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欢呼太阳出来了(一早二律诗)

刘源春 最后编辑于 2019-02-23 09:43:56
5611 40 6


                        欢呼太阳出来了(一早二律诗)


       早安敬们!愿敬们双休日快乐!奉上小诗一枚,给阴雨不奈的日子再添上一点不奈——


            情不奈

谁心弄粉香,情韵比王嫱。

青鸟乃何鸟,白狼犹哪狼。

殷勤难探看,诡谲易潜藏。

春草曾驰绿,秋风却舔黄。

                      (刘源春)


       敬们早上好!因久雨,一早发了一首因此而情也无奈的小诗。想不到,推开窗户一看,树梢上东天淡云中竟然露出了一点微曦,啊,那是太阳要出来了,久别的太阳!一片欣喜之中要要紧紧用手机拍下这点希望!立即,又一首小诗当即涌出了心头——


            太阳终于又出来了

一如久别盼娇娘,不见心头恨夜长。

阴雨将魂都泡湿,寒风把梦尽吹凉。

醒来怎手推心牖,惊觉何明映泪光。

终得春姑开眼笑,踏金归步靓东方。

                                  (刘源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草木樨
  • 泉水涓涓
  • 无所求
  • 米眯
  • 何伯良
  • 荷边垂柳
发送

