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常州的客船

荒漠鹰 最后编辑于 2019-04-13 10:24:31
2598 8 7

     (外二篇)

回声.jpg

 

    江南水乡,舟船代步自古有之,然常州客船的正史,应始于清末民初的航班船,前前后后不过一百年。之前的“航船”载货捎客无专职,之后客船装上发动机,称之为“客轮”。常州南郊的奄国遗址,有时称淹城,出土四艘独木舟皆两千年之久。有学者考证,曰,奄王的独木舟,专携嫔妃春游之用也。若如此,该舟应是常州的龙城号游轮、乃至邮轮泰坦尼克号的老祖宗。又说舟为奄民摆渡用,那应称客渡,常州的客渡先后延续到2004年,放全部出局。

常州的航班船是啥模样?可读鲁迅的《离婚》,爱姑去庞庄离婚,坐的就是那样的船。长袍短褂的乘客们,踏着码头石阶小心翼翼过跳板,跨船头,然后躬下身子踩着小楼梯,鱼贯钻船舱。客座一条长木板,顺舱壁延伸。乘客人挨人坐定,船家响三遍锣鼓,高喊“开船喽”,竹篙一点,艄公摇橹、纤夫拉索的,航船不慌不忙便移动起来。太阳西下客舱挂起昏黄的桅灯,舱板上,肯定铺满瓜子壳,乘客的话也讲累了,流水拍击船帮的啪啪声,悄然潜入如同吟唱催眠曲,相竞赴梦乡。

后来常州出现神奇的快船——载客约二三十位,两侧排列桨手14位,一齐发力如同赛龙舟竞争,追得上,清末民初的小火轮——我在小时候,常州的老人看过讲给我听过!交通人缩短交通时间的欲望,更让这些桨手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火轮烧煤——洋务运动引入后,国人当然烧起煤。解放后缺煤,常州人革新,用木炭、甚至烧砻糠替代。常州航运公司的蒋淦林,由此评为全国的劳模——我先插队后返回常州,他已经退休,他仍介绍我学开轮船。他提“革新”时,仍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窘迫。

小火轮是轮船之前的俗称,分客轮、拖轮。拖轮不载客,如同铁道线上的火车头。50年代的中期,常州的蒸汽机轮船都换成柴油机,客船也称之客驳”。沿河的水位若正常,一艘拖轮拖上两三条客船,一小时,一般航行十五六公里;只不过,曾经闹忙的客船,被客轮拖到1997年,只剩两条客船几十个人去乘了。客船的框架子,比起早前的航班船,客舱宽敞些,木板窗早换成玻璃窗而已。

常州第一艘轮船,我是钻进尘封的档案才发现,那是1902年诞生,大名“泰昌”号,轮船码头设入大运河畔的表场。常州盛宣怀乃大买办,故居马山埠,聚集的后裔则在盛家湾。他开创了中国现代航运史——其内河招商局乃轮船招商局的分支也。

常州首家民营轮船公司诞生于1912年,轮船码头也设置表场。常州轮船迅速地发展,其激烈竞争的程度,远远超过改革开放初期的个体中巴车——沿途追越、票价打折,奉送洋伞、洋肥皂等等。弱肉强食,摇橹撑篙的航班船,如何经得起这般折腾?自一一淘汰。民营轮船公司的“新商”,又堪称,常州轮业的老大:在抗战前,他已拥有10条拖轮、20多条客运线!

解放后、公私合营前,常州大大小小的轮船公司仍开23家;表场的轮船码头上,仍不断扩张。常州唯一留存的古城门,人流涌进涌出的,基本上,成为轮船码头的出入口,涌出西瀛里、早科坊等繁华地,更将南大街等地,变成常州市中心。上个世纪90年代初,轮船码头也日渐冷落,古城门一带人气,说散居然就散了。

