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葛维亚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z001.com.cn/?6290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天缘之歌

热度 9已有 558 次阅读2018-5-21 06:46 |系统分类:杂谈

         天缘之歌

                      打油诗

临盆入世真不易,双亲恩德心永记。

人生犹如一场戏,机缘巧合才相聚。

执子之手不离弃,沧桑岁月要珍惜。

区区小事别在意,大事也别发脾气。

生气伤神坏身体,气出病来又何必。

天生我材必有用,事无巨细需尽力。

亲朋好友如一家,猥琐之人当远离。

大千世界万花筒,变幻无穷在天际。

 

5

鲜花
1

路过

握手

鸡蛋
1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回复 刘源春 2018-5-25 13:02
葛维亚: 花作尘:"请教葛维亚:“讲政治”,咋就成了“开黄腔”了呢?

花作尘,你的无知真是无处不在。讲政治,政治属于社会科学,不是政客的“厚黑学”,而你的认 ...
这花老儿真是无可救药!他给我所谓“体检”列举了我几十条“罪状”,我看了直是笑坏了肚皮,这哪是我的“罪状”啊,全都是贴切无比的他花老儿自己的一条条“罪行”呀!可以说,没有一条不是说的他老儿自己,可他还沾沾自喜毫不自知,这种人真是常州那话说的——少见少有!
葛老先生,随他去吧,真的,人无廉耻,王法难治!
回复 葛维亚 2018-5-25 05:57
花作尘:"请教葛维亚:“讲政治”,咋就成了“开黄腔”了呢?

花作尘,你的无知真是无处不在。讲政治,政治属于社会科学,不是政客的“厚黑学”,而你的认识和思维恰恰属于“厚黑学”最肤浅的范畴,直接造谣中伤,断章取义,挑拨离间,拨弄是非。更露骨的是,你抄一段领导人的讲话,就算讲“政治了”? 看看你一贯的言行,完全违背了毛主席、习主席的教导。把你、我、刘诗人以及其他网友所写的博文对照一下,你的博文缺乏友善,缺乏深意,语言粗俗,文不对题,一篇博文不断重复登出,用心险恶, 在龙博写烂文无人可比,少廉寡耻无人可比!
回复 葛维亚 2018-5-24 10:07
xx尘同样的内容,在六七篇博文里不断重复,可见理厥词穷,找不出更多的论据来,浪费了看他博文的网友时间,加深了网对友xx尘“炒冷饭”的反感。无才无脸到了如此地步,不以为耻,反而津津乐道,可悲!  不看书,不读报,不去图书馆,不会上网查询得人,也谈“政治”,只能开黄腔。

花作尘看过我上面对他的批语,竟如此狡辩:"重复,不就因为当事人拒不回答吗?会不会是“理屈词穷”?有难言之隐?葛教授岂会连这也看不出?是“无才”,还是“缺德”?"