40条评论

  • 化作尘责问老朽“您原先的那些诗友,至今还在为您站队,助威,喝彩吗?”真真是空穴来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龙博上什么时候曾有过为我“站队、助威、喝彩”过的“诗友”?举几个这种“诗友”的大名来给我看看呢?倒是记得2009年我被人第一次拉上龙博,我因写格律诗词曲,立即遭到了一群不懂诗词曲格律的人的围攻,这事情倒是有的!比如那个当年龙博名噪一时的村人,就是围攻我格律诗词曲的急先锋之一,只是等到他还不知道很快就会离开这个人间而住院的时候,却恳切地发短信我向我抱歉,并表示待他出院后他要请我喝茶!再比如龙博的乡土散文高手李寿生先生也是当年围攻我格律的先锋之一,但后来当他去听了我的楹联格律知识讲座之后,他自己一门心思沉浸在格律的学研之中,最后即现在竟成了格律诗词的行家,成了一位时时捍卫传统旧体诗词的卫士,我们的友谊相反更铁!唯独只有后来冒出来一个你这化作尘格律一窍不通却肆意攻击我的诗词曲甚至侮辱我的人格而至今仍一无长进不知羞耻地对我死缠烂打无理取闹!人无廉耻,王法难治,说的就是你化作尘这种人!
    2019-03-02 16:55:55 0回复
    0
  • 在龙博,这些年来,本人确曾与一些博友有过讨论、乃至争议,而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心悦诚服于这些良师益友。至于"私敌”,在我心中,倒是一个也不存的。
    一休哥等等好多博友,我至今视为老师,并理解、尊重他们的直言。这不是“无赖”,而是有案可稽的。
    识人难,固然,但好在“日久见人心”,时间,是无私的鉴别、鉴定者。
    并不要求您“好好想想吧”,只是弱弱地请问一句:
    您原先的那些诗友,至今还在为您站队,助威,喝彩吗?
    2019-03-02 10:59:17 0回复
    0
  • 化作尘,我们之间可算得是已经结“仇”,而龙博类如一休哥、溧阳小蒋、云水谣等等等等好多博友应该是跟你从来都无冤无仇吧,但为什么他们都曾在你的博客中你攻击我的帖子下留帖直言你“实在无聊”等等呢?!好好想想吧,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稍许有点请头有点羞耻感吧!
    2019-03-01 17:38:05 0回复
    0
  • 作点说明:
    1.书是人写出来,编辑而成,印刷出版的。
    纵然在下这样的“乡下人”、“知盲”,多少该知道这点的。
    至于出了书后,有人借此再三广而告之,狂热“自我表扬,自我吹嘘,自我造势”至今,则是否属“吹”,想必会自有明察,自有公认的吧?
    2019-03-01 15:25:47 0回复
    0
  • 化作尘,我还需要吹吗?我至今已由国家性质的出版社出版了8本文学书籍,其中两本童话集,一本长篇系列童话,一本中篇小说集,一本长篇小说,两本词集,难道这些书靠吹就能吹出来的吗?如果你硬要说这是吹,那你也吹出书来给我看看呢!你怎么就不知道难为情!自己连一个像样的文学作品都没写出来也写不出,却还要主动地首先来指教我应该如何如何写作,你那么肤浅片面的指教说辞我一上来还都是向你表示感谢,可是你还是不请自到地反复重复老用那几句空口号来指教我,要我听你的,我只得不再说话,免得得罪人,可是你倒好,得寸进尺,进一步地来指教我,要我必须服从你听从你,我仍为了照顾你的面子憋住不说话,可你变本加厉竟然糟蹋侮辱我的作品,用自己肮脏的淫秽心理来给我的爱情诗词泼污,特别恶劣的是甚至开始侮辱我的人格,直到这时我才忍无可忍反击你!而你竟然恶毒地把我只是反击你一个人所说的有些话,全都掐头去尾断章取义甚至移花接木造谣,说我这些话是针对龙博和龙博博友们的,你呀,那个年代一切恶劣的文风你都学会了,你的骨头都被熏染得彻黑彻黑,唯独,正确的文学写作你一样也没学会!你知道吗,明确告诉你,一个真正醉心于真正文学写作的人乃是最讨厌也是最痛恨你这样的一种人的!
    2019-02-25 11:04:16 0回复
    0
  • 摆事实,讲道理,学《讲话》,作交流,进诤言,当诤友,不辱骂,不诅咒。
    如此,可乎,该乎?
    2019-02-24 16:55:08 0回复
    0
  • 龙博人无一不知,在下惯于吹,上嘴唇顶天,下嘴唇贴地,脸皮嘛,早就不要了,也没有了。呵呵。
    2019-02-24 16:39:52 0回复
    0
  • 太阳出来了真好
    2019-02-24 16:20:26 0回复
    0
