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老同学欢聚五星公园

jinyinfu 最后编辑于 2019-03-02 21:16:42
3728 6 5

2019年2月25日,春光明媚,微风拂脸。我们武进师范61届6个年已八旬的老同学,及其部分家属欢聚在常州市五星公园,再次圆了一下我们同学相聚之梦。

上午九点半不到,我和老伴俩去饭店安排好一些有关事宜后兴高采烈来到我们这次约定聚会的地点——五星公园廊桥,以迎接前来聚会的老同学、老朋友。

廊桥上.png

五星公园廊桥

    我们俩到了廊桥,见跟我同学7年的徐长海和他的老伴早已在等待我们了。

徐长海_夫妇.jpg

 

我跟徐长海从小学六年级一直同窗到武进师范毕业,他待我的真诚和情义真的让我感激不尽,永志难忘!可以说我们俩是同学+兄弟,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我快步上前紧紧握住了徐长海的手,相见恨晚的我们俩一朝相聚,真的是激动不已,相互之间直觉得有许多话要说似的,我和他紧挨着坐在廊桥长凳上,你一句我一句的互叙别后思念之情,一边等待着其他同学的到来。

我们坐聊不一会儿,应约的同学们陆续到达。此时,我们这些一个个白发苍苍、满脸带皱的老翁、老妪们,像孩童似的难掩久别重逢的喜悦,围聚在一起,热烈地握手,互相亲切地拍着肩......

欢声笑语荡漾在五星公园洪廊桥水面上......

“......我们都老了......”我们相互凝视着情不自禁的异口同声感叹道。

年岁不饶人,沧桑把我们一个个化妆成了几乎互不相识的老人。可不,就在这天,居然闹了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说起这天潘炳华跟我们的见面情景真是笑死人。

潘炳华家住钟楼区北港,今年七十七,是我们这次聚会6个61届同学中最年轻的一个,他是我们的小弟弟。

平时我跟潘炳华联系并不多,本世纪初我退休后于2001年跟他在湖塘教师进修学校相聚后不久,又曾经和徐长海、沈雪英、潘耀生等同学去他家聚过一次,自后就一直没有再跟他见过面。

2014年上半年他曾热诚邀我和徐长海等到青枫公园参加跟师范杨凡佑、周庆多等老师师生聚会,可惜我因有事未能赴约,为此让我一直深感遗憾。

因为很久未能与之见过面,我很想跟他相聚一下,故这次想方设法联系上并真诚邀请他参加聚会。对此,他十分高兴:靳同学,中饭时分你来电,因我失去了听觉。耳朵听不不到,只能再打过去,请我孙女和你通话。后接到你发來的信息,想请同学聚会,我非常高兴,也一定会参加。你定好后发信息给我,告诉我时间,地点,拜托了!祝你新年快乐!预祝你元宵佳节健康长寿!因我手机只好接听,收看信息,但已不能发信息,现发出的信息是借机发出,实在不好意思!一切麻烦了!潘”——摘自潘炳华2019年2月15日发给我的短信

这天,我和徐长海坐在廊桥长凳上聊着等人的当儿,我刚说到“潘炳华离这里比较近,他应该快到了......”时,忽然接到北港的潘炳华同学手机打来的电话,“喂,潘炳华,你现在到了哪里啦?我和徐长海现在廊桥上......”我喜不自胜的打开手机问道。“哦,我们已在......”从手机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几乎同时又忽然听到就近发出“呀!不要打了,就在这里......”的话语声,我别过头一看,潘炳华竟然就坐在我们俩身旁,之间仅隔开一棵廊柱而已,实际上他早就到了。我和徐长海两人真的是大吃一惊,不约而同而惊喜不已的站起身,伸手跟走过来的潘炳华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潘炳华_副本.jpg

 

我凝视着他的脸,绞尽脑汁妄图搜索一下以前他给我留下的记忆,但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他的衰老程度已远远超越了他的实际年龄,他原先遗留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已荡然无存。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我就是潘炳华”的话,叫我和徐长海能一下子认出他的确很难。

按理说潘炳华应该认得出我和徐长海两个来呀,可他坐在我们旁边也竟然没有认出我们俩,这能不让人费思吗?后来我再仔细一看,他眼睛是不行了,看得出他看物已很模糊,再加他的耳朵也已完全失聪,连电话都不能接,只能靠用文字跟他人沟通交流。听陪送潘炳华来的那人(跟潘炳华熟悉的游伴)说,他们今天一早八点半就来到这里了,一直在等......