不到一个月,当事人不回答你的问题,你就一个内容的博文重登六七遍,如果一年不回答你就要登几十遍,你这个理由足以证明你就是无赖一个。何况你提问题,别人就一定要回答?你算老几?! 但事实是当事人早就回答了你的问题,回答得深度,广度,力度是你花作尘下辈子也做不到的。口出狂言,肚里无货,眼光短浅,把小学课本的一些政治口号,粗浅的词语搬到自己博文里,滇驴技穷!
回复 葛维亚 2018-5-23 16:38
刘源春: 谢谢葛老先生如此认真,一片真情!可是,常常都有铁的事实掀那花老儿的嘴巴,但又有何用,脸皮厚如铁板,死猪不怕开水烫,他就装疯卖傻,拿他有何办法!老话说, ...
您讲的很对。即便写了100%的香艳体爱情诗,也是文学和情感的结晶,也是中华瑰宝。
回复 刘源春 2018-5-23 14:35
葛维亚: 花作尘在他的博文里提到刘源春先生写的诗:“老人嘛,香艳诗不宜过多,过滥,过溺”。这里给刘先生的诗词扣上“过多”,“过滥”,“过溺”3顶大帽子。花作尘连 ...
谢谢葛老先生如此认真,一片真情!可是,常常都有铁的事实掀那花老儿的嘴巴,但又有何用,脸皮厚如铁板,死猪不怕开水烫,他就装疯卖傻,拿他有何办法!老话说,人无廉耻,王法难治,他就这一货了!
其实,我就是百分之一百都写爱情诗,百分之一百全写他那老儿所妄论的“香艳诗”与他何干,且又有什么不可!五代后蜀赵崇祚所辑的号称中国第一部词集的《花间集》辑词500首,没有一首不是香艳词,这本书相传千多年绵绵不废,直到现在,特别是在最高领导人文艺讲话的今天,全国各大出版社几近没有哪一家不争相出版这部香艳体的词集,请问那老儿,这些出版社都违反抗拒最高领导人的文艺讲话精神了吗?再,全国许多出版社都出版书名为《婉约词》的词集,这词集专门挑选古代词人词作品中的香艳词,将它们汇集在一起出版,首首词作全都是香艳体,难道这些出版社也都违抗最高领导人的文艺讲话精神了吗?那老儿自己丝毫不懂文学,却装模作样什么政治政治的,请问他老儿又真的懂什么叫政治吗?装得个不轻的样子,直叫人恶心作呕!
回复 葛维亚 2018-5-23 12:31
乘一片云来: 拜读!哲理!问好葛老师!
谢谢关注!
回复 乘一片云来 2018-5-23 09:40
拜读!哲理!问好葛老师!
回复 葛维亚 2018-5-23 07:01
花作尘在他的博文里提到刘源春先生写的诗:“老人嘛,香艳诗不宜过多,过滥,过溺”。这里给刘先生的诗词扣上“过多”,“过滥”,“过溺”3顶大帽子。花作尘连打油诗都不会写的人,连起码格律知识和鉴赏能力都不具备的人,“过滥”,“过溺”之说纯属不实的捏造。至于“过多”的问题,,我统计了一下,刘诗人在龙博8年来写出的诗词曲约2900多首(不完全统计),近180万人次阅读。 诗词中写景诗、咏物诗占60%,人文诗(包括探讨、争鸣、友情、亲情等)占5%, 情感诗10% (其中爱情诗只占全诗词的5% ),时政类占20% , 其他类诗词占5%  。由此可见爱情诗只占全诗词的比重很小,何有“过多”之说?而且时政类歌颂新时代,歌颂改革开放,歌颂劳动,歌颂英雄的比重为爱情诗的4倍。这些数据表明,花作尘在夸大其词,在颠倒黑白。

