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母亲的玉坠

润边幽草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6478 0 0

母亲身体不适,已有一段时间了。自己吃了些消炎药,也不见好。头晕目眩,腹部气胀,影响正常进食。经过再三考虑,才打电话给我,轻描淡写地问我,周日得不得空。有空的话,陪她看病。我一听这话,顿时急了,怨她不早告诉我。我再忙,定会十忙丢九忙,陪她治病。我只是担心双休日,医生是不是休息。母亲说,同事推荐的宜兴杨巷医院,是肠胃专科,全年无休。我仍不放心,要了医生名片,预约了星期天早上800就诊。

 母亲惴惴不安,说若是得了恶病,就不要治了。我安慰她,你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断然不会有事。当日挂号,内科二室周医生开出检查的单子,经过漫长地等待,喝钡剂照胃,二十分钟出报告,瞥见诊断结果,简单三个字:胃窦炎。周医生解读给母亲听,这是成人常见病,不必太紧张,通俗说就是胃部发炎,有积水,令人反胃头晕腹胀等症状。周医生对症下药,配了消炎和修复胃粘膜的三种药,饭前按量服用,两月可愈。

两个月的药,配到齐全,鼓鼓囊囊一大包。交代了母亲,我们回家。

次日晚上,询问母亲的服药情况,问她可否好些。母亲回答,说来也奇,也就吃了一天药,胃部不那么发胀了。原先午饭后,要胀到下午三点多,才会松动。用过药后,今日至下午一点似乎就好很多。我大笑,也许是心理作用。母亲坚决反驳我,诺,你别不信,我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么。我不再说什么,听母亲绘声绘色描述她细微的变化。突然,母亲冷不丁说,“身体感觉好了点,可今天还有件事,我有点不爽。”我忙问,“什么事?”母亲幽幽地说,“其实也没什么,我挂胸口的玉丢了。”

母亲口中的玉,并不十分名贵,是小姨云南游玩送给她的,圆形的和合二仙,笑面赤脚,一个执盛开的荷花,一个捧有盖的圆盒,取和[]谐合[]之意,祝福主人家庭和合,婚姻美满。玉坠送来时,母亲正迷恋跳广场舞,那时的她,和周围的大妈一样,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金耳环,叮叮当当挂满,很是热闹。那段时期,治安很是不好,今天传闻大爷被抢丢了大项链,明天又说孩子被盗偷了金花生。我好言相劝,安全起见,别戴金饰。母亲听劝,恋恋不舍取下所有的金器,用一根深咖啡的细绳,挂了和合二仙玉坠。这样一挂,好几年了。穿玉坠的细线,中国结渐渐松动,脱落了好几次,家人拾到,打结重新系上。

“再找找呢,说不定掉哪个角落呢?”我提醒母亲。母亲接话,“还不找的?都找一天了,今天一天我都拖三遍地了,也没见她出来。”母亲掩饰不住失落。我忙安慰道:“破财消灾,丢就丢了,这说明你胃病马上就好了。”母亲转喜,“如果真是这样,倒也好了。”我继续宽慰她,“下次回去,把我们去年在北京淀海寺请的转运玉佩,送你戴吧。”母亲推说,“不用,那是你给儿子的。”我笑着说,“男孩不信门这个。”一番闲话,母亲心情好了很多。挂电话时,不忘关照我,“到此为止,别让小姨知道添堵。”挂了电话,母亲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忙忙碌碌中又到黄昏,母亲来电,问我在不在家,吃饭没有。一一作答,隐约中听出母亲比较喜气。我试探性地问,“妈,你不是想告诉我,身体好转了?”快言快语地母亲,提高了分贝,“那是当然,我现在是一天比一天好。除这之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关键时分,母亲吊我胃口,“哦,真的?那你说呀!”母亲明快地说,“我的玉找到了。”“在哪找的?”我问。母亲兴奋地告诉我,玉坠是如何跟她开了一个小小玩笑,硬生生离开主人一整天。主人若有所失,白天在自己有可能去的场所,多次反复寻找,并关照周围同事帮忙,未果。临近下班,路过无数人走过的拐弯口,母亲蓦然回首,躺在地上的和合二仙,顽皮地朝她笑。以为是错觉看花了眼,母亲下意识揉揉眼睛,努力让自己看个清楚。没错,千真万确,就是自己每日挂胸前的玉。母亲弯腰捡起,把玉摊在手心里,轻轻吹掉细微的灰尘,对着夕阳喃喃细语,“小顽皮,真是你!”旁边同事路过,母亲忙问,我的玉被你捡了,特意放这还我的?机修工说,没有呀,我根本没看见。母亲就奇怪了,这个拐角,几百人次进进出出,谁都没发现这小玩意,静静地呆了二十多个小时后,又回到了主人母亲手里。

 

被母亲失而复得的小幸福,深深地感染,以此为记。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711
    积分
  • 253
    博文
  • 7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