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被打黑的爱心妈妈李利娟黑在哪里?

春风化雨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8 0 0

“打黑”的李利娟恶在那里?

      /韩青

曾是全国知名的河北武安“爱心妈妈”李利娟被抓了,21年来,她收养了118名遗孤,大多是生有残疾或是被丢弃的病婴,现在大多是健康长大,并十几名读上大学,成家立业!

但去年以来,不断有群众向有关部门反映,李利娟打着慈善的旗号,拿着公家的钱,爱心人士捐助的钱,却把孤残儿童豢养成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

经初步调查,李利娟有多处房产,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存款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从河北省武安市相关部门获悉,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负责人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目前已被刑拘。

“爱心妈妈”李利娟涉黑被拘,一个美好的故事戛然而止。昔日曾是全国知名的“爱心人士”,如今却成为涉嫌敲诈勒索、扰乱社会秩序、涉黑涉恶、收养被拐卖儿童等多项罪名的嫌犯,李利娟故事的惊天“反转”,令舆论哗然。李利娟是否犯罪,一边是光环下的盛名,一边是初露马脚的犯罪嫌疑。当前,针对李利娟的调查尚在进行,有罪无罪,终将接受法律的检验,司法机关终有定论!

有人抱着同情,或进行唾弃,但作为一个公益人,我们是应用理性的态度去关注,分析,前几天,有律师建了关注爱心妈妈的社群,每天在里面看到各方发的一些报道和讨论,感觉这个事儿不是一个人一个组织的事儿,甚至有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类似“彭宇”案,

“既然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去搀扶,送医院”法官的一句话让助人为乐的美德成为胆战心惊的举动,让中国的道德水平断崖式下滑!

而李利娟案呢?

下面转律师韩青的文章下!

一、先援引多年前《没有人有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

 

李利娟的“爱心妈妈”形象似乎一夜崩塌,一些自媒体也跟风转载,恨不得让其永世不得翻身。这让我想起河南兰考袁厉害的遭遇,袁厉害也是凭一己之力二十年间收养了一百多个孩子,但2013年初的一场火灾事故,导致7位孩子不幸丧生。之后,不少人口诛笔伐,个别媒体也以起底之名,质疑其以孩子牟利,有多套房产,没有合法收养资格之类。

 

新华社记者张兴军就此写了一篇评论,《没人有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文中写道,一场大火,烧出了世间百态、人间炎凉。有人想办法推卸责任,有人想对袁厉害泼脏水,甚至还有人有单位借机表现。记者认为,没人有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否则只会让自己更渺小。

 

首先,孩子的家长没资格。这些孩子,原本是有父母的。狠心的父母抛弃了他们,把他们留在冰冷的街头,或者推诿给袁厉害。于是,这些孩子只能拥有一个共同的袁妈妈。日子尽管过得艰难,但他们很多人毕竟活下来了。尽管不幸的7位孩子火中殒命,他们的生身父母,谁能有资格来指责袁厉害?

 

其次,地方政府部门没资格。这位名满兰考的女人,多年来收养了超过百名孤儿和弃婴,当地政府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袁厉害的“难”与孩子们的“苦”,却因“无能为力”没地方、没资金、没机构,只能任由袁厉害苦苦地拉扯着苦苦的孩子们。奇怪的是,火灾发生后,当地却有部门站出来表示,将高度重视,并采取三项措施提高袁厉害所抚养孤儿的生活质量。表态的话、风凉话,谁都会说。关键要看这些年,当地相关部门在照顾孤儿上,做得比袁厉害多吗?做得比袁厉害好吗?

 

再次,诸位看客没资格。事发之后,网络上对袁厉害的种种指责层出不穷,记者也一时话堵,不知从何说起。然而在兰考县城,袁厉害却拥有极佳的口碑。县城的居民并不觉得袁厉害做错,甚至认为,把孩子送到袁厉害那里,比送给福利院和救助站更靠谱。作为旁观者,抑或鲁迅笔下那些麻木的看客,遇事都喜欢议上几句,但对于这件事,还是不要披上伪装来装高尚,因为,咱们都没袁厉害高尚。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刻反思。有专家表示,通过这起惨案,要好好想想儿童福利体制性缺陷,尽快确立儿童福利的概念。记者认为,体制性缺陷会永远存在,在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更需要“人”来补缺。所以,我们首先要反思自己的良心我们会像袁厉害那样做吗?就像当初小悦悦被碾压时,我们会像拾荒阿婆陈贤妹那样做吗?