关于刘诗人诗词数量及所占比重,我只能定性,至于定量的准确数字,要以刘诗人记录和统计为准。
回复 葛维亚 2018-5-23 06:12
刘源春: 葛老先生此言很对!
问题就在于,我写的那些铿锵有力情深浓浓的爱国爱民的诗词他就是闭没了眼睛看不见,故意把我的爱情诗歪曲成什么“香艳诗”,还老里不老相地 ...
刘先生摆事实,讲道理,且文风胜过花作尘几个量级,犹如天上地下。
回复 刘源春 2018-5-22 21:37
葛维亚: 从开始分歧的要点看出, 政治,时政,以及爱情等等本来都可以写,但就其一点攻击其余,一两次是认识问题,十次,百次,总是如此,抓住不放那就是有意诬蔑和攻击 ...
葛老先生此言很对!
问题就在于,我写的那些铿锵有力情深浓浓的爱国爱民的诗词他就是闭没了眼睛看不见,故意把我的爱情诗歪曲成什么“香艳诗”,还老里不老相地像个人物似的要求我“老人嘛,香艳诗不宜过多,过滥,过溺”,他也不把自己放在戥盘上称称自己是几斤几两,不知道他有什么权利可以命令我能够写什么不能够写什么!我要真说他嘛,他又要哇哇叫我看不起他,请问他花老儿懂什么叫“香艳诗”?字面上如果真的“香艳”这就是“香艳诗”吗?他读过几句古诗话古词话,他懂古人所云“词虽小技,昔之通儒钜公往往为之。盖有诗所难言者,委屈倚之于声,虽辞愈微,而具旨益远。善言词者假闺房儿女之言,通之于《离骚》变雅之义,此尤不得志于时者所宜寄情焉耳”吗?他懂古人所言“借花卉以发骚人墨客之豪,托闺怨以寓放逐臣子之感”吗?不知道他老儿这辈子读了几首古代诗词曲,不知道他写过一首格律诗词曲没有,竟然就敢于到我仅古词这一项就细读了四千首左右且为好几百首词每首写了一则赏析短文而且自己诗词曲创作了万余首的人的面前来说三道四甚至大言不惭地竟教导起我要怎么写诗词来了,这世界上怎么有这样不知深浅好歹的人的啊!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16:00
刘源春: 刘源春 2018-5-22 14:07
花老儿最早时候与我结仇,起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我写了爱情诗,他要我多写政治,我感谢了他,但他从此就盯着我反复来说要多写政治,我就 ...
从开始分歧的要点看出, 政治,时政,以及爱情等等本来都可以写,但就其一点攻击其余,一两次是认识问题,十次,百次,总是如此,抓住不放那就是有意诬蔑和攻击了。这一点,网友看的清。
回复 刘源春 2018-5-22 14:19
刘源春 2018-5-22 14:07
花老儿最早时候与我结仇,起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我写了爱情诗,他要我多写政治,我感谢了他,但他从此就盯着我反复来说要多写政治,我就告诉他说人民也有人性,写人性美就是为人民歌唱,他却开始讽刺我的爱情诗。甚至侮辱我的人格,那意思就是说我写这类爱情诗就是我自己的行为有问题,他几番这样侮辱我的人格了,简直是令人忍无可忍了,我这才愤怒却又淡定地告诉他,请他放心即使他的老婆和女儿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向她们看上一眼!
至今,他老儿仍然还在攻击我的爱情诗攻击我的人格!并用最高领导人的讲话来置我于死地,但偏偏最高领导人在这讲话中说《关雎》是写爱情的人民性的“优秀作品”,他花老儿恰恰就是不生眼睛,看不到最高领导人的这段话,相反还用最高领导人的这个讲话来打我,这不是纯一个无知就无畏吗!现在拜请大家看看,我和花老儿到底谁违背了最高领导人的文艺讲话精神了!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13:19
刘源春: 习近平把《诗经》中的《关雎》一诗作为文学作品的一个类型的代表作列在“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的“优秀作品”中,并称赞《关雎》是“反映青年爱 ...
击中要害!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13:19
刘源春: 习近平说:“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 ...
引用的好!
回复 刘源春 2018-5-22 13:04
习近平把《诗经》中的《关雎》一诗作为文学作品的一个类型的代表作列在“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的“优秀作品”中,并称赞《关雎》是“反映青年爱情生活”的“优秀作品”。
而《关雎》的内容则是这样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其中不仅直截了当大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且还一而再再而三翻来覆去地为了“窈窕淑女”而几近要死要活地哼吟:“寤寐求之”、“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而本人在自己的诗词中写了一些类似于《关雎》的爱情诗,龙博那个花老儿居然扛起政治大棍劈向我,说我这些爱情诗是违背习近平的文学创作讲话精神的!真正无知可笑而又可怜啊,花老儿!你自己严重违背了习近平的文艺讲话精神竟还不自知,你花老儿自己是在龙博上与习近平大唱反调呢!请你尽早收敛你大反习近平文学讲话精神的肆意妄为之劣行!
回复 刘源春 2018-5-22 13:04
习近平说:“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艺作品,反映的都是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我国久传不息的名篇佳作都充满着对人民命运的悲悯、对人民悲欢的关切,以精湛的艺术彰显了深厚的人民情怀。《古诗源》收集的反映远古狩猎活动的《弹歌》,《诗经》中反映农夫艰辛劳作的《七月》、反映士兵征战生活的《采薇》、反映青年爱情生活的《关雎》,探索宇宙奥秘的《天问》,反映游牧生活的《敕勒歌》,歌颂女性英姿的《木兰诗》等,都是从人民生活中产生的。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李绅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郑板桥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等等,也都是深刻反映人民心声的作品和佳句。世界上最早的文学作品《吉尔伽美什》史诗,反映了两河流域上古人民探求自然规律和生死奥秘的心境和情感。《荷马史诗》赞美了人民勇敢、正义、无私、勤劳等品质。《神曲》、《十日谈》、《巨人传》等作品的主要内容是反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蒙昧主义,反映人民对精神解放的热切期待。因此,文艺只有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发展繁荣;只有顺应人民意愿、反映人民关切,才能充满活力。”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12:42
习近平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讲到很多内容,不能断断章取义。他没有否定和批判爱情为题材的文艺作品。“讲话”中提到: 文艺深深融入人民生活,事业和生活、顺境和逆境、梦想和期望、爱和恨、存在和死亡,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可以在文艺作品中找到启迪。在“讲话”中还具体提到一些世界大文豪,例如俄罗斯有普希金、果戈理、托尔斯泰、契诃夫、高尔基、肖洛霍夫,法国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小仲马,英国雪莱、济慈、狄更斯、哈代、萧伯纳,我国的关汉卿、曹雪芹、巴金、老舍、曹禺等。 他们都有感人的爱情,爱恨情仇感人作品。这些人全得到了习总书记的赞同和认可。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06:37
嫳屑男子: 猥琐之人当远离。
谢谢光临!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06:02
我的博客园地本是一个清新自然场所,却被过往的马甲弄臭了几分钟,他的“本体”也不甘寂寞,一起来了,臭气更大一些。我有敌敌畏和666, 早给他们准备好了!
回复 葛维亚 2018-5-22 05:55
陈平: OK,小人常戚戚,不是好东西。
欢迎陈先生评点,谢谢!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6-21 14: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