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以德治国与季札 陈平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8-11-08 08:05:09
245 0 4

    

       以德治国与季札

                   陈平

去年夏天应邀参加在武进湟里高级中学举办的笫九个季子诚信日活动,回来细浏由沈建钢、单松两位先生合著的《季札的故事》,感到该书不仅全面介绍了季札的生平,宣传了他的品德与精神,系统梳理了季子文化的成果亮点,传播了季子文化的知识和信息,是一本有知识性、普及性、可读性通俗读物,更是一本能让读者对本埠人文始祖季札“礼让为先,仁德为根”、“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兴”的传统价值观,有了更深了解的优秀作品。

在错综复杂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力宣传季札的高尚品德,积极倡导以讲仁义的社会公共道德理念,的确迫在眉睫。

十年动乱对中国传统道德理念的破坏,加上改革开放后初期,舆论只强调提高经济利益,忽视恪守信义的道德导向,从而导致老赖屡见不鲜,坑蒙拐骗的案件时而发生,基本背离数千年前季札就以徐墓挂剑的举动,开创以心许恪守信义,得到孔子祟敬的传统道德观,种种不良现象不仅严重干扰了市场经济的有序发展,社会也为此付出因腐败现象泛起,公共道德水准严重滑坡,以假乱真习以为常,严重干扰改革开放进程的代价。

对于季札三让王位、徐墓挂剑、季子观乐、大义救陈、拾金不昧等故事本埠早家喻户晓,但不常宣传季札的道德理念,认真研究这位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文艺评论家,春秋吴文化的杰出代表,被专家学者誉为“儒家学派的先驱”,“春秋第一文化使者”“中华道德先贤”“诚信的典范,礼乐的化身”“中国文艺评论第一人”“吴文化之光”等本埠人文始祖的人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还是有被日趋全球化的信息紊乱淡化,让改革开放再走弯路的可能。

譬如季札出使郑国,见到了郑国的大臣子产,彼此一见如故,从而结下了深厚的友情。通过认真观察郑国的政治形势,季札将自己的看法告诉子产:郑国的执政者生活太奢侈了,郑国的祸难很快就要降临了,郑国的政权将来必然会落到您的手上。您执掌政权,应该谨循礼制。不然,郑国就要败亡了。子产认为季札的观点非常正确,将他的劝告谨记在心。正如季札所预料的那样,不久,郑国就发生了动乱。

郑国的贵族公子们为了在国君面前争宠而互相残杀,他们当中还有人想杀害子产。公子中有人说,子产是位仁者,郑国能生存就是因为有子产,不要杀他!众位公子们这才作罢,子产侥幸逃过一劫。

所以子产担任郑国的国相后,遵循礼制,实行了一系列政治改革:承认私田的合法性,向土地私有者征收军赋;公布成文刑法;保留“乡校”,听取“国人”意见。子产采用“宽猛相济”的治国方略,将郑国治理得秩序井然,使郑国获得了很好的发展。郑国政治家和思想家子产提出的以德治国,也就是以法治国的理念 ,直到改革开放后才被中国的第三代领导人积极倡导,正式纳入治国方针。

史称子产少年时代就勤奋好学,博学多闻,青年时期显露出政治上的远见。公元前533年,任郑国相。子产提出一系列富国强兵的政策。首先是“作封洫”,丈量土地,编制田亩,对私有土地实行征税。实行“作丘赋”改革,按田亩征税、服兵役,充实国库,强化中央集权。实施“铸刑书”,把郑国的制度以法律条文形式刻录下来,公布于众。

子产在军事上采取防卫方针,保存国家实力。在国家治理上选贤任能,主张以众为师,以德治国,说“德,国之基也”。子产任相期间,郑国逐渐强盛,百姓安居乐业,这些举措,对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仍有借鉴作用,也是当代人研究季子与子产的真正价值。

再妊有一年,郑国大旱,三个地方官屠击、祝款、竖柎请巫师做法,按照巫师的要求,砍伐了桑山的林木,结果没有求下一滴雨。子产听说后,立即制止了进一步砍伐林木的行为,他严厉地说:哪里有山林妨碍郑国下雨的道理?因为求雨而砍伐山林,简直是一种大罪过。子产免去那三个糊涂官的官职,亲自和他们一起上山植树。其实子产并不反对百姓祭祀,可是却不容许盲目地随便搞祭祀活动,祭祀山神,应当培育和保护山林——那时的子产就清楚保护环境的重要性,当代人能不就此得到教益与弘扬?

