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故园纪事——谁闻机杼

热度 2已有 82 次阅读2017-10-9 09:01 |系统分类:杂谈

谁闻机杼

寒窑里的洪家五兄弟也是极苦的人,苦瓜来处源苦藤,五兄弟原也是蛋蛋家西邻,与蛋蛋家中间那进屋共一堵墙,前面是他们宗爷酒仙家,后面是龙大爹家,后来酒仙搬走了屋基让了他们,虽是三间,但中间堂屋是前后通的,供后面龙大爹家出入,因五兄弟的老屋本是他宗族公有的祖屋用来祭祀聚会的。

五兄弟的奶奶青年守寡了,他们的奶奶本出书香门,老人家织布为生培养他孤子金风,金风本是个有慧根的人,方头大脸吟一口好诗下一手好棋,饭吃不饱却爱一杯茶,体态很壮但遗传了他母亲的羊癫病,平时比较和善,一发病就找他妈吵架,为的是当年念书的事,他母亲有个弟弟叫金华。

金华的母亲也是守寡的人,金华比外甥金峰大不了几岁,当年都在求学,两个女人两个学子日子很难支撑,金风的母亲毅然停了他学业保她娘家的根,也许她指望她兄弟金华出头快点再来帮她的儿吧,
京华在母亲和姐姐一梭一梭的织机声里供成新中国第一代军校生,分配在青岛属海军,按道理三五年后应该帮帮他姐姐一家人,可他姐从黑发人等到白发生,金风说他病发和失学、贫困的刺激有大关联的,
金风断了书成了家,一口气生五个儿子一个个成长快如竹笋!如此直到七十年代,金华只有升官的佳音不见人。

三十年前正团了倒是回来一次,金风家实在窝囊没处落坐,于是他屋后的宗家龙大爹的孙媳妇大呼小叫去上街买肉打酒,说是招待团长亲戚大人,引乡亲们上门瞻仰,除了衣冠,面相与金风相似,所谓外甥多象舅,但警卫背着他七八岁的儿子到他姐家转一圈,留点小钱就走了,那点小钱算是买断他姐的恩,其实完成可以带走他姐大孙到部队成个人,他留下的一件黄呢军大衣据说是日本的,铜钮扣黄灿灿如酒盅,金风有志气不穿,金风孩子们晚上当被盖,白天轮着穿出门让人侧目,倒是极威风,做着长大他舅爷接他们参军的梦。

自那后金风和他娘吵得更凶,他身体不好,一家八口只有他老婆一人挣点工分,吃饭都成问题那有钱培养孩子,金风不是辍学不至于如此人下人,那日,他娘恨命不过挨家打了招呼说去娘家住一程,让大家照顾她家门,中午的时候便在漂在中庄的塘里断了魂!她儿子金风沉默了很久,没两年也在村东大水库里转了生,半年后,金风可怜的老婆改嫁给她丈夫刚亡妻的朋友,有时回来给孩子们洗个被子照顾两家做了两边人。

从此,那个三间破屋里便只剩下飞龙、飞虎、鳌波,映雪、囊萤五个苦根相依为命,过着灶下缺柴缸里少米床上无被的苦营生,从后面三个名字可见他父亲当年曾赋有多大的希冀和心怀!

弟兄五个,大的十七、八,小的刚学龄,老大飞龙早早的当了家长,小兄弟更是一天学也没上,整天说寒道饿打打闹闹勤勤快快风雨之中度苦生,记得他们手心手背分家务;记得他们稀饭拌咸盐,一勺猪油一人一点分得匀;一锅冷稀饭分成三块吃三顿,记得他们冬天轮流光着胳臂披着破絮或呢大衣去塘边给牛饮水,赤脚踩着塘边的冰,倒是从未见过他们伤风感冒请医生!

后来,本庄十八、九岁漂亮的阿莲常被老大约了看电影,看着看着萌了情,阿莲家是蛋蛋东邻,阿莲父亲开始不答应,但又贪小便宜阿龙老给他家干活,一次帮拉石头翻车断了腿,便直接住进阿莲家这事才算下了定,阿龙的兄弟们也成了老大丈人家的小伙计,阿莲常大清早站在蛋蛋家东墙喊蛋蛋家西墙偎在稻草破絮中的梯档般的小子们起床,分派家务,小姑娘也成了当掌家婆的人,再后来,破堂屋雪压倒了他们借了队屋去安身,阿莲也是在那里成的婚。

阿莲确是五兄弟的恩人,一屋的半大小子吃穿住行很费神,好在穷人孩子早当家小兄弟们自小不吃闲饭,十、四五便是拿汗挣钱的好手!八十年代未,将原来老屋翻成本村第一栋楼房,又三年,将乡亲送的队屋也翻成了四间两层,老二老三虽然招亲了,老四老小终归也成了家。都成家了也都分家了,小兄弟们先是卖汗后是学些技术,日子倒也过得蒸蒸日上,迁居城里的资本足够都是怀揣百万的人。

老大是个会享福的主,以前靠兄弟们挣钱所谓坐镇家庭,他除了农事,极爱小牌打打小酒端着慢慢饮,牌技不错小脑聪明。没做过大事出过远门。现在享不了小兄弟们的福,自己孩子也大了前几年操了此心,二个儿子成家了给他养了两个孙,这两年还了旧态小曲照样哼……

而金风的外婆金华的妈,九十年代两眼望儿瞎,三九天拄个拐杖在站街头买豆腐,霜又打来风又刮,别人自付小钱豆腐自己抓,不忍观雪压梨树霜白,但知的人都叹息,她儿子当时已是正师青岛海军学院院长当红如霞,不知他入的什么党,保国不保家。

十年前,老人家去世,副军将退的金华才回家,省里县里乡里小车随从一大溜倒是气宇轩昂,但族人和乡亲是不认得什么狗屁官阶的,拦住了路要掀车,甚至有妇人拿了馊水泼他厌他的焰。他灰溜溜走了从此永远断了乡路,听说他独子也有些遗传病,一代家声不由他。

由此蛋蛋想起原来祖籍邻县的一个副总理,自参加革命到进住北京一直不回老家,大食堂年代他不顾家人,九十年代回乡时在村林场看山的老大拒绝下山见他,说他弟战争年代早死了!他娘也说狼窝捡的崽根本没生他!

富贵不过虎狼事,三代未必再贫寒。

谁说书香皆孝子,机杼破窑一笑谈。

(待续)

2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0-9 10:15
记住,你是娘老子生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0-19 22: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