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有女十八

热度 10已有 555 次阅读2018-1-2 08:45 |系统分类:杂谈

有女十八

    丫头,今天是你生日。为父淡泊,以前对你生日多有忽略的,但这次倒记得牢,因为你十八了。十八意味着成年,意味着从少年的鹅黄走入青年的嫩绿。本想给你个仪式:蛋糕,蜡烛,用浅浅的笑容鼓励你许个小小心愿,因要送你表姐远嫁,这生日还是交给你自己安排, 为父的钱包虽瘦还是尽量犒赏你一下,人生只有一个成人礼的。看你讪讪的笑,知道你和死党们有约,愿你们开心,默许了。

看你雀跃上车的时候 惊觉个头已高于你母亲 都说你像大姑,你确继承了你姑母姑奶奶的举止,干脆麻利,但五官性格倒大半象我。

大了大了 更多时候是表面服从暗地反抗,一如你的小辫子,骄傲地上扬,不再像小时候,父母给你怎么扎怎么好,上扬可以默许的,但我决不许你歪斜着来,或去发廊生拉硬扯,不允许你穿的鞋有三公分的跟。爱美有局限性的,年龄也是有行为准则的 !学生 干净朴素知礼上进为美。

丫头,看你背影,为父的有点欣慰,也有些失落和抓摸不着 我叮咛你早回来时就怕你说“我都十八了!...…”

十八了十八了!我小时候也有这种期盼和自豪的,我懂的。但你知道现在我多想在父母怀抱做回孩子呀。

你生于平民人家,为父是寡言的,除了以身行无言地教你为人处事,除了尽可能让你有好的教育环境,我不能也不会给你太多优裕的物质。

不由得回味起你成长的脚步。

你是自幼淘气的,在娘胎就爱折腾,没你弟安静,村庄的婶娘奶奶们摸摸拍拍都说:该是个混小子。

那年,为父开矿开到‘坑’里去了,带着你母亲和肚子里的你到了浙江,为你母亲也为你有个好体质,我除了工作还关心营养。得知水果有益婴儿皮肤,你母亲妊娠反映又强烈,就多吃水果。你母亲特爱葡萄,但外面艰苦,街市远,没冰箱,整箱买来一串串吊天花下,像是生活在葡萄园里,奔波一天后,打着扇子,看着窗外的星星,想着你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将来干什么。男女倒不计较,也没特意鉴别过,倒为你像谁好常起争执。怀你的时候,也是你父母最恩爱的时候。

预产期是腊月中旬,我们早早带你回家了,可是腊尽了,年过了 肚子骄傲的出奇,你还是不愿来人间,是听到乡村的鸡鸣狗吠劈柴磨面声而不喜,还是留恋腹中的温暖。你妈妈有一夜看着大肚子害怕得紧,你嘻戏在羊水中是不知的,你妈在我答应“不怕,到时我陪你。”才安定些。

在农村,男人是不进产房的。

外婆的摧生鸡汤送了一罐又一罐,邻居的摧生蛋送了一兜又一兜 你吃饱喝足终有行意…。

其实,你奶奶就接过很多小生命,但对迟到的你不敢把握,你母亲也坚持在家生产,我只好做现代两手准备。母性对儿女的疼爱许是源于生产时的痛苦。你母亲一直紧攥我的手,其实我心也是痛并期待着……

因为过程的艰难,落草的时候,小脸乌紫,产婆忙活了好一阵,才“哇哇”地唱出生命之歌。你哭了。我们才笑了。

奶奶最开心,忙不迭说好:“是丫头,好!好!先开花后结果!”奶奶确是无所谓男女的,老人家常自夸 :六个儿女“开桠”时,都是“先花后果”。而我们是把你当“果”的,称一称,八斤半的“硕果”!你弟出生时只有七斤四两呢!

初为人父,初为人母,是有点手忙脚乱的,晚上盖被子怕捂着你,不盖怕凉着你;哭了耽心,不哭又耽心,要凑脸前听到鼻息才安心。你在父母间的中心位置温暖安逸地成长着好在有你奶奶、外婆照顾 传授,农村一般习惯,奶奶浆洗,外婆照顾饮食。据说,产妇自己娘侍候汤水真心点。

你自小是噪门大的,哭得快,歇得也快,起初那长腔短调让人很难解读,久了也能分辨出是饿了、惊了,是起床号还是正常的“说话”,你也惭能分别出父母的声息。

有时上火了,早晨眼屎糊拉睁不开眼,哼哼叽叽的,你妈妈会用棉签沾盐水给你润眼,和老猫给小猫洗脸一样;而若是感冒了,浓鼻涕流不出挤不下,父母也是想方设法给你排解,不让你受一点委曲,因为你是父母身上的血肉。