子产十分讨厌品德不高之人。鲁襄公三十一年(公元前542年),身为郑国相的子产陪同郑伯到晋国访问,晋平公先是推脱身体不适,后又借口急事缠身,没有及时接见,子产觉得晋平公有失国礼,情急之下命令随行人员将驿馆的围墙推倒了,从凹塌之处进去驿馆休息,不走大门。晋平公听说之后大怒,接见郑伯时还一脸不悦,子产却不依不饶,抢白说,我们郑伯带着礼物来看望您,东西太多,驿馆的门太小,我们心里着急呀!要是不拆墙,丢了财礼,等于来晋国不给国君您送礼,目中无您,这罪过不是更大吗?听了子产的话,晋平公只好连连道歉。子产的封地就是现在的郑州一带,子产爱民如子,善待百姓,将自己的钱物都捐给了生活困难的孤苦老人,留下了无可比拟的口碑。

约公元前522年,子产病逝,郑国百姓非常伤心,仿佛失去了依靠,哭着说:“子产丢下了我们,以后谁来管我们呐?”——看看当代一些贪官污吏,厚颜无耻的“名人”行为,与几千年清廉的子产比不就是些人渣嘛。

由于子产没有留下资产,家人无法厚葬他,他的儿子就一个人把他背到陉山上(距新郑市17公里处)埋葬了。由于子产生前交代,不许收留任何人的钱物,他的儿子拒绝了百姓的帮助。百姓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一些有钱人带着金银财宝来了却遭到拒收,也无法给子产办丧事,就只管把金银财宝留下走了。子产的儿子不敢违背父命,就把金银财宝抛进了子产封地的一条河中,以示纪念。太阳照耀下,河水中放射出绚丽的光彩,金波荡漾,从此,这条美丽的河水就被称为“金水河”。金水河一路向东流经郑州大学校区,将校区一分为二。

20世纪90年代初,郑州市修建滨河公园时,将金水河流经郑大校园的一段绿化园林景区命名为“子产祠园”。现在,走在河边就能看到子产祠园的门额牌楼,古朴、素静,让人有温雅博学之感。 为什么子产祠园命名在大学校园呢?《左传》载: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何如?”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 子产重视教育、“不毁乡校”的义举是其流芳百世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也使得今天的子产祠园和大学校园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子产祠园和大学校园共同凝重了河南的文化氛围。 1934年5月,作家张恨水长行西北,作陕甘之游。他从北平出发,头一站就到了郑州新郑,游春秋时期政治家子产故里——新郑子产祠。  

子产心地仁厚,孔子称赞他:“有仁爱之德,古人遗风,敬事长上,体恤百姓。”当时列国横争侵扰,而郑国能以保持内政稳定,民生安乐,首赖子产辅政有功。每当有人赠送活鱼给子产,子产从来不忍心以享口腹,而使活生生的鱼受鼎俎烹割痛苦,总是命人把鱼畜养在池塘里,眼见鱼儿优游水中,浮沉其间,子产心胸畅适,不禁感叹地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由此可见子产的仁德普及物类,不只是民吾同胞,事实扩大到物类了。这个故事充分说明,季札是一个具有卓越政治智慧的人,子产虚心接受了季札的劝告,并付之于行动,为郑国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从子产认真听取季札以德治国意见,最终取得彰显德政的典故,可以得出“德不仁,行不端,不重义,必自毙”的规律。回眸法治与德治同步进行的今天,腐败现象正以党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拍的排山倒海之势得到遏制,老赖们先后落网,惟有改过自新,还社会一个清新的经济秩序,说明季札倡导的诚信,礼让、睿智、正义、和谐等优秀品质,不仅是立国之本,也是做人的基本素质,从孙膑和庞涓的不同命运,也能让后人从中得到教益。

