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和春天对话 http://blog.cz001.com.cn/?8092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请一起探询李山书法的韵律

热度 39已有 2338 次阅读2016-12-7 07:00 |系统分类:杂谈

            


午睡起来,美术评论家黄鸿仪接了一个越洋电话,是旅美艺术家李山打来的,说想和他探讨一下书法的韵律。

黄鸿仪是个“顶真”的人,不论做人,还是做学问。做人“顶真”,不一定好玩,做学问“顶真”,则一定不轻松,但“顶真”的难度越大,就意味着过程越有趣。

黄鸿仪的书与画,以及美术评论,在中国书画界有一定的影响力,换几个酒钱不成问题,可他不愿做一个表扬家,一字一句皆出自良心和责任,坚守属于自己的清贫。

前些年,黄鸿仪生了一场病,美术界友人知道他活得不轻松,觉得应该帮他一下。李山从美国给他寄来两万美元,傅二石给他捎去五万元,其他人的赠予,亦数目可观,出院后他一一退回,说:“不能欠了别人的情”,其实他坚守的是一股文人的清正之气。

黄鸿仪不是桃花源中人,他关注社会,关心生命,可他关注的不是个人的小恩小怨,而是人世间的大悲哀;他也焦虑,但他焦虑的不是个人的小得小失,而是中国美术界的大焦虑。世上的事,没有大爱,就不会有大的成就,他做学问,眼睛里就是容不得沙子。

艺术家的最高目标,在于表现自己的人间宇宙的感应,挖掘生活中最动人的情趣。李山的电话,让黄鸿仪坐不住了,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半夜两点睡不着觉,要和他探询书法的韵律,一时间黄鸿仪不知如何作答。


                          


黄鸿仪让我去一趟南京,拿出三张李山的作品,说要和我一起探询书法的韵律,且要求我写写李山书画的意韵。打开李山的书画,一笔一划都跳跃在旋律中,越研读越有味,越推阐越丰美。枯老嬴瘦,垂垂暮年,夜半睡不着,牵挂着书法的韵律,我感觉到了一颗寂寞的灵魂,正是这样天才的寂寞,李山才有大的艺术。

知非诗诗,末为奇奇,书法的韵律,在我几乎是一片空白。现将李山的作品挂出来,请龙博的诗人、书家,一起来探询李山书法的韵律。我知道一颗灵魂对于另一颗灵魂的抚摸是及其困难的,在枯寂的人生路上,如果不能分享,可能会跌入黑暗的幽谷,真心请大家一起分享李山和黄鸿仪的“顶真”。


    

28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4 个评论)

