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草叶颤摆 http://blog.cz001.com.cn/?78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五十年前在农村——洗澡过年

热度 14已有 340 次阅读2018-2-9 09:09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

五十年前在农村——洗澡过年
无所求
  梁实秋先生《雅舍菁华·洗澡》中的那句,“我们中国人一向是把洗澡当作一件大事的”,忽悠了不少读者。梁称之为“大事”,貌似与吃饭一样,天天必做且须认认真真做的事。其实不然。梁所举证的“沐浴而朝,斋戒沐浴以祀上帝”、曾点生平快事“浴于沂”,压根就不是普通的“中国人”,只是“中国人”中极少数的达官贵人。
  梁先生并没掩藏调侃真意,接着说“唯因其为大事,似乎未能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唐朝有人“居丧毁慕,三年不澡沐”,晋朝王猛扪虱而谈。估摸梁先生居于“雅舍”写这句话时,就未必能“把洗澡当作一件大事的”。其时他“已渐渐感觉”到,这“鼠子瞰灯”、“聚蚊成雷”的“雅舍”,“并不能蔽风雨,因为有窗而无玻璃,风来则洞若凉亭,有瓦而空隙不少,雨来则渗如滴漏。”翰林学士白居易离了朝廷后也是“经年不沐浴,尘垢满肌肤。今朝一澡濯,衰瘦颇有馀”,何况低微到尘埃的小老百姓呢。
  忆及五十年前我生活的农村,没有谁家把洗澡当大事的。农田里有干不完的活,从早上鸡叫,忙到晚上鬼叫,不是随便说说的,更不是夸张。生产队升半旗时就像战士冲锋奔向田头,10分钟后红旗到杆顶时若赶不到田头排队唱歌,被批是小事,扣了工分是大事。没工分,靠什么活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书斋里的田园浪漫而已。倦眼欲开还闭,“得睡甘如饮蜜房”,不存在把洗澡当一件大事的节奏。
  但我父亲不洗澡就睡不好觉,当然是在汗流浃背的春夏秋季。他说当新四军时,不管行军打仗多累,只要部队驻扎下来,他总要想方设法洗把澡才倒下的。这个习惯也传染给了我们。我那怕出过一点点微汗,躺下来就浑身不自在,难以走进梦乡。纵使没条件洗澡,也要用湿毛巾擦拭几下,才会感到舒服,不得“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倒也无妨。
  流汗季节,我们家8口人,洗澡有时真像大事。那时没燃气热水器、电热水器、太阳能热水器(至今家乡也还没普及),连热水瓶也没。只有土办法,晚饭烧好后,盛到大盆子里,洗净铁锅,放满水,利用锅膛里的余烬焐水。锅灶上嵌有水罐,罐里水很热。再用瓦罐装满水送到锅膛里焐暖。这么多水,大家匀着用。若不够,就加几把草将水烧烫,洗时掺冷水,温水就多了。草也是要节省的,不像现在就地焚烧或烂在田里不心疼。男孩的我热天睡前池塘里洗一下,或站码头上把池水操到身上淋几下,也是常有的。省水省时间,也省去“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
  洗澡,多用椭圆形木盆。不必“温泉洗凝脂”,无需“赐浴华清池”。澡盆长四五尺、高六七寸,无定格。用桐油刷过利于防腐,家境好的再刷红漆。澡盆男女分用,男用大些的,女用小些的。洗澡前先套呱嗒板(脚形木板前端钉一根粗布绳子的拖鞋)到池塘码头把脚伸到水里甩几下洗干净,然后倒下一只小板凳,澡盆一头搁在板凳上,舀进的水便积在另一头,显得多起来。“沐浴无他术,休寻卯酉中”,人坐到澡盆里,双脚暂留给地上呱嗒板。先洗头脸,再洗身体,最后洗脚便OK。
  女人在堂屋里洗,关上门。男人在厨房间洗,男孩夏天干脆在门外洗,水溅一地也无大碍。天冷下来,就不能在门外潇洒了。不过只要不流汗,也就不必天天洗澡了,冬天里十天半月甚至一个月才洗一次澡,大家错开日子洗,乃是常态。
