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sdccsz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46467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青果巷里寻名医

热度 5已有 698 次阅读2018-7-12 12:15 |系统分类:文学

青果巷里寻名医

 

青果巷,因八桂堂而闻名天下。百年故居八桂堂坐落在青果巷82号,乃人文荟萃,卧虎藏龙之地,这里留下了历代英雄的足迹和名流儒雅之士的琅琅书声,真可谓是历史名城,几百年古街名巷。

有人发出的这样的感叹:“青果巷,你手指不经意地指向一处,那便是一位或多位历史名人的故居。可以这么说,这是一条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名人巷’”常州学者薛焕炳曾在10年前的《常州日报》发表“江南名人第一巷”的散文。

还有人这样说:“年事代谢,青果不在,但每个家族是它挂着的果子,每个走出去的人都是它的瓜瓞。”

回归到本文的话题,在青果巷中行医或走出的名医不计其数,他们中有的祖宅在此,有的在此悬壶济世,有关的事迹和传说比比皆是。

李宗恩18941962),热带病学医学家及医学教育家,他是上个世纪中国最著名的医学专家之一,1948年的中央研究院院士。祖宅青果巷李氏“留余堂”,李宗恩父亲为甲午恩科进士,入翰林,曾为山东知县。幼时就读于其父所办之新式小学,后来进入上海震旦大学学习法文。1911年夏季赴英国留学,初入预备学校,进格拉斯哥大学医学院,1920年毕业;1921年参加英国皇家丝虫病委员会赴西印度考察热带病,1923年回国,1923年至1937年任职于北京协和医学院,1937年秋开始,南下筹办贵阳医学院,担任院长职务;19475月赴北平担任协和医学院的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留任原职;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任职于昆明医学院,1962年病逝。

1948年出版的《武进指南》中注册登记的青果巷及附近医生就有8人,其中内科:徐衡之、屠济宽、高伯英、谢知闲。内外科:卞伯岐。内妇科:葛丙春。针灸:陈士青。外科:刘策先。另有在弋桥下的陈智远。医名远播、颇有建树者有下列几位:

徐衡之19031968年)。孟河医派传人、中医教育家、中医血液病科开拓者。徐衡之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他于早期曾师从国学大师章太炎,后与中西汇通代表恽铁樵亦师亦友。曾合作创办函授学校,他担任教务。最具传奇色彩的是他与中医同道陆渊雷、章次公志同道合.于是合作创办上海国医学院。他那时的痴迷程度,竟至为了凑足经费卖掉了自己的房地产。医校果然在淮海路雁荡路成功开出,极一时之盛。一•二八日寇侵华燃起战火,学校毁于一旦,以一人之力独木难支.学校再也无力重建,一片心血付之东流,倒被旁人讥讽为“白痴”办学。1932年—1937年,因学校停办又遭父丧,回到家乡常州青果巷行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避居乡间,后到上海。19421951年,再回常州行医,治病有绝招,有了疑难病症,多来求医。1954年受聘中央人民医院(今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任中医科主任,是全国第一批进入西医综合医院的专家之一。

上世纪50年代初,对当时被认为不治之症的再生障碍性贫血有所突破。此后在临床上从以脾为重点转为以肾为核心,采用温补肾阳的总则。对于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启用中药解毒和成方施治,疗效显著,为中医治疗血液病积累了经验。2009年初夏,我到北京出差,曾拜会其子徐以协,他特意赠送《中医学家徐衡之百岁诞辰纪念文集》。

卞伯歧19101998)。师从孟河名家王道平,业中医外科。民国时期在青果巷设中医诊所,194612月,武进中医公会在常州成立,选卞伯歧为理事长,1947年当选中医师公会会长。与屠济宽在青果巷中医师公会开办联合诊疗所,在广告上注明:“贫乏:施诊给药。”1949年移居香港,从事针灸,业务兴旺,1967年移居美国加州奥克兰,曾任美国加州中医药研究院副董事长。

屠济宽19161982),是名中医屠博渊之子,在其父督教指导下,19岁能独立应诊,初任武进县中医公会驻会医师。抗战军兴,避居沪滨,为上海谢驾千所赏识,举荐进广益加中医院任职,在此期间与上海名中医秦伯未、程门雪等互相往还。曾和范风源合著《范批汤头歌诀》一书,风行一时。抗战后期归里,与名医谢景安、高伯英等重振中医学会,任常务理事。

新中国成立后,于1956年入市红十字医院,1958年任常州医专教师。我在医专读书时,他教的是《温病》,老先生满腹经纶,侃侃而谈,记忆犹新,有时会将自己心爱的书画作品送给学生。1964年进戚墅机车厂铁路医院工作,直至去世。生前曾被聘为《江苏中医杂志》特约撰述。

陈士青19041986)。江苏省名中医、著名针灸专家。先住青果巷188号(先医祠对面),后迁到青果巷277号。19534月,遵照卫生部关于组织中医学会的指示,经市政府同意,成立常州市中医学会,陈士青任主任委员。他师承针灸一代宗师、中国科学院院士承淡安,独创“管针法”用于临床。

1952年组建同新中医联合诊所,1958进入水门桥医院(市儿童医院前身),业务繁忙。青果巷277号的住所,就在常州最早最大的青果巷菜市场斜对面,他家的临街房子还是其妻开设的“金言诊所”,前往接受针灸治疗的病人络绎不绝,每逢大伏天,病人多达七八十人,我的岳母就曾慕名去针灸。

陈锡厚,生于1944年,陈士青之子,是我在常州医专的同学,勤勉好学,继承家学,先习中医而后主攻西医外科,主任医师,中西合璧,集临床与管理于一身,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曾任常州市儿童医院院长,2002年任常州市医学会会长等职,至今仍在发挥余热,任常州曙光医疗美容医院院长,市民营医院协会会长。相隔半个世纪,陈家父子俩分别担任市中医学会和市医学会的第一把手,实属罕见。

