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2018-03-11

小凌宪松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563 2 1

认知尴尬,是为从容。忘却历史,我们就是傻蛋!

历史的尴尬

“金螳螂”正在装修为接待一个人场地,几个厅要起名称。习惯上好的名称应该是被全中国人都想到和用过了。

有一建议:用本地的历史名人的名字命名,既有地域性可避免类同而具独特,又有文化底蕴和历史价值。比如“元任”,清华四大导师中最年轻的奇才。一曲“教我如何不想她”几乎可成为国歌。元:元气;任:历史担当和肩负。

提出这设想,容易接受。但要政审的话,有问题。元任是中美建交后很快就受到周恩来邀请的客人,应该是资格足够”。但他回到美国后在一些文章中的“意思”对我国的政治有点“不正确的认识”(从历史的角度不外是表达了一些真实的思想)。所以,元任一度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后来是纪念他还是批判他,很矛盾。就象宣怀、秋白、伯元、国钧、维高······”这些名字用作字号,易读易记,理由很大却又尴尬——既有历史地位,又有政治问题

宣怀是中国从封建社会渐进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准工业社会)有大作为的标杆人物,从国家经济发展上考量他是功臣,也正因如此他成中国革命最初最大的对象。他的“路权收回国有”触动了一个偶然的武昌事变竟结束了一个大清王朝宣怀脱不了“政治上有问题”。用宣怀命名,似有不妥。

秋白和维高都可用来命名,但不同历史时期对这些英雄是有不同定论的,只要跟政治牵涉,被尴尬是不可避免。

瞿秋白这个人,很费那些十分厉害的历史研究机构的脑筋。符号很大,标签内涵都奇怪。褒也不行,贬也不妥。

家境衰落,没有大的学业成本投入,就去上了俄语专科。歪打正着,“着”上了那个俄语国家的输出革命。就象我们改革开放初期,帮着领导做翻译的小青年后来成了外贸大老板,当年的领导后来只能下岗;因为老外要真正做买卖并不是要靠流水的官,而那些翻译能实质性成为“买办”。这就是瞿先生能有机会做共产党第一把手的基本原由,当然不排除“是临时填补空缺”。论争权夺利的根基,气魄和能力,都谈不上,却也维持了好多年的“党首之尊”吧。却又无尊可言,只是共产国际的传声筒而已。从《多余的话》中可以判断:做学问可以,掌管一个政党就有点鸭子上轿

说他笑对死亡吧,其实,笑得有些超然从容,笑得有些尴尬无奈。

 

     

 本来落到蒋介石手中是羊落虎口,老蒋念其有才有意刀下留人;宋希廉还吹牛能够说服秋白。无奈秋白“书呆子一根筋”,不要以为说了些“多余的话”就是心存二意!秋白的视死如归可能不是来自共产主义信念,而是从小就在常州清凉寺那儿知晓明了的“死就是生”……也是文人骨子里的气节和内心里的要面子,可以说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他是求死!

张先生说:秋白在被枪决前要求,子弹不要打我的头,杀人者依着他了。蔡铁根是新中国公开判决枪杀(怨杀)的共产党军内最高将领。蔡铁根临刑前,以为自己孩子会来收尸,为了不要太吓着孩子,就要求“别打我的头”,但没依着他。传说他会躲避子弹,所以打了许多枪都没打着他。那一天是三月十一日,天还下起了大雪,那不是传说。

如果拍《蔡铁根》的电影,很有历史意义,大概有这么几个看点:

1、党内斗争的复杂和残酷。

2、一个刚正不阿的有文化的军人,很讲法规,被很不讲法规的方式打倒。被硬性规定离婚,带着三个小孩。枪决后,三个孩子是常州的邻居救养他们。1970312日的《红常州报》,两大版面报道(11日)“枪决蔡铁根”,却找不到蔡铁根的名字。

3、出现了有人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而获取蔡铁根的罪证想将功赎罪。办案人员声称打蔡铁根的子女就是打反革命······

4、黄克诚与蔡铁根原来在党内“站队帮派”中是死对头,但那是斗理!后来真正为蔡铁根平反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正是黄克诚。

5、现在军队强大靠什么,基础是正规化,蔡铁根是强调军队正规化的元老。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荷边垂柳
发送

2条评论

  • 726
    积分
  • 316
    博文
  • 13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