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亲情家园——春 红

热度 3已有 47 次阅读2017-12-6 08:38 |系统分类:杂谈

   

冬至,是万物沉寂的时节,也是祭奠亡灵的日子。和清明一样  按辈份远近祭完祖辈,最后驻足的便是小妹春红  那小小的坟头,无碑无台,依偎在山脚 杂草树丛中,那伤怯怯的安静,一如残存记忆中的她  更荡起一份酸楚,一份回忆......

春红,小我一岁,生于十月,下地时奶奶说“丫头也该是个有福的人,上面有四哥二姐,一人帮一把,叫花也能扶上马呢!”

但老父眉头微皱,说是时值深秋,八字有些孤苦了,思忖再三取名春红借点欢喜之气。

那时,我尚未学步。于是,春红便夺走本属于我的母乳和宠爱,生活贫乏,农村的孩子是不断奶的 一般随娘奶水自干而止,正常二三岁,甚至有宠儿上学了还咂二口,做母亲的也只有这点可以施与孩子,哪怕悴了骨,枯了血。

    由此,我对春红的出世便有了天生的嫉妒,特别是我四五岁时有场大病  母亲愧言;是因为我小时候缺奶体质差,我便奉为圭臬,视她如仇敌。怎奈她天生得人喜爱,像年画的福娃,大眼圆脸,更有杀手锏--乖巧伶俐,三四岁便知看大人的颜色,不该哭时不哭,该哭时也尽量不哭,安静得象喵咪 !更衬得我的任性而时而失宠,有时受了责罚便将怨心转嫁到她身上。                                      

    龄五岁,小嘴巴便出来了,像八哥“大姐二姐大哥二哥....”分的很清楚,当然和我最近,依靠性也最强,小哥也叫得最勤快最甜,不像我一概笼统地哥哥姐姐没有分别,有时不高兴了甚至叫名字。亲戚来了,妈常拿她的聪明显摆“该叫什么”总也难不住,有时也佯装思索,许是估摸着亲戚口袋里有无一分钱一粒的水果糖,有时拿迟了也会故意叫错,那奶声奶气的天真常逗得一片开心的笑。所以她口袋里好象永远有糖一、二颗,又许是总舍不得吃吧。

    我们姐妹多。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从大到小穿的。而小妹除了糖果她的衣服也总比我新一点且干净……

龄六岁,就不再吃闲饭了,扫地、喂鸡、收衣服是她份内的事,父母做手艺,哥姐上学 。厨房是奶奶的岗位,老人总爱叫她做烧锅佬,她也耐得住性子,知道什么时候是什么火候。家有火钳二把,她只勉强拿得起那把小的,有时细柴干脆用手。

    大姐特疼爱小妹,许是小很多,大姐夫自小丧父,家父送他参军,后转业到玉门油田,常寄些稀罕物回来,大姐离娘家近,总拿些头绳香脂之类打扮她,她比外甥只大三岁,所以每当我不理她时,她更愿意和小外玩,象小大人,煞有介事,姐却放心。

梳头好象是二姐的专长,脑门二个抓鬏,奶奶只给她梳简单的娃娃头。

因慕她得宠,或是心里不平衡,每有祸事,如打碎碗之类的便推她身上,她也不辩白,只拿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妈妈,得二声轻骂了事。那时补个碗也要五分一毛的,而一个工分才几毛钱呢,而那几日,她便象立了功似的缠着我玩着玩那,许是愧疚、又许是做哥的感觉也不错,而只有她才能让我有此殊荣,也就尽量顺她意。

    玩捉老鹰,她只愿意站我后面,只有我愿意张开膀子全力保护弱小的她,虽然我常拿做哥的架子压迫她,但决不许小伙伴欺负她的,她也分得清二种欺负的本质,我这种她是不向大人哭鼻子告状的。而玩垒家家,我们推土挖灶,她仍是烧锅佬!  

    有时,我甚至认为她很乐意代我受过,因每当我疏远她,她寂寞的时候,她就撺掇我犯错误,如偷老爸的铜墨盒,奶奶的灯油去办家家而后又心甘情愿受几声骂,再得我几天愧疚,几天补偿,几天欢乐,周而复始......

    或许她心里真觉占了我的奶水,有份还不完的歉意?有时又觉得  她是哄着我带着我玩的,如她的宝贝糖果我是可以分享的,上面的哥姐只有看的份,那也是她的法宝,小心翼翼地打开,有时是好几层纸。我当然是象征性地舔二下,满足心情就行,她总劝;哥,我还有呢。

一分钱一颗的水果硬糖,可以舔很多天,甜很多年 ,酸一辈子!尤回味!

龄七岁,我八岁该上学了,其实带她一起上学最适合,可以相互照应,但我家除了二姐上工都上学,总是超支受气,只好放养队上一条老牛挣点工分,早上我们兄弟可以轮流放饱的,我上学后下午就没人放了。父母没办法  和老妹商量,老妹很懂事,一口答应了,但眼睛是含着泪花的!

于是我也觉歉疚,新领的书本让她先翻了个遍。和我一样,她说:“书的味道真好闻!”

是呀,这世上有比糖果更香的东西!

于是 她又缠着哥哥们闲了教她识字。她说  这样明年可以和我一道上二年级的,她最小,哥姐们本比我宠她,当然满口应承,于是雀跃!

但哥姐们大我们很多,她总想和我这个小哥近点 !

