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彭岸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5772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的“初恋”(一)

热度 9已有 163 次阅读2017-12-7 08:21 |系统分类:杂谈

           我的“初恋”(一)
  我兄弟三个,没姐妹。堂兄弟六个,纯爷们。人家家里有女孩的,红头绳随处可见,皮筋更是五颜六色,看着都心痒痒的。我家呢?更象是庙:说话声一个比一个粗,连吐痰都是很有射程的。邻居家养了只老母猪,有事没事常去看看,十几只小猪猪,叼着奶子,叽咕不息,我会呆立好久,心里特別舒坦,好几天吃饭也特别香,就是睡不着觉了,老是想着那老母猪,到了现在还时常感念她,给了我一个不太干瘪苍白的童年。那时候大家都穷,要肉吃,五岁那年老母猪年老色衰,更年期了。被杀的那开天,全村人过节一般,快乐死了!我独自一人躲在猪圈外的草垛边,怕人看见,背对着大家,偷偷地哭,是抽泣的那种。还是被猪主人逮到了,他一家人都很好,傍晚时分,特地送来一刀上好的猪肉,奶奶那时还健,立马做成了菜,我难过得跑了,也没太远,就在那草垛。我是被拧着耳朵拖回来的,耳边传来的尽是:有着好肉不吃,还逃伐?!我一点都不觉得耳朵痛,但我心里很痛:生活中第一个异性朋友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六岁那年是我感情的空窗期,过得好无聊。要命的是逛遍全村,整一年间,再也没人家养母猪了!那年我化悲痛为力量,学会了游泳爬树挖泥做枪钻柴堆洞,有一次爬竹子差点摔死!我好孤独,苦不胜苦地熬到了七岁,做上了小学生!有伴了,一半是小女生!又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季!但第一次眼缘就不好:不是拖鼻涕,就是有虱子,最耐看的一位叫兰兰,可怜头发不全,有很多疮疤,很像后来认识的“阿Q”的童年版。哎,猪没了,女生又一个一个地向后看齐,关键是我那村校,一个年级就一班,没得办法横向撩妺儿!怎么办呢?苦哦,都说黃连苦,我没见过,想来味道差不多吧。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耗着,一天天的过去,难熬死了!终于转机来了!都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半途上说是要招首届幼儿班!天哪,太期待了!功夫不负有心人,野百合也有春天啊,何况我是童年情圣啊!
  幼儿班就是不一样,他们都不带书包的,就一个字:玩!死命的玩!带班的姚老师,姓得太对了,不摇就不会走路,真的是一步三摇的那种,去!別乱说!不是腿有疾,走不稳的那种,人家腿脚利索得很:原来是学舞蹈出身!
  姚老师怎么会下凡到我们这个小村校的呢? 说来可怜可悲可叹:夫家成分太高,姚美女的心眼奇好,死逼也不肯离婚!据说有个丧偶的什么革委会主任,是个大官,想从中捡漏,捞个大便宜。没得逞,姚美人从此就成了姚老师——而且必须永远两地分居,这是上峰的命令!姚老师的美总能引来村民社员们的围观和物议,她很淡定,不听不闻的,时间长了,“观众”大都审美疲倦了,只有村里的张光棍天天都要来报到,风雨无阻。姚老师可能觉察到了什么,一般就不出门了。有一次,痴情的张光棍就独自悄悄地爬到树上,两手握成圏左右各一,支在眼前当望远镜用。正入谜时(那时候我校的教室、办公室都只有大窗,没有玻璃。夏天好办,冬天弄个稻草把堵一下,就算万事大吉了。那窗有多大?据说有一年一条牛不听话,被人打狠了,一路狂奔,跳窗而入,就是毫发无损!你的牛不牛?我看窗和牛一样牛。后来牛被很快地杀了。当天去看的人很多,我村上大概就我没去,因为牛是公的,还那么凶悍,活该!
  张光棍正瞅得入迷时,树下路过严队长,一扁担把他捅了下来,从此树上少了个张光棍,村里多了个张拐子,大家都取笑他,尤其喜欢摸他的那只瘸腿,欣赏他一走一摇的“舞姿”。只有我心软,同情不只是放在心里,每每看到“摇”光棍时,我都会去扶一把,有时他坐得好好的,我也会去把他拉起来走两步,否则我就太不懂事了。光棍很配合我,知道我是为他好。其实他并不懂我,我是当他知己,知音看的。全世界只有我和他是情场难友。
  后来有一次他到学校来找我去“扶”他,把姚老师吓进厕所,天黑了才出来。第二天,我被叫到办公室,老师们一个都不开口,先是凉我在一边,后来又东扯西拉,只有姚老师一直低头红脸的。我就想不通嘞,助人为乐也要受罚?天天唱学习雷锋好榜样……这是怎么啦?我很想问,但不敢问。我有点羡慕起“摇光棍”了:他就没有人再来管了,多好!