真让我们哭笑不得!......

想不到在这不算太长的时间里,使本来一见如故的我们这些老同学竟变成了对面不相识的“陌路人”,沧桑捉弄人也,可悲可叹矣!

十点半左右,家住礼河的李文兴同学姗姗来迟,一到桥上坐下没等我们发问,他便主动讲起了今天他来跟我们相聚途中的一段让人啼笑皆非的经历。

李文兴_副本.jpg

 

李文兴跟我同年,今年80岁。我跟他的联系比较多,前两年我们已相聚过多次。特别自他学会手机上网后几乎每天跟我联系,两人通过微信平台互相来往交流不断,我们已成了网上割舍不断的密友,现实生活里心心相印的知己。

这次参加聚会,为体谅儿女们的繁忙,他决定自己一个人乘一辆电动车前来。不料下了电动车步行到礼河街上换乘公交车时,发觉放在衣袋里的手机不见了,一想肯定是丢失在那电动车上了(因为上衣插袋比较浅),但那开电动车的是外地人,流动性大一时很难找到他。没办法,他只得返回家里将此事告诉儿子。他儿子一听此事,二话没说立即陪同着赶到市场上花了3700多元钱替他重新买了一部比较高档的华为手机,并随即补办好了手机卡,替他设置好常用的功能,然后再把他一直送到五星公园门口。就这样以致使他晚到了一步。

不想麻烦子女到后来反而给子女带来了更大的麻烦,难道这就是一个人老来的样子吗?

“李文兴,你来聚会居然还能让你儿子替你更换了一部高档新手机,这个买卖不错呀!......”徐长海笑着对李文兴说。“哈哈哈——坏事变好事嘛......”自然迎来了我们一阵嬉笑......

十点钟不到,家住健身路的沈雪英同学带着她的丈夫在五星公园斜对面(各一条马路)的洪庄桥公交站下了车,并打电话来询问我到达五星公园廊桥的具体走法,我在电话里告诉她丈夫(因为沈雪英耳背):“我们就在站在那洪庄桥上看得见的这廊桥上,你们从公园东门进来后沿河岸走过来就行了......”

我自认为他们很快就可到达了,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们的到来,接着又前后通了三四次电话一再提示他们如何如何走。他们居然像迷了路的孩子似的在公园外围来回转了半大天找不到我们所在的廊桥(据他们说是把我告诉他们的“廊桥”误认为是公路上的“洋桥”了),直到靠十一点钟才见他们夫妻俩姗姗而来......

沈雪英_夫妇.jpg

 

沈雪英也跟我同庚,今年八十。我跟她的接触跟同李文兴一样比较频繁,相聚的次数比较多,我也亲自去过她家,她待人很热心,她是我跟师范女同学交往中最密切的一个。

由于杨兰吇家在武进区的湖塘,要穿过城中心,途中堵车现象严重,她对五星公园这里又比较陌生,所以她是最后一个到,等她来到五星公园廊桥上时已是十一点多钟了。

杨兰吇_副本.jpg

杨兰吇在我们今天聚会的六个同学当中,她年龄最大,是我们的大姐姐。尽管后来分科上大专课程分班学习她跟我不在同一班(我文科班,她在数理班),但她热情奔放、性格开朗,给我的印象很深。毕业分别后由于区域的间隔和工作等因素,我跟她的联系极少,见面的机会更少。在我的印象中,我跟她自1961年毕业离校工作以来,像今天这样零距离坐在一起聚谈还是第一次吧。

多亏李文兴同学帮忙,才让我跟她有了这次幸运的相聚机会。故这次我见到她特别高兴,让我一下子有了“蓬荜生辉”、失散多年姐弟相逢的感觉......

