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熟悉?陌生?来回转?

小凌宪松 最后编辑于 2019-04-15 06:48:23
371 4 5

 

25年前的今天,父亲去世。当年我说,父亲在4·12大屠杀的日子去世,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这哪是哪啊?我有点无知。

有个特殊的时期,是群体无知吧。老市政府对面,第二百货商店与亨得利眼镜店之间,有块凹进去的地方,大幅标语“打倒凌志焕!”父亲游街后回到家,当着子女的面,什么也没说。祖母说:一下子每个单位的头头都要打倒,说明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不久,父亲回到革命队伍,搞思想政治工作,要写忆苦思甜报告。祖母又说了:你七岁时候,站在酒缸边不会说酒字,喊着要吃油,我们能穷到哪里去?

410日,刘国钧研究会年会上,有位先生说:那时候大家都糊涂,明白人少,现在是明白的人多了······

另一位先生接着说:明白人讲话前先要想想后果哒。

记得父亲生前最后一次住院前,最后一次去红星剧院旁的健康浴室洗澡。那是他们前辈们经常在那里谈论“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形势一片大好,越来越好”的地方。现在的年轻人听上去是否有点熟悉哈?那年头,父亲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几乎没有流露,只是有个座右铭叫“咬紧牙关”。那最后一次洗澡的时候,父亲不停朝着我看看,欲言又止。父亲离别这个世界没留只言片语,这是我们家的痛,也是时代的痛。都是愚昧的氛围造成啊。

多年后的一天,大哥特地警告我:少发表那些观点;我们都懂,我们不说。我立马回应,我说那些话对不对啊?看官熟悉文革时家庭里的大辩论吗?大哥孙女来了一句——幼稚的爷爷。

画面转到年会上,有位专家发表新发现:刘国钧是一位罕见的学习型企业家。他在抗战结束前就提出,战争中日本是我们的敌人,但中国搞工业要把日本当老师。要学德国的严谨,美国的管理。那年头,他就研究美国的造船,造飞机技术,而且有一系列的思考和思路。我们现在好像是重新重视这些了,不讲厉害了······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给刘老戴上一个爱国主义帽子,而是要真正了解刘老的学习和实干的精神。

祖母见过刘国钧卖麻糕,后来教育我的父亲:要学刘国钧动脑筋方面的用功,卖麻糕也卖得很有学问。

我还是要讲件往事:我中学时候买了中医的书,要跟巢伯舫学中医。父亲知道了明确指示:党叫干啥就干啥,不是你学什么今后就干什么的。后来,我文章中提及此事,遭到家人训斥:这样的事情不能讲啊!

话说4月11日,在青果巷旗袍店,我对店主也是她们群的群主说:你们群里有个假新闻,我呢,提供一个能够说明问题的资料,请你在群里发布一下,为了保证你的群是靠谱的。“不、不、不!人家要误会我的。”

真话不能讲,假新闻不能纠正,咋地啦?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也有人说
  • 何伯良
  • 七色光1971
发送

4条评论

  • 小凌宪松先生好!何止您提到的近园与幸存的牡丹(可惜您没有拍照以图说明更好!)?!但仍要点赞!并也发类似的博文,请您和博友们都看看…
    2019-04-14 15:52:37
    0 0
  • 是“螺旋式上升”,才好,就好。
    2019-04-13 15:49:57
    0 0
  • 历史,时常给人沉重之感。
    2019-04-13 10:16:23
    0 0
  • 过去不敢讲真话是形势所逼,现在不讲真话的大多是骗子。
    2019-04-13 07:52:39
    1 1
  • 183
    积分
  • 293
    博文
  • 2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