  成人的世界好复杂,成人的想法太难懂。我还是老去找光棍,问过接近十万个为什么,他的回答不明就理,难怪是光棍的命呢。后来我就不怎么去光棍那儿了。奇怪的是每次路过办公室,姚老师总招手叫我进去,有时候还喂点热茶我喝喝,还说没什么零食,要有都给我,什么叫一头雾水?就是那感觉,真的不骗你,你是没碰到,所以没体会。我发觉变得欢喜绕办公室了,姚老师就是好,比那光棍好。我这么说是有理由的:有一次我又“路过”办公室,姚老师好像是守株待兔似的,招我进去,变戏法般从身后扬起一根乌红乌红的麻花,直接送到我嘴里!那时候的小孩都馋,我张嘴就咽,呛着了,老师直拍我后背,还喂了热水,又是边吹风边喂水的,好暖心哟。那是我第一次吃麻花,也是最好吃的一次。我没舍得吃完,剩下一半放在桌上,姚老师忙用一张白纸包卷起来,塞进我有点脏兮兮的衣兜里。 好东西要跟朋友分享才更幸福,鬼差神使,我又想起了光棍老友。第二天一下学我就直奔他家,他当然只能呆在家里,一见是我,高兴得我只能见到他满口黄牙,问我要喝水么?要就现烧。破天荒了!我二话没说,差点垂泪,忙不迭掏出半根麻花塞给了他,他倒老诚不客气,张嘴就来,边嚼边嘟囔:好吃好吃…临吃完时,嘴贱的我抓紧时间告诉他:这是姚老师给的。他一时愣住了,两滴浊泪说下就下。一再教我千万不要说你来过,那口气近乎命令。为什么不能说呢,光棍给不了我答案。
  光棍没说让我别去,再说他还白吃我半根麻花呢!只是暂时不想去罢了。几天后我实在熬不住又绕办公室了。姚老师当然在,而且每次不会跑白趟。奇怪的是她老是盯着我看,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象是只说给她自己听的。我不管,反正转办公室都成瘾了!那是一个星期天,我竟然傻乎乎独自去学校了,忽然办公室里传来喊我声!她平时实在没地方去,这我知道,可一个人呆在办公室作甚?真是在等我?反正我不懂也没问,到今天还没搞懂。她照例又叫我进去,给我一颗小白免奶糖,又软又糯,也是第一次吃。老师边问好吃吗边塞给我一大把糖。我木讷讷的,好像是理所当然的。老师拉我到身边,我还没吃完呢,她突然紧紧的揽我入怀,在我脸颊上还亲了两口!然后松开双手,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了好一阵子。我一下被吓得不轻,一句话都不会说了,呆立了好久,老师才缓过神来说:“太象我儿子了,你……!”连说几遍,我一个小孩子,又不会劝呀什么的。突然“呜呜…呜呜呜”她又哭开了!我也被吓哭了。她又一次紧搂住我,像是怕我跑了似的!
  我记不起来那天是怎么回来的了。反正后来老师大方起来了,欢快起来了!她的课不是唱歌就是跳舞,要是晴天,多数是在室外小操场上。幼儿班就是好啊,他们好像没有下课似的,姚老师带着一群小我一两岁的小孩子,摇得一次比一次欢。我一下课就直奔操场,去看他们摇啊摇啊摇……有次忘了上厕所,差点尿了裤子,后来我尽量捞干的吃,从不喝水。每次姚老师见我在操场站着,她总招呼我:儿子,进来跳呀,来呀……那时她的目光特别有神,像要闪出晶莹透亮的水来,但绝不会是眼涙!慢慢地我对幼儿班的小朋友熟悉起来了,热络起来了,连他们也跟着老师喊我跳呀跳呀。我成了他们班的常客。弄不懂的是,他们班有十七个女生,至少有十五个超过我班!她们怎么就不拖鼻涕、长虱子呢?看久了就有了比较,她们中算李芳芳跳得最好,个子也最高,只要天气不太冷,总爱穿裙子上学,跳起舞来自然好看。长大后我才知道那叫飘逸,叫柔美。她会弓身衔花!会倒立!会连续转圈!会脸红得象水蜜桃。后来,我去操场就是专为看芳芳去的了。芳芳很大方,老师会在一旁鼓动她教我学舞,我就是学不来,却心里小鹿乱撞,手心出汗。芳芳还咬着我耳朵说悄悄话:姚老师会帮我们洗脸,帮我们梳头发,帮我们擦鼻涕…。靠我这么近,我有点害怕芳芳了,却又不能一天见不到她。有一次芳芳不知道为什么没来学校,我象丢了魂似的又等又找,直到放晚学我才最后一个离校。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去学校,朝芳芳的来校路上,不停地用目光扫视!等到太阳由红泛白时,芳芳象只欢快的小鸟,又蹦又跳的朝我走来,我的小鹿又乱跳了,赶紧朝教室奔去,大方的芳芳看着我了,一个劲的喊我等等她,我装什么都没有听见,到了教室,我把头侧着找好角度,迎送着她进了教室。我又换个窗口找到了高人半头的她,没办法见到正面,只见那马尾辫疏得整齐锃亮。