  城里人洗澡太方便了,有公共浴室或曰澡堂。常见作家们泡澡堂的氤氲文字,弥漫诗意,令人怀想。但农村没有澡堂可泡。不过近几年也有人家开了小冲淋房,有偿提供周围人去冲淋。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条件改善极大,家中安装淋浴器的已不稀罕,类似云南“冰花男孩”家除外。
  当年公社机关所在小镇上,有一家澡堂。在里面工作的人拿工资,种田人望尘莫及。去泡澡堂的,多是小镇上拿工资的。农民伯伯不舍得洗澡也花钱,不如多买些油盐糖呢。吃饭是更大的事。洗不洗澡,怎么洗澡,实在是小事一桩。
  但是洗澡过年,倒是家家户户的大事。2018,马上又过年了啊,不是吗。过新年,须有新气象,新面貌,好心情,好愿景。过年前,掸尘后,认真洗把澡,搓去汗污尘垢灰土泥巴,冲掉想象中的晦气,洗净肌肤,理发梳头,修剪指甲,精神爽朗,备好烟花爆竹,开门大吉,新年发财。改革开放后,农民进城打工,流行“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改革开放前,农民须臾不得离开土地,流行“有钱没钱,洗澡过年”。
  有一年为过年,父亲带我们4个男孩走(友情提醒80、90、00后,农村没出租车、滴滴出行,那时也没公交车私家车电动车摩托车自行车)去小镇浴室洗澡,大人2角钱,小人1角钱。与免费儿童上车没座位一样,小人没位置放衣服,和大人堆在一起。去得早,水还清,但量不足,有点冷。旁边人说,来得晚,水就多了,但也浑了,池子暖了,空气也焖骚了。来常州几十年,我只去过一次澡堂,焖骚中觉得头晕恶心要呕吐,受不了。
  那时我们农村男人洗澡过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缸里洗。家家都有水缸粮缸,洗澡借用的当然是粮缸。缸的大小,可容一人蜷缩在里面。缸洗净后舀进热水去,待缸焐热,再掺热水或冷水调节到水温恰好。进缸前先把脸脚洗一洗,进缸后再盖上盖子,嫌闷的话,就让盖子留点缺口换气。人在里面,舒服极了,俨然“上方新浴觉身轻,恰喜温和水一泓”。
  但女的不兴用缸洗澡,也不去小镇澡堂。天再冷,即使为过年,也是在家用木盆洗。冰冻三尺,在世界尽头洗澡也非小事。不知道母亲和两个妹妹当年是怎么顶住寒冷的。可见一起过日子的家人,互相关心也不见得仔细。下次回老家,我要记得问问她们这件往事。
12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文笔轩gxq 2018-2-10 08:28
往事追忆,值得回味。
回复 和春天对话 2018-2-9 21:00
木盆里洗,不如水库里洗,那么大的水面,真的可以洗干净一个人。
回复 花作尘 2018-2-9 19:25
老师写得真好。
记得有部电影《洗澡》,拍得很好,朱旭演得真实,生动,至今令人难忘。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2-9 10:11
我小时候也在缸里洗过浴的,上面盖一个竹笾,那不是浴缸,是水缸。
回复 fangcd07 2018-2-9 09:48
以前农村,经济情况好的人家砌了浴锅,人就在一口大锅里洗澡,好吓人哦。
回复 嫳屑男子 2018-2-9 09:41
过去条件不好,何止是洗澡,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回复 西江月 2018-2-9 09:30
洗澡要到镇上,是件起早的大事。
回复 一笑天 2018-2-9 09:22
我为了避开澡堂洗澡高峰期,都是年三十起早,5点钟去洗,那会水干净~~
回复 涤生侯 2018-2-9 09:20
干干净净迎接新的一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6-19 10: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