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讲讲大师有趣事

小凌宪松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873 1 2

 

   刚才沈忠坚来电告知“屠岸已走”,想去北京参加悼念活动······

    “啊,今年,周有光,钱谷融,屠岸——”

    “还有余光中”

    余光中是不是常州人,其实没那么重要。就跟现在经常讲谁谁是青果巷人,重要的是他们所处的时代、时间段、他们的经历与所为。当然,那又复杂了。有人说:余光中一会儿反共一会儿亲共怎么咋地。应该说:有些事也不能就说是“反”了,有些又不能说是“亲”了。

“你要问清楚,有没有追悼会,你能不能参加。上次周有光的悼念活动,严格得不得了,媒体排好版的大幅度报道都临时撤掉的。由于时间差,我的一篇稿子在某杂志用了,还添了点麻烦······四年前,屠老(不知为何)捐了许多书给你建了个屠岸图书馆,这动静有点大,但你这次千万不能趁机做广告!”。

“屠岸是诗人,翻译家,曾经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应该没什么麻烦”。

文革时屠岸也曾经自杀过的,上吊,那绳子断了······

周有光说:我的幸运是因为不主动积极参加政治运动,许多同事都是因为积极要求上进“走”的。我思想落后,所以安全了。

那些枪林弹雨过来不怕死的将军,挨斗了,想不通了,“走”了;还有那些文豪,想不通,自我了断。钱谷融没事,白天挨斗,傍晚就下馆子弄点小酒。写《人啊人》的戴厚英是他学生,“白天斗老师是不得不做给人看的”,晚上找老师打招呼,找不到这个“人啊人”。

你看图中的钱谷融,笑得那么酣畅。

周有光在病房,对看望他的一伙人拱手言道:“没地方让你们坐啊······”周有光109岁的时候住的协和医院这个病房,孙中山就是在这个房间“走”的。

看望周老的人,请他写“感谢常州人民”的字,他马上回答:千万个感谢都不够啊,不写了吧。一个智慧老人的脑筋反应太快了吧,让你不尴尬,听了也舒服。(另一张照片,周老笑得多么光明啊!)

屠岸,这幅照片中,他在看那个常州小可可表演节目,一个小艺术家给一个大文艺家表演。屠岸的那个眼光,眼神······诗情画意在眼前,返老还童是远方。幼稚、幼稚多好啊。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荷边垂柳
  • jfzhuang
发送

1条评论

  • 726
    积分
  • 316
    博文
  • 13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