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周姐姐 陈平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05-09 21:09:14
849 1 6

 

周姐姐

                                        陈平                                      

看到央视《等着我》节目就想到这件事;1957年仲夏,我家从庙西巷搬到县学街上的教工新村,上学也从觅渡桥小学转到解放西路小学,从此每天都要经过文化宫好几次。

一转眼六十年多过去了,每看到环境大相径庭的工人文化宫,那位周姐姐的形象却栩栩如生起来。就是在她的带领下,我才初次走进了这里面。那时进文化宫要凭证件哪怕是在大年初一,所以门口总是排起长队,周姐姐是位产业工人当然是有证件的,平常检查者像夜晚的猫头鹰目光炯炯审视每个人,但看到周姐姐眼神便柔和起来。

十八岁的周姐姐身材苗条,脸蛋清纯,齐眉的乌黑头发脖子细长而挺拔,簇新的工作服衣领上面套了个自织的鲜红毛线领圈,把她衬托地更加俊秀迷人。面对这个大美人检查者查也没查就说,进去吧,你们进去吧,那年我刚满八岁。    

在走向那幢中西合壁的高大建筑物的路上,周姐姐对我说,到这里可以看电影,溜旱冰,打乒乓,玩康乐球和打台球等等,具备各种文体活动的功能,和南大街上的那幢三层新百货大楼一样,是本市解放以来最大的亮点工程。我一边点头,一边东张西望,发现宽阔的道路是由块块水泥砖铺成,中间绿化带是由宝塔松和冬青树组成,路两边还大片平坦而宽绰的田畦,那是准备铺草坪预留的,周姐姐告诉我。

我俩有说有笑地进了楼,发现楼下楼上各个活动室里虽然摩肩接踵,但人们仍在络绎不绝地涌进来。打乒乓球要排队,康乐球室里人头攒动,打台球要有会员证况且我们也不会,有奖猜灯迷吧已进尾声。出来去溜冰场溜旱冰吧,我们更不会,举重吧,教练根本不让我们去碰他们的扛铃,抬头看看篮球场上满目观众水泄不通。路过大成殿听见里面有人在说书,一听内容是“孔明借箭”我很感兴趣,但周姐姐不愿意听我也只能作罢。走马看花地转了一大圈回到主楼,看看上下还都是人啊人,周姐姐决定带我去看电影。

可是到影院门口的售票窗一问,那位年轻售票员回答只有晚上的票了,周姐姐稍微想了想就对我说,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来,说完塞给我一颗水果糖。哎呀,这糖又甜又香,还嘎拉嘣脆。

一眨眼的功夫,周姐姐就拿来两张下场能看到的电影票。哎呀,真不容易,要不是……她满脸喜悦地对我说。要不是什么呀,我却一个劲地打破沙锅问到底,周姐姐两颊有点绯红地对我说,你是个小孩子,即使告诉你,你也不懂的。呵呵,那是,我还真不懂什么,只是觉得她的眼神比刚才更明亮。

进场后我们很快找到座位,虽然位置有些偏,但有她紧挨着我我心里充满温暖。电影放到一半我在黑暗中侧身,发现周姐姐的眼睛亮晶晶,在荧屏光亮反射下再细一看,原来她眼中的饱含泪水。

尤其看到扎妥与娜娃最终团圆,这对饱经磨难的有情人终于获得了甜蜜爱情后,她把我的手握得很紧很紧。看完电影出来我听她嚅嚅地说,真好看,情节曲折动人,明天我还要来看一遍。

周姐姐是隔壁周老师家的大女儿,两个弟弟全在读中学。隐约中听说,周老师在苏联读过莫斯科中山大学,还当过报社记者,这点可从他家墙上挂的张大照片上能看出。年轻的周先生器宇轩昂,头戴皮帽,身穿西装领呢大衣,满脸笑容地站在我也知道的克里姆林宫前、

听大人说。他家书橱里有米其林,杜威,苏霍姆林斯基,马卡连柯等人的著作,所以他很有学问。我蛮喜欢这位和蔼可亲的周老师,而他每看见我,方正白净的脸上就笑眯眯。

周师母是一位典型的家庭妇女,她周正贤慧对人很和气。尤其看到周姐姐,我会感觉周围一切都充满了阳光;哎呀,小老虎,你别玩这东西啦,搞得手上身上全龌里龌龊,你外婆看见又要说你了。来,让我拍拍干净,然后带你去玩。看见我正蹲在水泥路上与几位男孩惯香烟壳子,她就过来对我说。惯香烟壳子,就是用空香烟壳子折成有四个角的包相互在地下惯,谁能用一股风把对方的烟包惯反过来就算嬴,按照游戏规则,一只飞马牌烟壳可以抵五只勇士牌,一只美丽牌可以抵五只飞马牌,相当于二十五只勇士牌。最有价值的就是牡丹牌和中华牌。这两种壳子的纸张全是用红色腊光纸制成,而且牡丹、中华两个字还是烫金的,一只牡丹可以抵三十只大前门,一只中华可抵十只牡丹,可想这两种烟壳子的稀少。其他杂牌烟壳如大重九,五羊等与大前门兑换值相等  一只大前门可抵十只飞马,类推相当于勇士多少只我当然清楚,所以总想嬴牡丹牌或中华牌烟壳,事实上这种奢望是很难的,因为大人平常都抽飞马牌连大前门也不多见,惟有用这种办法去嬴别人的牡丹中华牌。今天我的运气不佳,仅有的一只牡丹牌也输给隔壁楼下丁老师儿子,所以情绪很沮丧,突然听见周姐姐叫我,我当然就跟她去了。

在她过来蹲着拍我身上尘灰时,我闻到她身上那股特有的清香,心情就愉快起来。就凭她总带我到街上去玩这点,就知道她很喜欢我。 

事实上所有小伙子见到她,那眼神就让被粘住般闪闪发亮,往往走过去了还要回头看她几次,这就是我的周姐姐。可最近我发现她不但不与我说话,还总是低着头红着脸躱开我。而且面容憔悴两眼经常红红。 

哎,周老师被定为大右派要遣送老家劳动改造,连参加工作的大女儿和两个儿子也要下去。直到知道内情的父亲回来告诉母亲时,我才明白她家遭大难了,虽然心里很郁闷但毫无办法。只是从此经过文化宫我就会想,周姐姐,你现在好吗,你还常来这里看电影吗……

好多年后我才弄清事情的真相,周老师单位党支部书记是位工农干部,平常彼此关系还行。因为感觉他平易近人,所以周老师对他无话不谈;人民很需阳光雨露,但任何事管的太热心,就会适得其反,譬如太阳光太足温暖必然过头,就会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想想, 已经是37度的高温天气了,倘若再让人站在太阳下曝晒,感觉能快乐吗?在次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周老师满腔热情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沒想到给全家人带来了飞来横祸;反右运动一开始,这位书记就说他在恶毒攻击三面红旗,攻击……

《等着我》节目,能不能也去你们那试一试?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changzhuhuiqiu
  • 也有人说
  • 花作尘
  • 敬天爱人01
  • 清凉黄昏
发送

1条评论

  • “但任何事管的太热心,就会适得其反,譬如太阳光太足温暖必然过头,就会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是的,凡是需要有个度。
    2019-05-10 10:32:37
    0 0
  • 1153
    积分
  • 2389
    博文
  • 568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