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套牢》第十一章 神乎其技(1)

胡军生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3 0 0
  三人行,必有股民焉:从长城内外到大江南北,从东海之滨到昆仑之
西,A股股民所在多是也。股民究竟有多少呢?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据说,
包括死的活的休眠的在内,已经超过了1个亿;“炒股炒成了股东”,已
经成了著名的“江湖四大傻”之一。 
  上市公司中有不少故事大王:哪怕进城收购一个厕所也敢取名叫生态
科技,然后申请上市。处理大小便算环保概念,检验大小便算是云数据加
大健康,如果是在广西和新疆收购几个就算一带一路概念。装上自冲厕就
是工业4.0,军人免费就是军工概念,装上摄像头就是娱乐电影概念,挂
上广告条幅摆上几本杂志就是传媒概念。
  既然,别人能够编故事上市,为什么我就不能呢?可以说,银欧科技
是这么想的,南纺集团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也难怪银欧科技和南纺集团千方百计地要上市,因为,说实话,
A股市场上2800只股票之中,不如银欧科技和南纺集团的上市公司多了去
了。
  A股市场产股票:既看不见摸不着又看得见摸得着,既有两块三块的
小额又有一百两百的大额,既可以买进又可以卖出,既可以让人赚得盆满
钵盈又可以让人输得短裤不剩。
  那么,股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有这么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形象地
告诉了我们答案:
  A和B两个人在街上卖烧饼,可能是因为他们选择的地段不理想,也
可能是当地的居民不喜欢吃烧饼,A和B的生意很不好,辛辛苦苦站了一天,
却没有一个人买他们的烧饼。
  A说:“唉,好无聊啊!”B也说:“唉,好无聊啊!”为了打发时间,
A对B说:“要不,咱们来玩个游戏吧?”B说:“好!”于是,故事就
此展开——
  A花1块钱买了B一个烧饼,B也花1块钱买了A一个烧饼,现金交割。
A再花2块钱买了B一个烧饼,B也再花2块钱买了A一个烧饼,现
金交割。
  A再花3块钱买了B一个烧饼,B也再花3块钱买了A一个烧饼,现
金交割……
  于是,在整个市场的人看来,烧饼的价格飞速上涨,不一会儿烧饼的
价格就涨到了20元/个,如果每个烧饼的收益是0.2元,那么就意味着最
初只有5倍市盈率的烧饼瞬间变成了100倍的市盈率了。不得了,烧饼的
交易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泡沫,令人意想不到的是,A和B两个人的烧饼
数量仍然一样多,他们钱包里的钱也分文没有改变,然而他们的烧饼价格
的确是上涨了,按照新会计制度来核算,他们拥有的资产也的确是增值了,
他们所拥有的烧饼“市值”也的确是增加了许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在两个人找不到头绪的时候,聪明的C出现了。C刚才听自己的朋
友说烧饼涨价了,要赶快去买,说不定买了之后再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
C也确实发现,他刚来的时候价格只有5元,很快就涨到20元了。C是个
经济学家,也是股市中的投资兼投机实践家,简单地说是个“庄家”,他
确信烧饼还没到顶。旁边的分析家和股评家虽然不敢买,却大胆预测烧饼
价格的真正顶部至少要到100元。于是C带头以20元的价格买了一批烧饼,
在C的示范效应下,群众开始疯狂抢购价格飞涨的烧饼,当A、B二人的
烧饼全部卖完的时候,每个烧饼的价格已经达到80元了。到目前为止,这
个故事中所有的人都赚到了钱。
  不是说市场交易是一个零和游戏吗?那么到底是谁在亏钱呢?答案是
没有人亏钱,皆大欢喜。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们继续。这些买烧饼的群众
有些人比较理性,认为一只原本只值1元的烧饼涨到快100元了,已经有
很大的风险了,于是转手卖给了别人。一些胆小的人也在接近100元的时
候卖掉了,然而当他们卖完后,发现烧饼价格已经突破了100元,一口气
涨到了120元。后悔莫及啊!于是又杀个回马枪,倾家荡产地买了一大堆
烧饼。
  当烧饼价格突破了分析家和股评家预测的100元之后,群众开始预测
烧饼要涨到200元、300元甚至500元。这种利润多么大啊,比银行存款
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于是,再也没有人愿意卖了,都死死地抱着自己心
爱的烧饼,即使没钱吃饭了,也不舍得吃掉手上的烧饼——这不是吃烧饼,
是吃金子啊!
  没有烧饼卖了怎么办?有高人提出了妙招:可不可以进行期货交易、
期权交易啊?发行权证也好!
  当烧饼价格快涨到200元的时候,期货、期权、权证等新的交易品种
也相继出现了。C一直控制着超过50%的烧饼,这个时候他打算去挖掘下
一个交易品种——面包。于是他在200元附近,偷偷地把手上的烧饼全部
卖掉了,利润整整为10倍。可是面包是个新生产品,没有人去买,大家的
心思还留在烧饼上面。怎么办呢?只有让大家卖掉烧饼才有钱啊。于是C
又偷偷地跑到监管部门,举报群众在倒卖烧饼,使得烧饼产生了巨大的泡
沫。
  监管部门跑到那里一看,不得了!这样的物价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吗?
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啊!要打压!于是监管部门下了一道命令:每
只烧饼限价1元,并鼓励A和B继续大量制作烧饼。与此同时,工商部门
找到了A和B,要求二人注册商标并有固定的办公场地,税务部门要求A
和B缴纳税费,也要求烧饼交易者缴纳交易税,城管部门也出来抓人了,
哪个敢当街交易,统统罚款。
  崩溃了,崩溃了,崩溃的不但是烧饼的价格,崩溃的还包括买烧饼的
群众。有内幕消息的人、C的亲戚朋友在监管部门还没发布限价令的时候
就高价卖掉了,部分消息灵通的人、手脚快的人打8折将烧饼转卖了,而
大多数人花了近200元买入,最后不得不1元卖出,亏得血本无归。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89
    博文
  • 0
    被收藏
  • 1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