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重阳纪事

热度 2已有 205 次阅读2018-1-3 08:57 |系统分类:杂谈

曾有朋友问起:季节有颜色?我坚信:有的。

七月七,是紫色的 ,是星河 ;是微微凉风 ;是痴男怨女的仰慕 。

中秋 ,是银色的 ,是暖暖的酒茶; 是庭院中桂树下石桌旁的阖家欢语。

阳来了,是金黄的满地的茱萸和金盏菊 ;是村西头的枫叶和晚霞; 是南山顶的遥望。

重阳, 深秋 ,老人节。于此一年之中, 春秋被冬夏挤兑得几乎于无。春花刚开 ,夏草便盛 ,秋天刚至 ,冬天便来。但我仍改不了对它的郑重, 做些应景的闲思如远埙响于黄昏之林。

老人节 ,最先想起的当然是奶奶。走了快三十年了,走时叫爸爸找来她平日的拐杖,细细摸索着 ,对着常常争吵的父母满屋的孙儿留下最后不舍:“我要走了,你们好好的... ...

坟头那棵柏树,如老人的平生,艰苦地生存着,至今没有碗粗。只栽一棵 ,是因为老人家走时和情如姐妹的妯娌——我们同样苦命的二奶奶有同穴约定。十年后,那位老人也去了,谦虚地睡在右边, 我栽了另一棵柏树苗,今方如茶杯。

风来相互致意,低语家常,叹息往事,如当年... ...

夜来一梦,瘦如枯柴的老姑母又恋家了。 回娘家至村东的塘埂 ,朗声地和乡亲们打着招呼,老犬阿花在脚旁引路。依稀中姑母说:回家寻他儿时失落的毽子...

起床后,该打个电话问候老人家了。至于毽子,也许永远藏在旧宅的墙缝里。

昨晚微醉,倒是想起老父, 嗓子不适略显沙哑。 于是效当年老莱子以娱高堂:“喂,您好!是刘老师吗?”“我是姓刘,你是?”家父耳背,也以为别人听不到,声音颇大。

“我是县委组织部的,现有一次下乡走访老同志活动,听说您党龄六十多年,我准备代表组织利用假日这两天登门拜访一下。”老父略沉吟:“欢迎啊!你贵姓啊?”

“免贵 ,和您是本家,您能先说几句嘛 ?对当前政策、党群关系?”

“本家?好!刘部长啊 ?政策当然好!关系吗?唉,还是见面再细谈吧。”毕竟老同志呀,原则强,内部矛盾内部谈。

我想着 ,这两天 ,老人家可能不上街打麻将了。会叫母亲打扫家宅,戴上眼镜, 将供桌后面的伟人像默默无言重新擦拭干净拿出来,偶然叹口气?! 于党 ,于伟人,老人家功过是非,爱恨分明。 过两天,再致电致歉高度评价并取消活动吧 ,别让老人家等太久。

我想老人会摇头骂娘:“作风什么时候能改好呀!”

此时,老人的重阳节 ,一定是坐东墙下抱壶晒着太阳,充满期望,沉浸在峥嵘岁月, 等那没忘记他的组织...

阿弥托福!罪过罪过!他日知了,老人家定会无言讪笑。

重阳,无雨,适于晒晒乡愁和远思。

埙音吹罢,出门来,新阳暖着霜枫!那红红的野樱桃也不错!

2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3 15:40
告诉老人,作风正在改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5-25 22: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