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珍重

宛若轻风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88 0 0

一路的深深浅浅。

待回首,竟然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

这些年又是怎么样的状况?个中滋味,已无法细品。总之,这大半年,某些灰暗,一些期许,几多消沉,就这样纠纠结结,而又缠缠绕绕。从梦里走进现实,又从现实回到梦中,竟是恍惚得辨不清自己,是真是假。

“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下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曾经很迷恋《步步惊心》并喜爱这首歌。因而,乍听到四爷和若曦真的在一起的消息,不自觉地为之欢喜。

不管生活如何变迁,我对情感始终无悔。所有说过爱的,所有仰慕过的人,都在记忆里。虽只一二,却弥足珍贵。

爱情之于生活,只是锦上添花。假若,某一天,它亦迷失,我依然相信情爱之美好,恰如春天的来临。

于机场候机,意料之中的晚点。于是,以闲逛打发时间。却在书架上不经意间遇见杨绛先生的《我们仨》。

很早就听说了这本书。也曾经为自己规划了许多阅读计划。但是懒散之人,常常得过且过。计划与行动,往往相离甚远。

“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自从生了阿圆,永远牵心挂肚肠,以后就不用牵挂了”。她的文字简洁优美,安静深邃,笔法独特,慧心独具,却很戳中泪点。往往是,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偌大的候机厅,各形色之人,只有我旁若无人地深陷其中。

一个人的离世,意谓着永别。也意谓着这世上再无一模一样之人。杨绛先生于1997年失去了唯一的女儿钱媛,第二年末,钟书先生去世。一个家庭,就此失散。

她写道:“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阅罢,令人唏嘘。

也许,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也愈来愈接近死亡的状态。只是,每每想到因此而给所爱之人带来的不是释然,而是思念和伤感,便感同身受般难过了。

所以,希望活着的每一天,都要好好的。爱一个人的同时,也请珍重自己。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阴阳相隔的思念和疼痛,来得晚些,再晚些。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0
    积分
  • 27
    博文
  • 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