  • 化作尘,我对你说“不服不行”,不是我首先到你那里去指教你,你不服,然后我硬要你听我的指教而说“不服不行”的!我从来没有首先到你博客中去充老相指教你!这是事实吧?!但,我没有请你,你首先主动不请自到地到我博客中来指教我要如何如何写诗,见你的指教很肤浅很片面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请自到地来指教我,我不予理睬了,你就硬要我服从你,不服从你的指教你九几年如一日死缠烂打要我听你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忍无可忍,这才在诗词曲的写作上摆出我远远超过你的成果对你说“你不服不行”!所以,你不要总是掐头去尾断章取义混淆是非造谣栽赃!讲老实话,你也这么大的年纪了,那岁数都活到谁的身上去啦!怎么这样毫不讲理死皮赖脸死缠烂打胡搅蛮缠啊!常言说,人要脸树要皮,你这么大的年纪在我这里如此作为还要不要一点点脸皮啊!
    2019-02-24 16:04:02 0回复
    0
  • 是“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还是“唯我刘源春最伟大”?
    2019-02-24 16:03:56 0回复
    0
  • 读得多,就等于解决了立场、方法了吗?
    仅凭您这一次次的回帖,能让人不生疑吗?
    2019-02-24 15:59:41 0回复
    0
  • 刘老师,您说得还不够精准呀!
    “比”您“多活了几年”,也未必的,您太谦虚了,应该说,只是比您早活了几年而已吧?
    在龙博,在你的心目中,像“化作尘”这样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又有多少呢?!所幸的是,他们都很“识相”,不敢“充老相”,都懂得“不服不行”的。
    “花作尘”真蠢!该醍醐灌顶,幡然悔悟,奉您为“神”啦!呵呵。
    2019-02-24 15:44:04 0回复
    0
  • 请问化作尘:一、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回答我有没有读过领导人的讲话?二、你总是搬领导人的话就满以为可以表明你是最读马列毛泽东书的人了,是吗?那么请你告诉大家,你这辈子读过几篇马恩列斯毛等的著作了?没有几篇吧?你以为我刘某人只会沉没在古诗词曲等书里,不关心且很少读马恩列斯毛等的著作,是吧?那么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刘某人从高中时候起,一直到整个插队,我通读了厚厚一摞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四卷本,通读了厚厚一摞的《列宁选集》四卷本,通读中还做了厚厚的几本读书札记,你化作尘不一定会知道这两套四卷本著作分别都有多厚,所以告诉你它们都远远地厚于《毛泽东选集》四卷本;通读了《斯大林全集》中的三本及斯大林的《社会主义教程》这本书;《毛泽东选集》四卷本通读了两遍,通读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通读了《鲁迅全集》第一卷至第九卷,并做了读书札记。请问化作尘,你读过吗?另外,你化作尘知道《马列文论》这部教材吗?上下两册,全是选编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三人各时期论文艺的作品,我在大学中文系读书时,这是我们必学的一个课程,我学习了整整一个学期,后来我又考原校读大学中文本科,《马列文论》又是我们的必修课程,我又整整学习了一个学期!请问你化作尘像我这样子地读过这些书和学过这些马列文论吗?即便是说及阅读马恩列斯毛鲁迅这些伟人的著作,学习马列文论毛泽东文艺思想,你化作尘可以在我面前充老相倒过来责问我“读过吗”这种滑稽可笑的问题吗?化作尘,不是看不起你,你在这世上除了比我多活了几年之外,其他方面还有什么可以在我面前能够充老相的呢!当然啦,一个人脸皮厚恬不知耻地总想在他人面前妄自尊大那也没有办法啦!人已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你还能拿他怎么样呢!
    2019-02-24 13:31:03 0回复
    0
  • 郑重地问一句:
    对领导人的《讲话》,您刘老师学习过了吗?认可吗?心悦诚服吗?
    2019-02-24 12:25:29 0回复
    0
  • “‘化’作尘”岂只是“都快就木之人了”?草民对此,“不服不行”啊,认了!
    只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望刘老师多加珍重,好自为之,三思而行。——诤友进言。
    2019-02-24 11:26:25 0回复
    0
  • 花作尘
    某格律君常用词汇集 香,艳,嫩,柔,娇,媚,红,粉,脂……; 醉,梦,抓,咬,依,偎,扶,痴,迷……; 天才,半仙,高更,龙头,雄杵,巅峰……; 无眼,无脑,鸡众,猪豕,蛆虫,垃圾……
    2019-02-24 08:45:01

