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65年前,常州市政府的一纸委令——写在老爸百岁寿辰之前

一介过客QY 最后编辑于 2019-05-16 08:08:18
378 7 10

                              

                                  

                      65年前,常州市政府的一纸委令

                                                           ——写在老爸百岁寿辰之前

                                        

                                                文/一介过客


 

2017,新年伊始。阳光虽然格外明媚,但依旧照在农历猴年的年根稍。

再过几天,老父亲就要迎来人生难得的百岁寿辰!

常言道:“山中常见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

但话得说回来,过去别说百岁,“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适逢盛世,情况已大为改观。据统计,2015年底,常州市人口平均寿命已达79岁。
   而常州全市百岁老人也不少,有268人之多!也就是说,每10万人中有百岁老人7.23人,最年长者是108岁。
 

孙辈为表达他们对爷爷或外公的孝心和祝福,专门为他制作一本电子相册作为生日礼物,——到时可现场用投影仪放映。邀我在开头或曰封面上起了个名,我信口一说:“百年沧桑,点亮平凡!”——因为家父其实很平凡!

背景音乐多选的是老爸年轻时常爱哼哼的“新四军军歌”,“解放军军歌”“我们走在大路上”等老革命歌曲,以及他钟爱的京剧等。——那次他的重孙辈百日宴上,他边吃边微微闭眼听着音响里的儿歌。宾客中有位上台即兴唱了段京戏《沙家浜》郭建光的唱腔助兴时,随着那激越而熟悉的声音如溪水般缓缓流淌出来时,我分明看见老爸微闭的眼睛顿时瞪得“得溜滚圆”。面露喜色,精神头突然来了,好似一下子将他带回到过去的峥嵘岁月……,这一幕看在眼里留在心里。所以回家后我吩咐两个女儿:背景音乐里一定要加几段京戏。

为此钱家人,分头忙着,当然也快乐着。

除了请人给老人家照些最近的生活照片外,自然得去找些老爸年轻时的照片啊!于是小弟翻出了原先的一盒老照片。

在一本1957年4月1日发的,发证单位是“常州建设局”的工会会员证里,一叠折得方方正正,黄乎乎的纸,不慎掉落出来。打开一看,眼前忽然一亮,居然是一张“常州市人民政府委令”!

这是一张发于一九五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民人事第四十九号的“常州市人民政府委令”,距今已经65年了!是令我父亲为秘书室行政秘书。签发的是当时的常州代市长吴明。

委令的纸张厚实,毛笔书写得也颇为工整。毕竟年代久远,岁月已将其染黄,而且有了些许折痕,好似时代给它苍老的面容上留下的沧桑和道道印记。

凝望着这张普通的“委令”,脑海中久久盘旋着父亲曾经零零星星给我们讲过的往事……

父亲于1948年9月从苏北新四军税务征收的岗位上,被派往长江工委工作至1949年4月23日渡江前。潘汉东任组长,父亲是副组长,负责征集大军即将渡江所需各种船只及收集有关情报。

父亲回忆说,当时属非常时期,大部分船只已经被国民党败退时烧毁或破坏了,再去找船,谈何容易?十万火急,千方百计去武装征船。前线需要即是命令,无商量余地……

后从江阴过江后,父亲便在粮食部门工作。克服重重困难,筹集粮食供应市民,以稳定人心,并提供给围攻上海的部队使用。

1951年底至1952年10月,在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中开展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即后来称之为“三反五反”运动中,领导一句“我就不信粮食局没有贪污犯罪”,我父亲作为副局长被查过去查过来。老妈说,后来还被关在西门某粮库里两个月。老妈不懂那叫“隔离审查”,以为是“关”起来了。

后来还几次派人去老家郑陆塾村调查。村干部说:“大和尚”(不知村上人为何叫此称呼)一粒米也没有拿回来过。那些人看看前面草房后面破旧的瓦房的老家,和家徒四壁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回去了。父亲说至关重要的是,专区粮食局的老局长知道后,对调查人员说:钱某某没有问题,我可以打包票!加上确实也没有查出什么问题,遂得以解脱,父亲一直把老局长当作恩人挂在嘴边,记在心里。

1952年7月,父亲被调至常州市政府工作。按委令上的时间应该是七月二十五日。

是年九月,父亲把正在乡下念小学一年级的我接到常州城里。后插班进局小念二年级;当时我才七周岁。母亲及姐仍在乡下。

就这样,度过了大概有两年的随父一起生活的美好时光!之所以如是说,是因为市政府当时的工作人员很少,父亲工作很忙,无暇顾及我!中饭,晚饭都在位于市府礼堂右侧后面的机关食堂买饭菜票解决。父子俩有时仅仅在吃饭能碰到,再就是晚上才能见面。别的时候就都是我的“市面”了!

先住在小河沿菜场旁,大光明电影院后面的一个院落里,因为可免费“听电影”,所以记的特别清楚。后搬至市政府后门贴对过的木桥头“大陆饭店”。——那时已经作为市政府的干部宿舍了。南下干部来常州工作,哪来地方住哦?

那时大人都叫爸“钱秘书”。那拗里拗口称之为“秘书”,究竟是做什么事的,始终都没有弄明白,也没有打算去搞明白,自己玩都来不及呢!

