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母亲

春风化雨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2 0 0

   母亲

           /裴伟明

母亲,对我一直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在我三四岁的时候,她离开父亲,记忆中只有一个无星的晚上,她和父亲坐在老屋蚊帐争吵的场景,直到数年后回来,和父亲和好,生下妹妹,然后再离去。。。。。。。

而这一切的场景,过了四十多年后,对我,已经模糊成一片迷雾,从不想去追寻那里面的故事,也许这是自己刻意遗忘或者是故意隐藏,隐藏在重重弥漫的雾气里面!

可,终有一个画面,清醒的,在或清晨,或午夜梦回时候出现。

那是在从医务室回家的路上,八岁的我坐在一辆板车上,那时我被一场船祸造成手指残疾,每天要去打针,偶尔回来的母亲带着我,路遇一辆装着农副产品去市集的板车,她于是和拉着板车的小老板搭讪,让我坐上板车,顺路去医务室,在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得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鸭蛋,说等下煮蛋给你吃!从小跟着爷爷,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我当即指责母亲。

这清醒的画面就是母亲的哭泣,她打了我一个巴掌,我倔强的看着她!

然后再看到母亲,已经是二十年多以后,她和父亲离婚后远嫁福建,后定居安徽怀远,这些,是她带着同母异父的妹妹和我说的,这二十多年,一直渺无音讯。

那天回来,她坐在村上老家门口,和村上人打着招呼,恍若昨天上了趟城,今天回来,说说城里的风景,然后,她说买票回家,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送她上车站的时候,她买了几个茶叶蛋,剥了一个我,让我张嘴,喂我到嘴里,然后就摇摇手,说走了,见着,你们好就好!

再见,

再见,她已经静静的躺在木盒里面,听到这个噩耗,我和妹妹赶到她家时,她只静静的躺着,在安徽的一个小山村,村上人全在说她的好,她的手巧,她的勤俭持家,她的秀丽,她的不幸,二十年,在安徽小山村,和我喊伯伯那位,将前后三个孩子养大,造了七八间房子,家里有拖拉机,伯伯说,在死的前几天,还说,等伟明来了,让他开着拖拉机带我去镇上玩!还要煮鸭蛋给我带去!

母亲,对我,不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因为,爱,永远在!

祝在天国的母亲,永远的安心!

(旧文修改)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514
    博文
  • 1
    被收藏
  • 7
    被赞

个人介绍

常州公益助学(左岸公益联盟)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