    请问化作尘,你以上所举的这些字,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是列宁还是毛泽东的著作中、是过去的领导人还是现在的领导人讲话里规定过文艺作品中不可以写?请告知哪位领袖在哪篇文章里要求过的?因为我们这些实际写手在你化作尘这个“文艺门外汉”面前显得实在太孤陋寡闻了!
    2019-02-24 10:16:29 0回复
    0
  • 化作尘对我说:“望不吝指教,纵然是对一个纯粹的文艺门外汉。谢谢。”外人一读,会立即就赞叹,化作尘多么谦虚啊,承认自己是“文艺门外汉”!立即就被他的伪装谦虚迷惑而信以为真!其实骨子里呢,是个大不谦虚狂妄至极的人!既然你化作尘自己都承认是“文艺门外汉”,那么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以很懂文艺的姿态在六七年前首先跑到我的博客中来不请自到地主动指导并要求我应该怎样写作?横一次竖一次、一次又一次、生搬硬套地空洞地不惜重复反复地搬出领导人的一段又一段讲话来向我打棍子,甚至天天坚持连续四五年谩骂攻击我的写作?目的就是要我刘某人必须服从你的指导,不服从你就一直盯着我胡搅蛮缠!我不管好坏,文学写作已有60年的实践经历,文学书籍也已国家性质的出版社出版了8本,多少应该知道一点什么叫文学写作了吧,可是你这个从没写过一个像样的文学作品的“文艺门外汉”居然能如此蛮横地盯着我六七年要我必须听你的话服从你的文学写作指导按照你的要求写作,你化作尘自己说说,这到底是谦虚还是狂妄之极?!你要知道你那种只见一二树木不见广袤森林的极度狭隘的所谓的“政治”“为民”文艺浅薄概念是非常错误而有害的!你以为你搬过一段又一段领导人的讲话内容,你的概念就是正确的啦?领导人的讲话是很好的,但断章取义地到了你的手里已不再是领导人的原意,相反已成为了你手中持以打击摧残有良心的爱党爱国爱民尚美崇善求真的文学写作者的一根根大棍了!接过正确的口号,而无情地击杀善良和无辜,这种现象希望不要再在你化作尘这里重新上演!知道吗,充当这种角色不光彩,相反十足的羞耻!化作尘,快自省且自醒吧,那个年代错误的东西把你骨头骨眼全都熏得黑透黑透了,把错误当正确,还自以为是,要不得啊!都快就木之人了,趁早快点洗洗吧!
    2019-02-24 10:05:44 0回复
    0
  • 时代不同了,新时代了,您那“唯写我心论”,若您心中不能牢固确立“人民为中心”的话,就未必合时宜了。
    “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刘老师,您不觉得这话,是多么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影响吗?您不觉得这话,是多么的语重心长吗?
    2019-02-24 09:42:32 0回复
    0
  • 贺龙城博客创新版
    童方云 最后编辑于 2019-02-23 12:27:14 180 1 5