汪慎安19222010),师从徐衡之,常州市广化医院医生,住青果巷5224号(三锡堂),被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誉为“模范缙绅”汪赞纶的长孙。精岐黄、通佛禅、工诗词、擅书法。在职时以针灸闻名,擅治癫痫、脑瘫等症。晚年在家坐诊,以内科妇科见长,前往就诊者甚多。

青果巷改造时,他家子女汪忠、汪孟英、汪信和汪虹将拆迁款中的60万元,建立“慎蓉爱心基金”,慎,是汪慎安,蓉,是王蓉仙(汪妻),共同委托市中华慈善总会保管和发放,重点扶持贫寒学生,此举被传为龙城佳话。

一提到唐荆川,家喻户晓,常州老百姓都竖起了大拇指,他可是有名的抗倭英雄,文武双全。他的后代中,出了两位中医界名人。

唐玉虬18941988),著名医家兼诗人。明代抗倭名将唐荆川的第十四世裔孙。他始终信奉范文正公 “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人生信条,以行医为毕生职业。无论男女老幼都一视同仁,竭尽所能解除他们的痛苦。在青果巷的唐家祠堂开设诊所,是中医学术团体的领军人物之一,1953年被选为常州市中医学会副主任委员。他离开青果巷,进入南京中医学院执教,历任图书馆馆长,内经、史话、医古文教研组负责人和教授,勤力躬耕,尽自己最大努力教育后世学子,勤勤恳恳,诲人不倦。热爱中医事业,悬壶济世,洞垣一方,妙手回春,还常常将临证遇到的案例记录积累下来,后来积成《玉虬医话》,其中记载的脉案,当可造福后世,泽被苍生百姓。享年94岁。

唐蜀华,生于1941年,唐荆川的第十五世裔孙(唐玉虬的侄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省名中医。从事中医内科医疗、教学、科研、管理工作30余年,尤擅长中医内科急诊、心脑血管疾病的诊治,曾与著名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专家顾景琰、何熹延等共事就教。能博采众长,继承中医传统理论之要旨,悉心钻研现代医学知识,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独到之处。主持研课题4项,获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发表论文30余篇,参编著作3部,主审教材2部。原江苏省中医医院院长、中医内科急诊、心脑血管疾病专家。2016年江苏确定10人为江苏省“国医名师”,其中就有唐蜀华,他至今仍定期应邀来常为民服务,造福乡梓。

青果巷是常州人文景观的一大名片,具有不可多得的医学历史文化遗存,也曾经是杏林春暖的一块宝地。青果巷的著名文化遗址有两处:

一是在青果巷205号的先医祠建筑群,是记载常州中医文化历史的重要物证。此处原是明清就有的先医庙,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故又名先医祠,其屋舍今仍保存,坐南朝北,对面是茭蒲巷,面阔三间,前后有多进建筑,北面前门朝青果巷,后面直达南市河边胜利巷。庙内原有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及岐伯(传说中的古代医家)等名医神像供人祭祀。大门两侧有碑刻两块,一块是《重修常州府医学碑记》,刻于崇桢四年(1631年),楷书体,记述了常州的医药史及祭祀等内容,对本地历史有重要研究价值。另一块是《重修医学祀典记》,碑刻于清顺治五年(1648)。两碑于1964年被常州市人民委员会公布为常州文物保护单位。

此处是常州(解放前称武进)中医师公会的活动场所。1931年改组成立的武进中医师公会,在1947年活动恢复,选出的会长是钱今阳。会址就在青果巷的先医祠内,一批中医界名流常汇聚于此,谈医论药,捭论纵横,述古道今,为恢复中医合法地位出谋献策,成为当时的中医界的“文化沙龙”,唐玉虬、陈士青、钱今阳、屠揆先、屠济宽等名家都是这里的常客。

二是刘先师庙。刘云山是湖北江陵人,明万历年间曾在原总司徒庙(今阳湖县城隍庙戏楼)周边行医,刘云山医术高明,医德高尚,他有时为穷人看病不收钱并施药,他终身穷困,最后郁郁而死。是位神话般的菩萨医生,常州人习惯称刘云山为刘先师或“刘仙师”,为感念其医德医术,于是就在城隍庙西造了刘云山祠(正素巷8号、10号),习称刘先师庙,庙内香火鼎盛。今存二进,有石碑,旧时常有香客在菩萨前跪拜求签,有求子的,有看病消灾的,也有求平安的。

常州中医文化和辉煌成就源远流长,青果巷是常州中医历史文化的缩影。在青果巷这片沃土上,演绎着多少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故事。曾经杏林春暖、橘井飘香的青果巷,那些医界中佼佼者,或妙手回春,或著书立说,或扶危济困,或组团结社……将伴随着青果巷文化街区的建立重回人们的视野,回忆故人和往事,记住乡愁,让它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中和人们的记忆深处。

 

                                                                                                                            (《中吴》2018年第1期)
4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敬天爱人01 2018-7-13 22:59
在1948年夏天(9岁时),因我左肩后背处生了个又肿又痛的“结头”(白来头),据说生在“膏盲穴”处,也有称谓“搭手”,是个很讨厌的恶疾。因家父与卞伯岐先生熟识,在青果巷请卞给手术,清除了浓血上药不久就全愈了。在改革开放之初,据悉卞老从美国回常探亲,并曾找过家父。
回复 竹青 2018-7-13 09:26
青果巷,你手指不经意地指向一处,那便是一位或多位历史名人的故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0-17 18: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