孙膑和魏国人庞涓一起去拜鬼谷子为师,后来均成春秋战国的优秀军事家。但同时出仕魏国不久的孙膑却受到膑刑。{就是被剜掉膝盖骨}为何?原来庞涓发现孙膑的学识比自己略胜一筹,心里非常嫉妒,于是处心积虑陷害他,在生死关头孙膑被齐国使者救助,他很快指挥齐军两次击败魏军并设计伏杀庞涓。他继承发扬了孙武军事思想,写下了《孙膑兵法》,成了兵家的瑰宝,而无德不仁的庞涓不仅身败名裂,就此还成为被世人唾骂的反面教材。

凭心而论,对这位去世数千年的古代圣贤,年龄比孔子还长25岁的吴国先祖太伯(一作泰伯,是周文王的大伯父,姓姬,)二十世孙的季札,一生做了多少对后人很有影响的事,后人很难说清。

但是他开创的德信仁理念,为民族发展奠定了坚不可摧的道德基石,譬如为解陈国之难,他用高龄与抱病之躯,不远千里亲使楚国劝说退兵,使百姓免遭兵殁之灾,此事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没有。

回来不久他便病殁于封地延陵,虽然92岁相当长寿,但为此劳顿是他仙逝的原因。此事最大的影响,就是他开启了致力德行,安定社会先河酝籍绝举,让心许不欺的季札遗风,故言信于心的道德观念,寓教历代贤人,让中华民族讲诚信的传统美德由此代代相传,成为让后人取之不竭的精神财富。再如作为吴国王位的正宗继承人,季札却恪守道德文化修养,宁可潜心研究学问,也不愿沉浸于声色犬马君王生活。

季札是位有独创思想的学者,他认为,做学问就必须脱离渲嚣尘世,甘于清贫静心潜研。季札离开吴国,退隠封地延陵后一边过着农耕自足生活,一边潜心研究周公礼乐,因为学问高深,具备高度艺术鉴赏能力,所以受到世人的尊重;譬如他在北上聘问期间,对魯国乐人表演的商周古代歌舞,《王风》,陈国的诗,及《大雅》《小雅》等诗乐都能用“乐为民声”“ 文以载道”剖析其表达思想,以仁为本,以礼定位的学术思想,对后人产生积极影响,所以他被尊为儒家学派的先躯。

他奠定了儒家谦让风范,继承了“循周道,行仁政”道德传统,给孔子后来创立儒家思想提供策源,所以有些史学家认为季札是孔子老师,这说法不无道理,事实上孔子确实带弟子们观摩过季札葬子,学习到有关这方面的周礼……

孔子闻之季札去世,非常悲痛,立刻提笔写下“鸣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 十个大字,这是孔子仅留在世的两个真迹之一刻在季子墓碑上,即史称的“十字碑”也。

著名史家司马迁将《吴太伯世家》列为三十世家的第一册,写了吴家一代代君王轶事。季札虽然不是君王,但因他具有博大思想,是位胸怀宽广的德贤君子,所以司马迁给他的文字就占了其中四分之一,目的是宣传他的仁义道德思想。

入世而不求私利,济世而不危及自身,回蓦现代社会,这些儒家思想离开当代人有多远,世人难以忖度,但通过认真阅读研究《季札的故事》,人们很快发现,其实季札的影响就在自己的身上,他倡导的诚信理念正在逐步回归社会——这才是我们当代人为何要反复研究季子的核心价值。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珍珠传奇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发送

0条评论

  • 2199
    博文
  • 5
    被收藏
  • 95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