 

披着外表颐指气使容易,身体力行却相当不容易。我们谁都没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

 

之所以原文引用,是因为两人遭遇极为类似,这篇评论仍不过时。只要将文中的袁厉害换成李利娟,其他内容几乎可以一字不动。

 

当然,两个事件也有不同,袁厉害那次是一场安全事故,李利娟这次是直接被指涉嫌犯罪。但对于她们的评价,依然可以有同样的标准,一,是不是好公民,这应该由法律说了算,至少要经过律师质证、法院判定;二,是不是好妈妈,这应该由孩子说了算,她们将几十位孩子抚养成人,至少应该给那些孩子一个说话的机会

 

                二,她的二宗罪:二千万的存款和情夫


但现在,这两者几乎完全没有,有的全是“新武安”的直接定性,全是利益冲突方的现身说法。即便和案件完全无关的材料,也被当成所谓“罪证”写在公告中。

 

1、“新武安”提到:打着“爱心妈妈”的旗号,借着众多孤残儿童的名义,凭着硬讹软磨各种手段,李利娟通过向有关部门频频发难而获取利益,利用伪善的面目获得外地爱心人士捐款。仅2017年,就通过我市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这些钱都用到孤儿的养育上了吗?经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不仅如此,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

 

我想说,有没有用在孤儿身上,要看其具体账目收支,而不是调查人家名下有多少财产。难道财产多了,就不能做公益了吗?你去调查李连杰,名下财产更多,难道人家也是以爱心之名敛财吗?

 

新京报最近的报道给了李利娟方面一个说话的机会,李利娟的大姐李贤(化名)说到,“这些钱里有我的钱,有家里亲戚的100万,还有李利娟之前开矿、开门市赚的钱。从日常的衣食住行到带孩子看病,李贤估算,爱心村一年至少要花掉上千万。“一个正常孩子一年生活费得一万左右,看病的三四十万也不算多。”

 

在新京报此前报道中提到,李利娟有自己的一个账本,账目很详细。上面记着:去年一年,加上占地赔偿款、政府补贴,修渠拨款、养殖收入、捐款共有200万左右。其中,政府对爱心村的补贴分两块,一块是每年拨付的10万元现金,一块是孩子的低保,每人平均每月450元。

 

账本上也记着去年的总花费:500万元。包括35名护工阿姨工资70万元,加上100多人的伙食,孩子的书本费等等。

 

其中最大的支出是孩子的医疗费,170万元。在李利娟留存的医疗发票中,最大一张数额为12万元。去年年底,雾霾严重,有三十几个孩子患呼吸道疾病,光那一次就花了30万。

 

当地既然直接把人刑拘了,把爱心村取缔了,为什么不拿她的账本说话,而是只在其个人财产上做文章?

 

2、“新武安”提到: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一次,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讹诈宾馆17多万元;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多万元。不到一个月,就轻松获利近30万元。

 

是不是敲诈勒索,先要搞清楚事实吧,最起码不要只用一面之词。新京报说得更为全面:沈吉(宾馆经理)回忆,那天李利娟和许老大来宾馆就餐,直升电梯从四楼升到五楼时出现故障,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上升。“感觉就是蹲了一下。”

 

晚上8点多,李利娟吃完饭,本已离开。但半小时后,她的人又跑了回来,说她在电梯里腰部受伤。宾馆赶紧派人到爱心村探望,还连夜把李利娟送到了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后来,宾馆垫付了2万元医药费,还出了15万元赔偿。

 

但在李贤的记忆里,电梯的故障很严重,从楼上一下子掉到底下,又上升,再掉下,反复了三次。被人救出后,李利娟感觉很不舒服,就让宾馆直接送到了医院。医药费、赔偿金,均由此而来。

 

其他几个案例也是类似,全是所谓“受害者”的说法。他们有权利举报,但李利娟方面也要有权利反驳才行。

 

3、“新武安”称,有群众举报,有的孩子是因为家庭条件较差,李利娟将其放到“爱心村”名下,既可套取低保资金,也能扩充“爱心村”门面,关键时候还能为其所用。还有群众举报,“爱心村”涉嫌收养被拐卖儿童,而李利娟一直想方设法躲避执法部门的检查和监管。据从教育部门了解的情况,爱心村的“孤儿”中,已有32人被确定为有父、有母或有法定监护人。

 

这不禁让我哑然失笑,所有孩子肯定是有父有母的,不然难道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问题是,有父有母不代表不是弃婴,更不代表这是在拐卖儿童。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这些孩子中有的是非婚生子,被暂时寄养在爱心村;有的是家里穷,被父母主动送过去;也有的,确实是路边捡来的弃儿。阿梅(李利娟朋友)说,爱心村里很多都是“病孩子”。

