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草木之间:由阅读激发的草木情结

落英笑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6415 0 0

阅读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对于这个问题,答案很多。我肤浅地认为,儿时的阅读,是为了让我们对基础事物的感性认知;少时的阅读,是为了让我们获得更多的知识提高我们的写作技能;而青年时期的阅读,能为了加强我们的理性思维;而人到中年的阅读,正是心灵一隅某种情怀的产生。这正应了鲁迅先生的那句:“不先泛览群书,则会无所适从或失之偏好,广然后深,博然后专。”

五年前,我偶遇李渔的《闲情偶寄》,其中一段对合欢树的描述:“此树栽于内室,则人开而亦开,树合人亦合。人既为之增愉,树亦因而加茂,所谓人地相宜者也。使居寂寞之境,不亦虚负此花哉?灌勿太肥,常以男女同浴之水,隔一宿而浇其根,则花之芳妍,较常加倍。”当时读之,倍感美妙有趣,一下子就打开了记忆的匣子,忆起奶奶给我描述的一段趣事:在我呀呀学语的年龄,一日,姑父背着我在院中踱步。我嘴中吐出一个单词“花”。姑父从院中的月季到院外的狗尾巴草一一指认,我一概不理,急促地哭喊着“花”,姑父又从门前塘边的马兰花到水塘中的水蓼母,我还是不理。姑父无奈,仰头长叹“小祖宗,你到底要什么花啊?”在他抬头的那,他发现了合欢,开在高高的树杈上,蹦起捋了一枝,我才停止哭闹。

这一次的偶读,从此打开了我草木阅读之旅。

我自幼在田野疯长,在内心深处有着被城市钢筋混泥土沉沉压实的草木情结,儿时狗尾巴草做的胡琴、用蟋蟀草斗蟋蟀、用南瓜花抓蜜蜂……这些在心里扎下根的回忆经草木阅读再次被唤醒。在草木阅读的过程中,由浅入深,由简入繁。不但丰富了我的草木知识,发现草木的独特魅力,还对生活充满了期待以及与四季草木不期而遇的惊喜。

草木阅读最初带给我的冲击是很强烈的,在形、色、味的辩识中去了解一株草木,常常会带给我们感观上的震撼,如向日葵籽盘,那自然生长而形成的几何美、鹅掌揪形似马褂的叶、有着猫脸的三色堇、钟形的铃兰花。而桃红柳绿菜花黄、梨白樱粉李儿俏的调色盘里,无论如何搭配,都是一场色彩的盛宴,让你留连在其中无法自拔。更别说,木樨香的醇厚,月季花香的甜美,石楠花让人羞于启口的味道,都是那样的神奇与美妙。而体现在草木生长与传播上的智慧,更是有趣。苔藓没有根,却能象骆驼一样,将养份存储在它的“骆峰”珠芽中。草木的种子们用粘、钩、跳、飞、射等技能进行传播,也是吸引我不断阅读的理由之一,在草木的世界里,有着无数的理由让我们加深阅读的深度及广度。

草木阅读有时是枯燥的,当一些专业性的干涩无味的草木志摆在你的面前,就不会满足于简单的阅读,会有延伸,会从文字中走出来约上兴趣相同的几位好友,一起涮山、涮公园、涮田野,一起零距离地去观察与交流,会耐着性子,从发芽到结果,跟着草木走过一季又一季。在阅读、观察、探索及获得的同时,我的性情是温润的。我在阅读小山的《甬城草木记》时,惊喜地发现我一直喜欢却叫不出名的野草—-老鹳草。初春,我就在科教城园区内锁定了一棵老鹳草,隔三差五地去看它。如菊叶一般深裂的叶型,由初春的嫩红转为仲夏的深绿,在春暮开出一朵朵淡紫色的花,在初夏结出如箭一般嫩绿的果,至仲夏变成深褐色,在某日阳光充足之时,炸裂,将种子发射至远处,独独留下空空的,反翘如古式烛台的壳,结束属于它的一季。整个过程是那样的新鲜有趣,对每一次的观察都会充满了期待,那种属于草木时节特有的细微的变化,会带给你盈盈的充实感,让枯燥无味的生活变得生动而有趣味。

草木阅读总是会产生思维的碰撞,情感上的共鸣,而我的草木阅读之旅,更是带给我无穷的精神享受。当六月仲夏的夜晚,那“香得掸也掸不开的”为文人雅士所不取的栀子花,却是何炅歌声中最为甜美的青春芳华,这一点也不突兀,我甚至每每看到栀子花,都会想起我那八十八岁还会在银发髻边缀一朵的奶奶,发丝青亮花色奶白,蠕动着干瘪的嘴唇,回击着我的取笑:“这么大年纪还戴花啊?”“香吗”她似是肯定花香才戴,又似反问戴了可香?其实我知道,她只是为了记念为她种下这栀子花的人而已。而三月高洁孤傲的白玉兰,却被张爱玲描写成“像污秽的白手帕,又像废纸,抛在那里……从来没有这么邋遢丧气的花”我不知道她当时的生活是多么的丧气与窘迫,竟然会把这样高尚圣洁的花描写成邋遢丧气的花。而诗经中那首《小雅.鹿鸣之什.采薇》更是把采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无限延伸了采摘将士内心的思念之情,思家念国,又或者是内心深处那如薇般纤柔的女子使采摘的动作变得格外地温柔,将士心中的豪情在这一刻敌不过薇的柔软,无论戍役如何凄苦悲凉,总有这份温情支撑,又何惧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而古往今来,借草木抒发情怀的文学作品举不胜举,这也就给一些草木附上了深深的情感烙印,如松柏铭筋骨、竹菊铭气节、桑梓铭乡愁等。

草木阅读带给我的延伸的知识量是无穷的,如美食、药性、园艺、生态及传说与佛文化等等。我不记得在那本书上读过这样一句话“野草吃得人多了就成了野菜”而生长在我们身边的百分之七十的草木,都是可食用的,就有如从古时蔬沦为野草的蓼、有深山里可做豆腐的腐婢、云南可染五色米的黄姜、南烛等,我国花馔文化最早可追述到战国时期,《离骚》就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记载。而草木另一个身份就是草药。常见的有车前草,鱼腥草,马齿苋等都是为人熟知及常用的。由草木延伸开来的阅读,让我的阅读面更宽,内容更深。我在阅读的过程中跟着草木走过四季,草木驱赶了我内心的寂寞唤醒了我的热情,而与草木对语的过程中,它们身上具备的坚强品格,聪明才智以及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对生命从容不迫的态度都让我肃然起敬,对生活、工作有着更新更深的积极认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544
    积分
  • 239
    博文
  • 4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