     于是,家乡的地边田头每天下午便有不协调的一景:

     三尺长的小人牵一头硕壮的老牛,和偶尔稚嫩的喝斥声,好在老牛也很乖,否则发起倔来,那小手是根本牵不住的,她也不敢让老牛自由地在山上觅草,牛跑远了,她是走不近.也不敢进老林子找的,所以,常牵着绳子在地边草好的地方先放半饱,然后放长绳子把牛拴在山脚的树上让它打着圈吃草...

    更多时,是在我母校前面那个叫大树根的山上,我从窗户上可以看见她,她也时常扒到窗台上看我, 更多是看老师和黑板.....

    放学了,牛也饱了。我牵着牛,小妹则骑在牛脖子上,手抓着犄角。

    夕阳下,我,老妹,老牛都很惬意!

    无奈四月,林花谢了春红 !

   一个下午,老妹早早回家,说头疼,外婆在家,以为是前两天放牛时,打雷受了雨淋和惊吓,只熬了些姜汤便让她睡了。傍晚,母亲回来已高烧,忙找赤脚医生,说是重感冒,无碍!那时最好的退烧药也就是青霉素,半夜好像好了些,想喝红糖水,母亲赶忙煮了,还放了几个荷包蛋,天亮时,从母亲的嚎啕声中我们知道:小妹,走了。

   从母亲的哭诉中我们又知道,老妹走时和活着一样安静,弥留之时还惦记着:放牛……上学……

    因为母亲常骗她:不乖就不给上学……

    放牛,上学,是她最大的牵挂和遗憾!

    农村风俗,短寿的小孩又叫讨债鬼,怕那邪气纠缠家宅和村庄,要葬乱坟岗的,我死活抱着小妹,不让别人带走,结果大人们只有先抱走了我,年幼的自己一直不相信她就那样的走了,心里一直以为是父母骗我给送人了。

    多年后我才知父亲还是和队里讨了对面山腰的一块地安葬了她。

    一九七六年,毛主席去世了,唐山震了,脑膜炎来了,老妹走了。

    我虽懵懂,但都哭了,前二次是随大人,后一次发自内心,不日方知,急性脑膜炎已大面积流行,父母才如梦方醒。预防脑膜炎成了政治任务,生产队根据指示挖一种草药和竹叶煎汤用水桶挑着,送各户强制饮用。味奇苦,老年人更惶然,说犯人瘟了。

    当时治脑膜炎最有效的药是庆大霉素,而乡医院已一支难求,签如老妹的教训,家父擦干眼泪立即到上海金山卫化工厂找到一位以前的老部下,也是家乡人,软磨硬泡,硬是背回一箱庆大霉素。刚到家,大哥和本村就有几人发病了。有了经验和好药,都化险为夷。

    那病来的快去得也快,救了多少人?天晓得!

    只知道周围村庄象刮旋风一样得脑膜炎的很多,但乡情们都幸免于难其它乡镇则不然......   

   春红之死,有多种说法,

    奶奶说:太聪明的孩子是留不住的。

    母亲不知从哪里听说,脑膜炎不能吃腥的,一直后悔不该煮荷包蛋,而当时农村鸡蛋就是大腥大补了,因此絮叨了很多年。

    老父虽是老党员干部,偶尔也叹息老丫头八字,家父当初为她取名是刻意化解的,他若知李煜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怕是要自责取名春红又错了.又有老先生说:我是铁嘴铁爪鸡,命硬,和属犬的老妹相冲,我虽不信,亦郁闷很久……

   我更愿意相信:她是一个天使,坠落人间,就是为了在危难时刻焚烧自我,起一个灯塔和烽烟的引导和警示作用,护佑一方!事实也如此,她的戛然而去也确实为很多乡亲指明了逃生的方向!......

    父母并不重男轻女,相反很爱老妹,每当我们淘气时,就常念叨老妹是所有孩子中最聪明、听话、漂亮的!

    曾向父母说起当年冤枉老妹之事,他们凄然苦笑:“傻伢,知道呢!借你台阶罢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呀!

    于是略微释然:父母对子女一样爱,只是因人而异,方式不同尔。

    每当此父母干涩的老眼常有点滴星光,那是对骨肉的锥心,对贫穷的彻骨!

    那段不堪的岁月也影响了我对下一代的教育方式: 独立、自强、惜福、感恩!

     ......坟头的纸蝶渐渐盘旋坠地,子侄们也行完礼,收取杯碗准备下山,父辈不能做这些,更难受!小时我行祭,现在子侄们大了,晚辈烧纸她该能收到,心里才有些慰籍。

    我仍喜欢像当年放牛一样,静静地坐在她坟边草地上怀思......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其实,老妹很残酷的,她用她静如秋叶,短如春芽的年华便赚取我们大把的思念。

    佛说:施比受更快乐,而满怀心情无处可施更难受,如此时纵有万般呵护之心也唯有寄与薄酒青钱!

魂在何方?

自小和我一起与父母一床而眠的小妹,还记得那些争枕头抢被窝的时光吗?

    往日那小小的打闹也是一种难再得的幸福啊!

    如有来生,哥真的会让着你!

 

    聊作九韵之歌,以寄九泉之下九妹之灵:

                 本是云间客,偶化尘中身;

                 弃世三三载,假寿四十春;

                 七龄百衰事,双泪一盈樽;

                 黄土为冬被,苍菊作秋缨;

                 纸化白蝶翅,酒浇青苔根;

                 怀伤谁解惑,思残我恨生;

                 枝鸣暮鸟切,梦唤小哥真;

                 河汉随牛畅,天书消汝嗔;

                 日黯归霞寂,语咽挽歌深。

                                      (己丑年冬至)

2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6 10:29
我们的童年有点苦,但也感到幸福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2-11 08: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