1956年,国营常州轮船公司一统常州的客轮,拖轮和客船,还是靠在表场大码头。在金坛、丹阳乃至长江边的小河镇,还设诸多下伸站,轮船停靠接客或送客。兴旺空前直到七十年代末,才开始下滑,但仍保持15条客运航线,远接苏州杭州人间天堂,近连马杭、寨桥等农村乡镇。常州表场码头仍人流如织,年客流量达到300余万人次!八十年代初,春运冰雪封住路,公路客流即“压”向水路;客驳不够用,轮船公司还会抽货驳,学铁路,开起“临时棚车”来。临时棚车的“闷罐子”里能遮风挡雨,货驳的舱口里,却朝天大开,那得先用大油布盖严舱口,放能请客人,晃过跳板钻进去。只不过,也没听到谁抱怨。当时交通的条件,可以踏上回乡之路可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常州航溧阳,属于很繁忙的老线路。100公里水路,早上6:30在表场起锚,水位若正常,一轮拖、两客驳,航到溧阳码头大概16:00;冬春枯水季,一般18:00以后。航行遇到天浓雾、船堵档,20:00到达也不足为怪。八十年代的初期,乡下老人坐轮船,仍贪图便宜。常州到溧阳的汽车2.10元,轮船只要1.25元,汽车虽快轮船要坐一天的辰光,然而节省了块把钱,吃顿午餐还只要化两毛钱:半斤米饭、一碗粉丝汤,且不收粮票!有人两毛钱都舍不得,自己带干粮,因为船上免费供开水。卖草药的、卖梨膏糖的、唱春的一个接一个进舱表演,看着看着,一天航程也就过去。

八十年代末,公路网添经加纬,客班车逐年密集,“时间就是金钱”也有说法,客舱里也只剩老人和小贩。我记得,小河班的客船带着苏北高港班转来的鸡蛋,一篓一篓堆满船棚盖、堆在船头上;溧阳班的棚盖上,不但堆鸡蛋,还堆大蒜和水芹。客船靠码头,常州的小贩子们聚集候船室,已经迎接起亲人。常州候船室,一时成为常州鸡蛋的交易中心!

运输鸡蛋的汽车,不动声色地将常州客班船历史,划上了句号。

常州轮船公司的客运调度金国成,承包了一艘拖轮一艘客轮三条大客驳,并将船舱的长木板座位,改成上下的两层铺位。再拣一帮船兄弟,开起了旅游专线:无锡、周庄,同里镇,苏州、杭州、普陀山佛国。那年去周庄,也许我与客船去告别。船队仍夕发开航,拖轮自破风劈浪,挂在后面的客船已灯泡通明,过道间,牌手、棋士皆捉对厮杀,坐铺位的围观者,摇旗呐喊也。杀累了,各就各位倒下身子即呼呼大睡。熄灯了,偌大的客船里,船老大高坐“鸽子笼”的舵棚里,仍凝视前方,“橹前”“橹后”牵拉着舵绳。

我游周庄还游青浦“大观园”。金国成跑前窜后充义务导游,船兄弟摇身,也都变成厨师傅,蹲进后艄择菜、站在前艄烧饭。游客一日供三餐。鱼肉菜蔬,哪儿便宜客船都会靠码头去买一捆。游客船票便宜吃菜也便宜,坐着船去旅游的,还是一年少一年,到最后,原来乘船去烧香的老太婆,也都嫌起慢。金国成回天无力,在2003年,终于当成常州客船的“末代皇帝”。

 

 

 

    小时候,我家窗口往来的航船并不算繁忙,还处于,“摇橹咭嘎”的阶段;那座古老的普济石拱桥,一根绳横斜,无须探头我也能得知,三五位纤夫,踏着密匝的瓦砾、肩背拖麻绳,一步一躬移过吊脚楼,移往近水墙……我只是奇怪,童年的磁带里,居然没有录下一声“艄公的号子”;轮船耳际的回声,却依然回响。

常州轮船的汽笛,母亲为何称“回声”,我不知道。只知道,当时表场的轮船码头,只要传来长长一声吼,我们泡大运河的“大将”,脖子无不大鹅一般直竖起。轮船驶过新桥、驶近怀德桥,我们沿着南运桥,或者石龙嘴,使用狗爬式,不伦不类的蛙式、自由式,奋力包抄胜好汉剪径。轮船不好惹,更说下面的螺旋桨,会把人打成肉酱,我们于是一齐钻进拖轮挂的客驳屁股下,死死吊住宽大的舵板。如在星期天,轮船在逆水而上,我必定,吊上二里路,然后仰仰伏伏、顺着淡黄的运河急流往回漂。

我是插队回常州,安排客驳任水手,方知“回声”仍轮船语言:一长声告知起航,两长声表示抵港,一长三短则叮嘱警惕:船队将要交会了,就要穿桥洞、或者过网簖……那一次,轮到我撑(舵)水关,我在水关棚的窗棂间,还藏《东周列国志》。偷看得入神,一长三短竟充耳不闻,且直到巨响,武进的古桥狠狠削翻客驳的棚顶;玻璃粉碎、木板劈头盖脑又砸来,我方“惊回千里梦”,结束了“古国神游”。

