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老姐和她的老社区的老人们

好雨无声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3984 0 0

老姐和她的老社区的老人们

老姐自从企业退下来,一不小心在自己小区当上了社区党支部书记。起初老姐还颠儿颠儿地跟我“炫耀”,说没想到退休了还有余热发挥还有用武之地。我说那官每月多少报酬?老姐顿时暗了一点,说这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每月50元电话补贴)。我说你的用武之地规模有多大?老姐顿时又暗了一点,说也就几十号人。我说,这几十号充其量也是垂垂老矣坐在轮椅上留着哈喇子的吧?这下老姐不乐意了,说我是最年轻的好伐!人家都“小*小*”地称呼我的。我说那不就得了,全是老人家。这下把老姐得罪的不轻,直接跟我生气了好几天不搭理我。我之所以刺激老姐,是不愿意老姐去操这份心。老姐在企业烦了大半辈子,身体不好动过大手术脾气又急,社区的家长里短和老人们的琐碎小事会影响到她的晚年生活的安逸。

果不其然,老姐上任没多久,生活节奏完全被老社区的老人们打乱了,基本没有了自己想要的退休生活。

老姐有着严重咽炎,不能多说话。而老人们就是喜欢说话,而且说的都不着调。上门是客,老姐不得不参与在里即便是毫无价值的重复话题。老姐家在一楼不用爬楼梯,于是门前经常是宾客盈门车水马龙。春秋季还好,可以搬几个凳子在门外,可走过路过看到门口有人聊天,人会越聚越多,弄得每天像生产队里开大会。可在屋里,老人们人多嗓门大,每天嘈杂之声不绝于耳。老人们特喜欢这个书记家,说是冬暖夏凉四季恒温(冬夏开空调)比超市都好,因为超市不能聊天也不能结伴而行更不能每天都去而且不消费。

尤其是晚饭时分,老人们早早吃完了唯一的乐趣就是来老姐家相聚。我问老姐他们都聊些什么呢!说到这老姐差点要哭了,她说五花八门叫你无法想象——

典型一:痛说革命家史型。儿子媳妇的各种说各种孬;买菜做饭的各种菜各种烧(这点不假,我老姐的厨艺可是突飞猛进);可带着第三代来,小伙伴交友老伙伴交流,也可带着菜谱或者瓜子点心来,现场交换体验免费尝。

典型二:带着稿纸话题型。他们可以带着纸笔记录着某个演员的各种演出剧集体探讨,然后从电影讲到人物讲到历史,从天边讲到海边,从长相聊到演技到个人生活无限扩展。也有带着报纸或者记录着电视看到的新闻内容来,堪比企业座谈会,真正的体现聊天聊到无国界无主题。

典型三:各种免费领用型。从电视报纸看到的信息抄下到此交流核实结伴而行。老姐咽炎严重不能多说话,于是我姐夫责无旁贷也无比无奈地充当了陪聊和电话咨询(毕竟享受了五十元一月的电话费补贴啊)。帮他们咨询好去哪里领免费保健药保健鞋保健衣。有次他们要领便秘药,姐夫操起电话问“请问你们那里有次大便的药吗”?对方居然回话说“有的有的”。于是次日老人们领回了试用了又来进行后续跟进的话题扩展。不管老姐家尚在晚饭,他们探讨起了服药后大便的次数甚至各种颜色。本来我外甥和他媳妇儿下班后都回家晚饭,就因为这种状况不胜其扰而全身退出。而我也深切体验过一回他们的神聊。偶尔的一次去老姐家蹭晚饭,一波波人就涌了进来,首次见我,话题都转了:啊这是嗲宁啊你妹啊,还以为是你媳妇呢,你们不像啊,相差多大啊.......我草草几口落荒而逃。从此,老姐的饭我也是万万蹭不上的了。

典型四:独辟蹊径私聊型。也有不想群聊的,于是找准时间段单独聊。比如曾经在企业当过领导的,学校当过老师的,或者是自视清高不想和其他买汰烧老人为伍的。于是又多了每日上午和下午固定时间段的聊天人群。其中上午有一位80多长者,老太帮儿女带孙子去了,留了老人家在小区独居。老人的唯一爱好是读报纸,但读过的报纸又不肯丢弃。于是家里铺天盖地的旧报纸,连晚上上个厕所都要跨过层层的废报纸堆,以至于后来就直接在床头用夜壶了。更过分的是自家阳台也堆满了杂物报纸,晾晒衣物只能下楼到外面空地。由于老屋年久失修墙壁渗水衣柜发霉,于是所有的衣服都堆在床头和挂在床架上,若不细看根本找不到床。为了关心孤寡老人的生活,社区干部(当然包括我老姐)去帮着做工作,好说歹说动员他处理掉废报纸并免费送阅3年常州晚报,老人家都不愿意。直到创建文明城市那年,不得已怕抽查家庭卫生影响了整个社区的荣誉,老人家终于同意卖废报纸一项就1300多元!也就那之后,他突然发现独自在家读报的无趣,于是爱上了老姐家的聊天氛围,但又局限于私聊且是每日必聊。为了迎合他老人家的文化趣味,老姐甚至不惜“出卖”我的微信朋友圈,不幸的是老人家看上了八一刷屏朋友圈的军装照,说有军人情结。老姐又帮着他翻找垃圾从杂物中扒出老照片给我P图,还要九种不同年代的军装形象。那一晚我尽看老人家照片,搞得一晚无眠,眼前全是老人头在晃动。连夜做好排版成朋友圈模板发过去,老姐居然说老人家不懂微信也不会微信,只是看看而已!我晕...

另一对夫妻是话痨,在家聊天有审美疲劳了,于是爱上了外出聊。不想群聊,自然成了老姐家下午时间段的老客户之一。问题是他们的话题也无异于上面琐碎且毫无新意。老姐有次头痛掩饰挡驾说自己嗓子哑了,他们带来了保健操当面演示,还嗓门超大地说,书记你只管听不用说!

当然喽,除了上面那些心塞的聊天困境,老姐的退休生涯因为当书记也有很多乐趣。比如每年自己的生日社区都会带着蛋糕鲜花上门;每逢七一、十一、重阳节、春节等重大节日社区都会有各种文娱活动,于是老姐的歌喉和电子琴伴奏就大展宏图。但是唱的曲目总是滞留在《走进新时代》、《春天的故事》!我说新时代都过了几个世纪了也好换换曲目啦!今年国庆前老姐还买了螃蟹巴结我先森过去要给电子琴调音。我调侃,就你的团队,唱的走音跑音转音的多了去了,电子琴就是走个音算不上啥啦,就是郎朗来伴奏也奈你们何!

每当老姐跟我说起这些,我都笑得趴下,可老姐已经笑不起来。日前和我聊天,说是为了晚上免却聊天之苦,常常天不黑就和老姐夫外出躲在小区花园呆坐或者早早拉上窗帘躲卧室带着耳机看电视,直到过了晚七点半才能堂堂正正的开灯吃饭洗刷刷。书记当到这种境地,还是别当了吧!?我劝说。老姐坚定地回答“那不行,这是社区党员对我的信任”。

这就是老姐和她的老社区的老人们的幸福生活,烦并快乐着。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354
    积分
  • 281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