 

5月8日中午,两名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扒着爱心村的铁门向里张望。二人说,她们曾在5月1日把一个出生几天的婴儿送到爱心村寄养,临走时还留了几百元的抚养费。“是帮人的忙,私生子。”一名女孩说,她们本想过几天就把孩子接回去,没想到爱心村突然关门。

 

“新武安”的行文也很有意思,事实描述只提一面,一笔带过,评论方面则义正词严,主题先行,频繁提及小名“四霞子”,从人格上不断矮化,甚至将其男友写成“情夫”,从私人性道德上抹黑。

 

法院还没判呢,当地官方已经舆论先行,定下了基调。这就不得不让人担心,在这种打黑除恶的氛围下,李利娟还能得到公正的审判吗?

 

 

接下来,我们再看下李利娟是不是“好妈妈”。

 

“新武安”口中,李利娟之所以能屡屡得手,就是因为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弃婴做筹码,如果不答应条件,就带着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前去闹事。为达到敲诈的目的,李利娟对残疾孤儿弃婴不管不顾。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以达到其索取钱财的目的。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

 

照此来看,李利娟对孩子完全没有感情,只是作为工具使用。但在新京报报道中,李利娟则是另一种形象。

 

李利娟现在拒绝任何人来她的院子里领养孩子。这是她五年前作出的决定。五年前,女儿婷婷被一个残疾人领养,两年后,这个残疾人找了个老婆,俩人生了一个孩子,婷婷被抛弃了,流落街头,最后被公安局送了回来,“把孩子当什么?小狗小猫也不能这样吧?”

 

2月24日,是李利娟的生日,说好跟所有的孩子吃一顿饭,但话说完没半个小时,李利娟就赶往了石家庄,因为一个孩子生病在石家庄住院。

 

这里的孩子90%都有病,脑瘫、癫痫、兔唇、先天性心脏病、糖尿病、聋哑,正常的几个孩子,是早产,送来的时候都不到二斤。

 

所有人都管这里叫“家”,孩子们管护工阿姨叫奶奶,叫李利娟妈妈,叫许琪爸爸。

 

孩子喜欢吃饼干,但福利院的饼干不多,有一次奇奇只分到半块,吃完了还舔手。第二天,奶奶说要回趟家,再回来时,带来了一包饼干。

 

家里也会有争吵的声音,“两个老太太带的孩子打架了,老人都护犊子,指着鼻子用方言对骂。”许琪这个时候会出来制止,但心里感动,“不亲的话,会真动火吗?”

 

对于孩子们而言,笑和哭都那么轻易,可这对于李利娟并不容易。

 

想哭时,李利娟会跑到院子里,没人的角落,号啕的那种。反正没人听到,旁边就是西三环,一辆辆货车呼啸,一下子就把她的哭声卷走了

 

在武安市社会福利院负责人许海梅看来,与正常家庭成长的孩子相比,爱心村的孩子们适应能力很强,对陌生人也不抗拒。但是,许海梅发现,很多孩子头上有虱子,还有贫血。

 

不难看出,这个大家庭并不完美,而且是在负重前行,的确不像福利院那么正规,更像是个村庄。但至少这些孩子算是有个家,有妈妈、有爸爸、有奶奶、有亲情,有那种发自肺腑的心痛和疼爱,所以孩子的心理才能大体健康,即便卫生上不如人意。

 

每个孩子都想有个有钱有爱、多才多艺的妈妈,但现实来说,李利娟不管咋样,却是这些孩子能有的最好的妈妈。

 

5月4日取缔爱心村的听证会,十多位长大成人的孩子专程从外地赶来,也能印证这点。他们心里有这个家,也有这位妈妈。

 

报道还提到,李利娟身体不好,淋巴恶性肿瘤十项有两项超标,肺部检查毛玻璃肺结节,这标志着李利娟肺部有病变。现在,每天的喘息和无休止地咳嗽总在提醒李利娟,如果肿瘤超标的项目越来越多,她就离死亡越来越近。

 

不管李利娟的行为有没有违法犯罪,但作为一位公民,她有权获得一场公正的审判,保障其会见律师、依法申辩的权利,在中国的司法现状下,唯有异地审理才可能实现;作为一位抚养了一百一十八位孩子并将十一位送进大学的“爱心妈妈”,她也应该获得最起码的人道待遇,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这个社会,爱心本已稀缺,希望“新武安”不要再让更多人寒心。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514
    博文
  • 1
    被收藏
  • 7
    被赞

个人介绍

常州公益助学(左岸公益联盟)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