让人最心悸的还属三短声:嘟嘟嘟,嘟嘟嘟,急促不断地命令驳船下锚、拖轮轰隆隆倒车。此时轮船一定遇上了险情:撞了船?搁了滩?得紧急刹车!轮船刹车只靠倒车抵消前冲的惯性。驳船上,最偷懒的水手也会变勇士,雪舞钻雪丛,雨泼冲雨林,只顾解开锚链忽喇喇地沉下水!我曾遇到一队12只货驳的空船,锚放得迟点,变得牛高马大的头档驳,就被急流涌着的二档、三档……的空驳子推着,一下子,爬上了轰隆轰隆倒车的拖轮屁股上,将拖轮,活生生地压进了河底。不久我离开水手队伍。以后睡觉躺床上,凡听到,河边传来“三短声”,我仍难免一阵阵心跳。有一次还一骨碌爬起,想往外面冲。那一次,与一同事侃条件反射,正要用“三短声”作例,讲体会,忽然想起多时没有听到“回声”了,便特意,大运河畔去浏览,嘿,啥时已经变成挂桨机天下!好多挂桨机已不装“回声”。那条也没装,船妇伫立船头上,寒风中举面脏兮兮的白旗正左摇右晃,像比画哑语。

2003年,噪声严重的挂桨机禁止通行。常州客轮已关闭,货轮运量在缩小,“回声”我也不知啥时候,彻底消失了。

 

大码头

仍在2003年,一百年历史的表场轮船码头全部拆掉了。

就在这一年,老城墙,西水关一带的旧房子,拆的拆,修的修,砖石垒砌开始恢复明城墙。城墙距今有600余年,并记载,重新修建十几次。市政府在这一次,修复221.8米一段,恢复书法家唐驼书在1923年写的“西瀛门”门额,支付一亿余元人民币;

原来轮船钻过新桥的石拱,眨个眼,已停靠码头;大码头启航,拖轮眨个眼,响起“回声”钻过新桥的拱洞,又继续往前。这座明代嘉靖的新桥,当然被拆掉,被改造东西方向,恢复古老称号“文亨桥”。新生的文人扩大宣传的力度:“每当秋夜时分,明月倒映,三个洞环均能看,闻名遐迩‘文亨穿月’之景也”;

轮船码头连接篦箕巷,篦箕、木梳店,一家也连接一家;巷里造起新的毗陵驿,已有常州人,听到贾宝玉露出一面。驿亭的脚底下,孤零零还停泊着,常州最后一艘“龙城号”客轮!

常州日报称:城墙……集观光、旅游、休闲、绿化于一体,提高常州在全国的知名度,为申报国家级历史名城提供必要的条件。

2008年1月,常州26公里的新运河,通航了!大运河竟90米宽,最小水深也达3.2米,更可通行1000吨级船舶,河上架设桥梁11座……

贯穿常州城东西的古运河,正式宣布禁航!

船高体大的“龙城号”进退维谷,不久便销声匿迹。驿亭脚下又停泊三艘小游艇,非客船,如同两千年前的独木舟,单为游览古运河专用。

沿线没有码头的老运河,栏杆、草地、长躺椅,明月、树木、花灯幽幽。

 

散文《行旅河山》:客船

阅读批判    严禁剽窃 

 

282966929916550633.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城里游神
  • 官方小可爱
  • 敬天爱人01
  • jfzhuang
  • 陈吉安
  • 水右干一
发送

8条评论

  • 小时候曾在老西门外表场的轮船码头,坐过小火轮去西厢(滆湖边)老家。
    2019-04-15 13:13:27 0回复
    0
  • 大运河上的故事,依然鲜活。
    2019-04-12 08:13:43 0回复
    0
  •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许多东西只能慢慢停留在记忆里了
    2019-04-11 09:55:09 0回复
    0
  • 老常州啊
    2019-04-11 09:13:48 0回复
    0
  • 翻开史页,很有新鲜感
    2019-04-11 09:13:28 0回复
    1
  • 历史的车轮越转越快。
    2019-04-11 08:59:20 0回复
    0
  • 通过您的文字 回顾常州
    2019-04-11 08:25:27 0回复
    0
  • 等我小时候乘坐的快船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是摇橹、拉牵和扯蓬为动力的。
    2019-04-11 07:53:44 0回复
    0
  • 340
    积分
  • 126
    博文
  • 6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