玩伴是副市长,后当市长的于春开的三个“臭小子”:于陆军,于海军,于空军;有时加上段辉鹏副市长的子女段抗美,段援朝等。作为“小孩王”的我,麾下倒也实力不凡,三大军种齐全!够格去“抗美援朝”的了!不过遗憾的是,我们的武器是墨汁涂黑的木头手枪和竹竿代替的“步枪”,玩的当然是“官兵捉强盗”等儿时游戏罢了!

大概是1954年,有些记不清了。父亲从行政秘书调任“建设局”担任“副局长”。

办公室在市政府尖顶大礼堂左侧最后一排平房的最西头那间。我有时找父亲时,去过他办公室。一张二屉办公桌只比我们小学的课桌稍微大一点,一张椅子,一个小木文件柜,装文件的布袋钉在办公桌旁的墙上,竹壳热水瓶是放在地上的。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之后随着母亲及姐弟进城,我们家也从大陆饭店搬至市政府旁边的善庆里2号,父亲所在的“建设局”也迁至杨柳巷,后到北大街。

为修建常州第一条柏油马路,父亲多次出差兰州炼油厂联系购买沥青;

常州红梅公园,从到茶山乡征地,筹建到建成,很多工作是父亲亲自领导筹划,组织实施的……

现在每到星期六,老爸就盼着二弟把他送去红梅公园。和煦的阳光下,一杯清茶,一曲京戏;在茶室安静地观看,欣赏京剧票友的精彩演出。想起当年市里财力有限,建园时的不易,不觉感慨万千。

从14岁到上海“摇洋袜”当机修工,参加抗日救亡,组织罢工,到转辗苏州无锡打工,回家乡参加“大刀会”,到1945年正式参加革命,加入共产党,当基干民兵,昼伏夜出,参加乡里锄奸;在郑陆梧岗乡建立民主政权,担任乡长,——这是老爸担任的第一个职务。后因身份暴露,被迫北撤到苏北兴化……

无论解放前后,老爸曾频繁调换工作达十多次之多。一会儿武进调常州,一会儿常州调武进,但每次都是愉快的接受组织的安排。应该说有的有类似的“委令”,有的则没有;有的叫“委任状”,——比如当市建设局代局长时;也有的叫任命书,如后来的交通局长,基建局长,计委副主任等。

除了侥幸保留了1952年的这份“委令”外,因屡屡搬家,其余都失散或下落不明了。所以这张“委令”显得弥足珍贵!因为它见证了那个年代,那种精神风貌,那种工作作风……

围绕这些看似平常的职务任命,老爸跌宕起伏,但波澜不惊的的大半生,曾经几次大难不死,死里逃生;几次运动的冲击,依然对党忠诚不二;升升降降,且荣辱不惊;遭遇不公,仍心如止水;淡迫名利,乐观开朗……

一路走来,能平平安安就算不易;还如此健康高寿,更是奇迹!平凡,也只有平凡才能孕育出不平凡的人生!

1983年,65岁离休后,老爸热情参与各种公益活动,比赛和评选,所得证书有几十本。其中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2015年70周年,中央为新四军老战士颁发的奖章,授予的证书尤为珍贵。

在我看来,这一本本红证书,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委令”或“任命书”!是他在漫漫人生路继续前行的“通行证”!彰显了他的“离而不休”,证明他仍然是顶天立地站着的一条汉子,一名战士!

我给他们精心制作的电子相册中间,又插了两句话:

笑看世纪风云,时聚时散;

回首百年沧桑,无怨无悔。

既是对老爸平凡人生的阶段性小结,也算作是本文的结尾吧!

老爸,加油!

 

                                              2017.1.3.下午

 

                 
                           委令




                  

                  

                    36岁时的老爸(摄于1953年)





                  

                   

                     老爸工作照





                    

                       

                      部分家人合影,姐当时在部队(摄于1964年)





                     

                         

                        在老干部局下棋(摄于2016年10月)






                       

                         

                         老爸离休后的部分获奖证书等(摄于2016年10月)




                         

                         


                             在明堂里锻炼身体(摄于2016年10月)





                          


                              在家中(摄于2016年10月)

                           

                        




                          

                         

                            老爸的脸上手上 基本上没有“老人斑”(摄于2016年10月)




                           


                         

                          

                             难得正襟危坐( 摄于2016年10月)






                          

                           

                             笑看世纪风云,时聚时散;

             回首百年沧桑,无怨无悔。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珍珠传奇
  • 林捷欢欢
  • 菊满南山
  • 也有人说
  • 蒋锷初
  • 草木樨
  • 花作尘
  • 春风化雨AB
  • 青书纯
  • 六塘一柳
发送

7条评论

  • 向革命的老前辈致敬!
    2019-05-15 14:58:50
    0 0
  • 如果没意外,钱老再活10年不在话下。
    2019-05-15 10:40:10
    0 0
  • 常州的长寿之星。祝福老人家。
    2019-05-15 10:29:52
    0 0
  • 好福气
    2019-05-15 09:07:57
    0 0
  • 祝钱老百岁寿辰,福寿延年,生命之树常青!吾辈学习榜样
    2019-05-15 08:43:19
    0 0
  • 向老寿星致敬。
    2019-05-15 08:11:21
    0 0
  • 祝贺老人家百岁寿辰,福寿延年,生命之树常青!
    2019-05-14 21:55:40
    0 0
  • 313
    积分
  • 334
    博文
  • 92
    被赞

个人介绍

寄语新版龙博: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