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读书札记(129)——做布衣而不得 牵黄狗成奢愿

思无邪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883 0 0

 

做布衣而不得  牵黄狗成奢愿

——有感秦二世、李斯的人生

 

历史有很多细节让人玩味,咀嚼品味这些细节,你会感到与那些惊心动魄所谓大事相比,似乎这些细节更能给人以思考和启迪。

《史记秦始皇帝二世皇帝本纪》洋洋万言,吸引我的是描写秦二世临死之前的一段文字,原文照录如下:阎乐前即二世数曰:“足下骄恣,诛杀无道,天下共畔足下,足下其自为计。”二世曰:“丞相可得见否?”乐曰:“不可。”二世曰:“吾愿得一郡为王。”弗许。又曰:“愿为万户侯。”弗许。曰:“愿与妻子为黔首,比诸公子。”阎乐曰:“臣受命于丞相,为天下诛足下,足下虽多言,臣不敢报。”麾其兵进。二世自杀。阎乐为赵高的女婿,此时赵高派他去杀秦二世。你看,平时见了皇帝就下跪、言必称陛下的臣子,此刻称二世为足下了。平时不可一世的秦二世,想求见丞相赵高一面而不得,于是从高到低提出自己的三个愿望:皇帝做不了了,我希望得到一个郡做个王可以吗?遭到拒绝后又说,我希望做个万户侯可以吗?遭到拒绝后再求,我愿意和妻子儿女去做普通百姓,跟诸公子一样可以吗?继续遭到拒绝,最后只能自杀身亡。秦始皇“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的愿望,到二世就停止了。

再读《史记李斯列传》,印象同样深刻的是李斯处斩前所说的一段话,原文照录: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李斯一生两个著名故事,一个是老鼠哲学,年轻时看到厕所里老鼠在恶劣的环境下偷吃大粪度日,而且时常受到惊吓。而粮仓里的老鼠生活在优良的环境下,吃的是粮食,养得腰肥体壮,而且大摇大摆,毫不害怕。于是得出结论: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在这一哲学的指导下,他与韩非子师从荀子,学成后投奔秦国。另一故事就是这个被斩前欲牵黄狗而不得,慨叹人生不可妄为。

其实,秦二世当初也没有那么坏。当秦始皇在沙丘去世后,赵高找到时为胡亥的二世,表达了希望立他为皇帝的想法。二世说了一段义正辞严的话,亦照录如下:废兄而立弟,是不义也;不奉父诏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谫,强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倾危,社稷不血食。什么意思呢?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废除兄长而立弟弟,这是不义;不服从父亲的诏命而惧怕死亡,这是不孝;自己才能浅薄,依靠别人的帮助而勉强登,这是无能。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不服从,我自身遭受祸殃,国家还会灭亡。你看,他不仅知道做这件事是不义、不孝和无能,而且还清楚地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经不住赵高的蛊惑,最终还是挡不住皇位的诱惑。最为可恶的是,他一旦上位,就把先前的理性忘得一干二净。据《史记李斯列传》记述,秦二世政权稍稍稳固,就对赵高说:“夫人生居世间也,譬犹骋六骥过决隙也。吾既已临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以安宗庙而乐万姓,长有天下,终吾年寿,其道可乎?”就连奸臣赵高听了都感到诧异,说:“此贤主之所能行也,而昏乱主之所禁也。”从此,秦二世恣意妄为,“法令诛罚日益刻深,群臣人人自危,欲畔者众。又作阿房之宫,治直〔道〕、驰道,赋敛愈重、戍徭无已。”最终欲做黔首而不得,自缢而亡。

李斯可谓战国时期能臣、名臣,没有李斯,难以有秦国的快速统一。李斯被赵高陷害,囚于牢中,仍然对皇帝抱有希望,上书自言“七罪”,实乃自表“七功”,亦照录如下:臣为丞相治民,三十余年矣。逮秦之地狭隘。先王之时秦地不过千里,兵数十万。臣尽薄材,谨奉法令,阴行谋臣,资之金玉,使游说诸侯,阴修甲兵,饰政教,官斗士,尊功臣,盛其爵禄,故终以胁韩弱魏,破燕、赵、夷齐、楚,卒兼六国,虏其王,立秦为天子。罪一矣。地非不广,又北逐湖、貉,南定百越,以见秦之强。罪二矣。尊大臣,盛其爵位,以固其亲。罪三矣。立社稷,修宗庙,以明主之贤。罪四矣。更克画,平斗斛度量文章,布之天下,以树秦之名。罪五矣。治驰道,兴游观,以见主之得意。罪六矣。缓刑罚,薄赋敛,以遂主得众之心,万民戴主,死而不忘。罪七矣。他希望以罪表功,获得皇帝的同情和谅解,结果连这样的上书皇帝也没有看到。以笔者之见,李斯之罪有四:一是建议焚书。李斯曾经上书:臣请诸有文学《诗》、《书》百家语者,蠲除去之。令到满三十日弗去,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有欲学者,以吏为师。始皇可其议,导致了历史上著名的“焚书坑儒”。二是害韩非。据《史记》记载,韩非来到秦国后,李斯、姚贾害之,毁之曰:“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过法诛之。”秦王以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遗非药,使自杀。韩非欲自陈,不得见。秦王后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三是与赵高谋废太子。一开始李斯是坚决不同意篡改诏书,废太子,立胡亥,但经不住赵高的厉害陈述,说到底是其心底私字作怪,最终同意:斯乃仰天而叹,垂泪太息曰:“嗟乎!独遭乱世,既以不能死,安托命哉!”于是斯乃听高。这不仅铸就了秦国的灭亡,也使他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四是阿二世上书督责。面对各地蜂起的反抗,李斯不能使策平息,深感恐惧,为保住自己的爵禄,曲意迎合二世心理,希望得到宽容,他违心上书建议严法督责,果然二世非常高兴。但结果是:刑者相半于道,而死人日成积于市。杀人众者忠臣。这一逢迎之策,加速了秦国灭亡的步伐。

一个是唯我独尊的皇帝,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得意时他们“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失意时“做布衣而不得,牵黄狗成奢愿。”于是,我想到了《道德经》上的几段话:一是第六十四章: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不慎终也。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二是第三十六章: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三是第九章: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487
    积分
  • 320
    博文
  • 10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