兵的海霞梦!陪他们的是几个劳力赶牛拉了碌磙打稻场,就着星光吱吱呀呀地彻夜响。

蛋蛋只记得双抢时再不用放牛,牛打完稻谷就下了田,青稻和田埂青草管它半饱,割点夜草就够了,蛋蛋还记行,脱完粒的稻梗香如春草,躺在上面数星星分外软和。

三秋是收山货和割晚稻种麦子油菜的时节,山芋板粟再不用去偷来解馋了,分了家来管饱,坏的晒了、好的下窖,三秋也是烧火肥的季节,陈柴烂草拢了来埋土堆里,一枝火柴点上慢悠悠烧几天,田边地角蓝烟袅袅与落霞齐飞,空中满是土肥的焦香如酒香。

初冬,给出头的麦苗、油菜松完土施上过冬肥,几无大事。女人们互相帮着洗山芋粉、煮粉丝、蒸米面、熬糖稀,或于朝阳墙根和灯下纳鞋底补冬衣。男人们相邀着到大山里砍山柴弥补锅炊之不足。娃们侍候完耕牛草水也会就近铲草皮打松果,傍晚会结伴提了篮去偷田里刚出头的紫云英,可当菜也可以喂猪,归来的炊烟中,五谷年货厨香纷呈。

几夜北风紧,一场大雪来,老人会欢喜“兆丰年呀!”之所以“兆”,是因地货有衣、春水有源、害虫难存。农事已了,雪里梅香之中,以待年至。

9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落英笑 2017-8-15 14:00
我吃过红花草,很清香
回复 何伯良 2017-8-10 23:04
点赞!
回复 荷边垂柳 2017-8-10 14:23
70年代初,我插了一整条“烟筒头”秧,有谁知道是怎么个具体定义?
回复 毛祥妹 2017-8-10 10:49
老师妙笔生花!赞!
回复 一笑天 2017-8-10 10:11
插秧的情景,是那么回事哟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8-10 08:50
紫云英就是红花草,困难时期当饱吃,多吃就生青紫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1-18 03: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