回复 米眯 2016-12-21 20:33
优秀作品
回复 陈平 2016-12-17 07:47
刘源春: 恭喜你陈老兄,在鄙人的教习下,终于让你在六十多岁的今天学会了古代“六艺”的真正六个门类了!你这个帖子终于开始说“礼、乐、射、御、书、数”而不说“琴棋书 ...
你这叫死不悔改,百度上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连小学生都会理介,就你留一屎还在咬卵犟充老相。教导你,其实早在唐代,人们就理介六艺的真正含义了,刘小弟
回复 花博 2016-12-14 18:06
优秀作品
回复 无所求 2016-12-10 17:31
刘源春: 这两幅字,激赏多遍,便觉得一片阴柔之中处处透溢出一股峻峭的阳刚之气!看那一笔一划之中何等的笔力!竭蹶而峭削!看那火和风字,一撇一捺,一勾一拐,无不是力 ...
赏读“赏文”。笔锋确以硬朗为主调。
回复 刘源春 2016-12-10 11:34
春天哪去了!
回复 刘源春 2016-12-9 09:52
问好来了!
回复 刘源春 2016-12-8 18:38
这两幅字,激赏多遍,便觉得一片阴柔之中处处透溢出一股峻峭的阳刚之气!看那一笔一划之中何等的笔力!竭蹶而峭削!看那火和风字,一撇一捺,一勾一拐,无不是力的劲袭!再看那秋字的一横,不就是利刃的抽拔,那峰字的最后一竖,不就是长剑的斫击!真乃可谓,力透纸背!
不懂书法,仅凭感觉说事,如有不当,还请见谅!
回复 无所求 2016-12-8 17:02
赏,但不懂。
回复 刘源春 2016-12-8 12:35
陈平: 当今连沒多少文化的家长,都能理介古人六艺的精髄,让自已子女学习琴棋书画,奥数跆拳道等等,陶冶思想情操,贴近礼、乐、射、御、书、数传统宏观文化理念,以便 ...
恭喜你陈老兄,在鄙人的教习下,终于让你在六十多岁的今天学会了古代“六艺”的真正六个门类了!你这个帖子终于开始说“礼、乐、射、御、书、数”而不说“琴棋书画骑射”了!有进步,祝贺你!
回复 陈平 2016-12-8 07:57
花作尘: 还“讨论”个甚?
“常州有眼吗?”!
举市皆瞎,唯某独明。
当今连沒多少文化的家长,都能理介古人六艺的精髄,让自已子女学习琴棋书画,奥数跆拳道等等,陶冶思想情操,贴近礼、乐、射、御、书、数传统宏观文化理念,以便将来立足于社会,至干骑射,早被当代人演变为自驾车,学习国防知识等方面,这些连小学生都知道的常知,竞被所谓的诗人认为是诡辯,这也就难怪有人送他个“留一屎”雅号,让他沾沾自喜一辈子,把此地当作他邹区向西的归宿窝了
回复 花作尘 2016-12-7 22:03
瘦比黄花同志加先生:
识人,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阅历的。
谢谢您的批评。
回复 匡启键 2016-12-7 21:58
陈平: 猥琐如一堆猫屎的小人,还想搞这套,叫姚文元来招他的魂吧 只有让老匡来撑挌他的臭嘴 有人留言给他,不得了,骨头轻的如婊了,小人加癞头充假列宁啊 ...
   其实,老夫早已对此字表了态,依吾之见,这个字写得还算可以吧,但我平生就不喜爱这种软不拉几的字,没有阳刚之气,不刚雄挺拔,缺少骨力,如同陈吉安的字,软绵绵的,像条缠在一起的蛇或草绳,老夫极不喜爱这样的字啊!但有人喜爱,那我也尊重他们的选择。如此而已。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就好,不强求一律。
回复 和春天对话 2016-12-7 21:52
刘源春: 谢谢春天邀我谈书法,可是我不懂书法,所以不敢妄言!
但我懂得做任何学问都应该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半点马虎半点浮夸!尤其要不得不懂还要 ...
刘诗人过于自谦了,书法的韵律,想来也不会比诗词的韵律丰富,世上所有的艺道皆有悟性,在这一点上大家早有共识,但艺道之通,全在于人道通,有些人不以为然,以为自己就是山大王,因而艺术的探询之路,走起来常常是一摇一晃的。  
回复 和春天对话 2016-12-7 21:44
秋来: 不懂书画,不过第一幅字,感觉到音符的跳动和灵动!文中的先生虽已高龄,但感觉有年轻的艺术心态,赞!
书法的源系众多,或典雅或娟秀或敦厚或癫狂,而以韵律入书者少,李山在表达上神乎其技,是人生智慧的再生过程。谢谢秋来先生的精准点评。
回复 瘦比黄花 2016-12-7 21:04
花先生,你是受人尊重的正直之人,怎么和文蛆星站一起骂人??实在令人作呕。
回复 瘦比黄花 2016-12-7 21:00
那个花作尘同志,越来越让人觉得比祥林嫂可怜!人家在谈艺术,他非得哭天抢地,今又和狂犬拧巴撒泼!实在倒胃口!!
回复 寒山孤松 2016-12-7 20:25
欣賞佳文,佳作书画及佳评。
回复 陈平 2016-12-7 19:18
花作尘: 未听说赢政写过诗,那时更未有格律诗。
乾隆,是高产“诗人”。如今则不过是“半源春”、“”亚源春”而已。
常州足以以其为“骄傲”的啦,又岂止于常州?! ...
猥琐如一堆猫屎的小人,还想搞这套,叫姚文元来招他的魂吧 只有让老匡来撑掴他的臭嘴 有人留言给他,不得了,骨头轻的如婊子了,小人加癞头充假列宁啊。
回复 花作尘 2016-12-7 19:05
陈平:              ,也想焚书坑儒啊?
未听说赢政写过诗,那时更未有格律诗。
乾隆,是高产“诗人”。如今则不过是“半源春”、“”亚源春”而已。
常州足以以其为“骄傲”的啦,又岂止于常州?!
回复 一介过客QY 2016-12-7 19:01
不懂,学习了!
1234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6-25 12: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