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风清月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5692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茶桶,那些年的取暖神器

热度 17已有 519 次阅读2017-12-11 00:31 |系统分类:生活

茶桶,那些年的取暖神器

这冷冰冰的夜,有一种想让你变成蚕茧吐出丝来把自己周身缚住的冲动。然而,不吃桑叶,哪儿吐得出丝来?

今晨,把自己裹在被窝里一直到下午一点多,在琴友的催促下才懒洋洋地起床。大阳台的上的阳光很是卖力,搬了张躺椅,陪着绿植的肉肉们、含着玫红花苞的蟹爪兰们在阳光下坐了会,有了些暖意,不由得想起儿时的茶桶。

茶桶,顾名思义,给茶水保温的一种桶。但在溧阳西部农村,我的老家河心,那茶桶是取暖用的一种桶,有的是用稻草编的,有的是用木板打制的,都是长柱体,带点锥形,上边口小些,落地的部分口大些,两头是空的,中间部分有一层竹片或木片把茶桶隔为上下两部分。下面部分放一个火盆,我们也称烘锅,里面燃着砻糠、锯木屑什么的。上面部分便是我们烘脚的所在。稻草编的茶桶,跟上个世纪盛米的“米焐”很相似,只不过米焐有稻草编的底盘,也有稻草的盖子,茶桶却是两头空的。为什么叫茶桶呢?估计在热水瓶还没有发明的年代,当时的热茶水就装在茶桶里保持温度的。叫烘锅,烘脚用,似乎更实在一点。

(我网上百度了下,没找到我小时候见过的稻草茶桶,只有这一个焐米桶,外形略为相似,可以借鉴看一下。)

小时候,父亲编茶桶,总是我给他打下手。茶桶最下面一层是用稻草绳一圈圈密密地绕出来的,牢。接下来就相对简单。每一层的中间包着一把去掉外层枯叶的稻草,外面用择好的稻草芯密密地编织,每一层要紧紧地打上无数个问号一样的结,一层层打上去,那稻草做的茶桶便像盘曲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长蛇。到了顶层锁边,父亲会把它编成女孩子的四股发丝编成的辫子,光滑、好看又牢固。若给我一堆稻草和穿插的工具,我相信我依然能编出茶桶来。可惜这玩意儿随着空气变暖,空调出现,它就消失了,成了历史的陪葬。

儿时的冬天,若不是在外面跟小伙伴疯,那一定是焐在茶桶里的。每天烧晚饭时,母亲一定会吩咐我们把灶膛里的稻草灰用火叉敲碎压紧。晚饭烧好后,就把脚炉里装上大半盆砻糠或锯木屑,上面盖上灶膛里刚铲出的红红的带着火星的草木灰,用穿着的千层底布鞋的脚踩紧,端到卧室的茶桶下,然后在茶桶口上盖一件破棉袄,防止热气散发掉。有钱人家的脚炉是铜制的,差一点儿也是陶罐的,我们家祖上也有铜的,土改时都分掉了,包括木头的茶桶,所以我们家只用破脸盆做脚炉。吃晚饭时,我一般端了碗饭,搛点菜,脱下棉鞋,就焐在茶桶里了。一个人就可以焐满一个茶桶,当然一点也不冷。虽然茶桶里也会冒出熏人的烟气,有时也会把眼泪熏出来,可那又有什么要紧呢,暖和呀!儿时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霸道,滴水成冰是常有的。听着茅草屋的檐下传来北风吹断冰凌的脆响,而我的脚和身体却在茶桶里暖暖和和的,便有一种格外的得意。尤其是雪花飘飘的夜晚,透过窗户,看着对面茅草屋顶上的大雪一点点加厚,听着西北风转着圈怒号,我们啃着炒米糕,感受着茶桶里温暖如春,好舒服呢。

