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那年卖辣椒

程晴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5187 1 1


  

 那年,邻居老全在村后的自留地上种了大片辣椒,是那种尖尖的、长长的中型辣椒,很辣,一般人不会吃。可就是这种辣死人的辣椒,担到邻乡村上,却能卖个好价钱。那年,老全靠卖辣椒,赚回了足够一年的日常开销,让同村人羡慕不已。

我们家一直不种辣椒,因为没人会吃。受老全影响,第二年,父母将河对面的两片地都种了辣椒,期望辣椒丰收后可以卖个好价钱,好换点家用。父母对那两片地的辣椒花了足够的心思,小苗栽种之前,就对土壤施了鸡粪羊粪之类的农家肥,俗称酵根肥,这样庄稼会长得更加茂盛。精心选购小苗,小苗栽种后,浇水、拔草、锄地、施肥一样都不能少。肥料足,花了手脚,辣椒长势非常好。

炎炎夏日,正是辣椒采摘季节。望着枝头上缀得满满的一只只绿油油的肥硕得几乎要滴出绿油来的辣椒,父母乐开了花。这么好的辣椒,一茬茬摘下卖了可以换回至少半年的家用钱了。第一次采摘辣椒时,父母一大早就顶着露水下地了。说是采摘,其实不能只用手摘,要用剪刀一只只剪下来,才不伤枝桠,剪满四大竹篮赶紧回家吃早饭。然后,好像是母亲和姐姐一人挑着几十斤还沾着露水的新鲜辣椒,急忙赶往10里多外的蒋店乡墙门里村去卖了。两大竹篮的辣椒有多重,我不清楚,但“远路没轻担”,在烈日炎炎的大夏天,挑着担子走10多里路,滋味肯定不好受。那天,母亲和姐姐早早卖完辣椒回家了,衣服被汗水湿了干了不知多少回了?只是,辣椒的价格比往年低了很多,好歹卖得顺利,排队,过秤,拿钱,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后来的几次,卖得还顺利,只是价格被压得更低了。种辣椒的人多了,供过于求,买方市场,价格就由商贩说了算。你还能不卖?辣椒是鲜货,这么多长在地里不采会烂掉,采回来放那一样会烂掉,价格再便宜也得卖,否则损失更大。

辣椒快落市时,一次可采摘的量不多了,母亲就一个人挑着赶早去卖了。有一次,不知是去晚了,还是卖辣椒的人特别多,母亲赶到那儿,卖辣椒的队伍已经排出老远了。那两大竹篮新鲜的辣椒,直到中午12点才轮到过秤,价格还特别的低。闷了半天的辣椒早已不复水灵,份量也轻了许多,只卖了2元钱。好在,大表姐家就在附近,此前母亲从不曾去打扰。那天卖完辣椒后,母亲又累又渴又饿,就前去歇脚,吃了中饭后回家的。最后一次,母亲是和同村的另一人一起去,新鲜的辣椒贱卖都没人要,只好又挑着沉沉的担子,顶着烈日疲惫郁闷不堪地回家了。后来,辣椒也落市了,母亲也没再去卖过辣椒。辣椒下市拔辣椒棵时,摘下来的全是嫩嫩的小辣椒,看看也能感觉到那个鲜味。可惜我们不擅吃辣,扔了可惜,母亲一一采摘下来,装了满满一大竹篮,让我背到一河之隔的小姑家,他们全家都爱吃辣椒。到小姑家也就1里路的样子,但我背着重重的一大竹篮辣椒还是很吃力,中途歇了好几回,手臂上都勒出了深深的印痕。小姑看到鲜嫩鲜嫩的辣椒开心地说,我把它们腌制下,很鲜很鲜。回来时,小姑给我的篮子里装了萝卜之类的新鲜蔬菜。

那年,为何要到邻乡去卖辣椒,买辣椒的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估计是二道贩子。那年,我家种的辣椒,是否赚钱了,我也不知道。 后来,我们家再没种过成片地的辣椒,难得就种几棵,炒菜时放上一两个调调味。

那年我家种辣椒的经历,虽然其中的艰辛我并没有亲历,但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总是充满了酸楚。那些年,农民是靠天吃饭,总担心收成,收成好了,又担心价格,常常要“三分不值二分钱”地贱卖,甚至卖不出去,很有点像中学课文《多收了三五斗》中佃农米的场景,那种无奈,那种痛楚,若非亲历,永远无法体会。那些年,只能靠在地里刨食的农民,生活真是太艰难了!

                                         2018-5-30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荷边垂柳
发送

1条评论

  • 像中学课文《多收了三五斗》中佃农粜米的场景,那种无奈,那种痛楚,若非亲历,永远无法体会。那些年,只能靠在地里刨食的农民,生活真是太艰难了!
    2019-09-14 11:00:41 0回复
    0
  • 506
    积分
  • 355
    博文
  • 7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