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闻莺窗前 http://blog.cz001.com.cn/?7389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父亲的“知青”岁月

热度 1已有 823 次阅读2012-9-20 13:23 |系统分类:摄影

这是我第一次看汤老师的摄影展。

这也是我第一次带父亲看摄影展。

其实运河五号离父亲居住的地方并不遥远,每天傍晚,他都会一个人走到运河边溜达,但我从来,没有陪父亲到这儿散过步。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带着刚买的相机,兴致盎然邀父亲一起去看汤老师的摄影展。一路和他并肩走着,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话,感受着他内心的喜悦,和女儿一起看摄影展,看属于他们那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展厅里的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轻移慢步。有白发苍苍的老者,神情肃穆,也有青春洋溢的女孩,举头凝视的专注中,透出一屡青年人的沉思。共同的景象是,很多人都背着相机,各式各样,在别人的镜头中,自己和墙上的知青岁月融为了一体。

本来只是想周末带父亲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他的亢奋程度远远超过我的预期。

在我笨拙的镜头里,面庞黑黝的父亲,脸上闪出了青春的骄傲的光芒。

父亲不是知青,一直到退休,父亲的户口始终在农村。我们家几代人,都在武进奔牛一个叫东桥的地方躬耕作息。直到后来,我和妹妹相继考上了大学,随着父亲和祖母年龄的增加,家里的农田便渐渐再也无人问津。但几十年栉风沐雨的农耕岁月,和广大知青们共同挥汗如雨的青春记忆,却在父亲心里,烙下了难以忘却的印痕。

在培育蚌珠的照片前,父亲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第一次跟我讲述当年他是如何参加这样精致细碎的手工劳动并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一门技巧。

在开挖河道的画面前,父亲一脸的骄傲,告诉我当年他还是生产队的副队长,带领村里的一帮年轻人,在德胜河喊着号子挖泥挑担,并且也是在那次的“开河”中,他结识了后来的师傅,引领他走上了泥瓦匠之路,算是学到了一门手艺。在他的钻研下,技艺不断提升,终于在城里的单位谋到了一份正式的工作,一刀一瓦,糊墙抹泥,成全了我和妹妹的求学之路。

在繁忙收割的镜头里,不用父亲描述,我自己都已陷入年少时光的追忆。轰轰作响的扎稻机,呼呼飞转的大铁风扇,站在板凳上戴着草帽扬稻子的老祖母,还有妹妹细细的胳膊上,因帮着撑口袋装稻子而留下的浅红色划痕……那金黄的时节,那晒得黑黢黢的脸庞,那被汗水湿透了的青布衫子,那四处漂溢着的稻香,是如此深刻的留在我童年的光影里!

在汤老师的作品里,我找不到父亲的身影,可在那么恢弘的画面里,在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光芒的面庞里,谁又能说,断不会有父亲的身影呢?

他是那么的兴奋,他的眉眼之间,闪烁出一种我从来未曾见过的青春的光芒!他舞动着双手指点着每一帧照片,他作为一名时代亲历者,以知青岁月见证者的身份,跟他的女儿,讲述着身为农民的他,和同龄的知青们,一起挥洒汗水一起激扬梦想的青春时光!

被他的讲述和闪光追忆打动的,不仅仅是他的女儿,还有那么多和他一样有着共同记忆的我的父辈们。

在他踩着水车摆POSE的那一刻,按下快门的绝不只是我这个初学摄影的小菜鸟。我听到身后那么多的咔嚓声,我相信父亲朴素的略显紧张的微笑,留在了很多人的镜头里。

在他驾轻就熟摆出推独轮车的姿势里,我从未想过,以前只是在黄土高坡的电影中呈现的画面,会活生生的以父亲为主角呈现在我的眼前。

除了墙上的瞬间定格,我在展厅的玻璃柜中,看到了很多儿时曾经出现的物件。煤油灯下有我手不释卷的阅读,旧蒲鞋里有老祖父磨砺老茧手编的温暖,大算盘里回荡起数学老师一遍又一遍噼啪作响的叮咛,绿皮水壶里有邻家小哥哥得意显摆的笑容,被老祖母唤作“拗勺”的木器中盛载了一粥一饭的醉人米香……

还有那古老的原始的相机,那被磨出了毛边的相机外壳,瞬间将我带回了久远的时光里。母亲去世的那个冬季,就是一台这样的相机,一位走街串巷的拍照师傅,在家门口凄清的场院里,为我和妹妹留下了生平第一次的姐妹俩的合影。当时小小的我,一脸的倔强,当时更小的妹妹,哭着不敢面对如此陌生的物件,姑姑给她的掌心里塞了一个铁皮的青蛙,她才带着未及擦干的泪痕,在亲人们悲悯的目光里,完成了我们的第一张合影。

当年那位年轻的小师傅,我已记不起他的依稀面容,当年那份带着相机四处奔走谋生的职业,也早已在时代的洪流中销声匿迹。可那时年幼的我,对那样一架相机的敬畏之心,却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绵延至今。

认识汤老师,已有经年,尽管长久不见,他的慈霭和勉励,却一直铭记心间。这是一位多么笑声朗朗的长者,若不是用心的交流,你不会知道他的青春时光,是在怎样的心境中度过。也许很多人都没有他那么幸运,在资源匮乏的年代,因着工作的关系,他可以背着实为稀罕物件的相机,将创作的幸福感留在江南广袤而丰润的土地上。但如果用心去解读他的作品,你会发现,将工作与兴趣相结合的征途中,有他自己创作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理解。我相信他在端起镜头的时候,也是他自己最最生动的时候。画面里的人们,是那么自然,那么随和,没有传统意义上照相的拘谨,也很少看到有谁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镜头。他们感受到了镜头的存在,但因着拍摄者和他们的融为一体,而完全做到了忘却镜头的存在,那么纯真,那么自在!这是我每每看到汤老师的作品,最为感动的共鸣。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激。我只是无意中带着父亲到来,却让我第一次发现了他内心的激昂。在我眼里,他是那么一个平凡普通的人,甚至偶有比较粗暴的记忆。曾经自嘲为什么我的额头那么高,那是被父亲的“毛栗子”敲打出来的。可在这个岁月流金的展厅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父亲的青春骄傲,以及他们那一代人的热情、理想和最最纯真的信仰!

第一次带父亲来看摄影展,获得的却不仅仅是关于摄影的感悟。我想轻轻地道一声,谢谢您,汤老师。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6-18 13: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