一个茶桶,温暖了一家人。吃过饭,我总是坐在茶桶里读着事书,《三侠五义》、《聊斋志异》或者什么小人书。不怕冷的二哥也把臭脚丫子塞进来了,他要一边取暖一边做他还没完成的家庭作业,我只好起了身坐在了长条凳上,脚和腿自然还在茶桶里,腿上必然盖上一件破棉袄了。二姐的脚也塞进来了,给她的未婚夫打着毛衣,或是绣着花。这事有点让我和二哥妒忌,我们会装着没留心地偶尔扯断她手里的线,害她不得不耐着性子修补。除了这样捣个蛋刷刷我们的存在感,又有什么办法呢?娘说:一声卖,头朝外。许了人家的二姐,心自然就慢慢往外了。烧好山芋、碎米、萝卜叶子和成的猪食的母亲,也把脚伸进了茶桶。她纳着永远纳不完的千层底,那线总是发出绵长的丝丝声,颇为动听。父亲从不进茶桶,他常常呆在鸡笼上的黄泥炉子旁烧开水,炉子里烧的是桑树枝,有一种特别的木头香脂味。炉子里的水是从新塘里挑来的活水,有时也是外面收集的雪水。水烧开了,父亲就会炮一壶茶。然后一边喝茶,一边抽他的黄烟,那红红的纸媒子一亮一亮的,像夜空里的星星。父亲的烟笼头是他用竹根自制的。我喜欢他烟具上那个装烟丝的黄牛角,雪光滴滑。盖子上还串了一串大小不一的铜钱,本来有八九个的,被我悄悄偷了三四个做鸡毛毽子了。爹竟然没有查问过,我当然也没坦承过,嘿嘿,他若问起,我肯定不会赖的。他看看我的毽子,手里掂几下,只朝我笑笑,啥也不说。我也笑笑,啥也不说,心照不宣的。茅草屋的顶上总汪着一股淡淡的热气,像稀薄的云雾。我们坐在茶桶里,各干各的,都不说话,脚和心里都暖暖和和的。

有时,二哥作业做完了,会吵着烘蚕豆。一家人只好把脚移出来,把茶桶翻开,火盆要用小铁铲沿四周翻一遍,把底下的火星子翻上来,让下面的砻糠得到较为充分的燃烧。有时候,还要再添一层砻糠。二哥早就找来一把蚕豆,用筷子把它们一粒粒排在火盆上,然后我们继续烘脚。一会儿有焦味传来,或者是烟熏眼了。立马给蚕豆翻个身,继续烘。蚕豆毕剥作响,我们的心儿也开了花,抢着吃那烫手却又喷喷香的蚕豆,也不管是不是脸上嘴角已经乌黑一片。当然,有时候也会烘花生或黄豆。这时候,总是很快乐。大人们也不舍得怎么骂我们,哪怕又烧坏了一双竹筷。

终于更深夜静,要睡了,母亲会把我们的湿答答的棉鞋一只只放进茶桶里,上面再盖上我们的棉袄棉裤,烘上一夜。第二天一早起来,棉衣棉裤是暖的,棉鞋也是暖的。一家人带着暖意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上学的上学,下地的下地。晚上,我们又会相聚在茶桶里。


13

鲜花
1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回复 朗读者 2017-12-27 13:44
没见过,看看都温暖
回复 风清月朗 2017-12-14 19:18
西江月: 看着都暖和。
一到冬天就会想起。
回复 风清月朗 2017-12-14 19:18
西江月: 看着都暖和。
一到冬天就会想起。
回复 西江月 2017-12-12 10:13
看着都暖和。
回复 来福 2017-12-11 21:01
原生态。欣赏。
回复 珍珠传奇 2017-12-11 13:51
我小时候焐脚好像是盐水瓶啊
回复 风清月朗 2017-12-11 11:28
pangluobo: 过去的人们因地制宜做的许东西都是不错的。
农民的智慧,就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
回复 风清月朗 2017-12-11 11:27
涤生侯: 记得小时候有一种木桶,下面烧炭火,围坐着取暖闲聊,暖融融的。
就是我们所说的茶桶,也称烘锅。听同事说,他们去黄山旅游,当地人还有用这种木桶加火盆取暖的方式。
回复 pangluobo 2017-12-11 11:05
过去的人们因地制宜做的许东西都是不错的。
回复 南飞燕 2017-12-11 11:01
脚炉我奶奶的是铜制的
回复 竹青 2017-12-11 10:20
很小的时候依稀记得用过“汤婆子”
回复 天亮一柱香 2017-12-11 08:58
80后的我,表示没见过
回复 涤生侯 2017-12-11 08:53
记得小时候有一种木桶,下面烧炭火,围坐着取暖闲聊,暖融融的。
回复 一笑天 2017-12-11 08:23
老棉鞋放在灶头烧火的地方烘一烘,穿起来好暖和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11 08:12
儿时都靠茶桶、脚炉、手炉(大户人家才有)和火钵头(瓦罐头)取暖。
回复 岁月情 2017-12-11 05:08
欣赏
回复 岁月情 2017-12-11 05:08
点赞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17 19: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