关于你的名字,除了农村通用的乳名“猫伢”外,我早就搜肠刮肚起了一大堆,又层层筛选,定了一刚一柔以备男女之用,但那年你大姑家的婵娟姐姐由玉门回乡,雀跃着说“给我面子叫婵媛吧,同为月亮之意 表示在四方的亲人心中向往家乡……”于是,为父只好忍痛割爱了。久了,对这名字你像是很喜欢,听了会转过头寻找叫你的人, 无来由的地笑据说婴儿满月后的目光一天长一尺。

关于“月子”你母亲带着你做了两个,因为你外婆有一次说“在旧社会,地主家生伢,是做双月子的,一天一只鸡,蛋当山芋吃呢……”有啥呢!咱也做回‘地主’,长贫农志气。咱不仅把蛋当山芋吃,还托在东北种参的朋友带回了些参、茸。你外婆乐的嘴合不拢,露出牙豁,杀完亲友送的“祝米”鸡鸭,再杀自家的。

春三月,天是暖融融的。你妈大都抱你檐下晒太阳打瞌睡,你也在酣睡中美美地成长,小脸红红亦如太阳。三月中,你妈“下床”的时候,确是丰满如“地主婆”。你呢,不折不扣一个“地主崽子”,皮肤如水果般滋润。

承包鸡骨鸡杂的“阿黄”毛色鲜亮,承包鸡皮鸡脖的我现在仍心有余悸。

哺育你的月子,许是你妈最惬意的日子,总有剩余奶水给邻居缺奶的娃。做完“百日”,你就是村庄大婶娘、小媳妇们怀中的开心宝,于是有了“猪獾”、“狗獾”、“石磙”、“耦节”、“胎狗”、“小畜生”之类的昵称。农村都是以贱物来表达对婴儿的夸奖,颇形象,又有好养一说。婶娘们小媳妇们洗完衣服洗完菜,过我家门,总要放下蓝子,把你抢过去,亲吧揉吧一下,也是因为你不认生,见谁都傻笑,流着哈拉张着膀子,总让我们有怕拐子拐了去的担忧!你母亲颇为自豪得意,在洗衣上菜院的时候,不愁没人看管。

那年,守着你娘俩,我和亲朋们集资做事没出门。

俗话说:孩子是自家的俊。凡父母无不觉得自家孩子与众不同,但你幼时的可爱,是大众公认的,因为那份乖巧伶俐,为父也该公正叙笔以作回味。

半岁时正值夏日,你妈在厂里搞后勤:买菜、司磅,有时没空带你。你爱玩洗澡,半盆水就够你半日自得其乐,洗腻了就自己爬出木盆到席上练匍匐,带满地的水。有一夜回来迟,又忘了点蚊烟,大脑袋叮满包,眼泪汪汪的看我们还笑呢,你妈心疼得掉泪。

满周后,就没尿过床,那怕是半夜,抱起来做着梦就尿了。

二岁,你跌倒了就自己爬起,父母虽心疼也尽量不扶,因为将来人生路跌跤的时候多,主要靠你自己的。

三岁,你就一、二、三、四地数数,“大小”、“多少”地识字,每天三、五字的功课。有时睡前我忘了,你会摧:没教字呢!那年夏天,带你在浙江做事, 指着公路边的黄线为界,你就常在黄线边等有大人牵你才到对面小店买雪糕。更多时是用乖嘴哄家乡叔叔们开心 吃白食。后来把你寄养甘肃大姑家,也主要是段练你适应力。初秋,货车被盗,光贷款就欠十万,你怎就知道了呢?在甘肃大姑家吵着回家。

大姑后来说:丫头不吃闲饭呢?倒烟灰缸,午睡时主动当闹钟挨个喊他们“上班了”、“上学了”……太精了,怕是讨债的,也不敢久养爷爷接你回来的时候,姑给你买衣服,你说“不要了,给我钱吧,带回给爸再买个车。”一句话让大人多酸心,我感慨:丫头,你是懂事、有良心的,爸会为你尽力的……。

