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故园纪事——“牌王”飞虎

热度 3已有 54 次阅读2017-10-10 16:23 |系统分类:杂谈

“牌王”飞虎

飞虎原来是蛋蛋西邻五兄弟中的老二。

飞虎和他宗叔善民一样是天生兔唇,人戏称“小豁”、“大豁”。善民是酒仙的次子,小平大爷的弟弟,“小豁”、“大豁”性格一样的直率刚猛,贪酒贪牌和勤快,豁嘴后来虽然都补上了,但“大豁”仍不论场合叫飞虎“小豁”,飞虎略有不悦,“大豁”便骂:老子和你不是一样的货吗?!“大豁”和蛋蛋老大他们是一帮。

因为豁和穷以及整天脏兮兮的衣服 ,所以有时屁孩们不带他玩,但和“糊涂”大儿子元龙、“三好人”、蛋蛋是“放牛党”中的“四人帮”,常在打满猪草后,坐田埂上打扑克,猪草分一堆一堆当赌资,扑克皱得象猪肚,飞虎输的时侯多,于是大家赢空了他的破竹篮,再帮忙给他挖,一码归一码,有时大家干脆空着篮子打牌到天黑,用石子在田埂记输赢,飞虎笨笨的不识数,所以偶尔他赢了,尽可以赖帐让他自己数,大家站田角望风,让输家的他到生产队田里偷满四篮红花草,有时也偷勤快人种在田埂的青菜,上面盖点青草象游击队般四散归家,而玩打仗时汉奸鬼子之类角色非他莫属,他一直活得迁就。

飞虎赌品很好,也好像很愿意输,因为如果他侥幸赢上两回,蛋蛋们就会撇开他找别的伙伴玩,他会讪讪的追在后面要打牌且自觉地出错,所以人称“牌王”。因为扑克很珍贵,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缺了几张会用纸板剪了用笔画上补来再用,直到谁存够零钱或在大人口袋里捡了铅角才能再买新的,那几日便是王。而扑克总是“三好人”买的多,因为每逢他爹洗澡,他总是勤快地送了干净衣服拿脏衣服给他妈洗,也因为除了他唯一的姐,他最得宠。

“牌王”是急性子,最不屑元龙和他爸一样的精打细算出牌慢,有时干脆代劳从他人手里扯一张出来,“牌王”牢牢地保持他的赌品很多年,不管钱是多么辛苦挣来,在牌床上输得很棍气,当然后来他不会追着输了。

“牌王”没上了几天学,他爹就随他奶奶跳水了。他刚认识几个拼音被迫哭哭啼啼回家,常看着我们的书包发呆,后来十几岁了求蛋蛋教他字,除了自己的名字,他拿来一副麻将一张张的问,几遍倒也认全了,再不想学别的,他说他是种田命,认全了麻将四个死党便偷着玩起来 ,他却总是赢的多,于是蛋蛋很伤自尊,从此不摸那玩意 ,“牌王”其实不笨,但后来经常被他老婆骂,十年前他戒了牌,但他老婆从此牌桌上接了他的班。

“牌王”十四岁嫁到大树根做上门女婿,是他叔奶奶——“酒仙”的老伴看他五兄弟实在没出路做的媒,有了新的像个样的家本应该高兴的,但“牌王”老大放爆竹送行的时候他忍不住哭了。好儿不招亲,好铁不打钉,他也有自尊的。他的未婚妻那年十二岁,大模大样地散喜糖,她是老二,姐妹五个没有父亲,“牌王”虽小但进门就是个可以犁田打耙的劳力,撑住了这个没有男人的家。

那一天他本份的丈母娘挨家一人办了太平酒算是经过见证的订娃娃婚,虽然简单但乡亲们都很开心,那天蛋蛋也去了。蛋蛋向李大姐借了10元钱买了一双黑绒布鞋和一双尼龙袜,“三好人”送了什么倒忘了,他大嫂陪了两床被和一些盆桶他大哥挑了去。那一年花一百多元把豁唇补上了,伙伴想逗他笑,他捂着纱布不敢笑心里实在偷着乐。自他嫁后隔了村庄有了小小的老婆管着,在家一起玩的就少了。他和元龙成了邻居,但仍把本庄当老家。8年后他和“三好人”成了连襟,小一岁的“三好人”娶了他大姨姐春春,他高兴得又蹦又跳。

“牌王”虽有点小爱好但真正是掌家的人,也是同辈人中最苦的人,从十四、五在窑厂做砖到下大船做楼板,牛一般的身板流了一船的汗。后来攒钱买了条五十吨铁船,被合伙人七弯八绕占了去,于是重走血汗路。10年前元龙搬蛋蛋庄来了 ,五年前他也迁到本庄最东面起了栋造价不菲的楼,但后面老坟太多了阴气重,厨房又做成钻山象,当年便出事了,车祸头骨碎几处昏迷半月,终归苦人命硬醒了过来。他重体力活习惯的饮酒是戒不了只能少饮了。那么多年他家人一直看不起他。他酒后常到他爹坟沟里哭累了睡觉,像中年的闰土再也不见少年神气。

“牌王”可以歇歇了,如今,他的儿子比他壮了,但见多了艰难,同样的寡言。(待续)

3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0-11 07:50
蛋蛋是“四人帮”又是“牌王”,霸气十足。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0-19 22: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