  日复一日我的心每天都和不教我的老师和不是同学的芳芳那儿。芳芳真逗,她放学一般比我要稍早些,她老是会来我班门口找我等我,还会哼哼唱唱蹦蹦跳跳的,虽然不是每天都这样,但我却很是享受。有一次放了学,我直接去她班,其实不用出门,从窗口就能看到她们早放学回家了。芳芳你怎么不天天来等我呢?没等幼儿班念完,一天,姚老师跑来叫我去办公室,从来没有过的事呀!“芳芳说要找你,在办公室等着呢。”我又惊又喜地跟着到了办公室。她一见我就悄悄的对我说:我明天不来了,要回老家武汉了!姚老师最喜欢你、也很喜欢我,我送你一个手绢,新的,没用过。边说边笑嘻嘻地把叠得方方正正的手绢放进我上衣靠她一侧的口袋。武汉远么?在武进的什么地方?没容我多想,“芳芳,老师还想看你跳支舞呢,去操场吧,那场地大。”老师牵着我俩手手,一边一个。芳芳跳了,使劲的跳着……我从来都是站着看芳芳跳的,这次我要席地而坐来欣赏了。我刚一坐下,触电一般弹了起来,回头低望:地上满是树叶,叶子上爬满了刺毛虫,一时间,满屁股又痒又痛,老师没有注意到我,还叫我:儿子,鼓掌呀鼓掌呀!我都已经难受得快晕过去了,但我的眼里全是芳芳,她的舞姿在虚化着、虚化着……我看到老师虽在使劲鼓掌,眼睛却是越来越红了……
  后来再也沒有芳芳的消息。只怪当初人太小,不懂留个地址。工作后年年外出长途旅行,只要途经武汉,我都会特意停留武汉几天,管它什么火炉不火炉的,只期待能够有一次偶遇。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还是要继续做这样的傻事……芳芳走后,我再也不去看幼儿班跳舞了,在我心里幼儿班只有一个女孩,她叫李芳芳。写到这里,我的手里捏起了那快新手绢,提起,又放下了……任由手机上的字面在模糊…模糊……。
  姚老师还是在教小朋友唱呀跳呀。我照常老去办公室做“儿子”。我三年级时,姚老师落政策,夫妻家人团圆去了,临别前两天,她叫我到办公室,说:我叫了你三年儿子,没你当我儿子,我怕挺不下来,大人的事,你还小、不懂,我要离开这里了,乘火车要三四天的。我就不说谢谢你了,能叫我一声妈妈么,儿子?“嗯”支唔了半天我好像叫了,好像没叫出声。记不清了。但我们都留下了地址,常年有通信,也互寄近照。几天后我去见光棍,光棍直叹气:一个好女人啊。我差点当时就骂他癞蛤蟆。“姚老师前两天来我家了,把带不走的桌凳碗筷都送给了我。”光棍不是被打过的么?姚老师不是最怕他么?怎么又“好”上了呢?我好想问,光棍只顾着说,光棍说的时候眼睛里放着光:她还说,谢谢我看得起她。哎——光棍一声长叹!
  后来我才知道光棍的成因:原来他妈妈临解放时嫁给了一个解放军,不久就雄纠纠地去了朝鲜。很快就牺牲了!光棍的妈妈是外乡人,走投无路了,就经“好心人”介绍给了一个地主的儿子,生活也算安顿下来了,没几天就生下了一个儿子,随地主家姓,叫张重生,其实他是个遗腹子,是烈士的后代,但因生在张家,后来的政治运动如走马灯般,多得出奇,重生他“爸”就成了老“运动员”,这样的家庭谁敢进门?!于是他就只能张而光之、光而棍之了。现孤身在养老院,我有时抽空也去望望他,老体尚健。姚老师的白发,从发过来的照片上看,越来越多了,但神情安详而坚毅!前年腊月初,姚老师的儿子来电告知:老人家已作古仙逝,享年……
 
7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溧阳小蒋 2017-12-7 17:05
博主发育过早啊,我到了高中才对男人产生朦胧之感。
回复 一笑天 2017-12-7 15:06
农村的猪圈,你不嫌臭啊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7 10:37
初恋也太初了吧。
回复 仅供参考 2017-12-7 10:36
没发现彭老师从小就会使用“爱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2-11 08: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