四岁,你常双手抱着扫帚学扫地,扫帚和你一样高!其实,你妈都已扫过地了。

五岁,你铺自己单睡的小床,虽然你妈常会重铺一次,还会用半斤盐一斤黄泥地腌鸭蛋,说等大姑爷回来吃。鸭蛋还真的不咸不淡。二月,你有了小弟弟,看着大人照顾弟弟,你最初的小小醋意一会便忘,便摇蓝前前后后乐呵呵地逗弄,而你有了弟弟,也是你大姑撺掇你妈生的,我们倒没有很想生二胎,常想着,男娃女娃有出息都一样!不然你三岁就该有弟弟了,有了弟弟也有让你在人生路上有个扶持的手足的因素,毕竟人情、友情、爱情有时是飘忽不定的,而亲情是终身相随的。而后来,你常像模像样的训弟弟,欠一点礼让和包容,让我们有点耽心……。

六岁,你像模像样的哄弟弟了:“噢噢噢,不哭噢,妈妈快回来了。” 有了糖果也常记着他,但弟弟跌倒了,你没让他先试着自己爬。

七岁,学前班,当仁不让是班长,小红花,好孩子。

八岁,你高高兴兴进了学堂仍是班长,你有存折了,我们让你理自己的过年过节的红包,你得的总比堂兄妹表兄妹多,但你也从不乱用。

九岁,我和你妈带着弟弟出远门打工了,是征得你同意的,你泪汪汪的但没哭,但父母和你一样不舍分离。生活是残酷的奶奶年迈了,早上你常自己炒饭下面条吃了上学。

十岁,你会照顾自己,会煮饭、做西红柿炒蛋了。秋天,我回来时,你教我下五子棋,偶尔也会“赢”家里来客,你全主动端茶倒水拿碗上筷,得几声夸奖。

十一学游泳。

十二在外婆家吃奶奶家睡。

十三岁,你在砖中上六年级,父母打工四年还清私债后,再借本钱在家乡重新创业,你无比的开心,学会骑踏板摩托

整个小学期间,除了雨雪,上学放学没人送你,没人辅导,没人管你,但你总保持前三名,年终考第三名就怯怯的不敢见我,我总是安慰认可,粗放的教育方式并不是因为轻视,因为我深信“纨绔多沉沦,穷娃早当家”对你弟弟也是一样的。

十四,以第三名入初中,但你遗传因子或逆反心理倒出来了,学会挑老师偏课目,桀傲不驯,管一次好一次,不管就松。初中三年,父母处在事业和教育的双重压力之下,苦口和大棒都用了,你仍倔强地左冲右突地上演攻防战,为父声色俱励之余,常常颓废地觉得很失败。

如此,你漫不经心地以第十名入高中,离我更远了,时不时地以你的个性让老师和我爱恨交加,茫然若失……

十八了,如风筝,可以让你摇摇晃晃的试飞,但我不会放开线,让你失去指引,失去控制而坠于尘埃。

十八了,收起任性,该懂事了,虽然时代不同,为父这个年龄已担起生活,为当年幼稚付一生辛劳!醒醒吧,孩子!为了你自己,也为时不晚于我们的年龄,子女的健康成长和高飞就是生命中最大的成功与意义,其他种种都是其次如浮云!你要是跌倒了,最痛的还是父母! 如你儿时 ……。

为父是寡言的,懒叙家庭琐事,从你生日那天写下初篇,就一直难以为续,心情乱了章法,此时按下心来,断断续续婆婆妈妈说了这么多,也是矛盾重重,回忆为了止痛,没当文章去写,没有夸耀,多是后悔,忏悔,惋惜,痛惜:因为生活,我也没过多关注你的教育,可能将会误了你这棵好苗,但邻庄比你长几岁的三个表姑怎就饿着肚皮干着农活受着父母唠叨,考上了名校,她们大字不识一筐的穷父母又给予她们什么学习和物质条件?她们的智力并无出众之处,唯志气和恒心而已。

再怎样淘气,还是应该肯定你过去是多么听话的宝贝,又多么希望你一如即往坚持下去面对子女的成长,于跚跚与亭亭,乖乖与楚楚面前,父母是两欢又两难的。是你,让我不得不回顾我的父母恩!审视我的为子路!

    你成人了,无论如何,要先学会做人,不能光大门楣绝不能辱没门楣 !丫头,这是底线!多年之后,你或许会领会父母的期望,领会我此时的心情,而时光已然徒长,不可挽如这湖畔夕阳的留影……

时隔多日的今天,再祝你:生日快乐!淘气的宝贝“小畜生”!

(辛卯正月十二始 二月二十四结于太湖岸边

8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1-2 17:04
点点滴滴都在心头
回复 马士勇 2018-1-2 15:05
满满的父爱!令爱很优秀,俺可是亲眼所见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2 10:36
女大十八变,就是十八也永远记住妈妈。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8-1-2 10:16
你家有女初长成!
回复 一笑天 2018-1-2 10:11
一儿一女,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5-25 22: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