    写作交流添情怀,
    龙城博客搭平台。
    网友不为名和利,
    珠字锦绣用心裁。
    关注时代扬文明,
    挚爱百姓重实侃。
    好评无须点击量,
    文采不用倒着排。
    一一贺龙城博客创新版。

    童老师写得太好了。 期望此能成为龙博新版的新面貌,新气象。
    2019-02-24 09:09:36 0回复
    0
  • 无须公投,龙博中”霸道”者,自有公认的啦。
    什么“常州无眼”啦,“网民无脑”啦,“不服不行”啦,“花作尘”直截了当就是“化作尘”得啦!
    无怪有博友叹曰:“只准某诗人放火,不准……”。
    2019-02-24 09:06:05 0回复
    0
  • 某格律君常用词汇集 香,艳,嫩,柔,娇,媚,红,粉,脂……; 醉,梦,抓,咬,依,偎,扶,痴,迷……; 天才,半仙,高更,龙头,雄杵,巅峰……; 无眼,无脑,鸡众,猪豕,蛆虫,垃圾……
    2019-02-24 08:45:01 0回复
    0
  • 我们来看看花作尘这老人有多霸道!我刘某人有些诗词曲写花草,他就抨击我写花写草这不为民!我刘某人诗词曲中有时写了“香”字,他就指责我“十诗九香”不能成为且也即不是“主旋律”!那么他自己呢?在网上为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叫“花作尘”,他这网名看得出是他志向之所在,他的志向是什么呢?最终他要成为一种“花”!为什么斥责他人写花不是为民而自己就可在自己的网名中矢志要做花呢?看看,这老人霸道不霸道?!他网名“花作尘”,稍许读过几首诗词的人都会知道,他这是根据毛泽东反其意咏陆游之咏梅词而来的,即追求“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句中的那个“香”!看看这老人,他自己可以起网名追求“香”,而对我刘某人诗词曲中写“香”就仇视而斥为不能成为自己作品“主旋律”,而他却可以整天用网名死追那个“香”,看看这老人霸道不霸道!为什么做人做到这种地步?只允许他自己追求“花”追求“香”,他追求“花”“香”就是为民,而不允许我诗词曲里写“花”写“香”,我写了“花”“香”就是不为民,天下哪有且哪来的这种蛮横霸道的双重标准呢?!一如当今人们所痛恨的西方“民主”“人权”的双重标准模式和嘴脸!有时我打“花作尘”三字,键盘上拼音老是跳出来“化作尘”三字,我后来就不改了,花作尘见了就指责我是篡改他的网名,我没理睬他,其实他就根本没看懂我之所以后来不改的原因,既然你反对“花”和“香”,何还要假惺惺地伪装成“花作尘”呢,不如电脑键盘拼音更通人性直截了当就是“化作尘”得啦!
    2019-02-24 08:24:06 0回复
    0
  • 文艺作品要写香花,不仅要做到十诗九香,而应该做到十诗十香!
    2019-02-23 22:15:32 0回复
    0
  • 前帖中“十香九诗”,应更正为“十诗九香”,
    2019-02-23 20:37:44 0回复
    0
  • 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未必可取。
    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问题,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
    这才是关键。
    刘老师,您说是吗?
    您有志于定位、成为新时代的大众诗人、人民诗人呢;还是满足于“十香九诗”、“娇娘”“佳丽”为主旋律的什么诗人?
    在讨论中,学习《讲话》,好。
    望不吝指教,纵然是对一个纯粹的文艺门外汉。谢谢。
    2019-02-23 20:04:49 0回复
    0
  • 化作尘这个老乌鸦疯了!自己不懂什么叫真正的文学创作,也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文学批评,硬是老是总是惯是把领导人的一个讲话里的内容不断地大段大段地搬了来,以为这就是他有力的批评了!你懂不懂啊,你要说我的作品违背了领导人的讲话了那么你要就我的具体作品作出分析,在剖析我具体作品的基础上实事求是地指出我的作品哪里违背了领导人的讲话精神了!而不是仅仅抓住作品里出现了一个“香”字,出现了一个“娇娘”或“佳丽”词汇,于是就说这些字和词汇就是违背领导人的讲话精神了!你这种批评,不是在闹大笑话吗?像你这样的批评,那今后作者作品中谁还敢再用到“香”字用到“娇娘”这些字和词汇呢!我今天这两首律诗,你乌鸦嘴说我违背鲁迅和领导人的讲话精神了,那你就要对我《情不奈》这首诗整首进行剖析,然后在剖析的基础上指出它是怎样违背了领导人的讲话精神!对《太阳终于又出来了》这首诗也要这样做。可你有过这样做了吗?你不是要我允许并欢迎他人对我的作品批评吗?我现在就欢迎你化作尘首先从我《情不奈》和《太阳终于又出来了》这两首诗的批评开始,希望看到你对这两首诗而分别写的真正的批评文章!在具体剖析的基础上给我指出这两首诗是怎样违背了领导人的讲话了?你要不写,那请龙博博友们作证,是我不欢迎他人的批评还是你化作尘无理胡搅蛮缠?化作尘,我等带着你的真正的批评呢!龙博博友们也都等待着呢!
    2019-02-23 19:20:49 0回复
    0
  • 真诚希望刘老师从埋首故纸堆中抽出点时间来,认真学习一下《讲话》,以创作出更多好的文艺作品来。
    2019-02-23 15:43:41 0回复
    0
  • 真理越辩越明。一点批评精神都没有,都是表扬和自我表扬、吹捧和自我吹捧、造势和自我造势相结合,那就不是文艺批评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呢?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有了真正的批评,我们的文艺作品才能越来越好。文艺批评就要褒优贬劣、激浊扬清,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批评家要做“剜烂苹果”的工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不能因为彼此是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抹不开面子,就不敢批评。作家艺术家要敢于面对批评自己作品短处的批评家,以敬重之心待之,乐于接受批评。要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指导,继承创新中国古代文艺批评理论优秀遗产,批判借鉴现代西方文艺理论,打磨好批评这把“利器”,把好文艺批评的方向盘,运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在艺术质量和水平上敢于实事求是,对各种不良文艺作品、现象、思潮敢于表明态度,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敢于表明立场,倡导说真话、讲道理,营造开展文艺批评的良好氛围。
    2019-02-23 15:10:42 0回复
    0
  • 热爱人民不是一句口号,要有深刻的理性认识和具体的实践行动。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我讲要深入生活,有些同志人是下去了,但只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并没有带着心,并没有动真情。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问题,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
    2019-02-23 15:06:15 0回复
    0
  • 我同几位艺术家交谈过,问当前文艺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地说了两个字:浮躁。一些人觉得,为一部作品反复打磨,不能及时兑换成实用价值,或者说不能及时兑换成人民币,不值得,也不划算。这样的态度,不仅会误导创作,而且会使低俗作品大行其道,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人类文艺发展史表明,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粗制滥造,不仅是对文艺的一种伤害,也是对社会精神生活的一种伤害。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文艺要赢得人民认可,花拳绣腿不行,投机取巧不行,沽名钓誉不行,自我炒作不行,“大花轿,人抬人”也不行。
    2019-02-23 15:02:31 0回复
    0
  • 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古往今来,文艺巨制无不是厚积薄发的结晶,文艺魅力无不是内在充实的显现。凡是传世之作、千古名篇,必然是笃定恒心、倾注心血的作品。福楼拜说,写《包法利夫人》“有一页就写了5天”,“客店这一节也许得写3个月”。曹雪芹写《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正是有了这种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精神,好的文艺作品才能打造出来。
    2019-02-23 15:01:17 0回复
    0
  • 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2019-02-23 14:58:36 0回复
    0
  • 1.不是“废话”,而是实话,您的“就是坚持”“就是要写”,便是明证。
    2.“照写不误”,是您的权利;“照评不误”,恩准吗?
    3.谁“急煞”了,又诅咒,辱骂了?!
    2019-02-23 14:42:33 0回复
    0
  • 化作尘,刘某人就是坚持十诗九香,就是要写娇娘佳丽,怎么啦,有罪吗?关你什么事,看皇帝不急急煞你这老太监似的!你老是这样来废话,有用吗?刘某人照写不误,你何不干脆告我去呢!你急的吧,喏,那里有根绳……你这只老乌鸦,总是一张乌鸦嘴!
    2019-02-23 11:30:20 0回复
    0
  • 不会激动得热泪盈眶吧?
    2019-02-23 11:20:06 0回复
    0
  • 久阴盼阳
    2019-02-23 11:02:23 0回复
    0
  • “一早二律”,多灵感,高出产。
    2019-02-23 10:34:17 0回复
    0
  • 十诗九“香”,似久入芝兰之室;
    拟人修辞,多惯以娇娘,佳丽。
    2019-02-23 10:17:42 0回复
    0
  • 没有太阳的日子真难受
    2019-02-23 09:53:29 0回复
    0
  • 久违的阳光,希望驻足长一点。
    2019-02-23 09:50:07 0回复
    0
  • 460
    积分
  • 3570
    博文
  • 60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