为了纪念这可贵难得的团聚,人到齐后我们走下廊桥,边走边聊,寻到一处理想景点作为背景拍了一张合影,以给我们这次艰难而难忘的老同学八十聚会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纪念:

微信图片_20190226153257.jpg

老同学常州五星公园合影

随后,我们来到五星公园对面的“忆龙城”酒店,进入“东坡厅”围坐一桌,开始了我们这次欢聚中最高兴的时刻......

“为我们这些61届的武进师范同学今天这难得的八十聚会——祝贺!”“祝贺!“祝贺!”——在我的提议下,在座同学及其家属们纷纷起立举杯热烈祝贺。

席间,虽然没有那种喧哗不停的干杯声和“不醉不归”的饮酒豪情,但有的是我们老年人独有的真诚、持重和纯朴之情。包厅里洋溢着浓浓的同学情怀,让我们兴致盎然......

我们不能多喝酒,就以茶和饮料代酒,互相祝贺致意。

席间,我们深情地回忆起同窗三年期间团结、紧张、活泼的学习生活,难忘的的建校劳动,互助互爱亲如兄妹的同窗情谊;我们敞开心扉畅谈毕业后各自曲折的工作生涯,艰难的成家立业经历,坎坷不平的崎岖人生;我们无不嗟叹我们这一代人的艰辛和苦难,一个个情不自禁的衷心感慨晚年的幸福......

在座的我们六个61届同学,年龄最大的已八十一,最小的也有七十七,八十同龄的是3人,还有一个七十九。上天让我们活到如今已是天大的恩施,比起早早离我们而去的那些同学,我们无不深感幸运之至!

我们边吃边聊,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包厅并不宽敞,菜肴并不高档,喝的虽是黄酒、饮料和茶,但我们心情舒畅、欢快至极!

快哉!乐哉!在座老翁、老妪之意不在美酒佳肴之味,在乎相聚之乐也!

中午一点多钟,我们怀着依依惜别的深情一一握手告别。

为安全起见,徐长海和我特地交代沈雪英同学夫妇专程陪送潘炳华到家......

我目送一一离别而去老态龙钟的同学,一股莫名其妙的情感油然而生,我们还能相聚吗?......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唐代江淹《别赋》

这次聚会已成过去,我反复凝视着这次五星公园相聚的合影,不禁让我心潮起伏。想起这次聚会的经历和情景,不得不感叹人到老来干什么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了,连这样的一次老同学相聚竟如此坎坷艰难,看来今后若想再相聚已成奢望了......

由此,这次五星公园聚会意义之深远不言而喻矣!

我深为成功举办这次聚会而庆幸,为让我们这些难得相见的同窗同学在人生之余能再次团聚而沾沾自喜......

衷心感谢同学们的热情光临!

2019年3月2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刘源春
  • jfzhuang
  • 西江月
  • 荷边垂柳
发送

6条评论

  • 生活在春天的幸福树下。
    2019-03-04 08:21:27 0回复
    0
  • 愿前辈们永远快乐!
    2019-03-02 16:17:52 0回复
    0
  • 欢聚很愉快,过程很艰辛!
    2019-03-02 15:00:26 0回复
    0
  • 虽说都已耄耋之年,却是更具教师的风度和气质!
    2019-03-02 14:56:26 0回复
    0
  • 您提到的徐长海、卞梅秀、李文兴、杨兰吇我都认识。徐长海是我的领导,卞梅秀一起参加四清,李文兴当过礼河乡干部,杨兰吇是同村邻居。
    2019-03-02 14:51:26 0回复
    0
  • 长久不见面,就坐在身边。
    2019-03-02 14:48:04 0回复
    0
  • 394
    积分
  • 28
    博文
  • 11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